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塌土沉礫中燃起六四燭光/陳國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31日 转载)
    
    飽受八級地震蹂躪的四川省山區縣鎮已滿目瘡痍,救傷扶危工作已告一段落,復修、安置和重建計劃正醞釀開展。不過,後遺的創傷已深藏人民心中。斷柱破磚有待清理,亂石流沙也要搬移,而沉痛的回憶卻難以抹掉,人們深信廢墟荒地仍然埋藏重生的機遇,也堅持人為的情和血債必須算賬。
     (博讯 boxun.com)

    異見分子仍受壓迫
    人民對自然災劫帶來的苦難只能咬緊牙關的硬撐,挺直腰板活下去,但是,人民眼睛雪亮,心鏡清明,對於那些誤國殃民的黨閥權貴所造成的沉和屈辱絕不會忘記。事實上,天災固然無可迴避,可是涉及人禍的因由卻必須尋根究柢,最終必須了結。面對地震浩劫,頑強的民心能夠抵禦災難的洗禮,回顧六四慘案,凝聚的民心也必然能夠討個水落石出,申平反。
    打開中國共產黨的黨冊,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來的國史,但見血斑斑,白骨纍纍,當中固然有不少是烈士的無私奉獻和革命者的壯烈犧牲,可惜更多的是無辜人民的枉死和追求民主人士的魂。歷史載述不少昭然若揭的事實,不容當權者竄改和粉飾:土改清算、三反五反、反右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等的血腥鬥爭過程中,被錯判的案、被打壓而深埋黃土的,以及被拆散的家庭何止千萬。封建思想和專制手段在黨權護蔭下不斷膨脹,這些年來執政的共產黨從沒有認真和深刻的反省其所作所為。
    中國人民畢竟寬容仁厚,這筆賬就算一下子無從追究,也該有人如實說清楚,讓以後千秋萬代的人民不被蒙蔽,有所警惕。一九八九年以來,六四情結一直纏繞不少熱愛民主和自由的中國人民的心,他們的傷痛不僅是眾多年輕精英的凋零,更是國魂的失喪和國運的扭曲。年輕學生反官倒反貪污,追求民主追求自由,縱然他們單純的理想、未經深思熟慮的行動、以至不知進退的策略,在當時政治形勢上被迫推移向悲劇,最終竟然死傷在人民子弟兵的槍火下,更因而神州大陸多年以後陷入白色恐怖,時至今天,民運人士和異見分子仍不斷遭受當局的肆意壓迫。
    溫家寶總理沒有陳毅硬朗豪邁的身段,沒有周恩來陰柔沉的品性,也沒有朱鎔基稜角分明的闊臉,不過,總算沒有李鵬跋扈囂張的眼神。他深鎖的愁眉和落寞的苦臉顯得憂國憂民。他在四川災區視察時眼泛淚光,對枉死的災民表示深切哀悼。不過,當年深夜他緊緊跟貼趙紫陽總書記到廣場去,應該清清楚楚聽到趙紫陽「來遲了」的慨嘆,以及「你們年輕人來日方長」的感喟,倒不曉得他是否仍然心有觸動,有否反思如何面對六四的死難者?
    
    
    
    出席集會追思英魂
    我們在哀悼四川死難同胞之餘,務請出席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燃點起一片燭海,追思六四的英魂。
    
    陳國權
    特殊教育工作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安门母亲”公布“六四”罹难者死亡地点等分布图示
  • 陈一谘:大型六四史实片 明年六月全球公映
  • 中共遭遇六四以来严重危机,20日严令暂缓公款旅游/昭明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再次被限制自由!
  • 美商會前主席盼北京奧運前特赦六四犯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政坛悍匪张德江在“六四”之后曾力挺江泽民
  • 中国通涨形势严峻 和六四前夕很像
  • 廣東媒體為六四下台高官正名
  • 六四后美特使密访华 邓小平:别说7国制裁70国也没用
  • 国内网站发帖巧妙纪念"六四"/方无忌
  • 六四广告人昨天解禁,今天到《成都晚报》致谢(图)
  • 湖南被囚十八年六四政治犯李卫红获释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再度被非法限制出境(附图和录音)(图)
  • 包遵信先生安息-包遵信先生1989年六四事件档案照片(图)
  • 六四“黑手”、著名学者包遵信先生病危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胡平: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 大赦国际纽约地方组筹备六四纪念活动启事
  • 六四未平反 统一也要谈——致中国民国新总统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郑存柱
  • 鲜为人知的秘密:六四中28军抗命哗变
  • “鼠类屠夫”:从达濠死亡集中营,“六四”大屠杀 到西藏大屠杀/陆士绅
  • 王立雄:藏民正用实际行动纪念六四大屠杀19周年!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二
  •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万生
  • 六四鬼魅呼嗥,李鹏夜不能寐,袁木自称历史罪人/昭明
  • 任君平、潘公正:六四的领袖您们好
  • 陈方安生谈六四避“平反”字眼,称与胡总目标一致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继江泽民后,曾庆红已成为六四平反最大障碍/昭明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从假包子新闻联想到萨斯时期的张文康、天门自焚案的CCTV、六四事件中的袁木
  •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二)/余志坚
  • 箫十三:出卖六四亡灵的鲜血(诗歌)
  • 邓正来:六四大屠杀死难人数之外的受害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