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关于帐篷,提一点不成熟的建议

     (博讯 boxun.com)

    目前灾区最缺的是帐篷。我在新闻上看到的也是路边挤在帆布和编织袋那种薄膜下的男女老少灾民,足显帐篷严重缺少。中国政府已经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考虑到这次无家可归的灾民的规模达到五百万之众,缺少帐篷并不出人意料。
    
    然而,正因为如此,也许有我们值得反思的地方(不一定需要追究)。作为中国的救灾总指挥部——这个机构应该有吧,应该在第一时间里(甚至是前24个小时)摸清这次受灾的范围和人数。和普通民众不同,他们不但掌握卫星系统,还可以乘坐直升飞机空中巡视,那么加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对自己某个地区的房屋(中国的每一栋房子都有房产证,特别是乡镇以上的)以及民众(绝大多数民众有户口)有统计数字,也就是说,在24小时内或者72小时内确定有多少民众将会因为地震灾害而无家可归,将是我们13亿人大国的救灾总指挥部在第一时间统计出的最基本数字。
    
    有了这个数字,很自然而然地就能够在决策中做出决定,在各项救灾工作展开的同时,救灾总指指挥部将在地震发生后24小时内向有关单位发出指令(这些指令应该是强制性的):必须加快生产(一些帐篷生产厂家或相关的厂家)、停产(有可能影响帐篷生产的产业)、转产(那些可以立即转产生产帐篷的产业包括军工产业),生产帐篷。
    
    作为一个公民,我想,这个时候,是否可以问一下,救灾指挥部在地震后多少小时才考虑到这个问题?考虑后发了几道命令要求生产帐篷?有没有原始 的文件?一般民众无法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大家并不知道地震规模、受灾人数,这些一定是国家级机构掌握的。那么我们是不是还可以问,如果救灾总指挥部第一时间考虑到这个问题并发出了指令,那么我们国家相关单位多久做出了回应?是否雷厉风行?现在有多少家工厂因为地震而在赶制帐篷?什么时候开始的,规模如何?
    
    一个外台在提到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要求更多帐篷的呼吁时,节目主持人感到不可思议,他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就在地震灾害发生后这近两个星期里,中国的出口到世界各地的产品并没有因此而锐减,可是对于工序最简单的帐篷,中国的工厂至今还没有能够大批量生产。这位节目主持人的话有些偏见,因为生产再快,也没有直接调用现成的来得快。但他的话里也有一定道理,毕竟制造帐篷不需要复杂的技术和设备,简易帐篷的制造就更加简单了,如果以赶制战略物资的速度,我们应该可以应付得来。这次救灾总指挥应该在此事过后思考一下,问题出在哪里。
    
    关于帐篷,我还有一个看法,但由于信息有限,只能提出一个大概,如有错处,请内行指正。就我目前在电视和图片中所见,我见到的所有帐篷都是民用帐篷以及标有“救灾”字样的帐篷。我相信,这次灾民的数量已经把全国这两类帐篷都调用完了。但是,至今为止,我没有看到另外一种帐篷——那就是作为战略物资的军事用帐篷。
    
    如果按照一般军队配备来计算,考虑到我们国家的野战军数量,我军目前拥有的现役或者备用帐篷,足足可以容纳超过30万到50万军人,这个数量是惊人的。陆军作战时,都需要搬出营房,野外安置,他们的帐篷是属于武器一样必不可少的。
    
    当然我充分理解,作为军用物资,被调用必须要经过严格程序,但是,在目前和平环境下,是否可以紧急调用部分甚至大部分军事用帐篷,我认为可以讨论。毕竟军事用帐篷不但质量高,而且容纳的人还可以增加。当然在说到这个问题时,我之所以说不能确定,也是有原因的:第一,我不知道是否军事用帐篷已经调用了,只是因为保密等原因,电视上没有出现(有些军事用帐篷需要保密,因为有高科技成分),或者我自己没有看见;第二,也许我们军队没有配备那么多帐篷,这显然不合常理,但并不是不可能的,因为和平久了,我们谁也想不到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安营扎寨;第三,我们高层考虑国家安全,不轻易调动军事用品等。
    
    
下面再说“血、汗、钱”三个方面

    
    这次救灾,全国人民沸腾,而且不光是反映在思想和情绪上,更多的是反映在行动上,捐钱、捐物、捐血,让我们看到的是人性的光辉,民族的精神和国家的希望。
    
    但如何监督自己捐献的钱,这些钱是否能够达到灾民手里,越来越引起民众的关注。有一个事实不能忽视,无论是人性的光辉、民族的精神还是国家的希望都不一定能够掩饰制度上的缺陷,在这种大规模的救灾中,一个完善的制度显得尤其重要。但是在这方面,我们显然没有做到最好,也和国际上通用的标准相差甚远。全国人民在激动之余都心里有底:那些贪官污吏不会因为你在被爱国热情燃烧的时候就停止贪污腐败,甚至可以说,在你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灾区的时候,他们更加洋洋得意的贪污腐败和胡作非为也是有可能的。否则你无法解释,我们的国歌一直在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可那些贪官污吏还在前赴后继地贪污腐败和被绑缚刑场。
    
    ——可是,多于长期折磨国人的贪污腐败我们可以暂时放下,也管不过来,问题在于,现在大家关心的是自己捐献的钱(不管多少,哪怕你只捐献了一块钱)会怎么使用?是否会被浪费,甚至被贪污腐败一些?
    
