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郭飞雄狱中见家人 警觉身体异常状况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8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5,24)
     (博讯 boxun.com)

    *5月22日郭飞雄在狱中会见妻子和哥哥*
    
     5月22日下午,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和郭飞雄的哥哥,在广东梅州监狱隔着玻璃会见了郭飞雄,并通过电话交谈。张青说:“会见还顺利,中途没有把我们电话掐断”。
    
    
    
    *郭飞雄和郭案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2006年9月被拘捕。去年11月郭飞雄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 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此事几年前已经处理过,并罚没十万元人民币。郭飞雄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陈述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郭飞雄去年12月13日被转到梅州监狱后,遭到殴打,当天开始绝食抗议。
    
     张青说,2月25日郭飞雄被迫停止绝食,原因是梅州监狱给他插空管,不给他灌有内涵的东西,他的体重降到八十五斤。郭飞雄本想坚持一百天的绝食,坚持了七十五天。
    
    
    
    *郭飞雄最新狱中家书:身体异常状况*
    
     张青22日去探视郭飞雄的前一天收到郭飞雄一封信,其中提到他的健康问题。张青接受我的专访,从这封信谈起。
    
     问:“这封信落款是什么时间?”
    
     答:“是2008年5月13日。”
    
     问:“其中谈到身体他怎么讲?”
    
     答:(读信)“有一件关于我身体状况的事和你谈一下,我不是轻易叫苦的人,但此事情况有点怪。由于各种原因,我的小便已有三个月呈红黄色了,早期几近红色。
    
     3月10日后,呈中等程度的黄色,直到现在。过去几十年,也有呈黄色的时候,比如上火、喝水少时,但只是偶尔几天,此次是连续几十天,每日如此。为了观察是否是吃方便面上火,我停了一周方便面,情况依旧。所以我估计出问题了,不痛不痒没有什么异样感觉。3月底,监狱医院全面检查说,除了营养,别的未发现什么问题。
    
     我一直对此大意。近日读报,见一人肾炎不去治,后发展为尿毒症,方产生警觉,不知是肾、膀胱出了什么问题,请你转告我姐(医生),或其他医生朋友,向相关专家咨询一下,如果是肾炎、膀胱炎或早期尿毒症,如何治疗一下?听说有几十元一副的药,吃几副就可以控制。过去连续八、九十日的红黄色(尿),绝非偶然。请你在咨询后写信详细告知我。就此。杨茂东2008年5月13日”。
    
    
    
    *张青:郭飞雄来信请家人带鞋,狱方不收*
    
     张青说,这次会见之前,先去见监狱管理人员:“他哥哥给他带了三本书,跟(监狱的)科长讲‘这书可不可以送?希望能收下’,科长说‘可以收’。我给他带了两双鞋子,因为郭飞雄信中说,他的鞋子都坏了,这里没鞋子卖。让我送两双皮凉鞋去,比较便宜的。我觉得一双皮鞋、一双皮凉鞋可能更好,就买了带过去。那位科长很坚决地说‘不能收’,鞋就都带回来了。”
    
    
    
    *张青:询问郭飞雄停止绝食细节*
    
     谈完这些就去会见。会见时间四十分钟。(狱方)只有一个人在场,我们谈话他用一个东西听。上次会见是三个警察,还在那里吵。”
    
     问:“您看郭飞雄状态怎么样?”
    
     答:“胖瘦(与上次见)差不多,脸色稍微好一点,腰还是有点僵硬,他跟人家走在一起,可以比得到的。
    
     这次去之前,收到他的信,讲到他身体有点很奇怪,看到这信,我觉得不太好,肾的毛病满麻烦(张青以前学医),所以我当时就跟他姐姐讲。
    
     我推算时间,想起正好如果按照他说的七、八十天,这时间就应该是在2月25日他快停止绝食的时候,已经出现尿液红色,后来是很重的黄色,他停下绝食的。我想仔细问他,所以一见就说‘信收到了,想问尿呈红色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详细讲了停止绝食的细节。”
    
    
    
