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媒体聚焦院士“造假”事件 类似小偷举报强奸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3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院士“造假”事件日前一波三折,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主持人窦文涛与梁文道,张铭也对此予以解读,分析事件幕后的玄机。节目内容摘录如下: (博讯 boxun.com)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文道,张鸣老师来了。
    
    梁文道:对。
    
    窦文涛:今天这个话题正是您的科目,你们这个界别,让我觉得很失望啊。
    
    梁文道:他们自己都很失望。
    
    张鸣:我也很失望,特想投奔你们这边来。
    
    窦文涛:是吗?我们这边水更深。我就跟你讲学术界乌烟瘴气,咱们是早有所闻。可最近出新闻了,就是这个事情就难以尽述。浙江大学中医学院,有一个博士后这人叫贺海波,然后网上有人揭发,说贺海波他写的这个中医药学方面的学术论文,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说造假。
    
    然后旅居荷兰的这么一位中医药学者叫做祝国光,那个祝国光看到这个消息之后就查,查就发现贺海波这个博士后的这个人,他这个造假可不只一篇论文,十几篇哪,在多个学术期刊上发表。这里边造假我觉得这个行为就是十全大补丸了,有剽窃的,有编造实验数据的,还有一稿多投的等等这么一大堆,就揭发出来。
    
    然后博士后他这个人写的学术期刊的论文,上面不是有署名嘛,我这次知道署名的猫腻了,署名打头第一个,这个人叫做什么呢,李连达,李连达是院士,据说是著名的中医中药方面的学者。
    
    梁文道:对,是院士。
    
    窦文涛:是院士,也是浙江大学兼职的这个药学院的院长,那么他署的他的名,有人说为什么署他的名?人家说有院士署名,是不是国际学术期刊才看得上,然后这个事儿不就把这个院士给牵出来了嘛,结果这事儿就是浙江大学表态了,经过调整贺海波本人承认错误,痛哭流涕我错了,我剽窃了许多老师的实验数据,等等但是那个错,那意思就我一人。
    
    张鸣:对。
    
    窦文涛:我还连累了别人。
    
    张鸣:全扛起来了。
    
    窦文涛:一个人儿全扛了。这个就像打假的那个祝国光,他就提出很多质疑,说这么一个学术期刊论文,难道真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吗?比如说这里头英文写得很好,有没有英文给他修改的,还有这里面浙江大学这个药学院,什么药理实验室的主任,他是发表论文的叫通讯联络人,就至少这个人不能说不知道这件事吧。
    
    
    
    
    
    
     梁文道:因为他是看人。
    
    张鸣:他就是由于你位子而放的,如果我学校要处理这个人,真的查清楚了,那么这个位子就没了,评审机构就没了。你包括查也是,你凭什么浙江大学出来,你出来查,你自己单位发生的事情,你出来查,你出来声明有公信力吗?有公信力吗?
    
    窦文涛:浙江大学声明就是说这个人,开了他了,但是跟我们浙江大学也没关系。
    
    张鸣:是啊,怎么能没关系呢,怎么就没关系呢?他是你的副教授啊。
    
    窦文涛:咱们这儿竟是这些裁判上场去踢球的,怪不得咱们中国足球不灵呢。绝大多数的院士还是德高望重的。
    
    梁文道:德高望重的,对对对。
    
    窦文涛:但是,咱们也可以看看个别的院士出过什么新闻。
    
    2009年1月中国学术界再爆造假丑闻
    
    浙大副教授论文抄袭,一稿多投“院士挂名,备受争议 ”,商家举报亦或有利益纷争,中国学术界造假现象屡见不鲜。07年12月复旦大学自报三起教授论文抄袭,红极一时的“汉芯”造假案,上海交大教授陈进因造假被校方开除。06年高校造假门清华大学教授盗用论文,06年高校造假门,同济大学教授学历造假,调查显示近60%的博士会花钱发表论文。相近比例的人,承认会有过抄袭行为。
    
    窦文涛:哎呦,张老师看了有何感想?
    
