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零八宪章》签署者的期待 / 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5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12,13)
    
    *《零八宪章》及其基本理念与主张*
    
    今年12月10日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公布六十周年,也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十周年。12月10日这天,中国各界人士三百零三人联合发布《零八宪章》,申明他们的基本理念和主张。
    
    他们的基本理念为: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基本主张包括以下几方面: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公器公用、人权保障、公职选举、城乡平等、结社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公民教育、财产保护、财税改革、社会保障、环境保护、联邦共和、以及转型正义。
    
    
    
    *《零八宪章》选段:"结语"*
    
    《零八宪章》的结语说:"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人权理事会的成员,理应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进步做出自身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束缚了中华民族的自身发展,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零八宪章》联署继续,人数逾千,海外学者专家声明百多人联署支持*
    
    近日,《零八宪章》联署签名仍在继续。到本节目第一次播出前几小时,共有三批1,269人签名。
    
    12月10日当天,在美国的著名学者余英时、作家哈金等58位中国大陆之外的学者专家发表"就国内各界发布的《零八宪章》的声明"。其中说:"國內300多名各界人士發佈了《零八憲章》,就中國的國事及未来走向作出全面的建設性宣示。
    
    我們注意到,此憲章的簽署者涵蓋中國各界人士,包括體制內自由人士、體制外的異見人士和草根維權人士,是近年來罕見的民間政見之集合性表達,讓我們看到中國民間的權利意識之覺醒、勇氣之提升和力量之壯大。作為海外各界華人,我們為之一振。
    
    。。。。。。。。。
    
    在此,我們特發表聲明,以示我們對國內各位公民先進的支持。
    
    與此同時,我們呼籲華人各界與國際社會給與關注,也希望中國當局能傾聽社會之呼聲,正視民意,從善如流,啟動'憲章'所倡言的制度改革。
    
    如此,則人民幸矣,民族幸矣,世界亦幸矣。"
    
    到目前为止,在这一声明上联署的人数增加到158位。
    
    
    
    *《零八宪章》签署者:《我们和刘晓波不可分割》*
    
    12月12日《零八宪章》的签署人沙叶新、张祖桦、徐友渔等42人发表文告,题目是《我们和刘晓波不可分割》。
    
    其中说:"2008年12月8日深夜,刘晓波先生在家被警方带走,迄今未归,据悉,刘晓波先生是因发起和签署《零八宪章》而被拘押,对此我们深表关切和担忧,并强烈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先生。
    
    我们与晓波先生一同签署这份宪章。。。。。。我们每一个签署者,也都是宪章的发起者。我们所要表达的,都体现在这份现在已经众所周知的公开文件当中,其余我们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可以调查的,我们每一个人为自己所做的,承担自己的责任。
    
    所以不需要刘晓波先生替我们承担责任。这件事情与以往不同,我们每一个人都随时准备承担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刘晓波先生目前的处境不会对我们产生任何影响,每一个签署人都坚持,我们的信念不会熄灭、宪章的精神也不会熄灭。
    
    因此,我们强烈呼吁刘晓波先生能够尽快回到家中,还他以自由,那是我们共同的自由。"
    
    
    
    *李普先生:中国人太不习惯民主自由,让大家讨论讨论*
    
    近日,我采访了几位《零八宪章》签署人。
    
    九十岁的李普先生是原新华社副社长,他接受我的采访,谈签署《零八宪章》的想法:"我的想法,为什么我赞成这个东西,因为这个很短,可以引起大家讨论。我说我们中国人哪,对于民主自由太不习惯了,太不懂了,所以我就想,让大家讨论讨论,通过这个讨论,来提高对民主自由的认识。
    
    我讲我的道理,你讲你的道理,看谁的道理对,辩论嘛!使思想活跃一点,多想一点问题。"
    
    主持人:"现在知道,当局有关方面现在对有的签署人开始施加压力。。。"
    
