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嘉禾原安监局长受贿案调查:保险柜藏500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6日 转载)
    
     湖南嘉禾县安监局是一个只有10多个编制的机构,从规模上来说,这是嘉禾县行政系统最小的部门之一。
     (博讯 boxun.com)

      但对于位列全国2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的嘉禾县来说,这个组建不到5年的小局,在该县行政系统中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58岁的刘诗元是亲自组建该局的核心人物,也是该局第一任局长。不过,这个被称为专家的安监局长,如今却意外落马。
    
      不久前,桂东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刘诗元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对涉案赃款、非法所得共计460万余元予以没收。
    
      刘诗元的仕途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而更让外界关注的是,作为该县负责安全生产监管的一把手,其案发竟恰恰与他的职责相反——在检察机关指控的15笔受贿事实中,有7笔是他为了帮出事煤矿掩盖事故真相而收取的好处费。嘉禾坊间由是给刘诗元送上了一个“了难局长”的外号,当地报纸甚至直接将此写入标题,以《矿难的“了难局长”落马记》为题对其进行报道。
    
      一个执掌地方安全生产的官员,是如何蜕变成矿难安全事故的“了难局长”?
    
      挂历后隐藏的真相
    
      “我当时就问他,你家里有保险柜吗?”办案人员向记者回忆说,他当时非常干脆地回答说没有。但很快,办案人员便在他卧室内的一幅挂历后面,发现了真相。
    
      2008年12月18日,郴州进入入冬以来最寒冷的一天。这种天气,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年初的那场罕见冰灾。
    
      刘诗元就是在当时郴州冰城尚未完全解除压力时,被检察机关带走的。
    
      负责侦办刘诗元一案的郴州苏仙区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告诉《法制周报》记者,刘诗元的落马,实际上是一个系列案中的一个环节,早在办案人员侦办曾锦春(原郴州市纪委书记,一审被判死刑)一案时,他就已进入检方视线。
    
      这位办案人员说,刘诗元案是由郴州市检察院交办的案件,只有几个核心人员知情,直到将刘抓获,该案对外没有透露半点风声。
    
      “我们去抓他时,他完全没有料到。”
    
      办案人员说,刘诗元有喜欢打麻将的习惯,3月11日晚上,办案人员敲开嘉禾县煤炭局三楼刘诗元的家门时,他正坐在麻将桌前给人打电话,准备喊人来打牌。当时,已有一名牌友在场。
    
      由于事先没有听到过任何风声,对检察机关的突然到访,刘诗元一时不知所措。
    
      “我当时就问他,你家里有保险柜吗?”办案人员向记者回忆说,他当时非常干脆地回答说没有。但很快,办案人员便在他卧室内的一幅挂历后面,发现了真相。
    
      这是一个非常精致的保险柜。
    
      但刘诗元拒绝交出保险柜的密码。办案人员当即通知110,由专业开锁人员将保险柜打开。
    
      经清点,保险柜内存放的物品分为四类,一部分是刘诗元在矿山投资的大量收据,另一部分是别人打给他的欠条,还有一部分是各类存单。办案人员还在保险柜内清点出现金12万多元。包括300多万元各类存单在内,保险柜内的财物总数超过了500万元。
    
      《悔过书》透露犯罪心态
    
      案件侦办期间,刘诗元写过一封《悔过书》。这封《悔过书》讲述了他在临退休前的犯罪心态,办案人员向记者转述他的话说:自己多年战斗在煤炭生产第一线,被人称为一个专家型的局长,但看到社会上那些老板很有钱时,心里很不平衡。
    
      58岁的刘诗元是嘉禾县龙潭镇人。
    
      嘉禾县安监局办公室主任李世卿说,刘诗元是从挖煤工人中的小工做起,在井下的工种中,他没有漏过一个,直到后来慢慢地当上班长、副矿长、矿长、煤炭局局长。
    
      1972年,当时只有19岁的刘诗元被从农村招工到嘉禾县一家国有煤矿当工人。此后,他做了20多年的普通工人。在这期间,他学到了大量的安全生产知识,并一度负责煤矿的瓦斯监测一类的工作。
    
