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官僚主义是当前中国的最大危害--汶川大地震启示录/朱明来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0日 来稿)
    
     汶川地震救援暂告一段落,该是反思问责的时候了。救援之时我们可以暂缓争论,救援之后我们绝不放弃问责。有人说地震是天灾,天灾不可避免,难道要追究天老爷的责任? 有人说地震虽是天灾,损失惨重却因人祸,官僚主义人祸必须严查到底!孰是孰非,请看回放有关材料:
     (博讯 boxun.com)

     材料一:数十万只大小蟾蜍跳上岸 寻找新的“家”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2008-05-10 03:34:41)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日前,绵竹市西南镇檀木村出现了大规模的蟾蜍迁徙:数十万只大小蟾蜍浩浩荡荡地在一制药厂附近的公路上行走,很多被过往车辆压死,被行人踩死。大量出现的蟾蜍,使一些村民认为会有不好的兆头出现。当地林业部门对此解释说,这是蟾蜍正常的迁徙,是生态环境转好的反映,并对大量蟾蜍的产生做了科学的解释。
    
     材料二:5月3日晚8时,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接到群众咨询电话,求证 “马尔康县梭磨乡马塘村将要发生大地震,村干部劝村民搬到户外居住”的传言是否属实。接到咨询电话后,阿坝州防震减灾局立即要求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采取措施,查找谣传来源,进行辟谣....做好宣传解释工作,防止谣传进一步扩大。经查,此次谣传的发生是由于马尔康县在传达全省地质灾害防止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村干部将“地质灾害”误听为“地震灾害”而造成。在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及时进行情况说明和乡、村干部的主动解释下,解除了村民的恐慌情绪,当地生产生活秩序快速恢复了正常。
    
     上述消息地震前一直挂在四川省人民政府网上,直到汶川大地震爆发才匆匆拿下。种种现象说明,汶川地震早有征兆,但却被有关部门忽视、忽悠,乃至刻意隐瞒。结果就是汶川大地震“突如其来”爆发,民众死亡数万……
    
     显而易见,官僚主义就是汶川地震的罪魁祸首!官僚主义是当前中国人民的公敌!否则,何以上述材料再在网上搜寻多半遭屏蔽删除?如此遮掩岂非不打自招,欲盖弥彰?天灾固使人艰于呼吸视听,人祸尤使人出离愤怒。然而,我们的官老爷却总是感觉良好,如此损失,不仅问心无愧,反而大言不惭。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请问张宏卫先生,我们接到四川地震局职工7人的投诉,他们的亲人说在几天前就察觉到地震的迹象,但局里说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这个信息。这么大级别的地震,是否事先可以得到预警?您对此投诉有何反映?”
    
     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首先表示,这种推测是没有道理的。 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晓东表示,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又是测不准,又是世界难题。看来,人类在地震面前似乎束手无策,唯有坐以待毙!然而历史给地震测不准论的官僚主义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据历史记载,新中国成功预报过五次较大的地震。即1971年3月23日、24日新疆乌恰县的两次地震;1975年2月4日辽宁海城7.3级地震; 1976年5月29日云南龙陵、潞西7.5 级地震、1976年8月16日四川松潘、平武7.3级地震。尤其是海城7.3级地震,全世界公认,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由于预报准确及时,只死亡1300人。专家们预计,这次地震如果没有预报,将会死亡10万多人。
    
     更令人震惊的是,刚刚发生的汶川大地震,竟也被准确地预报出来。请看《地震专家欲哭无泪:今天的强震有人预报》(此文标题在网上已被屏蔽)
    
     ……2006年耿庆国根据旱震关系提出中期预报,近年阿坝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4月26日和27日,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上,以委员会的名义,作出“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发出),而且根据强磁暴组合,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内)”。
    
     注意: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4月30日密件发出,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内)。也即是说,中国地震局早就知道今年阿坝地区要发7级以上大地震,不然怎么第一时间就能确定震中在汶川,而唐山地震中央相当长事件无法确定震中在唐山。
    