    李普:"我也没什么行动,更没有什么违法的行动。我想,当局采取高压政策,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如果聪明一点,让个人去想嘛,个人自己有头脑嘛!何必要干涉人家呢?哪怕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同意你发表你不同意见的权利,能够这样就不错啦。"
    
    
    
    *茅于轼先生:中国的进步靠内外一起来推进*
    
    《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在北京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说:"宪章的问题是中国目前很重要的问题。主要问题就是政府不守法,宪法就是管政府的,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对这个事情引起重视,也希望国际社会关心这件事。中国的进步靠内外一起来推进。中国的主要进步还是在政府权力要受制约。
    
    中国变化,经济上大家都承认很成功,其实中国政治上也有很大改变,你看上海,政府杀一个杨佳就那么难啊,这就说明事情有了深刻的变化。造成杨佳这个案子的原因你不谈,光谈这个后果,实际是不公正的。而且大家都知道,司法程序有好多问题,我不是法律专家,我只是看到别人议论,我觉得很有道理。通过像杨佳这种事情的讨论,教育政府,也教育老百姓。从前政府杀了几千、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人,一个X也没有人放的,这个进步是非常了不起的进步。
    
    我觉得宪章这件事,呼吁一下能起点作用,但是更重要的是维权,大家懂得一个民主社会是怎么运作的。这是我的看法。"
    
    
    
    *滕彪博士:最基本的宪政构架,中国社会各界的共同呼声*
    
    在北京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谈他为什么签署《零八宪章》:"当时我看到这个文本之后,就觉得虽然绝大多数要求,在以前的各种公开信里面都提过,但是这一次比较彻底,而且观点更加鲜明,并且提出涉及到整个国家政治体制,包括政党体制的问题,要求多党制竞争,都是这一次的特色。我觉得从它的内容上看,都是一个民主宪政国家最起码的制度设计。在今天的世界上,多数国家都认可,而且都达到了这个最基本的宪政构架。
    
    中国的知识分子面对这样一个国际大形势,面对中国民主过程中遇到的这么多困难和障碍,提出这样一个《零八宪章》。从它的名字来看,是效仿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宪章》,所以它应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
    
    在签名人里,除了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之外,还有各行各业的签名者。也就是说,中国社会各界,都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呼声,就是要求实行宪政,改变这样一种法制落后、人权得不到保障的状况。"
    
    主持人:"就您所知,签署者中有哪些人受到了来自官方的压力?"
    
    滕彪:"我看到一部分报道,最开始张祖桦、刘晓波被抓,然后有一些签名的人被谈话,或者被警告,像温克坚、赵达功。。。"
    
    
    
    *赵达功先生:很多《零八宪章》签署者被骚扰和约谈*
    
    在深圳的作家、参与签署《零八宪章》的赵达功先生说:"深圳当局、警方都非常紧张。我是被约谈两次,另外深圳还有位一叫郭永丰的人士也被约谈了。其他人我还不太了解。"
    
    主持人:"都谈些什么呢?"
    
    赵达功:"都是《零八宪章》的事。现在据我观察,各个地方的异见人士、《零八宪章》的联署人,很多都被骚扰和约谈。这个影响很大,我觉得当局这样做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尤其是传讯了张祖桦先生,拘留了刘晓波先生,我觉得当局这个作法很愚蠢。
    
    因为《零八宪章》是一个非常平和、温和、理性、说理的文献,我们知道捷克的《七七宪章》,现在我们这个《零八宪章》里边的内容,也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就是争取民主、宪政、人权、平等和自由。
    
    当局不应该在这件事情上大动干戈,进行政治迫害,这是相当愚蠢的。我相信《零八宪章》也能在共产党内最少部分人能有共识。也许就是因为它的价值非常大,所以当局才感到恐慌。"
    
    
    
    *赵达功先生:当局应认真研究《零八宪章》,积极反应*
    
    主持人:"以您一个参与签署的人来看,《零八宪章》公布,根据您对中国现状的了解,您所能想像的比较积极的结果是什么样的?"
    
