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谭作人:我不相信汶川地震无法预测 彭州化工正借势于地震快上(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谭作人/沧海 [字体:大 中 小]
    
    
谭作人:我不相信汶川地震无法预测 彭州化工正借势于地震快上

    
    
    5月13日,记者就汶川地震和彭州石化项目采访了成都的环保人士谭作人,在拨打了多遍之后,谭先生的手机终于接通了。
    
    
    
    《参与》记者:谭先生,您好!您现在还在室外么?
    
    
    
    谭作人:没有,我已经回家了。
    
    
    
    《参与》记者:5月13日,成都又感受到明显余震,现在市民反应如何?您对这次地震没有任何预警怎么看?
    
    
    
    谭作人:可以说有几个阶段吧,开始比较惊慌、害怕,因为地震发生的很突然,人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特别是余震的感觉还比较明显,现在已经比较适应了,多数人已经回到家里,昨天晚上都在外面露营。在地震发生约两个小时后,成都发出了市政府的第一号通告,说明震中在汶川,震级为7.8级。第二号通告通知了余震可能出现的时间。应该说地震发生后政府启动的应急程序还算比较好,尽管还有一些不太成熟的地方,但我觉的好的地方应该鼓励。现在大家意见比较大的是,有关专家说这次地震不可预测,实际上预测和预报是两种权力,预测是地震局等职能部门的权力,而预报则是政府部门的权力,这次就出现了不能衔接的地方,我无法相信这次地震是没有预测的地震,但是我相信它是没有预报的地震。地震局长期监测,除了中长期预报,还会有震前、临震预报,这项工作是一个有很多环节的链条,不可能一个环节都不做,至少会有中长期的分析。5月初陆续出现一些对地震的猜测、观察,有关部门为什么不对此进行追踪、调查,而只是辟谣,应该用事实判断,而不是简单地用价值判断。关于地震的预测应该及时报告给社会公众,中国只是把西藏问题、奥运问题放在第一位,这种做法偏离了本来的地震预报的意义。中国对地震的测报水平、经验水平在世界上属于先进地位,这次问题出在预报机制上,职能部门称他们没有权力发布地震信息。如果一个国家真的是以人为本,至少应该做到临震预报,尽量避免人员伤亡,由于这次各方面事前都没有准备,因此地震造成的损失会相当于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如果有完善的预警机制,采取了必要的紧急警戒,就不会出现恐慌和混乱,而且把损失降到最低,而当局总是习惯于采取一个最简单也可能是成本最高的一个办法,那就是压制。
    
    
    
    《参与》记者:请您谈谈彭州化工项目暴露出的政府信息公开方面问题。
    
    
    
    谭作人:中国的事情是一个压倒一个,现在是地震压倒一切。可以说这次地震让彭州化工项目绝处逢生,借着地震可以不用去管公众到底赞成还是不赞成,成都媒体已经报道,彭州化工不仅要上,而且要快上。在这次地震中,什邡市两个化工厂数百人被埋,80余吨液氨泄漏,其造成的污染显而易见,而彭州化工项目的建成将直接污染水源。5.4成都散步后,有关部门非但没有接受公众的意见,而且对参加散步的有关人士不断施加压力。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缺少具体的执行机制,比如《环境法》鼓励公众参与,但怎么参与缺少具体机制,这样也就成了一句空话。现在的干部很多都是“三拍”干部,即拍脑袋决策,拍胸脯造假,拍屁股走人,一个地方政府做的事影响到的是全社会的利益,为了一个局部利益可以妨害整个公共利益,为了短期利益可以损害中长期的利益,这是很不正常的,专家学者对此讲了很多,但政府从来没有采用。法制健全的国家,政府信息应该公开,政府也应该向社会承担一定的责任,象地震这样的事情,受到损害的人是可以要求政府担责的。
    
    
    
    《参与》记者:您认为怎样才能保证项目环评的社会公信力?
    
    
    
    谭作人:如果政府有这个雅量的话,就应该把社会各方面的意见,特别是反对意见召集在一起,大家在一起进行一些探讨,这是最基本的做法。因为恰恰是反对意见,尤其是最尖锐的意见才是最有价值的意见。让大家来谈体制上有何不足,机制上哪些需要调整,然后落实到具体项目上。比如说规划环评定的再好,也需要项目环评来落实,而项目环评该由谁来做、怎么做也应该征求公众的意见。
    
    
    
    《参与》记者:您对成都人再次散步这个提议怎么看?地震会对此事造成什么影响呢?
    
    
    
    谭作人:我怀疑散步的作用,但作为成都市民我会参加、会表达。我认为在彭州这个项目上,老天爷又一次害了老百姓,帮了当官的。中国人一向有大局观,现在国难当头,大家自然会认为先把反对的声音收起来吧,因此所有分歧意见都不存在了,企业就利用地震这个形势去推项目,所以连警察也不需要动用了。民间环保组织的意见并不是反对这个项目,而仅仅是反对它的选址,当然选址的问题也反映出公共程序的问题。但关于彭州化工项目的弊端,政府并没有认真探讨过。我有个良好的愿望,希望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能通过这次地震预测预报上的失误,好好反思一下应该做哪些改变,完善政府信息公开体制、公民参与机制、公民社会建设,彭州项目也许会通过建立科学的发展观得到进一步的分析。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集中精力、抗震救灾,而中国政府在亡羊补牢这方面一向做得很好。
    
    
    
    《参与》记者:刚才您的手机打了几遍才打通,不知成都现在的通讯、水、电、交通是否正常?
    
    
    
    谭作人:通讯还不太正常,电信公司解释说是容量有限导致的。水、电、交通都还能够保障,总体来讲没有什么大问题。
    
    
    
    《参与》记者:好的,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请您多保重!
    
    
    
    谭作人:谢谢!再见。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谭作人:推荐大陆媒体《南方周末》、《炎黄春秋》
  • 谭作人:奥运之前,哪些企业在抢抓商机?
  • 晒晒“常委战役”的技术统计/谭作人
  • 成都,今年禁止恶搞/谭作人
  • 谭作人:汉字,能不能救张艺谋一命?
  • 见证:1989 —— 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谭作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