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促使政治局会议做出整顿媒体决定的绝密文件曝光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据公安部一位副局长向博讯记者独家透露,2008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竟然讨论了《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事件,会议讨论是越过了中宣部的,实属罕见。
    
     原因就是政治局讨论的是来自情报部门的“绝密情报”,根据这份来自某情报机关的情报,海外敌对势力正在利用这两份南方最敢言的报纸,对中国展开颜色革命。密级定为“绝密”的长达7页的情报称,这两份报纸在2008年使劲鼓噪普世价值,宣扬西方的价值观,对中国政府在地震救灾、西藏问题、奥运会以及处理群体事件上,处处冷嘲热讽,甚至直接唱反调,造成恶劣影响。 (博讯 boxun.com)

    
    这位愤愤不平的公安部副局长说,他之所以要把这事披露出来,是因为这份“情报”实在离谱,这份发送到正省级的情报里使用的证据既没有海外的来源,甚至都不是从国内秘密途径得到的,整个情报里所有的证据竟然都是来自网络上的公开资料。这位即将退休的副局长的级别本来不足以阅读这份情报,但由于工作关系,情报内容被处理后下发到公安部局级干部阅读。
    
    他说,情报里用来指责《南方都市报》沦落为一份反党反社会制度的证据竟然是网络“民意”,而这民意竟然都来自一个人,就是在中国臭名昭著的网络左棍司马南。
    
    司马南在网络上开设博客,以攻击普世价值和民主为己任,对国内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进行诬蔑和打击,此人在去年多次写文章批评和攻击《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然而,由于他文章不讲根据,逻辑混乱,所有看到过的也就一笑置之,甚至当成是疯狗咬两下,大家也并不介意。所以,从始至终,南方这两份报纸并没有一个知名的作者出来回应他。一度也让这位司马南很寂寞和无聊。
    
    这些情况这位局长当然清楚,也都有掌握,也有人一直告诉他们,公安部也曾经和司马南接触过,但由于担心司马南是国家安全部的人员,所以接触并不深入。这次看到这份要把南方报业往死里整的情报,这位局长震惊了,因为这份情报里引用的“证据”以及“民意”竟然都是司马南那些网络文章里的,甚至连司马南搞笑的“天下苦两南久矣”的幽默说法也上来这份情报,成为“民意”要求管理南方两份反党反华的证据。
    
    这份长达七页的情报里竟然引用了六处司马南的文章内容,而就算一般的读者也看得出司马南的文章只是发泄性质的评论文章,可是这些字句到了某部门的情报上,竟然成了“证据”和“民意”,实在让这位暴料的副局长哭笑不得。他说他都把这些情记录下来,退休后好好好写下来,不能让这种荒唐的历史失传了。
    
    据说当时的政治局会议开得很激烈,主管政法的常委支持这份情报,要求下重手对付南方两份报纸,但他的建议遭到主管宣传的常委的抵制。最后的结果是胡锦涛开口,胡锦涛说,这事应该由汪洋处理。
    
    汪洋领会胡锦涛意思,回到广州后,对两南进行了整顿,除了把敢言的江艺平副总编调离职位后,又调整了六位领导干部的职务。同时对南方最著名的“岭南大讲堂”作了调整。
    
    副局长透露,那些炮制了这份可笑的情报的人自然对这些不痛不痒的“调整”不高兴,但却无能为力。据说汪洋得到了胡的尚方宝剑,把南都事件定性为个别领导干部的思想出了问题,是点的问题,而不是面的问题,更不是什么海外反华势力的渗透(那份情报的原话),个别调整就可以了,而且即便对调整的同志,也是以“批评教育”为主。
    
    但早被吓成惊弓之鸟的中国媒体人,经过这样一次警告,已经静若寒蝉,据说《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已经元气大伤,这位副局长一直是《南方周末》的读者,他说,他看得出来,中国最敢言的两份报纸经过这次折腾,已经锐气大伤了。最后他对博讯记者说,也许,这正是北京政府在2009年这个多事之秋送给中国媒体的第一份礼物和最后一次警告。至于那份情报是否真实,谁又会在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