    赵达功:"我觉得当局应该认真研究这份文献,应该有一个积极的反应,而不是反过来毫无道理地去镇压、抓人。这次签署的人不完全是体制外的,也有体制内的,有共产党员,各方代表几乎都有。当局应该考虑我们的诉求,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来支持《零八宪章》,尤其是一些人权团体、有影响的大国,比如美国、欧洲,国会、议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关注。"
    
    主持人:"据您看,现在这个事件发展是怎么样一个态势?"
    
    赵达功:"因为现在当局在封杀互联网,博客,论坛等等,有关《零八宪章》的消息,但是封锁也不是特别严密,还是有漏洞的,这个要看《零八宪章》的精神和这个文件在民间流传到什么程度,这个是很重要的。"
    
    
    
    *高瑜女士:《零八宪章》所谈都是世界公认的普世价值*
    
    在北京的《零八宪章》签署人、记者高瑜女士说:"昨天当局也来找我了。态度非常好,因为我发烧他们到我家了。问了两点:一是我怎么签的名,是不是用笔签的,我否定了,说不是,我是电话里签的;另外,到底是谁起草的,我说我不知道,可能也不会是一个人吧。我说即使是刘晓波、张祖桦参与了,也是正常的表达权,这应该是宪法保障的。我说的第三点,要求释放刘晓波。
    
    我对来人说,我觉得《零八宪章》谈的问题,要用宪政的学说来要求,完全都是一些世界公认的普世价值,要是在国外,都是些可能是小学生、中学生就要学习、认同的东西,拿到我们中国来怎么就成了问题啦?"
    
    
    
    *高瑜女士:温家宝对CNN谈话和《零八宪章》完全一致*
    
    高瑜女士还对到他家的当局来人说:"我说,CNN九月份在美国采访温家宝,拿出'六四'照片的时候,温家宝回答说'我知道你们要问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他谈到三点――人民要有选票,司法独立,再有人民要有监督,包括新闻的监督。我说这个谈的和《零八宪章》完全是一致的,如果认为《零八宪章》是有什么问题,我认为这的确是欲加之罪,而且十七大胡锦涛讲了,公民要有表达权。
    
    我还说,《零八宪章》主要是为了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六十周年,全世界都允许纪念,中国并不是不允许纪念,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负责人王晨,他不也谈到'中国人权有很大进步',也是为了《世界人权宣言》而在谈这个问题吗?为什么官方可以谈,民间就不可以谈?
    
    现在纪念改革三十周年,我认为最大得一项成就就是公民运动的崛起,现在老百姓维权、上访,都是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认为现在最根本的就是政府和官员的贪污腐败在违反宪法。
    
    现在中国经济上取得这么大的成就,人权上也有成就。过去谁提人权就是反对社会主义,就是要推翻共产党领导,现在你共产党自己也承认人权问题,你现在不是还要搞一个什么'人权建设计划'吗?但是中国的人权绝不就是生存权,生存权是非常重要的人权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公民的政治权利,公民的表达权,公民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种种政治理想的表达。
    
    
    
    *高瑜女士:《零八宪章》是一剂良药,不顺应民心,当政者自捆手脚*
    
    我希望当局应该承认这么多联署的公民签署《零八宪章》的政治权利,也希望因为《零八宪章》而使中国的人权状况得到改善,显著进步。政府如果用抓人的方式,来回应《零八宪章》,只能是负面作用非常大,过去大禹治水都是要疏不要堵。
    
    中国将来肯定要走向民主宪政,现在中国知识分子只不过是提出一些要求你共产党自己怎么样怎么样,你把这个都视为不安定的因素,那你只能使解决社会问题、政治改革、你自己的计划也越来越慢。而且政治改革滞后,直接就影响经济,中国很多问题都是制度性问题。
    
    政治制度你也说要改革,邓小平那会儿就提出还要政治改革。你现在这样用各种方法来限制政治改革、制度改革,你经济上的问题也就会越来越麻烦。你现在正应该推进改革,把一些积极力量发动起来。我觉得《零八宪章》正好是配合经济改革的一剂良药,顺应民心的。你现在又把人抓了,我觉得你这样正好用绳索捆绑了现在当政者你自己的手脚!"
    
