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悼红轩”内幕:耿庆国曾经给温总理写亲笔信预报这次汶川大地震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大陆的网络封锁在最近几天愈演愈烈,只因为一句“死亡可能超过十万人”的话就可以被刑事拘留,文字狱的阴影笼罩在每一个渴望知道真相的百姓头上。网络是浩瀚的,无论中共内部有多少人在网络上穷追猛打、围追堵截,总有漏网的时候,事实真相容不得抹杀,我终于得到了一篇关于这次“汶川大地震”的内幕文章。
     (博讯 boxun.com)

    文章的作者是中国地震专家耿庆国的家人,耿庆国是唐山大地震以及海城大地震的准确预测人,但是因为学术之争,导致今天他的研究成果以及预测等各方面都得不到当权者的重视,反而被欺压,现在过着清淡如水的窘迫日子。4月30日,耿庆国以密件形式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传递信息,里面确切的说:四川阿坝州境内5月8日前后十天左右将会有强烈地震。但是这封密件又一次被忽视,并被发转至国家地震局。
    
    凤凰卫视中文台记者曾子墨的采访中,那些所谓的“不入流”的地震专家都显得谨小慎微,言辞非常谨慎,但是耿庆国在节目中第一次说出这么一句话:“凡是说地震不能预测的的,都是科学家;凡是说地震能预测的,都是骗子。”
    
    记者问他:中国现在的地震预测水平比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有提高吗?
    耿庆国说:“在我看来,非但没有提高,并且是下降、下滑。”
    
    当前的地震局除了能够检测地震级别烈度之外,似乎无所作为。几万条生命就这样惨死,那些中共领导下的官员们现在不是去深刻的反省反而是打压这些真相。
    
    如果当初他们能够重视耿庆国的建议和预测,那么汶川大地震的惨剧就不会发生,因为他明确提出是5月8日前后十天左右,而地震发生是5月12日下午,如此精准的预测,对人民的生产生活以及大局的稳定不会发展到严重而不可收拾局面。这一次,中共的掩埋真相,让四川的十几万百姓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4月26日和27日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上,以委员会的名义,作出“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发出),而且,根据强磁暴组合,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以上地震预报三要素均已明确)。
    
    是的,地震局的那些官员们说,无法去准确的预警,但是,耿庆国在4月30日的密件里面已经明确的说出5月8日前后十天之内,这个密件呢?应该被销毁了吧?
    
    不想多说了,他们现在可以遮掩,可以封杀,但是事实不会抹杀!
    
    
    附文章原文:
    
问地震 ---耿庆国曾经给温总理写亲笔信,信被按照程序转回国家地震局

    
    ---地震学家耿庆国家属的日记
    
     地震震了,人命关天,惨不忍睹。大方向必须转向抗震救灾,该承担责任的借此便可以一推二六五了。但是究竟是“非主流”在利用科学造谣,还是主流不懂科学的渎职,已经分晓。
    
     作为“非主流”一代国宝级、周恩来关注过的地震预测专家肯定有话要说。作为临近他们的旁观者,作为共和国公民,作为地震预报专家耿庆国“八杆子还搅合得着”的远亲,我必须实话实说。
    
     这批“非主流”观测此震已达三年之久。三年前,因为在自己单位学术上孤家寡人的位置,耿庆国曾经给温总理写亲笔信。信被按照程序转回国家地震局,地震局领导对耿的教训,为什么那段话与当年唐山大地震前地震局当权者教训北京地震大队小伙子的如出一辙?
    
    总理办转信是正常的,无可非议。但是相关部门的推委是正常吗?当年唐山大地震前,因为国家地震局置一批青年专家的观点于不顾,万般无奈下,耿只得求助于新华社发内参。
    
    近年这代专家成了退休的“非主流”,一代志士英才的学识、职业素养、年龄和官本位观念究竟构成什么关系?结论悚然:这种推诿,贻误的是以众多人命为高昂代价的“学术”!
    
    谁人敢站出来证明4月下旬这批“非主流”召开的那个重要预警会?收到预警会寄发相关材料的国家各个职能部门,眼下把这些材料都扔到哪里去了?
    
    谁人敢站出来说,那份材料上清晰地写着:四川大震将在5月8日正负10天内?
    
    谁人如今敢正实,当震区人们在震前若干天前看着各种动物异常现象,尤其是看着大批癞蛤蟆雄赳赳地穿越铁轨时,心有疑虑,嘀咕是否是地震前兆,而我们的专家给予的标准答案是“气候反常”?
    
