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袁伟静诉边检案拟5月5日开庭 袁赴京受阻纪实/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1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30)
    
     山东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起诉北京边防总站去年非法阻止她出境并扣压她护照一案,今年2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正式立案,现定于5月5日开庭。 (博讯 boxun.com)

    
     4月30日早晨九点,袁伟静带着两岁多的女儿动身走出家门,依法前往北京,准备参加开庭。陈光诚的母亲和大哥送她们,袁伟静在公共汽车站被拦截。
    
    
    
    * 4月30日一早袁伟静开始力争赴京出庭*
    
     (现场录音)
    
    袁对监控者说:“哪里都不让去,这是什么道理?往常不让去,今天也得让去。
    
    今天是我一个案子开庭的事,我必须得去,开庭你要是拦我的话,你又没什么理由,又没什么依据,再这样做就是严重违法了。你不叫俺去看光诚,又不叫俺走娘家,现在开庭的事你不能拦。”
    
     (车来声)袁对监控者说:“反正传票也给你看了,你不能拦我了啊。”
    
     监控者:“不叫你上。”
    
     袁:“那你今天就违法了!我是原告,我得去!你这不叫车停行吗?”
    
     监控者:“打电话说了,不叫你去。”
    
     袁伟静对记者说:“我向看守我的人出示法院传票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敢看,甚至只是用眼睛斜了一下。我听他打电话请示说,他看到的是北京的传票”。
    
    
    
    *律师预先帮助*
    
     袁伟静在动身前一天得到开庭通知,当天晚上说:“上午十点多,我的律师丁锡奎给我打电话,说法院通知律师我的边检案子,5月5日下午两点在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我告诉律师,我现在情况仍然非常糟糕,24小时被严密跟踪监视着。因为我是当事人,我一定要出庭。律师也要求法院给我传票,我已经拿到复印件。律师要求我提前去北京,如果受到拦阻,希望我给法官打电话,告知我受拦阻的情况。”
    
    
    
    *陈光诚和陈光诚案简介*
    
    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 当年入选香港《亚洲周刊》“风云人物”,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去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袁伟静起诉边检事由*
    
     陈光诚2007年获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塞塞奖”。2007 年8月24日,袁伟静动身前往菲律宾代狱中丈夫领取该奖,在北京机场边防站被阻止出境、扣压护照,后被绑架回山东。
    
    袁伟静讲述当时经过:“边检检查时说,接到有关方面通知,我的护照因遗失而作废。我当时明确告诉他,我的护照没有遗失。但是他们还是扣了我的护照。我一再要求他们告诉我‘有关方面的通知’具体是什么,他们没有给我。
    
    然后在机场人员指引下,把我带到地下室,我被。。。应该是山东省公安厅的和沂南县双堠镇政府人员绑架回家。”
    
     袁伟静就出境受阻、护照被扣一事,向北京市边防总站提起行政诉讼。她说:“我告的是他们扣我护照的行政行为违法,我要求判定北京市边防总站扣我护照这种行政行为违法,归还我护照,让我有出国自由。”
    
    
    
    *袁伟静的处境*
    
    从2005年8月以来,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近几个月来,她被每班七人看守,软禁在家里。家中有七十多岁的婆婆和两岁多的女儿。袁伟静欲探视狱中陈光诚,已经连续七个月被监控者在公共汽车站拦截,未能成行。
    
    
    
    4月30日上午9点多
    
    
    
     要去北京出庭的诉讼原告袁伟静出家门不久,被监控者拦截。9点17分,她打电话向沂南110报警(现场报警录音片断)。
    
     记者:“现在有几个人(监控者)?”
    
    袁:“六个人。一辆摩托车。”
    
     袁伟静给北京的莫少平律师打电话后,请来送行的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帮忙去将传票复印几份,送交镇政府、公安局。袁伟静说:“莫律师是这样告诉我的。”
    
     袁伟静给北京的法官打电话,没有打通;她报警,没有警察出警。
    
     (现场录音)
    
    袁伟静对监控者说:“‘乡里、县里不叫去’?你带我去找他们,行吧?”
    
