[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當局阻撓艾未未的死難學童調查工作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3日 转载)
    "非那条法,到时候我们会告诉你们" 09.04.02
    艾未未
     (博讯 boxun.com)

    公民调查日记
    
    "非那条法,到时候我们会告诉你们"
    
    1、
    
    2009年4月1日,近11点,我、李X和徐X在什邡市招待所退房,在对面的街边吃过早饭。
    
    我们找了公用电话,想联系一个遇难学生的家属,拨通号码,刚讲了两句,就看到徐X傍边凑近几个人,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过来问,他说你们是不是搞学生调查的,徐X回答是,他说他是公安局的,让我们跟他走一趟,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的警员。当时李X进了附近的药店买药,来的人好像并不知道我们一行是三个人,我回头看了一眼李X,和徐X一起跟他们上了一辆非机关牌照的银色捷达车。上车后请他们出示证件,年轻的男子出示了他的警员证,名叫张远觅。他们说请我们去谈谈话,车开到了不远处的什邡市城西派出所。我发短讯给李X说“阴天”。
    
    进去之后,我问那个40多岁的警官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姓叶。他们态度比较好,几次让我们喝水,还给徐X发了烟,叫我们坐在沙发上,身份证件拿给他看,并登记。
    
    进来一位王队长,一身西服,打着领带,态度也还好。他们问我们来什邡干什么。我们说来看看灾后的学生。我问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为什么要带我们来?叶队长笑说:哎呀你们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是带呢?这是请么。我们看到像你们这样背包的客人来了什邡,怕你们不安全,把你们请来看看需不需要有什么帮助。你们来我们什邡我们是非常的欢迎的。就这样随意的聊了一会。我问他们什么时候能让我们走,他们终是回答说,再坐一会嘛,喝点水。
    
    他们进进出出,打电话,在商量事情。很长时间过去了,我问了王队长好几遍还有什么问题,我们需要离开,他们都说坐坐嘛,等一下,一会请你们吃个饭。我说我不要坐,更不想吃饭。这时,我想到他们登记了我们的证件,而我们在德阳的新号码是用徐X的证件买的,就给李X打了一个电话,说你把你德阳的号码关机,问我们的话就说是丢了,尽可能不要再扯入第三个人。
    
    
    
    持续到13点,王队长进来说你们俩来录个口供,两个人要分开询问。
    
    后来听徐X说他被带到先前的那个接待办公室,王队长开始教育他,语气比开始重了,徐X说你是不是威胁我,他说他是气愤,说徐X不学好,来给灾区添麻烦。这个时候进来了个年轻警官,叶警官把他叫到外面交代了几句,然后王队长让这个年轻的警官给徐做口供。记录了徐的身份证,然后问他的调查目的是什么,谁组织的,有没有经费,我们除了调查学生情况还调查了什么。因为怕牵扯他人,关系到学生的信息徐都尽可能回避了。
    
    警方问徐跟我怎么认识的,问得很细。徐说是在左小祖咒签唱会上认识的,他问左小祖咒怎么写,徐给他写,“咒”忘了怎么写,他问是不是“诅咒”的那个“咒”,徐说是,他就自己写上了。后来这个办公室带了两个打架的人进来,他们是三轮车车夫和乘客,其它的警察在询问他们情况。
    
    我被问话的地点是在值班4室。给我录口供的是带我们来这里的警员张远觅。他先登记了我的基本信息,之后开始问话。
    
    我打断了一下,我说:请问你们是有权利这样在大街上带人回来就直接开始问话的么?有没有法律规定是可以的?
    