      没有多少学历,仅靠经验积累走上领导岗位,这样的经历,在成千上万个普通煤炭工人中,虽非孤例,但也绝对不多见。
    
      “在刘诗元担任煤炭局长期间,是嘉禾煤矿最辉煌的时期,他关停了许多非法煤矿,可惜他却从中收受了大量的贿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安监局工作人员说。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从今年3月起开始侦办刘诗元案件,一直到7月份才结束。期间,刘诗元一度抱有侥幸心理,极不配合。“只讲一些小问题,说到巨额财产来源问题时,便编造一些虚假的情况,后经查证都不属实”。
    
      而这一拖就是3个月。
    
      面对这一局面,办案人员加大了外围调查取证的力度,并敦促一些曾经与刘有过密切交往的煤老板主动投案自首,说明情况。
    
      “前后有七八位煤老板投案自首。”这位办案人员说,在新的证据形成后,检方又进一步对刘诗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讲法律、讲政策。7月上旬,案情出现重大转机,刘诗元对自己收受贿赂的情况进行了交代。
    
      在这期间,刘诗元还写过一封《悔过书》。这封悔过书,比较详细地讲述了他在临退休前的犯罪心态。
    
      办案人员转述刘的话说,自己多年战斗在煤炭生产第一线,被人称为一个专家型的局长,但看到社会上那些老板很有钱,心里很不平衡。
    
      “尤其是在2004年到2007年间,煤炭行情好,而这个时候正是煤矿关闭整合的关键时期,一些煤矿出了安全事故也有求于他,这为他受贿提供了客观条件。”办案人员说,从主观上,刘诗元认为自己为国家作了贡献,想到晚年时要有所依靠,过好一点的日子,因此,他在临退休前想弄点钱。
    
      “还有一点是,他曾经是省里的劳模,在当地也是一个名人,认为不会查到自己的头上”。
    
    “灭火局长”收取了难财
    
      “(由于他的特殊经历),在矿老板的心目中,认为他威信比较高,能解决实际问题。”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安监局职工说,刘诗元和矿老板打交道,“他认为是在帮忙”。
    
      正是这种在刘看来是帮忙的事情,让他成为多数煤老板求助的对象。因为在关键时刻,刘诗元的一句话,可以使涉事煤矿发生根本性逆转。
    
      记者注意到,在检方指控的15起受贿事实中,仅刘诗元利用自己职权或影响力为出事煤矿帮忙“灭火”的,就有7例,其被当地人直呼为“消防局长”、“灭火局长”。
    
      嘉禾县是全省高突矿区之一,36个煤矿均为煤与瓦斯突出矿井,瓦斯灾害极为严重。这种特殊的矿区特点,导致该县煤矿事故频发,这也从客观上为刘诗元在矿山事故发生后的了难,提供了现实基础。
    
      2007年1月,嘉禾县肖家镇月头岭煤矿发生一起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事故当班下井10人,6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80万元。事故发生后,惊动了国家煤矿安监局,并专门下文通报了此起事故。
    
      后经事故调查组调查,该矿为私营股份制企业,设计生产能力3万吨/年,核定生产能力3万吨/年,为煤与瓦斯突出矿井,属于2006年底前应关闭的矿井,但该矿并未被确定为关闭矿井,也没有停产整顿。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死亡3人以上)的矿不但要关闭,还要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那么,月头岭煤矿安全事故发生后,相关当事人是如何躲避有关部门严厉处罚的呢?
    
      郴州苏仙区人民检察院的指控书中称:矿难发生当天,月头岭煤矿大股东雷某找到刘诗元,给其送上5万元现金,请他不要关闭他的矿,同时不要追究该矿矿长雷孝仁(雷某亲叔叔)的刑事责任。
    
      苏仙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刘诗元通过煤矿发生的矿难事故了难的涉案金额,高达30万元。一些煤矿老板在自己的煤矿发生安全事故后,往往会在第一时间拿钱找到刘诗元,让其帮忙,这也是刘诗元受贿次数最多、受贿金额最为集中的部分。
    