    耿之类的“非主流”是一批没钱没权的老穷光蛋,尽管他们遵照周总理的指示用土法上马曾经走在世界地震预报科学的最前端,可这是个没名没利、呕心沥血的累活儿苦活儿,现在的中国科学与世界接轨,谁人肯做这等傻活儿……现在很多人迷恋洋爸爸主义,可是颇会享受生活的洋爸爸们根本做不出中长期预报。临震预报,需要洋爸爸们的科学仪器,自然实权在握的主流们一分钱也不可能给“非主流”批的,于是“非主流”就更为非主流了。但坚强不屈的非主流们硬是用触类旁通的土法上马还是稳、准、狠地抓到了地下作祟的这个恶魔,这又将怎样解释呢?
    
     大灾来了,我们的人民大众与谦和清廉的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万众一心,因为大家深深懂得责任重于泰山。但是,大灾之前把头顶上的责任泰山当棉花糖、欺上瞒下、官本位的无能之辈,为什么如今又能推诿得如此圆满呢?看着百姓的凄惨无比和胡温二位日理万机,渎职又有台阶下的他们就不痛心么?
    
    学术争鸣,百花齐放。而地震预报争鸣只有两个字“震否”。从世界惟一有预报的中国海城大地震到今天,几十年过去了,中国大地震的主流为什么总是“否”的一家之言呢?
    
    一代地震预测专家,已经从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熬成了百病缠身的清贫“非主流”,可是他们依旧以自己的赤诚和孜孜不倦地学习关注着国家的命运:
    
    邢台大地震中周恩来的临危授命——通海大地震周恩来明确指出的研究方向——海城大地震举世无双的有报——唐山大地震长达几年的捂盖子——汶川大地震的“非主流”意识。面对这个巨大拱形,我们国家的地震预测工作是在前进还是在倒退?
    
    一个地震预报专家,一生能有几次关于大震的预报?如果一批国宝专家的预测总是正确,可又总不被“主流”吸纳,比专家们更冤的就是无辜的人民了。
    
    我知道,我敢问。我知道,问话根本就没人敢答。
    
    但是我还是要问,因为我是一个热爱共和国、与共和国休戚与共的好公民!
    
    辛苦了,同人民休戚与共的胡温两位国家好领导!
    
    辛苦了,永远走在抗灾救灾最前端的中国军人!
    
    辛苦了,永远无私行善于他的人民百姓!
    
    是的,我心很痛。这两天总在流泪,为了无数的无辜冤魂……
    
    一群百病缠身的博学“非主流”,你们不好好在家安享晚年,一天到晚捧着那多科学数据四处奔走游说,你们,你们风尘仆仆地到底为了什么!? _(博讯记者:悼红轩主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汶川地震最新伤亡数据
  • 汶川地震四川死亡人数16日已上升为21577人
  • 四川汶川地震余震已超过4000次 正在有规律衰竭
  • 汶川西线生命线再遇滑坡泥石流 东线形成悬湖
  • 汶川地震给北京奥运带来变数?
  • 国土部解译航空遥感影像图 北川汶川后期隐患大 (图)
  • 航拍地震后汶川县映秀镇 (图)
  • 独家揭秘第一支进入汶川震中的挺进分队
  • 汶川地震已造四川省19509人遇难
  • 快讯:汶川地震至今仍有12300余人被埋在废墟中
  • 铁军参加汶川映秀地震救灾勇担6项抢险重任
  • 道路损毁严重 航拍地震后的汶川生命线[组图](图)
  • 汶川重灾区见闻:灾民逢人就问有吃的吗?
  • 一份两年前预报汶川地震的学术研究报告(图)
  • 四川汶川地震美国USGA地震图选/小溪(图)
  • 汶川大地震时渠县老龙洞流出红水 (图)
  • 汶川地震,是检验建筑工程质量以及是否有腐败工程的良机
  • 汶川11万人口 7万人没消息 (图)
  • 成都军区向汶川县城空投手机 温家宝返回成都
  • 汶川同胞们,请活得有尊严!/“苦难的中国”
  • 汶川大地震后带给人们的思考/廖双元
  • 汶川地震,军队花了几代的钱,但指挥能力和战斗力退化了几代?
  • 汶川地震“教学楼”垮塌巨大伤亡的原因分析
  • 楚江风: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 四川汶川地震中一个遇难女生的托梦/九天
  • 汶川地震展现强大与脆弱交织的复杂中国
  • 孙文广:必须开放境外救援——汶川地震窥析之一
  • 第三反思:如何指挥抢险救灾汶川大地震/华山剑
  • 汶川大地震,为何没有预测到?/刘晓原
  • 四川汶川大地震与中国智慧的选择/航亿苇
  • 汶川山崩地裂,天意提示,要亡胡锦涛/玄妙
  • 中国民间组织参与汶川地震救灾行动邀请函/冉云飞
  • 第一反思:为什么松潘地震与汶川地震会对成都有如此大的震感差异/华山剑
  • 槟郎:记汶川地震
  • 黄河清:痛悉故国四川汶川地震,同胞罹难近万。口占四字韵语寄意
  •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