    他说:有的,任何公民。
    
    我说你问吧。他问我你们几个人来的?答:两个人。问住在哪里?答:路边找的招待所。问来干什么?答:看看灾区的现状,纪念下遇难的学生。问你们去过哪些地方?答:洛水,红白,蓥华。
    
    这时候一个电话打来,他跟对方说知道了,明白。继续问。这时王队长推门进来说:你们有个博客是怎么回事?那个博客是谁的?你们不要以为我们在街上是随便把你们带回来的。这个时侯我觉得这件事情他们是了解的,是有人看了博客才说出来的话。
    
    我说是艾未未的博客。
    
    问是他让你们来的么?答:我自愿来的。
    
    问谁给你们出的经费,是艾未未给你们出的钱么?
    
    答:我们钱不多,给我们出的车费。
    
    问:那就是说是他让你们来的?
    
    答: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老想把别人给带进去呢?没有什么人命令我们来。
    
    问:你们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答:收集学生名单。
    
    问:名单拿来干什么?
    
    答:纪念遇难的学生。
    
    问:怎么纪念?
    
    答:现在只是尽可能收集到这些名单,公布出来。
    
    问:这个死亡数字不是都公布的么?
    
    答:我们需要具体名单。
    
    问:你们都是怎么问名单的?
    
    答:墓地里抄来的。
    
    问:你们见过多少家属,都说什么?
    
    答:很少,在墓地遇见过学生和家长。就问你的朋友或是孩子的名字。
    
    问:你觉得问这个到底有什么用?答:我觉得这是唯一可以纪念他们的东西了,就是想知道他们的名字。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母亲说过,她只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美丽的女儿曾在这个世界上快活的生活了7年。说到这里我哭了。
    
    张警员没再说什么。问我还有什么要说的。签字画押。我比徐X提早问完约40分钟,天气特别的阴冷,坐在沙发上,盯着那扇进进出出永远不会被好好关上的门瑟瑟发抖。张警员拿进来三个盒饭,本不想吃,但身上很冷,吃了两口却也实在是难以下咽。
    
    徐X后来更没有心情吃。
    
    
    
    等待徐X的时候,叶队长从外面带来一个女的,挺好看的。见到我就很热情,让我喊她谭姐。我问她是做什么的,她说是做政府部门接待的,她的领导听说派出所带来的人,就叫她过来看看。
    
    她跟我聊了一会儿,说自己也是孩子的妈妈,地震的时候的事情也留给她很多感触。但不管怎么说,她对我们大老远从北京跑来做这个事很不理解。
    
    终于等到徐X出来,又来了个曾处长,西服鞋子特别干净,领带打得很好。他给我们介绍了很多什邡灾后政府出台的民生政策,说了很长时间,有包括建房补贴,生育政策,独生子女教育等等。最后停了一下,看着我说,你们年纪还小,应该好好工作,这才是对我们灾区最大的贡献,现在社会很复杂,你们不要被一些非法分子或是国外敌对势力所利用了,我们不是不相信你,不是你们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的。
    
    曾处长出门打电话,过了将近20分钟的时间,谭姐进来说我们可以走了,上级让我们最好离开什邡,说我们对这里不熟悉,他们可以送我们去车站,现在就坐车去成都。接着她又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说我们能不能写个保证就说以后不来什邡调查了。我听着很别扭,我说这个我不会写的,我没做什么坏事,也不需要写什么保证书,于是谭姐又出门拨了一通电话,说我们可以走了。这是是17点20分。这是我跟徐X第一次进派出所录口供,有点紧张,天又特别的冷,徐X一直都有点发抖,不过他还能控制。
    
    后来谭姐、孙警员和一个司机用一辆墨绿色奥拓把我们送到什邡南门车站,孙警员送我们下车,我说你们先走吧,我们想买点吃的,他一直看着我们,直到看着我们买好两张什邡到成都的车票,等我们上了车,孙警员还沿着车窗确认我们是否在车上,我和徐X坐在最后一排,我看他在下面找的太累,就伸手敲了敲车窗,他这才看到了我,我冲他挥挥手。车开了,他们也上了绿色小奥拓,并开车跟着我们走了很远,直到开到一条通往成都的分叉路口时才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于是我们在车上赶紧与李X联系,在车上借了一个邻座乘客的电话,打了一通给李X,说你打车回家吧,早点回家吃饭。这个时候李X应该是去超市去包,然后打车回成都跟我们见面。路上,我打电话给财经记者李X,他上午给我打过电话,那时候正在问话,我就没接,我跟李X说我们在回成都的路上,他说我把地址发给你,晚上可以住我这里,等你们吃饭。
    
