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勇:地震和水电站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定性(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杨勇/沧海 [字体:大 中 小]
    
    杨勇:地震和水电站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定性
    
    图1:草坡都汶高等级大桥被震毁
    
    杨勇:地震和水电站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定性


    
    图2:岷江河谷两岸形成大面积崩塌
    
    杨勇:地震和水电站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定性


    
    图3:北川县涪江上游山体滑坡形成堰塞湖
    
    杨勇:地震和水电站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定性


    
    图4:杂谷脑河中游甘堡羌寨受损严重
    
    杨勇:地震和水电站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定性


    
    图5:汶川城被包围在崩塌的烟雾中
    
    注:以上图片全部由杨勇先生提供,在此特别感谢。
    
    5月19日,记者采访了刚刚从岷江上游地震灾区考察回来的四川省独立地质学者杨勇先生。5月14日至19日期间,杨勇沿杂谷脑河从理县到汶川,沿岷江从汶川到草坡、茂县,沿孟顿河从薛城到上孟顿考察了沿江河谷的地质灾害,看到了很多情况。
    
    关于这次地震引发和形成的地质灾害,杨勇表示由于考察刚刚告一段落,考察 区域仅在地震灾区的西部,很多情况还没来的及整理出来,经过分析研究、整理之后,考察队会向政府提交考察报告和相关建议。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是救灾,灾区救援工作很紧迫,关于地质灾害、水电站的建设、灾后重建等问题是摆在政府和灾区人民、社会各界面前的艰巨而复杂的的事情,救灾之后怎样面对和处理这些问题,相信政府和有关科研部门会认真对待的。
    
     杨勇介绍说,从走过杂谷脑河、岷江草坡以上流域来看,水库的险情还不算太严重,因为相关电站的闸门都是打开的,都在放水腾库。堵江的情况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但是这次地震对已建和在建电站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有些山体滑坡造成局部江段堵塞,但很快就疏通了。草坡以下地段山体滑坡和道路毁坏更加严重,刚通车不久的高等级公路和跨江大桥多处损坏和垮塌,情况不太清楚,但是政府一直在关注水库造成的险情。听当地老乡说,位于草坡以下的太平驿水电站在地震后因阐门打不开有溃坝的危险,水位不断上升,水流翻坝而过,情况比较危急(注:据5月16日新华网报道,太平驿水电站现场华能集团职工们沉着应战,冒着生命危险,处理停机,提起泄洪闸,避免了设备损坏和水库崩溃的危险,保障了下游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杨勇还发现在考察河流的河谷两岸,在这次地震作用下,出现了一系列地质灾害隐患,不少河段山体临空,开裂垮塌,在雨季即将到来之际,随时可能再次崩塌成灾,并有可能造成多处堵江成库。另外,沿江村镇灾后重建工作面临许多地质灾害隐患,重建工作缺乏安全环境,水电建设恢复也面临众多难题。
    
     他强调,此次地震灾区处于龙门山断裂带,又是川西平原和青藏高原之间的过渡带、是中国大地构造体系中的第三隆起带,地质活动非常活跃,属于地震多发区,建国以来此构造带上就曾发生过多次地震。他一直在关注岷江上的水库建设问题,发出过一些呼吁,表示在地质活动活跃、地质灾害较多的地方修建水电站的风险很大,但汶川地震和水电站建设之间有没有关系,是不是水电站诱发了地震发生,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不能简单定性,需要深入研究。地震的成灾原因至今是个世界性难题,几代科学家都在研究攻关但还没有突破。发生在岷江流域内的汶川地震对于当前水电站建设来说是一个契机,应该对当前的局面和态势进行冷静的反思,这对于在具有同样地质背景的其他江河上的水电建设是有重大借鉴意义的。
    
     杨勇同时告诉记者,救援部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打通汶川至理县的生命线,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地震造成的道路损毁非常严重,而且路况至今还非常危险,目前正在抢修的汶川到茂县路段(注:记者发稿时,该路段已全部修复),现在还在不断塌方,经常有流石掉下来,这次政府在抢修交通方面确实非常到位。他看到一路上运输非常繁忙,救灾物资源源不断地运送到灾区,老百姓在经受灾难重创后还能保持较好的情绪,汶川当地老百姓也已被政府安置在安全的地方。接下来,他将继续考察岷江下游地区的地质灾害情况。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勇:西线调水背后的危机
  • 杨勇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冬季考察发布会(组图)(图)
  • 台湾“金庆12号血案”赔付闹上法庭,杨勇家属状告四川省劳务开发公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