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建别墅迎领导 1400棵树被砍 (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转载)
    
    来源:中青在线
      
    
    原始森林里的别墅
    
    
    别墅就建在森林里,一共3座,欧式风格。
    
    这里是长白山的原始森林,位于国家划定的自然保护区内,紧靠着长白山北坡的景区大门。树林里,超过200岁的云杉、红松和冷松高耸着。别墅就掩映在树林中。
    
    或者,你也可以按照官方文件里的称呼,把它们叫作“贵宾接待中心”。从2006年开始,作为保护区管理委员会的重点项目,“贵宾接待中心”在油锯声、铲车声和建筑工人的喧闹声中拔地而起----除了3栋别墅外,中心还包括一座主楼,两座客房楼。整个工程由长白山开发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开发,而在2008年11月12日以前,这个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由管委会主任兼任。
    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建别墅迎领导 1400棵树被砍
    
    保护区内新建的别墅
    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建别墅迎领导 1400棵树被砍


    
    棕熊头标本
    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建别墅迎领导 1400棵树被砍


    
    金雕尸体
    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建别墅迎领导 1400棵树被砍


    
    当地市场上出售的捕猎夹
    
    按照管委会一名官员的说法,“贵宾”来自四面八方,人数随着旅游季节的到来而激增。如今正是年底,各种检查团应接不暇,他在两场接待的间隙,挤出时间接待了记者,脸上还带着些酒意。
    
    从他的嘴里可以得知,建成以后的接待中心,将作为接待“各级领导”的场所。
    
    有时候,几拨人同时到达,实在接待不过来,“又谁都不能得罪”,无奈之下,只好临时将一些工作人员的职位夸大,冒充主要官员来接待那些重要性略低的访客。
    
    以这样的来访规模,目前的接待条件当然被视为完全不能满足要求。因此,在管委会官员嘴里,修建“贵宾接待中心”,实在是顺理成章的事。
    
    “这是省里的项目,集团公司只是承建而已。”一名官员反复强调省里对工程的重视和认可。
    
    不过,从“省里”传来的消息,却与此矛盾。
    
    一个多月前,一封举报信寄到了吉林省国土资源厅,举报长白山保护区内违规建设,砍伐原始林木的行为。随后,省国土资源厅监查总队对该接待中心进行了审查。
    
    一名参与调查的负责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像这样在保护区内动工的项目,必须具有省和国家级的批文,但他在调查中,只看到主楼和一号客房楼的批复,却没有看到二号客房楼和3栋别墅的批复。首次调查结束后,此事已被立案,但最终结果尚未公布。
    
    举报信中称,为修建接待中心,施工者一共砍倒1400棵大树,“其中单单为了建一个观赏鱼池就砍掉50多棵”。而举报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一名在工地负责工程管理的监理人员,曾在火车上对他抱怨,工程伐树太多。
    
    
    
    
    
    
    
    
    面对长白山的开发,不同立场的人们给出了不同评价。吉林省领导在管委会最近一次会议上表示,管委会的工作使“各项指标实现大幅增长,区域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值得充分肯定。
    
    而沈孝辉则表示:管委会到来之后,长白山从局部开发变成了“全山开发”,旅游开发进入了缓冲区,使保护区经济化,这非常不利于保护。
    
    “管委会是一柄双刃剑。”沈孝辉字斟句酌道,“如果用于保护,则依靠行政力量,将比以前更加有效。但如果是用于开发破坏,同样会被行政力量强化,造成比以前零星破坏更严重的后果。”
    
    他接着分析说:“在中国,因为没有保护区法,管理保护区的相关法规太软,根本无法保护。而一旦像长白山地区这样,被确立为新的行政机构以后,对保护区的管理又变得复杂了,找不到一个明确的对口部门。”
    
    行政化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地方只需要经过重新规划并通过批准,就可以轻易改变保护区土地的用途,从而进行合法地开发。所以,在中国全面加大开发力度的情况下,沈孝辉觉得“成立管委会弊大于利”。
    
    “针对长白山新一轮开发的号角,已经吹响了,‘保护’只是一块遮羞布。”他忧心忡忡地说。
    
    
    
    科学院专家之失
    
    
    
    在沈孝辉这样的环保人士看来,长白山因为开发而造成的破坏,已经太多了。
    
    为了通车,这里修建了宽阔的公路。在保护区里,一共有4条这样的公路,环绕着保护区的柏油公路也即将建成。但恰恰是这样的人路车路,截断了动物们的路。
    
    沈孝辉介绍说,保护区附近的路必须是砂石路,而不能有硬质化路面,否则,不同区域的动物会被隔绝开,基因信息也无法交流。修路,“是旅游开发影响环境的典型”。
    
    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为了在景区内规范游客活动,并保护底下和两侧的植物,自2006年起,管委会在长白山景区修建了庞大的栈道系统。沈孝辉走访考察了所有的栈道,发现栈道下面的植物多数已经死亡。在一条栈道旁,两群马鹿被隔绝开,无法会合。
    
    在他看来,这些事情的发生,是因为在决策过程中“没有科研人员的参与,也没有经过环评”,是不遵循科学规律的结果。而管委会相关人士的说法与此截然相反,据介绍,每一个项目“都不是乱来的,都是事先进行了专家论证的。”
    
    当双方各执一词时,“专业人士”在哪里呢?
    
    以前,保护区管理局的科研所一直作为保护区“科研”功能的承担者。2006年7月,原先的科研所扩展为长白山科学院,以“为保护和开发长白山提供科学依据”。
    
    不过,科学院的成立,并未阻止开发过程中发生的破坏。在长白山保护区北坡景区,有一片温泉群,周围曾经生长着一种名叫“瓶尔小草”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这片珍稀小草一直被视作特殊环境下形成的特殊群落,发现30多年来,一直是许多植物学家眼中的珍宝,有的人每过几年就要来看一看,从未间断。
    
    直到2006年夏天,管委会为在景区内修栈道,对温泉群附近进行重新规划,不但用推土机进行了温泉水道取直,还在附近修建了一个温泉广场。因为站在广场上看去,这几棵“杂草”有碍观瞻,几名工人奉领导之命,将它们全部拔掉。一名正在执勤的警察劝阻无效,眼看着他们把拔出的草根放在脚下踩烂。专家称,这一举动“基本上使瓶尔小草在当地绝迹了”。
    
    “领导不懂科学,懂科学的又不出来说话。”举报此事的长白山科学院工作人员说。
    
    沈孝辉认为,新成立的科学院并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相反,由于业务骨干流失,科学院的科研水平并不高,许多“该研究的东西”几乎无人研究。
    
    此外,科研管理体制也使科学院束缚手脚。不久前,科学院一位专家进行了一项“动物种群数量调查”,结果出来后,管委会的某位领导认为数量太少,影响保护区形象。最后,专家不得不按照领导的要求对数据进行了修改。
    
    “为保护区开发提供专家意见,是科研机构的首要责任。”沈孝辉认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研究人员在开发热潮中的失声,是“违背了科研的良知和原则”。
    
    声音的缺失,并不是针对科研部门的全部指责。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