    我想大家都和我有一个同样的心思,平时你贪污了哪怕几百万(也是大家的钱)大家也许见惯不惊,可是这个时候,如果你错用了一分钱善款,贪污或者浪费了大家捐献的哪怕一块钱的善款,你造成的伤害可能是无法估量的。所以,我认为,要从这次地震救灾开始,把所有救灾的金钱和物资完全透明化,例如某个机构收到了多少钱,如何使用的,必须一条一条罗列清楚,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让灾民来签字监督——例如,你说给灾民发放了补助,那么必须有灾民的签字认可。把所有结果对社会大众公布,上网接受监督。千万不要告诉大家,某地政府高度重视,某地纪律检查部门已经开始监督,其实,你不明白,民众最不相信的就包括你所说的这些某地政府部门和纪律监督部门!
    
    我们不妨以此为契机,不但在这次救灾中透明民众的捐款和使用细目,而且把今后国家拿出的救灾物资和金钱也透明化。毕竟,所有国家的救灾物资和金钱每一分也都是来自全国人民的。在共和国历史上,就算最近一些年,不是没有出现过国家救助贫困县的专款最后给政府豪华大楼添砖加瓦了的事例。我强烈建议,政府和民众一起,从这次地震救灾开始,完全透明用于救灾和救助的各项善款。让浪费和贪污腐败无所遁形。
    
    
说了金钱,再说一下你的血

    
    这次全国民众踊跃捐献的除了金钱和物资以外,还有无偿献血。这一点特别让人感动,要知道,对于很多靠工资来生活的年轻人,他们已经拿出了最大的捐献份额,可是他们心里往往还感到不够,有好几个网友对说,杨老师,别嫌我捐的少(其实他们捐的并不少,按照他们的收入和存款比例,他们比李嘉诚捐的比例还高),我还有血。我听后很是感动。果然,全国各地的献血点都排起了长龙。不到两天,各采血点都宣布,血库已满。听后让人更加感动——我们国家的血库什么时候满过?不但中国的,世界各个国家的血库几乎从来没有满过的,而且经常发生血库存量短缺,医药救命用血出现危机的事件。
    
    今天我要讲一件事,那就是对于民众捐献的金钱我们要实行监督,而对于这些热血,我们更是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同样要问一声:捐献的血都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不是我提出的,而是美国人在911后提出来的。大家知道,911后, 美国也出现了民众排队献血的情况。美国的血库一直存量不足,911后短短一段时间,民众献出了大量的爱国血,血库存量大升。大家知道,911恐怖袭击中死亡人数达到两千多,但受伤的并不多,也就是说,需要输血的受伤人员没有多少。但是美国民众却一下子义务献出这么多血,让美国血库第一次满满当当。这事按说皆大欢喜,应该放下不表了,可是——
    
    大概一年多后,我突然从一个美国电视上看到一个辩论节目,那个节目中,一位美国学者质问美国政府一个负责慈善的官员:请问,民众为911义务所献的血,到哪里去了?你们是否跟踪每一袋凝聚了美国人爱国热情的鲜血?它们被什么人使用了?免费的?还是支付了大量的金钱?那些金钱呢?
    
    我很吃惊,坐下来看了整整半个小时和我毫无关系的电视辩论节目(当时确实和我毫无关系)。从那次节目中我了解到,血库存血是有时间期限的,在一定时间内必须用完一些存量。而义务献血,特别是针对911这种灾难的爱国献血,如果使用在救助911受伤人员身上,是绝对不收取费用的。
    
    可是,在平时医疗中,输血却收取相当高的费用。这样就出现一个问题,911恐怖袭击中美国民众义务献出的血如果没有用完(肯定用不完),那么当然也不会甩掉(也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下,那些爱国血现在到哪里去了?
    
    答案很简单,用于其他的慈善用途,或者用于医疗救命。可是,由于当时没有其他的慈善项目需要那么多血液,而美国的所有医疗救命输血都是要收取高额费用的。这样问题就出现了,他们把民众义务献出的爱国血又用高价卖给医疗机构(这些病人不属于大家义务献血的对象),合法吗?合理吗?
    
    那个电视节目我没有跟踪下去,据说,后来那些慈善机构把无法存放的血浆卖给赢利机构如医院后,收取的所有费用仍然当成救灾用的“善款”,一分钱不挪用。但,这种情况是本来就发生的,还是在一些民众质疑下而促成的,就不得而知了。
    
    当大家捐献的金钱能够透明的时候,我想是不是提醒一些“慈善机构”,一定更要珍惜民众们比金钱更加珍贵的“热血”,确保这些来自民众的热血能够流进受伤灾民的血管,或者变成钱后,仍然用之于地震灾民!
    