    
    
    *艾晓明教授:《零八宪章》与中国宪法和政府签署的国际公约一致,没什么冲突*
    
    在广州的大学教授艾晓明女士谈她参与签署的《零八宪章》:"因为对我来说,都是些很清楚明白的原则,而且和政府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都没有冲突,是很好的民间呼声。你看,我们政府也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接受)《世界人权宣言》。。。《零八宪章》只是来自民间表达的一个在我看来很温和理性的声音,我觉得和中央政府签署的一系列国际人权公约完全一致,也和我们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一致,没有什么冲突。如果说里面有一些对政治权利的诉求,在当下看起来它可能会被翻译为好像是有什么不良后果,或者是引起社会不安定的话,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有局限的政治想像。其实游行、结社,这些东西在任何民主的社会都是很自然的政治生态、社会文化的生态。
    
    
    
    *艾晓明教授:我们的政治想像需要拓展*
    
    记得2007年在瑞士的时候,我看见瑞士的小孩在6月18日'国际禁止童工日'那一天,说法语、瑞士语的的孩子们都在集会游行,他们在日内瓦的联合国总部的广场上,放气球。那儿有一个禁止地雷战的装饰 ――一个椅子炸断了一条腿。那椅子非常高,消防队员还帮他们把'禁止童工'的很大的旗子用消防吊车挂上去,再拉下刷下来。我就看见各种不同肤色、说着不同语言的儿童在那里表示他们反对童工的意志。我就觉得民主的训练其实从儿童开始,我们看见游行示威,并不是说好像是个武力暴动,完全不是这样的。因为在美国,我也参加过校园里面的要求禁止枪支的游行,这都是一些妇女、社区的居民,举着小旗子,穿个T恤,警察开着车在前面、在后面都非常非常和平。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政治想像是需要拓展的。
    
    我听说是拘留了刘晓波,我希望这只是个讯问。一个社会总是要有各种各样的人,总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群组成,人们也有不同的政治理想,其实不说出来,也是在心里面的。我觉得表达出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应该受到欢迎、鼓励。"
    
    
    
    *艾晓明教授:"国际人权日",我家奇怪事*
    
    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我们家也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有朋友在这里,来了两个人,拿着个手电筒,敲门就进来,也不说别的,说'查蚊子'。我就奇怪了,大冬天哪来的蚊子?我没看他们进别人家,我家住在十五楼,从一楼直奔到我们家来,也许他们看看我家是不是有'非法聚会'?我在猜。"
    
    
    
    主持人:"他们在您家里停留了多久?"
    
    艾晓明:"停留时间也不久。我们很奇怪,如果是查电表、查水表,楼下都有一个'安民告示'嘛。"
    
    
    
    主持人:"他们是男士还是女士?"
    
    艾晓明:"两个男的,拿着手电筒,手里还拿着个本,正中午的时候。我客厅里有个朋友,香港来的电影记录片导演,我在书房里。他们进来就说要找蚊子,说是一种卫生标准。然后他们就在我们花瓶里看了说'水里是不是有蚊子?'。"
    
    
    
    主持人:"又去别的房间了吗?"
    
    艾晓明:"倒是没有。"
    
    
    
    主持人:"他们只管客厅里面的蚊子?"
    
    艾晓明:"我也不好说。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
    
    
    
    *艾晓明教授:希望释放刘晓波,搭起对话平台*
    
    艾晓明教授谈她的希望和期待:"我希望释放刘晓波,我认为刘晓波一直是和平表达意见。如果说我们把这样和平的理性沟通的意见作为犯罪行为的话,我觉得如果我们把良性沟通的可能性压缩了,大家可以什么话都不说,那我们看见现在有很多很多危机,比如像食品安全危机,或更大的经济危机等等,正是需要人们运用自己的智慧,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并且有非常多的公民参与、表达自己的意见。大家一起来共度难关,需要我们的智慧,而不是让人们都不说话。因为人们就是不说话,那个社会问题摆在那儿,还是不能解决。为什么不鼓励人们来讨论这些问题,从而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呢?
    
