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3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中文网
     为纪念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19周年,中国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吴仁华准备出版“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新书。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陈一咨着手拍摄大型历史纪录片“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他们两人都希望把六四真相公诸于世,让为六四死难者在中国降半旗致哀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歌词: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到,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见......)
    
    在“历史的伤口”歌声中,近百人在6月1日参加“中国民主党美西委员会”主办的“六四事件开枪镇压真相”座谈会,回顾1989年天安门民运的历史镜头,悼念死难的市民和学生,也为最近四川地震遇难者默哀并进行赈灾筹款。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六四亲历者、作家吴仁华
    
    
    
    详细记录戒严部队表现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作者吴仁华应邀讲述他正在撰写的40万字的续篇《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当年是北京政法大学讲师的吴仁华在天安门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撤出,现在他才了解到,1989年6月4号清晨4点钟熄灯和4点半重新亮灯,是中国军队准备和出动的信号,当年提前躲在人民大会堂的军队后来冲到他的身边,这些军人就是27集团军。
    
    吴仁华说:“6月4 日清晨4点半,27集团军派了一个特遣分队,有三个侦察连和一个步兵连组成,任务就是直接冲上纪念碑底座最高层,捣毁学生指挥部。当时我就坐在那里,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是那个部队,现在我都清清楚楚。 当时有个军人拿著话筒举着手枪站在我背后,我看他军衔是个上尉,现在他是27军哪个师哪个连连长,叫甚么我都知道了。有两个兵开枪打喇叭,叫甚么名字,哪个开第一枪,哪个开第二枪,现在我也都知道了。”
    
    吴仁华说,他花了很多时间,仔细比对各方资料,终于明白为甚么要从四个军区派出25万军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他发现就像毛泽东对付刘少奇和林彪都事先调军队进京一样,邓小平和杨尚昆在5月8日已经到武汉去秘密调兵。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吴仁华与陈一咨在座谈会上
    
    吴仁华说,邓小平一方面防政变,一方面防兵变,防政变主要是防赵紫阳,军队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共派出16个集团军,加上天津警卫炮兵师、北京卫戍部队第一师和第三师,其中有非常机密的干部队贴身保卫邓和杨。
    
    吴仁华也发现,防兵变则是用不同军区的军队互相制约,例如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不愿镇压,立即被捕,改由副军长张美远代替,前面有27军作预备队警戒,后面有63军督阵,38军如果不认真执行命令,它就会被其它的军队镇压。最后天安门镇压完毕,还从南京军区空运邓小平的嫡系部队12军以及坦克重装备到北京,防备先调来的军队可能兵变。
    
    吴仁华在会上详述每个集团军的组织,从何处出发,到何处集结,任务是甚么,伤亡多少以及后来奖惩情况。
    
    吴仁华说:“我每个部队后面特地列了一个章节。该军参加北京镇压的官兵名录,我就是要留个历史纪录,就是谁参加了这次镇压行动,将来有机会你要说清楚你干了甚么,或是你知道甚么。”
    
    吴仁华也从军人撰写的文章中发现,确实有开枪的命令。他将在书中作出说明。命令下达时间是6月3日晚上10点。下达命令者可以追溯到戒严部队指挥部,再往上追就是中央军委,是不是邓小平和杨尚昆?吴仁华说暂时还没有找到资料证明。
    
    吴仁华估计,市民学生死亡者约2000人,包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军方则有15人死亡,其中6人是因坦克转弯速度太快翻倒燃烧死亡、一名军人是7月病死,还有一名改穿便装拍照的军人于荣禄被其他军人打出的子弹打死,真正死在民众手上的只有7人,时间都在晚上10点开枪之后,是因为当局先镇压,然后才出现暴力活动。
    
    吴仁华说,他还需要更多军队的资料,欢迎知情者与他联络[email protected]
    
    
    
    用客观历史纪录片纪念六四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前赵紫阳重要智囊陈一咨
    
    曾是赵紫阳重要智囊的陈一咨则用客观的历史纪录片来纪念六四。他透露说,经过艰难的努力,他访问到中国大陆的许多人,搜集了900 多盘相关光碟。下一步要制作影片,将会不同于中国侨办制作的相关影片、或是香港、台湾及西方版本的偏重描绘学生或香港市民激情的版本。
    
    陈一咨说:“王丹说得对,学生有错 ,政府有罪。但首先这是政府的罪,学生不懂得妥协和退让,但你不能太过苛责。”
    
    1989年北京当局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示威之后,曾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改称为政治风波,但是一直否认六四事件天安门广场死过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奥运火炬六四到长沙:劳民伤财
  • 刘晓波:盼六四死難者獲國家級悼念
  • 杨尚昆生前透露 六四死亡逾六百人 两万人被捕
  •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六四”十九周年后仍在狱中服刑的北京市民
  • 丁子霖:国旗何时为六四死难者降下?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塌土沉礫中燃起六四燭光/陳國權
  • “天安门母亲”公布“六四”罹难者死亡地点等分布图示
  • 陈一谘:大型六四史实片 明年六月全球公映
  • 中共遭遇六四以来严重危机,20日严令暂缓公款旅游/昭明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再次被限制自由!
  • 美商會前主席盼北京奧運前特赦六四犯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政坛悍匪张德江在“六四”之后曾力挺江泽民
  • 中国通涨形势严峻 和六四前夕很像
  • 廣東媒體為六四下台高官正名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任君平:黑色的“六四”我们静思
  • 纪念六四十九周年/古树
  • 每一下腳步聲都在說:六四不能忘/盧峰
  • 胡平: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胡平: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 大赦国际纽约地方组筹备六四纪念活动启事
  • 六四未平反 统一也要谈——致中国民国新总统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郑存柱
  • 鲜为人知的秘密:六四中28军抗命哗变
  • “鼠类屠夫”:从达濠死亡集中营,“六四”大屠杀 到西藏大屠杀/陆士绅
  • 王立雄:藏民正用实际行动纪念六四大屠杀19周年!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二
  •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万生
  • 六四鬼魅呼嗥,李鹏夜不能寐,袁木自称历史罪人/昭明
  • 任君平、潘公正:六四的领袖您们好
  • 陈方安生谈六四避“平反”字眼,称与胡总目标一致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继江泽民后,曾庆红已成为六四平反最大障碍/昭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