    
血、汗、钱,还少一个“汗”

    
    说了钱,也转弯抹角地说了热血,再说一下“汗”,也就是我们说的“血、汗、钱”。对于热血的民众,他们出了钱,也流了血,但因为无法为灾民出汗出力,总觉得过意不去,我想大家都有这种感觉,完全可以理解。可是,救灾是一种非常专业的工作,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包括年轻人,如果贸然冲到第一线,说实话,不但对救灾没有作用,很可能会成为人家专业救灾人员和军队救助的对象。到目前为止,我们最主要的救灾力量是军队,已经动用了11万人次(引用温总理的话),如果救灾前线真需要更多的人员,大家不要忘记我们有几百万军队,11万人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比例。所以说,目前救灾可能是物资缺乏,交通工具跟不上,交通道路没有恢复,以及经验缺乏等等,但绝对不是人员缺乏。
    
    我为什么要说这个?因为最近看到很多网民在那里质疑写文章的人,你怎么不去救灾?你怎么不去现场?你怎么不做实事等等,我感到很无奈。就在昨天,一位网友在我的文章后面贴了一篇说是于丹写的文章,用来驳斥我没有像于丹那样做实事。于丹在文章中说:“作为学者,如果现在还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坐而论道,对我来讲是挺可耻的。”于丹文章中说,她减少了到韩国去访问的天数,多次要求和中央电视台记者一起到灾区前线,但最后因为名额有限而去不成。于丹接受了电视台采访,当场流泪。于是,一些网友把于丹的文章拿来批评我说,学者就应该像于丹那样,不要坐而论道,还提醒我,于丹情真意切,都当场流了眼泪了。
    
    于丹虽然只说的是自己,而且我也没有办法证实这文章的背景,但她认为这个时候在北京或者上海坐而论道是可耻的还是让我感到吃惊。这个时候,学者如果不坐而论道,难道还都像她一样到韩国去搞文化交流?难道都去上电视台流泪(也得有人请吧)?难道都要向中央电视台申请去地震灾区前线?我就不明白,于丹怎么会向中央电视台申请?你也不是那个单位的呀,一个网友都怀疑了,说她是不是觉得跟着电视镜头走进灾区才感到踏实?还有网友问了,于丹,你这篇文章不属于坐而论道,难道是站在灾区的废墟上写的?
    
    我认为,任何知识分子,包括学者,都应该在地震灾难发生后本着自己的知识和良知“坐而论道”,提出各种见解和建议,对于一些可能出现的偏差甚至错误及时提出批评和纠正意见,这才是知识分子和学者应该做的。我们也发现,这次救灾中,网友和一些知识分子提出的各项建议,基本上都被采纳了,为此我很高兴。
    
    现在地震救灾还在继续,但能够救出活人的希望越来越渺茫,那么如何安置灾民,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如何重建,给他们一个新的家,就成为最大的任务,这个任务当然落在国家和政府的肩膀上,因为这也是人民养活政府的主要目的之一。可是,知识分子包括每一个民众,却不能不发挥自己的特点,特别是知识分子,就应该根据自己的知识和实践经验“坐而论道”。大家不妨想一下,如果当初那么多舞文弄墨的文人在看到全国那些风雨飘摇的中小学教学楼时,能够多一点批评、讽刺和建议,甚至引起广大读者的群起而攻之,请问,现在那些瓦砾下会压着那么多孩子吗?
    
关于名人和伟人的眼泪,我也要说两句

    
    这些天,还有谁没有流泪?只不过名人和伟人能够在中央电视台镜头前流泪,还被说成是实况转播的现场流泪——世界上读过书的人大概都知道中国的所有新闻和采访电视节目没有一个是真正意义上的实况转播,都有时间差,所以,那些被津津乐道的所谓播音员现场流泪的故事,虽然每一个都是真实的,但他们的真实是被批准后展示给我们这些也流泪只不过没有人来“实况”的大众面前的真实。他们的眼泪很真实,不用怀疑,但其价值和全国民众坐在家里电脑前偷偷流出的眼泪一样。
    
    除了痛失家园和亲人的灾民的眼泪是我们心头永远的痛之外,全中国人,不管你是普通人、名人还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不管你在电视镜头上,还是躲在暗处、躲在家里,不管那眼泪是公之于众,还是偷偷流淌,它们都包含了爱心,都同样珍贵!千万不要拿名人或者伟人的眼泪做文章,仿佛那眼泪比你我的眼泪要珍贵,好像那眼泪就应该让普通人感到惭愧或者心怀感激,我更要敬告一些网友,千万不要拿名人或者伟人的眼泪作为武器遮挡他人的眼睛,甚至试图塞住他人的嘴巴。
    
    杨恒均 2008-5-2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和解智库就四川地震建议全国降半旗致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