    我不能表达更多理论上的东西,我不是作政治学的,我觉得我说的都是大实话,都是常识。希望开启一个对话的可能性,搭起一个对话平台,而不是说把任何一种不同意见都变成一个'颠覆罪'。"
    
    
    
    *艾晓明教授:同是中国主权地区香港民主选举,大陆可以从现在开始一步步走*
    
    昨天看了香港一个记录片,导演叫张虹,她拍的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片子挺有意思,是用很有游戏精神地来拍各派的政治人物,怎样发表宣言,争取选票。它是一个说华语的地区,目前有中国主权的地区,可是在这个地方,各个选区人民可以自由投票,选举自己的代表。所有要成为立法会成员的人都必须去向最普通的人说明自己的政治主张,而最普通的人也可以质疑他们,也可以说你在哪个政府决策上是怎么表态的,你的作为是不是表现得出你有这个资格进入决定香港前途命运的立法会。
    
    我们看到,像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可以在中国大陆发生呢?也许你可以说'一国两制',但是'民主是个好东西'这也不是体制外的人说,是体制内的人说,中央编译局俞可平局长
    
    说的。'民主是个好东西',那我们可以说我们不可能花两天,或今天我们就达到香港那个民主,就算我们要用一百年、两百年,也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嘛!那也是可以从现在开始一步一步地走的嘛!为什么人们不可以对各个政府的决策者提出自己的要求,表达自己的希望,并且让他们代表自己的利益呢?我们希望有一个开放的、多元的、民主的公民参与的社会。这样的理想总是会有人把它提出来的。
    
    
    
    *艾晓明教授:大家可以探讨、讨论《零八宪章》,组织辩论*
    
    因为我觉得《零八宪章》也没有要什么多深的政治学或者理论来讲,其实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是个好的事情。对话、民主、平等、最终是人们可以有尊严地生活,可以自由地想像、自由地思考,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理想,哪怕我们今天不能实现,但它是一个理想嘛,大家可以来探讨怎样实现这个理想。
    
    我觉得还有一种办法,可以完全把这个《零八宪章》作为一个文本放到主流报纸上,可以在中央电视台上辩论。如果说它是一个非常坏的东西,就可以让愿意批判它的人出来说话。当然这个批判的前提是,被批判的人有权利为自己辩护,他也可以来发表自己的意见:我为什么这样想。。。记者可以去采访,把他的意见表达出来。他一定也有表达不周延的地方,我们有那么多科学家,政治学家、法学家,都可以讨论嘛!"
    
    主持人:"看现在的势头,您觉得要是处理不好,有什么可能的负面后果,您有什么担心没有?"
    
    艾晓明:"我觉得如果处理不好,就变成一个政治打压,后果是对很多人来讲可能就是禁声的教训吧――'你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很多人可能就不再说话。我觉得在上面签署的很多人,大学教授。。。不少人我也认识,朋友、各个领域的学者、法学家。。。有一种好的意见总是可以讨论的嘛!"
    
    
    
    *滕彪博士:当局最好与民间对话,解决社会冲突与危机,不丧失官民互动走向法制好机会*
    
    谈到《零八宪章》发表后事态的发展和自己的期待,参与签署者滕彪博士说:"我也可以预料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内会陆续有更多各界人士支持这个签名,虽然签名从国内的人来说是有一定的风险性,但是我想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加入这个签名当中。"
    
    主持人:"在您看来,当局如果采取不同的应对的措施,将会有什么不同的后果?当局怎样应对才能有一个良性的结果?"
    