    我和徐X 19点30分的时候回到成都车站,出来用公话打给李X确认他也在回来的路上。但李X说他坐车回来的路上看到司机接了一个电话,并回头看了他两眼,对着电话里面说:红衣服。
    
    这让我们很郁闷,我和徐X迅速打车,路上和李X通话说在人民公园见面。
    
    车开到人民公园,我掏钱结账,这时李X打开前门看见我,打了声招呼,跟师傅说在往前开一点吧,就在他要上车的时候,一个人把他从车里拉出来,探进头问徐X叫什么,要看我们的证件。我们要求他出示了证件后,下了车,才看清他们有十多个人,都是便衣,阵势很惊人。
    
    我和徐X被带到一辆车后排,我坐在中间,右边一个警察在开车后用他的伞把将徐X那边的门锁按了下去。应该是习惯性动作,怕我们伺机开门跳车吧。
    
    
    
    成都下着小雨,警车开去青羊公安局汪家拐派出所。路上,开车的人态度很凶,对我们说你们要是不老实配合,就叫你知道我们的厉害。然后就命令我们交出手机,交了一个之后还问有没有了。我听不懂太多的四川话,后来徐X说,一个警察在车上问青羊公安局的警察说你们那儿有没有手铐、脚镣什么的。对方回答说局里有吧。到了派出所,我们被分开办公室问话。
    
    
    
    徐X那边身上、包里的东西全部翻出来,然后让他等着。一个年轻的警员守着他,后来进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警官,他准备好问话材料,和年轻警官互相对了一下眼色,点了个头。然后开始问话。
    
    一开始就是说徐X如果不说实话要负法律责任。徐X把所有的情况都如实回答了一遍。后来问得差不多的时候进来一个戴眼镜的老警察,继续问他,比上一个凶一些,吓唬他那种感觉,老是问做调查是不是有别的目的。徐说没有,重复了很多次。后来问完了,就坐着等。
    
    由于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徐说不紧张,就是很长时间没吃饭。因为门开着,可以听到隔壁警察在说话,感觉他们比较高兴。然后还说徐比较好审问,有人还夸奖那个领导说刚开始的工作做的好。徐觉得大概意思是说给我们的下马威好吧。后来还听到有人说艾未未的博客就让他开着嘛,只要他再写得过火点,就直接给他关了。大概是这个意思。他们都说四川话的。
    
    
    
    我那边问话的是编号007024的吴鸣春警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刑警,他在一遍登记我基本信息的同时,刚刚那个开车带我们来的警官进来,要我把包里面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我包里面除了一个记事用的本子和相机之外就都是一些日常用品。他把我的钱,发票收据,公民调查的证件翻来覆去的看,最后先是把钱放进我的钱包,叫我放好,其他都排在桌子上面。这时我的手机一直再响,他们不让我接电话,我知道一定是李X打来的,特别着急,有点慌。我和徐的手机都放在我的桌子上面,两个手机一会这个响一会那个响的,闹的我心里很难受。那人看到李X的来电问我李X是谁?我说我们一起来的朋友,现在成都。他说你给他打个电话,别告诉他你在公安局,问他在哪里就可以了。我说我不告诉他我在哪里他也会知道的,我就直接说我在这里好了,你们去接他就是。他不同意,我给李X打电话,李X说你在哪?我说你呢?他说你是不是说话不方便?我说是,你在哪?他说就在人民广场,肯德基门口。我说那你在门口等吧。他说你是不是在公安局?我说是。于是他们就出门找李X了。
    
    其实肯德基就在公安局门口,后来李X还说,你们怎么约了离公安局这么近的地方见面?
    