    张鸣:我已经麻木了,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以前,就是刚刚比如说四年前、五年前那个时候,大家还义愤填膺说这个教授出了事儿也要查查,至少还要处理部分一下,虽然说不像西方那么严吧,但是至少还是要处理一下,但是现在大家已经没有处理的劲头了。尤其是一个大人物,尽可能的包,我听了好多这种消息,就是媒体说我们已经准备揭露了,学校当时就来了,连夜做工作,把强劲的人物把稿子扣下了,他现在唯一怕的就是媒体曝光。
    
    梁文道:我觉得还有一点是,一开始前几年这种消息出来的时候,大家很愤怒,但是后来因为它的范围太广,涉及的面太深、太普遍,就是大家俨然开始变得犬儒了,就是这种事儿,反正就是这样子嘛。
    
    窦文涛:再者说了有什么是真的呀。
    
    张鸣:对呀。
    
    梁文道:而且这就很惨,因为你这么搞出来,就像中国今天我自己,我作为一个读者,我看很多不同的学术的著作,我作为一个读者,我发表一个读者的感言。读者感言是什么呢,譬如说说我要去看英文书了,英文的学术书,我看一看这个教授他是哈佛的,他是什么什么学院的,就说拿台湾吧,台大的我至少信得过,那他写过什么我信得过,但是今天中国的情况是发展到清华一定有保证吗?人大一定行吗?不知道。
    
    窦文涛:院士一定真实吗?
    
    
     张鸣:这是体系上的问题。
    
    梁文道:作为读者,我们不能再相信了
    
    张鸣:对,其实我们这个行里人是最悲哀的,我是开始我觉得你们先别叫我教授,因为这个烂教授太多了,一叫教授我就感觉就像骂我似的,后来我现在都不愿意称我自己是学者了。谁知道中国学者怎么回事,一提学者、专家都像骂你似的,我说我又没干,你说现在这个事儿你又能怎么办,你又完全控制不了,你说学校你可以捂,学界你自己可以捂,但是问题你挡不住人家读者。
    
    窦文涛:没错。
    
    张鸣:挡不住人家看你,挡不住外面的学者看见。
    
    梁文道:对。就是我一般的看,你看我不是学术界的,我是一般的读者,我现在就无从判断,就是我手上这本书,我算是外行,我说它到底有多少水分,它到底行不行,我没有任何标准可以再判断了。
    
    张鸣:除非你认识他。
    
    梁文道:对,除非我认识这个人,真的是这样,我现在比如买一些书,我只买一些,我看一些我认识,我知道他信得过,我看。要不然的话你没办法,比如说他有时候说他做什么国家重点项目,他还有什么基地什么,这都信不过,就是整体信誉上。
    
    张鸣:越是大项目越难相信。
    
    梁文道:对,所以现在就害得很多很认真、努力清白做学问的人,一起陪葬。
    
    窦文涛: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啊。
    
    张鸣:对,是满锅汤。
    
    窦文涛:而且这个标杆,你想这家伙,怪不得前些年还有人闹过,就是说是不是咱的院士制,还保留不保留啊,对,有这种争议嘛,因为这个东西你可是最高的标杆啊,你这个标杆都这样了,当然不是大多数院士。
    
    张鸣:对。
    
    窦文涛:但是有一个也受不了啊。
    
    张鸣:对,当然,至少你说像这个事件,你知道你自己没洗清嘛,你自己没洗清这个事情。
    
    梁文道:对。
    
    张鸣:我们还有很多自业,你拿出来你自己说,你得说服我们的道理,你说服不了我们,对不对,那你是不是该出来有一个什么机构,中国是不是应该有一个机构?
    
    梁文道:有吗?
    
    张鸣:它好像有,教育部好像成立过,在一年多之前成立过那么一个,什么学术道德委员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