    *张青:上次会见,两次被掐电话*
    
     张青说,郭飞雄的谈话使她想起,上次狱中会见,他们的谈话两次被狱方中止:“上次不允许说的,一是不许说他的绝食是狱方给他插空管和不灌有内涵的东西,让他在身体极度不适的情况下,被迫停下来的。。。说到这里电话就给掐掉了。再一个是说到‘医院监区’,可能同楼层有五、六个房子,除了和他一起住的四个人正常外,其他都是些杀死自己父母亲的精神有问题的人。。。说到这里,电话停掉。
    
     这次我又问他这些情况。他说,绝食七十五天,就是他们给他插空管,灌没有内涵的液体。灌这些液体,他连续呕吐了七、八天,吐出的东西没有食物。他说,以前喝水他都可以吸收,这次就不能吸收,每天吐。也就是在这个时间内,尿液是红色,这时被迫停止绝食。以后尿液慢慢转成黄色,3月10日转成中等黄色,直到现在还是黄的。”
    
     张青说她现在反复想的是:“给他灌进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导致他不能吸收、呕吐出来,尿呈红色?上次会见讲到这里电话被掐掉,我就知道肯定是很严重的事。一般来说,尿呈红色,或者是血,或者是色素。他停止绝食时,体重只有八十五斤。”
    
    
    
    *张青:想到以前未讲过的事实,核对狱内外事发时间*
    
     张青说:“我这次对他讲,之所以问他身体异常发生时间,是有个事实以前没讲过,2008年2月12日,有人来我家见过我。这人说‘他在绝食,写个悔过书有什么不得了的?’他说‘像这种身体的伤害,你接触的监狱的人根本不懂法律,做事情是非常过分的,甚至有时存在虐待。如果真的把身体搞坏了的话。。。这种人是受过一些训练的,他们有时制造的一些伤害是检查不出来的,这种对身体形成的慢性伤害,到底值不值?你难道真的不担心吗?’这人还举例子说‘我听说他的眼睛越来越模糊,如果将来视力越来越模糊,难道你真的不担心吗?’我说‘按照法律,在监狱里,他的人身安全应该有保障。’”
    
     问:“这是什么人来您家里讲?”
    
     答:“他没说他是国保的人,他说是一个朋友让他来的。他来过我家两次。但是我听他话说成这样,基本上知道他的身份了,因为一般人不会说这样的话。2月12日我不是写了“纪念2.12”吗?我听这人说这些话的口吻,就想,可能他们会有一些对郭飞雄不利的打算。当时就想给胡锦涛的第七封公开信中写‘难道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人,就眼睁睁看着他致残致死?’因为这人的口吻就是要致他残嘛!
    
     我这次看到郭飞雄的信,推算时间,才觉得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前因后果一说,都是好明显的了。”
    
    
    
    *张青:不依不饶,为要他写“悔过书”*
    
     张青的话题又回到来人谈到的“悔过书”问题:“我对那个人说‘他凭什么要写悔过书呢?写悔过书就相当于出卖自己的灵魂’,那个人说‘难道大街上满街的人都没有灵魂吗?’我说‘这不同,他们没有被逼到这一步,没有人要他作这种承诺。不要说郭飞雄不会写,摊到我身上,我也不会写。我一个好端端的人,凭什么要写这种东西?’
    
     其实说到底,之所以不依不饶,就是因为想要他写‘悔过书’。而没有这封‘悔过书’他们不罢休,2月12日还在跟我说这种话。”
    
     问:“还有一次他来是什么时候?”
    
     答:“2007年12月26日。”
    
     问:“主要说什么?”
    
     答:“想让我劝劝他不要绝食。他的绝食是先有呕吐身体出现异常才停的。就是以不惜摧残他身体的方式逼迫他停。”
    
    
    
    *郭飞雄:要检查一下,是不是真有问题*
    
     张青对郭飞雄的身体情况非常担忧。她说:“对杨茂东这么不人道、下阴招。我对杨茂东说‘灌的东西让你呕吐和尿的红颜色,这绝对是有问题。并且人家对你这样作之前已经见我、跟我说过,造成对你身体隐性的伤害,还叫你查不出来,问我怕不怕,这不是恐吓我吗?”。
    
     问:“郭飞雄听了是什么反应?”
    