    滕彪:"当然最好的应对这种签名的方式是和民间进行对话,然后加快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因为这样才能够解决中国现在面临的越来越多的社会冲突、越来越深刻的社会危机,如果不是采取对话的方式,加快民主进程的方式,而是通过抓人、判刑来对付《零八宪章》的话,那实际上使中国社会进一步加大分裂、加大冲突程度,而且也丧失了这样一个官民互动、一起使中国走向法制的大好机会。对于中国的转型来说,也肯定会有重要影响。
    
    无论当局怎么应对,《零八宪章》肯定都会有比较重要的影响。要么就是更快地使中国在民主化转型阶段更和平更理性地完成这个转型,要么用镇压的方法,就会使中国面临的国际谴责、国内的压力更大,也会使中国社会面临更多无法预测的不稳定因素。"
    
    
    
    *滕彪博士:捍卫基本权利是每一代人的责任*
    
    为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六十周年,滕彪先生发表一篇评论,题目是人权:从理念到制度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在这篇评论的最后部分,滕彪先生说:"哈维尔在纪念《世界人权宣言》50周年时讲到,人权宣言将不仅仅是一个关于人性在世界上的位置的梦想,希望它在所有的国家里,逐步成为鲜活的现实。
    
    捍卫这些基本权利是每一代人的责任。那些渴望人权与自由的人们,那些因人类的苦难而痛苦的人们,始终没有放弃这个哈姆雷特式的追问:人还是非人?
    
    那些生活在自由世界中的人们如果不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去维护自己的权利、维护法治的价值,自由将会渐渐衰弱。那些生活在半自由或不自由社会中的人们,如果不去克服恐惧、不去争取自己的自由、不去捍卫生命的尊严,那么他们将失去仅有的一点自由。那些自由的人们,如果对这个星球上其他地方的人们的不自由漠不关心,他们自身的自由也是不完整的,并且必将受到现实的威胁。
    
    黑格尔说,'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人类从来就不会从历史中学到什么。'我们得用自己的行动去证明,他错了。
    
    谨以此纪念《世界人权宣言》诞生60周年。"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五)
  • 《零八宪章》问世 响应活动如火如荼
  • 落实零八宪章、营救刘晓波告全国人民书第四批签名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四)
  • 官方媒体《毫州新传媒》被迫删除有关《零八宪章》的报道(图)
  • 《毫州新传媒》被迫删除有关《零八宪章》的报道
  • 中国知识界人士发表“告全国人民书”支持“零八宪章”
  • 《零八宪章》签署人士继续遭当局打压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三)
  • 《零八宪章》签署者已达2500人,第四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1231人)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二)
  • 多省参加《零八宪章》联署人被警方传唤、约谈
  • 上海警察宣布:签署《零八宪章》就会享受谈话待遇
  • 《零八宪章》的由來和前景——金钟答日本專欄作家河井森太郎先生問
  • 我们和刘晓波不可分割-部分《零八宪章》签署者声明(更新版) 
  • 《零八宪章》第三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526人
  • 从捷克《七七宪章》到中国《零八宪章》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一)
  • 海外华人学者就《零八宪章》的声明上签名的第二批名单(共98人)
  • 《零八宪章》签名呼吁书
  • 张博树:《零八宪章》是高度建设性的文件
  • 林青:《零八宪章》与饥渴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北京教授谈《零八宪章》:当然都是非常正确的,但中国难做到
  • 张健:声援《零八宪章》
  • 吴高兴: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 秦耕:希望官方以文明的方式回应《零八宪章》
  • 刘逸明: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 刘晓竹:《零八宪章》的三个战役
  • 梦邦:《零八宪章》第一大失误
  • 陈维健:《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 杜丽平:林培瑞译本篡改了《零八宪章》原文
  • 刘晓竹:假如《零八宪章》签名过万
  • 任畹町评《零八宪章》:官方学者律师的大进步
  • 鲍彤:“零八宪章”何罪?—不得不说的话
  •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