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政协主席车祸:司机是故意撞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4日 转载)
     2008年10月11日,山西省政协主席金银焕及其秘书王蓉遭遇车祸身亡,据幸运活下来的司机彭乐祥透露,车祸肇事者竟然是忻州政协副主席李毅。“这简直是一场灾难,遇见疯人了。他(李毅)非要撞你,你有啥办法?”这是彭乐祥重复最多的一句话。
    
     据成都商报报导, 一位办案交警私下表示:“这车祸太巧了,我从未见过比这更巧合的车祸了……” (博讯 boxun.com)

    
    按李毅的说法,车祸后,他在车上考虑该如何处理,于是就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自己的司机李志富,让其来顶罪,另一个是打给自己的朋友金熙军(忻州市发改委副主任,李毅前下属)“我出事了,你快来救我”。
    
    下了车,他又给金熙军打了多个电话,让其带上李志富。不过“我没有告诉金熙军事故情况,把李志富送到现场的原因。”这样,李志赋予10时40分许赶到现场,按李毅的交代,承认其为晋H95168号车的驾驶人,并编造肇事经过。
    
    李毅表示:“我没有想到,撞上的竟然是金主席的车”。次日凌晨4时,李毅才向警方承认“开车的是我”,但一再强调“只是撞上护栏,没有感觉撞上了另外的车”。
    
    被撞上的彭乐祥回忆: “我认为准备插入车队的那辆小车,在我鸣笛未成后,绕过中间车道的大车,从右侧车道快速超车,从大车前撞向我车。”彭乐祥回忆,“前面宽宽的路又没有车,为啥不走,在我的视线里前方约600、700米根本就没车,为何要冲我的车撞过来呢?”
    
    “我认为他不是有意拦截我,就是有意撞我,我不知道那车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冲我撞过来呢?……我认为那辆车是有意的,我认为这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
    
    在这起车祸事故中,有一个关键车辆———“中间车道的大卡车”。事故认定书称,车祸发生时,正是李毅高速行驶,绕过这辆大卡车,“从中间车道变更车道时车辆失控”,撞上了金银焕乘坐的越野车。而车祸后,警方也付出努力,但这辆大卡车就再也找不到了。
    
    金银焕家属表示,他们也曾要求交警找到这辆大卡车,但是高速路的出口太多,警方查阅了多个出入口的监控录像,但并无所获。
    
    车祸后交警进行了一系列鉴定,李毅在采取制动后,以127公里的时速撞击金银焕乘车,而金银焕乘车时速仅95公里。交警证实,李毅一系列的过程中留下一道很长的刹车痕,在刹车痕中,变点有两个。
    
    律师分析,也就是这两个突变点的出现,才让李毅的车调整了方向,如果没有突变点存在的话,李毅的车应该在停车道行驶,不会直接冲上金主席的车。“刹了车,还以近乎45度角的方向撞上去,那是不是有意行为呢?”
    
    律师在法庭上称,李毅在失控后,将领导所乘车撞翻,造成两死一伤的恶果,撞击后自己却能稳控将车安全停靠,自己毫发无损,车正轮正。
    
    按事故调查,李毅车是左前部受损,撞击点在前保险杠,而金银焕的车被撞击点是在右侧两车门之间。
    
    事实上,很多人都认为李毅一直在说谎话,甚至有家属怀疑李毅故意行为。
    
    公诉人当庭询问李毅“你认识金主席的车?”李毅随口回答“当然认识”,但马上又矢口否认。
    
    庭审中,律师提出应对李毅进行测谎,但被驳回。
    
    *车祸成为最廉价的“杀人工具”?
    
    山西政协主席和秘书车祸身亡,检方认为是交通肇事并非故意杀人,等待李毅的也就是3至7年牢狱之灾。
    
    事实上,金案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支持下,“车辆失控”成了定案的关键词。同时也引发山西法律界一个讨论———“车祸成为最廉价的杀人工具”?
    
    种种迹象表明,用车祸来杀人,是一种罪名最轻的,最廉价的,最能逃避责任的一个选择。李毅案庭审结束后,有人网上撰文《李毅,史上最牛的说谎者》:李毅面对法官、面对受害者家属,他凭藉自己几十年为官积累的经验,开始了“史上最牛的说谎表演”。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政协主席金银焕车祸调查:疑犯被指故意撞车
  • 山西政协主席车祸亡 警方带走忻州政协副主席
  • 山西政协主席死于熟人之手 校友兼同事多年
  • 山西政协主席死于熟人之手 校友兼同事多年
  • 知情人指:山西政协主席车祸肇事者是忻州政协副主席(图)
  • 山西政协主席金银焕车祸死亡案:肇事官员欲嫁祸不在场的司机(图)
  • 山西政协主席金银焕遇车祸 经抢救无效身亡(图)
  • 山西政协主席车祸亡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