     答:“他说‘人家要下手之前,来见一趟你,跟你说说。现在的问题是要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或怎么样治疗的问题,面对这个问题。’”
    
     问:“这次见面,关于他的身体,你们还谈了什么?”
    
     答:“上次见,他的手伤了,他让我带些药,因为我们见面隔着玻璃,也没看太清楚。我说‘今天没有带药来,这里说食物和药不能送’。他说‘你还是给我带来试一下,他们要是不给你送,那是另一码事。’他手上被虫子咬了的印痕非常明显,是去‘医院监区’后被虫子咬了,他说,这里条件比别的地方差,虫子、病菌、病毒、精神不健康的人。。。他要求给他换监区,现在还没换。”
    
    
    
    *郭飞雄:条件有改善,现在可以看电视了*
    
     张青说:“我问他‘地震的事你知道吗?’他说‘我知道’。现在条件有改善,他可以看电视了。以前连电视也不可以看,对外面的事一点不知。”
    
    
    
    *郭飞雄关心狱中维权者和他们的家人*
    
     张青说,郭飞雄还询问了其他一些在狱中服刑的维权人士和他们家人的近况。例如,“他问了陈光诚的事情和袁伟静的情况。他说‘如果有机会,要多为陈光诚呼吁,我自己在监狱里,知道作为一个盲人在监狱里,非常难受、非常不方便。任何一个人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一个盲人在监狱里多么艰难’”。
    
    
    
    *郭飞雄:关心孩子学业*
    
     郭飞雄和张青会面,问到家中孩子们的情况,他们有一个今年要升初中的女儿,还有一个本来去年应该入小学,但是因为当局有关方面的干预,至今没能入学的儿子。
    
     张青说:“每次信中也都讲这些。他说等到9月份,他要开始和杨天骄(女儿)通信,要想办法跟她把这件事情(入狱)讲一讲,因为毕竟孩子大了,然后他就可以对他的学习有些指导。”
    
    
    
    *张青:希望多关注郭飞雄,外界的声援非常重要*
    
     张青记得郭飞雄的嘱咐,她说:“他直接跟我讲‘以后我的身体受到了什么太大的伤害,或者孩子读书出了太大的问题,你也不要太难过。中国的水太深了!’”
    
     张青特别请求:“我希望外界能够多关注郭飞雄案。因为他这案子和别人不同的是,他们一直想要他写‘悔过书’,而他不愿意这么干,对他的身体摧残到现在还存在。同时又是一种隐藏在‘经济罪’之下的案子。
    
     在这样情况下,他身体受这么多伤害,直到现在不能停止。
    
     所以现在外界的声援非常必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对张青所作的专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狱中见家人 警觉身体异常状况/ RFA张敏
  • 新疆维族基督徒吾斯曼将上诉/RFA张敏
  • 袁伟静诉边检案拟5月5日开庭 袁赴京受阻纪实/RFA张敏
  • 狱中郭飞雄18日见家人谈近况/RFA张敏
  • 再拒律师会见,胡佳现状不明/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连续七个月受阻,问人权法制何在/RFA张敏
  • 睹物思人祭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RFA张敏
  • 胡佳案一审宣判侧记/RFA张敏
  • 临沂一位农民独白:“只求见我太太一面”/RFA张敏
  • 生命之危:临沂暴力计生受害者紧急呼救/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再受阻处境更险 吁请奥运前释放陈光诚/RFA张敏
  • 见胡佳印象与家人的担忧/RFA张敏
  • 再访周恒:看守所里的非法制化及我的希望/RFA张敏
  • RFA张敏:胡佳案开庭侧记
  • 胡佳案18日下午一点结束庭审:合议后择日宣判/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律师谈12日在看守所会见胡佳及案件进展/RFA张敏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