      贿款的“黑色”印记
    
      在法院认定的刘诗元94万元受贿款中,没有一笔来自于煤矿之外的行业。“他的落马,可以说是打上了煤炭的黑色印记,收的是黑金,发的是矿难财。”一位受访者苦笑着说。
    
      2008年11月25日,桂东县人民法院对刘诗元受贿一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法制周报》记者注意到,检察机关指控刘诗元犯罪主要是两个,其一为受贿罪,其二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检方指控:被告人刘诗元在担任嘉禾县安监局局长、嘉禾县煤矿整顿关闭工作领导小组成员、煤矿整顿关闭和资源整合工作领导小组成员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同时利用本人职务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为有关煤矿在减轻安全事故处罚、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发放煤矿整合补偿款及煤矿整合方面提供帮助,共计15次非法收受该县煤矿老板109万元。此外,检察机关还指控刘诗元另有241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不过,“开庭时,有一笔15万元的钱没有被认定为受贿,法院最后认定的受贿金额是94万元。” 郴州苏仙区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对记者说。
    
      在法院认定的刘诗元94万元受贿款中,没有一笔来自于煤矿之外的行业。“他的落马,可以说是打上了煤炭的黑色印记,收的是‘黑金’,发的是矿难财。”一位受访者苦笑着说。
    
      该县行廊镇五百洞煤矿得到保留,但其资源走向标准离国家标准差了一个档次,按规定要交75万元给煤炭局。为了不交这75万元,该矿法人代表刘某两次找到刘诗元帮忙,请他找有关领导疏通关系,并在办公室向刘送上现金10万元。
    
      收下刘某10万元现金的刘诗元,马上带着刘某来到嘉禾县一领导办公室,凭着自己在嘉禾县煤矿安全方面的权威地位,刘诗元成功说服了该领导。后刘某应缴纳的75万元整合补偿款,未被收取。
    
      2006年,湖南省核定各个煤矿的生产能力,该县行廊镇白毛冲煤矿自行申报了3万吨。2007年1月,嘉禾县煤炭局发文认定白毛冲煤矿的生产能力为2万吨(后经湖南省煤炭工业局复核该矿年产2万吨),如果核定确定为2万吨,生产能力达不到规定标准3万吨,那么白毛冲煤矿就会被关闭。为了白毛冲煤矿不被关闭,该矿负责人邝某、雷某等4人多次找到刘诗元帮忙,一次性给他现金7万元。
    
      收到这笔钱后,刘诗元以湖南省煤炭学会常务理事的身份,通过关系找相关人员,将白毛冲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上的生产能力从2万吨改为3万吨,后该煤矿在刘的一手运作下,成功整合。
    
      现在,随着法院对刘诗元10年有期徒刑的判处,这个从井下挖煤的小工做起,一路走到安监局长的专家型局长,将在监狱中度过自己的余生。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他之后,同样是从嘉禾县煤炭局长任上调任安监局长的继任者,也已于今年9月份被“双规”接受调查。
    
      此案发生后,不少人对这个专家型局长的落马进行了反思。人们知道,资本逐利的本性,是引发频频矿难的本质原因,不过,这个原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些负有相应责任的官员们的人格和灵魂的资本化。从这个角度说,假如刘诗元能够独善其身,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事,所有的勾结和交易都可能失效。但令人深思的是,在国家加大力度反腐的形势下,刘诗元为何还会铤而走险呢?其原因在于,在安全生产上缺乏对监管者的有效监管。如果缺少健全的监管机制,那么,无论安监局长在安全生产方面是不是专家型的,都存在极大的安全风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涉嫌刘志华受贿案 民族工业之典范企业家张文今仍陷囹圄
  • 苏州政协原副主席赵文娟卷入副市长受贿案
  • 古井集团原董事长受贿案宣判 王效金一审判无期
  • 上海原浦东新区副区长受贿案开庭 房产达16处
  • 广西右江原矿务局长涉嫌贪污受贿案开审(图)
  • 原南京市委书记王武龙受贿案在安徽审理
  • 贪官情妇终坐牢:首例特定关系人受贿案内幕曝光 (图)
  • 上海倒下的第一个“土地爷”朱文锦涉嫌受贿案开庭
  • 深圳检察长受贿案引发官场地震
  • 药监局原司长郝和平受贿案终审 退回其百万财产(图)
  • 钟南山谈郑晓萸受贿案 称纪检应独立垂直管理(图)
  • 河北交通厅原副厅长张全受贿案:判14年
  • 日本日立也卷入张恩照受贿案
  • 姜人杰受贿案真相调查:受贿款全是土地"生出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