    
    
    白天在什邡冻了一天,晚上又被成都的便衣带来,顿时感觉身心疲惫,一直在咳嗽,刑警们看我这样,就主动给我倒水,态度算是可以。笔录和白天的差不多,只是更加详尽了一些。一听就知道他们对我们的行踪已经掌握的相当准确。所以回答问题的态度也特别放松,毕竟是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在后来问话的过程中,我看到李X包里的资料也拿到我的桌子上面,知道李X也到了这里。对我们三个人的问话一直持续到了23点,我们在什邡搜集到的材料,全部被扣押下来了,里面有我们的名单、日记、相机卡,有家长们和幸存下来的孩子们亲笔写的东西……。
    
    警方没有给我们开具扣押物品的清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第一百一十五条对于扣押的物品和文件,应当会同在场见证人和被扣押物品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清单一式二份,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一份交给持有人,另一份附卷备查。
    
    最后一个警官把我们叫进一个房间,我们三个人终于在时隔12个小时后见了面。又坐等了大概20分钟,一个警官说我们可以走了,让我们会酒店好好休息,不要有什么顾虑。说明天市局的人要来问我们情况,总之有事没事都会通知我们的。
    
    
    
    2、
    
    
    
    下午18:30左右,在网吧终于接到赵X电话,语音低沉:我们已出来,现在开往成都客车上,是由警察直接送到车站的,且后面还一直有人跟着,你打车来成都吧。
    
    我遂结账,考虑到正式出租车现在驶往成都也许更容易被注意,就打听是否有其它选择,网管说,烟厂东门,“黑的”很多,驶往成都,约需1个半小时左右,150元上下。
    
    我步行到所指地点,果见十数面的。租其一先驶往存包地,取出背包,坐后排,驶往成都。
    
    刚至什邡界,司机接电话,似有人问拉什么人和去哪里,司机扭后瞟望,道:红衣服。
    
    我即开始注意司机是否有停下或拉我返回什邡之意,意料之外,约80分钟左右,即到成都。
    
    途中与赵X短信联络,知其已至,约人民公园见。
    
    成都火车北站下车,即换出租车至人民公园,其时天小雨,渐至城市中心,霓虹烁地。
    
    人民公园下车,见肯德基,天冷肚饿,入内买热饮,即电赵X2遍,无人接听。心知不妙,彷徨无计,盘算先住下,安置背包,再做打算。出门见如家快捷,即订房一间,将包存在前台,入房间。此时赵X来电,问我在哪里,没有告知,问之:是和公安在一起吗?答:是,公安已全部了解情况,你在哪里,我们过去找你。
    
    我想先离开酒店,刚出店门,即有一50左右男子尾随,叫我名字,旋即另两位中年男子过来,说:公安局的。我要求出示证件,对方较年轻者拿出警官证,但天黑之中,未看清号、名。
    
    三位将我拥至酒店内,问我房间号,并迅速拽过房卡,问询我随身携带行李,我说:不用上去了,就在前台。其中两人上去搜查,另一人与我在酒店大堂,取出背包。5分钟后,两人下来,带我去派出所。我才发现,肯德基、如家都在派出所隔壁。
    
    到派出所被安排到2楼一办公室,一中年便衣男子开始问话,同时带我来的警察要求我将身上所有东西放到桌上,并迅速开包检查,将包内物品逐一取出、查验、分类放于桌上,后将
    
    手机取走,不知拿到什么地方。(后临走时归还)
    
    一直到23:15许,分别由三位警察轮番问话,问题大致相同: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过那里去?你为什么来?要做什么?做了什么?怎么做的?为什么做?谁让你做?让你怎么做?给你提供了什么(钱?物?其它?)?下一步准备到那里去?我态度坦诚的一一回答:我的简历;从北京来;到过成都、什邡、蓥华、洛水、红白;为在地震一周年之前对遇难的学生做纪念,有名有姓的纪念;调查、统计遇难学生的名单;已统计到100位左右;通过和家长、学生的了解进行统计;就为了让自己和全国关心遇难学生的人们具体知道谁遇难了;我们志愿者自发进行活动;没有人教,因为没有人知道怎么做和会遇到什么情况;志愿者团体自费,各小组有交通食宿的基本费用补贴;下一步还将继续这些工作。
    