     为什么知情没报?而且地震发生后还信口雌黄胡说什么地震测不准,是世界难题。如果不能预测,官方为何随后宣布所谓"地震专家“能预测北京近期不会发生地震?一边说地震测不了,以推卸已发地震伤亡数万民众的罪责;一边又说四川还可能发生较强余震,以为再发地震应付民众的质询,这就是地震当局某些官员的如意算盘。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上文中的耿庆国就是成功预报海城地震和唐山地震的中国地震局研究员、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副主审耿庆国先生。按说,能准确预测出海城地震和唐山大地震的耿庆国,应该是国宝级人物,然而67岁的耿庆国,目前只能靠微薄的退休费坚持搞科研,并一再受到当权的主流地震科学家的排斥,其呕心沥血的研究成果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尤其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北京地震队的耿庆国以及群防群测的相关人员,都已经准确预测出,7月底8月初,在京津唐地区会有一场不低于7级的地震。距唐山一百多公里的青龙县,非常重视这次地震预报,及时采取预防措施,竟无一人死亡,后来被联合国经济发展曙高度评价(却被禁止报道)。但可惜,由于官僚作风和对地震预测的不重视、对地震工作者的不信任,这个重要的预测没有得到地震当局认真看待,直到惨剧酿成。
    
     耿庆国悲哀地叹息:事实上唐山地震前6个小时就出现了地声、地光,如果给老百姓打个招呼,减轻人员伤亡是完全可能的。国家地震分析预报室是一个决策部门,大震迫在眉睫,但我们过不了那道关。惨绝人寰的唐山7.8级大地震,造成了几十万人的这种浩劫,国家地震局一些贵族老爷式的人物,有着不容推卸的罪责。
    
     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地震局的领导竟敢如此麻木不仁?难怪国家地震局的网站竟然一个月都不更新一次,你们就是这样麻木不仁地和时间(生命)赛跑的吗?据说,当时的地震局领导认为:北京是首都,预报要慎重!原来,地震局领导首先考虑的不是科学而是政治,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升官发财而不是亿兆民众的人命关天。
    
     又据说,耿庆国结合民间经验的旱震关系理论,冲击了地震测不准的官方权威理论,所以倍遭排斥打击,结果导致76的唐山地震的旧账未了,08年的汶川地震新恨又添。而且,由于对旱震关系理论的打击和对群防群测的取缔,我们对地震的预测、预报反不如三十年前。古人云:苛政猛如虎;今人说:官僚主义毒如蛇。
    
     官僚主义,《辞海》里面这样解释:“指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做官当老爷的领导作风。如不深入基层和群众,不了解实际情况,不关心群众疾苦,饱食终日,无所作为,遇事不负责任;独断专行,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主观主义地瞎指挥等。有命令主义、文牍主义、事务主义等表现形式。官僚主义是剥削阶级思想和旧社会衙门作风的反映。”
    
     他们迎合上级,藐视群众;迷信教条,轻视实践。一句话,唯上唯书不唯实。他们以谎言驳流言,以不变应万变,有事能拖则拖,能避则避;出事则刻意隐瞒,死不悔改,愚弄百姓。 官僚主义也讲实际,只是他们的实际是长官意志、教条理论。看看,汶川地震前某些部门官老爷是否如此?甚至,汶川地震后某些部门官老爷变本加厉!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官员贪生怕死,救灾缓慢,震后两天内不允许家长到学校废墟寻找自己孩子;公然向总理撒谎,隐瞒新建小学死亡学生数目;有的官员在震后严肃场合竟然笑容灿烂……所以,我们既要救人,更要问责。否则,就会好了伤疤忘了疼,风过死灰又复燃。官僚主义惯用作秀炒作转移视线,如大力炒作救灾声势甚至民众捐款(当然这也应该宣扬),但腐朽官僚如此是为了转移民众视线,推卸其罪责,人民绝不能上当。
    
     汶川地震惨绝人寰,官僚主义罪不容赦!地震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官僚主义的麻木不仁、傲慢自大、恬不知耻、源远流长。人不怕活得紧张,就怕死得冤枉。日本天天地震,时时紧张,人家何曾人心惶惶?地震虽不能避免,损失却可减轻,关键在预测、预报,官僚主义却让人缴械投降。更严重的是官僚主义知错不改,刻意隐瞒,草菅人命!大言不惭!
    
     回头想想,年初雪灾,阜阳手口足病,山东火车出轨,股市狂跌,其中难道没有官僚主义作祟?官僚主义已经渗透到社会各行各业,机体五脏六腑,人民群众能放过他?群众不是万能的,但脱离群众是万万不能的。官僚主义一日不除,和谐社会永难落实。
    
     思想界的朋友们,请放弃派别之争,门户之见,联合全国民众向中国人民的公敌宣战!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爱国行动还是民主行动?--五四运动八十九周年祭/朱明来
  • 和为贵——纪念周恩来诞辰110周年/朱明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