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家信访局局长王学军据传被“双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报道,北京有传闻,中国国家信访局局长王学军日前已被“双规”。具体消息仍待核实。
    
     如果王学军被双规属实,最大的可能是因为国家信访局以出卖访民材料牟利,加剧社会不稳。近年来,上访民众的问题通过上访解决的越来越少,估计国家信访局截流访民材料起了一定作用。 (博讯 boxun.com)

    
    种种迹象显示,截访人员与信访局内部勾结,把绝大多数访民材料扣下出卖,欺骗上级,压低上报访民的数量。常熟截访人员(复员军人)在饭馆与北京战友聊天时说,他在北京一年什么也没做,就是在信访部门把本地上访人的材料卖给收废品的,成麻袋的卖。这个谈话被博讯记者听到。
    
    另外,工行前员工去年与今年递送给国家信访局的上访材料并没有被信访局上报给国务院,而被工总行买走。现在中央规定,凡是上访的,都要对口接待。人民大会堂那的信箱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有人按时将信箱内信件取走,归口到相关部门。最近上访给解决问题的可能在加大,至少有个答复。
    
  附王学军简历:

      汉族,1952年12月出生,河北南皮人,1973年3月参加工作,1975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1972年至1975年在河北工学院机械系机制专业学习,1984年任河北省沧州市经委副主任。1987年任沧州市计委党组书记,副主任。1988年任沧州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1989年任沧县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1992年任沧州市副市长兼市企业工委书记。1994年任河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1997年5月任河北省人事厅党委书记,省委组织部副部长。1997年12月河北省廊坊市委书记。2001年11月任河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2003年1月任河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兼省委省直机关工委书记。2004年2月国家信访局党委书记,局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者进中央、国务院信访办的门有多难
  • 登记表格序号显示:信访办愚弄访民(图)
  • 北京信访官对北大老教授动粗 勒令禁拍 (图)
  • 组图:北京海淀信访办对66岁北大老教授动粗 (图)
  • 敷衍了事的海淀区信访办
  • 国家信访局爆棚:上千名访民涌入(图)
  • 北京国家信访办门前 出现上千人上访人潮
  • 沈阳访民张艳菊等被信访局出卖给截访人员(视频)(图)
  • 北京访民在最高法院信访口举行为灾区捐款活动
  • 河南商城信访榜上有名 六旬老人为民请命入狱
  • 信访主任强奸熟睡女访民未遂后施暴
  • 杭州市长在看望驻京信访工作组上的讲话:谈访民问题
  • 海伦市信访办大胆 全国人大劫抓上访人
  • 中国人痛失下跪权:成都严禁下跪、举状纸等14种信访方式
  • 黄柳红房产被霸占案:柳州市政府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一再食言
  • 王德邦:远期必将废止,近期必须存留--就《信访条例》的立场
  • 视频:北京市民15日到市政府信访接待大庭上访
  • 北京市信访办粗暴干涉外国记者采访
  • 国家信访局直接将河南输血感染艾滋病者交给劫访者(附录音)
  • 残疾智障儿郭新鹏被上海信访办处长肖兵毒打(图)
  • 韩传义:信访干部韩卫国离奇死亡申诉材料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进信访办的门有多难?
  • 刘逸明: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 中国该怎样解决信访问题
  •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 刘逸明: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 奇闻:进中央、国务院信访办的门有多难
  • 旷烛:中国信访制度的十大危害
  • 与温总理谈心(一):管仲从俗与“疑似信访”/綦彦臣
  • 政文:“北京市信访条例(草案)”值得向全国推广!
  • 胡星斗(学者) 任华(律师)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 陶双文:关于《湖北省信访条例(草案)》的意见
  • 陶双文:《湖北省信访条例(草案)》建议稿
  • 田晓明:让信访接待站离监狱远一些
  • 国家信访局撕掉了中共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
  • 驳国家信访局谬论言论选集
  • 信访制度与人权保障/张耀杰
  • 张英洪:和谐社会中的信访权
  • 许志永:国家信访局胡同口一日游游记
  • 不让信访变上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