    我大致如此真实、真诚、真切的回答了三位警官分别提出的同样问题。最后在笔录上签字,并用右手拇指摁下指纹。
    
    问话其间,有2位年轻人进来,分别持数码相机和摄像机,让我站到墙边,拍照数张,并将桌上我包中资料等悉数拍照、摄像。
    
    三人问毕,均出门,一会一年轻警官进来,指示我将东西装好,下楼听取安排。(因丝毫无此方面经验,后来得知,依据法律,警方扣押物品均需出具清单,并签字确认;另外问话时警方不得少于2人并均需出具身份证件。可见不是人家不尊重我的权利,只怪我都不知道自己有何权利。)
    
    下楼后终于见到赵X、徐X两位。时已凌晨。有警官告知:等着,一会给你们安排和答复,但几十分钟过去未见人来,我们也不好意思去问。
    
    终于有一警官过来说:1、你们可以走了。2、明天不要离开,市局的人会找你们对话。3、没事,好好休息吧。我们问:明天大概什么时间对话。对方答:9、10点钟吧。
    
    今天至此。
    
    
    
    2009.4.2
    
    
    
    早九点起床,在酒店房间等待通知去对话。
    
    但直到11:00,没有人通知我们,酒店需要退房了。我们考虑是继续等通知呢,还是主动一点去派出所找对方,最后决定先退房,去外边吃点饭,昨天一天大家都未吃饭,等通知。
    
    下到酒店大堂,我正办理退房手续,门外一位警官进来,到前台站我旁边问服务员:哪个XX退房了没有。我慌忙说:我就是,我就是。警官说:我来看看你们退房了没有,然后看看你们是否需要什么帮助,比方说送你们去火车站什么的。我说不用了,我们还要等市局领导通知我们对话呢。我们要求这位警官出示证件,警官迅速拿出。警官说:不用了,今天不对话了。你们准备去哪里?我们说:现在还没定下来,我们还得找昨天的警官,把我们被扣押的东西开个清单,其中还有一些我们个人的东西,想要回来。警官说,哦,这样的话,你们等一下,即出门打电话,一会另外一位警官进来,被介绍是青羊派出所的刘所长,在我们要求下,也出示了证件。 。
    
    我们将意图复述一遍,刘所长说,哦,这样的话,你们等一下,即出门打电话。一会进来说,我请示过,大概有这两个意思:1、你们的物品已被送往有关部门鉴定,待鉴定结果出来后,才有可能处理,或者归还等;2、你们不要再从事非法调查活动,劝你们尽快离开成都,越快越好。
    
    我们问:1、鉴定需要多长时间?现在请先给我们一个物品清单;2、我们的调查为什么非法?非那条法?为什么必须尽快离开成都?如果我们在成都玩几天是否可以?如果我们继续统计遇难学生名单会如何?
    
    就这2个核心问题,我们讨论了大约1个小时左右。
    
    关于第1个问题,刘所长开始说鉴定也就几天时间,我们说,那好我们就呆几天等到答复再走,刘所长又说,你们还是先离开成都,这个鉴定短期内不会有结果。
    
    关于第2个问题,刘所长表示,调查肯定是非法的,你们认为不非法可不见得就不非法,至于非那条法,到时候我们会告诉你们。我只是劝你们离开成都,在这里待着对你们没有好处,只有坏处,至于是什么坏处,到时就知道了。
    
    最后,我们提出要去吃饭了。刘所长再次郑重表达了劝我们离开的意思。我们即离开酒店。
    
    下午15点,我们给刘所长去电,重申了想尽快得到被扣押物品清单和个人物品的意愿,刘所长仍答:等鉴定出来后即会给你们答复,但这个鉴定短期内不会出来,劝你们尽快离开成都。
    
    今天至此。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aiww/archives/288184.aspx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维权人士参与地震调查工作遭拘留
  • 四川地震狗官“微笑”书记谭力的私人相册(图)
  • “四川乐山哨兵被袭”报道系传言
  • 感动:赴四川地震灾区志愿者遗书曝光
  • 四川炉霍寿灵寺僧侣与武警冲突被打死
  • 四川资阳市村官索贿,救济款抽水一半
  • 四川破获数年前哨兵被袭案 嫌犯落网 (图)
  • 四川炉霍寿灵寺僧侣与武警冲突被打死
  • 四川巡逻中军被刀重伤:军事单位高度戒备
  • 四川南充公务员被曝上班时间海事船上打牌(图)
  • 四川首个社区矫正对象减刑 男子抗震立功减4个月
  • 四川修改土地管理法意见:不涉及住宅续期
  • 四川甘孜连续发生示威有藏民被击毙/RFA
  • 网民质问四川自贡荣县发生煤矿事故的新闻报道
  • 四川近期接连出现异常现象引发地震揣测(图)
  • 四川大学今日上午发生火灾(图)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四川大学生物系学生冯元春
  • 中国四川再现反常现象引发大地震揣测
  • 大陆官媒警告:四川新津将爆群体性事件(图)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四川李继超年初一宣布应战当地恶商决斗书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四川地震幸存者喝毒奶得结石
  • 中石油80万吨/年乙烯工程落户四川成都
  • “5.12” 四川大地震天主教成都教區受損情況統計表
  • 四川省德阳电业局领导干部与职工的收入和待遇之差别
  • 四川宜宾当局镇压73岁的罗太安
  • 《四川石化项目信息获取申请书》(大家都来申请)
  • 四川彭州【一位失地农民对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 四川旺苍县法院是法盲还是在枉法/叶会志(图)
  • 严重控告四川射洪县“卖民政府”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铁路部撑腰欺负孤儿寡母 四川公安厅出虚假证明(图)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揭露四川电视台竞聘黑幕
  • 成都购房亲历/小四川
  •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图)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四川警察酿惨剧:踢倒摩托车老太太被碾死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中国的四川泡菜到哪里去了?【来稿】
  • 四川“冷漠运政”导致孕妇死亡案宣判,四被告均被判有罪
  • 台湾“金庆12号血案”赔付闹上法庭,杨勇家属状告四川省劳务开发公司
  • 憂國憂民四川漢子,懷念被拘留的谭作人先生(图)
  • 四川浙江基督徒赈灾“有罪”
  • 应战决斗书/四川德阳市中江县 李继超
  • 刘奇葆:四川省未来三年累计投资将达三万亿元
  • 紧急呼吁:关注寒冬中的四川灾民/毕研韬
  • 关于声援四川成都籍环保人士陈道军先生的呼吁书/正义之声
  • 江山可惜、人民可哀、人祸可恨:四川大地震半年祭/冉云飞
  • 刘斌夫:四川世界遗产知多少
  • 紀念四川地震半周年,敦促中央政府盡快善後及追究責任/香港支聯會
  • 葛树春:四川强震在湖南永州?!
  • 海南毒香蕉,四川毒橘子,都是生态问题?/翟彦君
  •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刘正有
  • 张文木:灾难是民族和国家进步的加速器——写在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之后
  • 四川成都双流农民车祸,全家等死救援
  • 四川成都双流交警黑暗腐败人天公愤!
  • 预警!第二次四川大地震(图)
  • 四川地震怎么就没有追究什么孟学农式的主儿?/何必
  • 四川宜宾要建全省第一高楼 外形像极奥运火炬(图)
  • 对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倒塌房屋的质量调查结果应当予以公布/康新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