    监控者:“我不敢。”
    
    袁伟静:“你不敢?问题是你现在拦我。是他们不叫去,我就不找你了。”
    
     一个多小时后,陈光福先生从镇里回来了。他说:“复印后,我先到镇政府办公室,有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我说‘我是陈光福,送一张传票让你们看一下,袁伟静要到北京出庭,但镇政府派的人不让她上车,请你们政府干预一下’。他们说‘领导都不在,可以打电话告诉他(领导)’。女工作人员到里间屋给‘张书记’打了个电话,出来以后就明确告诉我,这个复印件她不能收,让我亲自交给领导。我问‘领导在哪儿?’她说‘到县里开会去了。’
    
    这时候进来一个人,问什么事,我简单告诉他。他说不知道东师古村在哪儿,其他人都跟着说‘我们都是刚来的,都不知道东师古村在哪儿’,他们大笑。
    
    然后我到派出所,找所长,他们告诉我‘不在’。我请他们打电话联系,他们说‘联系不上’。
    
    我把一份传票复印件放在传达室,他们也不让放。”
    
    
    
    上午10点45分
    
    
    
    记者:“现在您打算怎么办?”
    
    陈光福:“按照莫律师建议,让我把复印件送到县政府办公室和县公安局。公安局副局长刘长杰明确告诉我,不许我参与这件事情。”
    
     记者拨打沂南县公安局副局长刘长杰手机,无人接听。
    
     陈光福随后去县里找领导,尽管往返需要三个多小时。袁伟静则先后给临沂市和山东省公安督察部门打电话,请求帮助。
    
    (通话录音)袁伟静:“山东省公安厅的督察处是吗?”对方:“是啊。”袁:“我想跟你反映一个情况。。。”对方:“你一会儿再给临沂那边打个电话,我们也给那边去个电话。”
    
    袁伟静再次拨打临沂市公安局督察处,对方拿起电话未讲话,随后挂断。
    
    
    
    上午11点05分
    
    
    
    (路上车驶过的声音,袁伟静电话录音)袁致临沂市公安局督察处电话:“我刚才打,你们说了解情况。我从早上九点就在这个地方想上车,受他们拦阻,到现在还没有机会上车。我反复给你们打电话,到现在没有结果。”对方:“我刚回来,他们都出去了。”
    
    
    
    下午2点
    
    
    
    袁伟静再次打电话到今早她最初(大约五个小时前)报案的沂南110(电话录音):“喂,你好!我今天已经反复多次给你们报警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出警”。
    
    
    
    对方(女):“噢,你是哪里啊?”
    
    袁:“我是东师古村的袁伟静。”
    
    
    
    对方:“刚才俺这边一直怪忙,我再给你催一下吧。”
    
    袁:“双堠镇派出所离这儿仅仅四、五分钟的路程。”
    
    对方:“噢。。。”
    
    
    
    袁:“我现在不再在路上等,因为我带着孩子,现在回到家里,我希望你们的公安人员能够到我的家里,或者打我的电话,告诉我解决的办法,因为我今天一定要坐车,耽误我坐车,你们也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对方:“行,行。”
    
    
    
    袁:我还希望你们看看我门口长期看着我的五、六个非法人员(另一人在远处),他们是没有任何手续的,你们来调查这个实际情况。”
    
    对方:“行,行。我再把你这情况和他们说说。你开着手机啊。”
    
    袁:“我会的。我希望过一会儿我打电话,你们不要再换一个人说‘我不了解情况’。这个事情我今天已经对你们说了五、六遍了。”
    
    
    
    袁伟静对记者说:“他们先说让我等二十分钟再打,我打时那人就不接电话了。再换个人,又说‘我是新来的’,‘我是刚接班的’,‘我是刚刚出差回来的,不了解情况’,就让我一遍遍再说。”
    
    
    
    下午6点
    
    
    
    袁伟静此前又给临沂市公安局督察处打过电话。她对记者说:“(对方)他说‘是谁拦阻你?’,我说‘是双堠镇政府人员和从社会社会上雇来的人’。他说‘这样是你和政府的问题,政府人员的这种事情我们管不了,我们不管。’我说‘现在是具体的这些人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我已经报警了。就是因为我九点多报到现在没有出警,我才希望你们作为上一级公安机关来督察。’最后他说‘既然双堠镇派出所不出警,就有它不出警的理由,等我了解以后吧。”
    
    记者多次拨打双堠镇政府注册电话,除旅游广告外,无人接听。
    
    
    
    下午6点半
    
    
    
    陈光福先生从沂南县城回到家里,简说此行情况:“我先到了县政府办公室,有三个人在场,都说领导不在,他们没法传达。我说‘你们既然在县政府办公室办公,你们就是领导’。他们说这事情与他们无关,应该依法办事,谁的责任去找谁。我说,把法院传票复印件留下一份,请他们对分管的领导讲一下,我说今天下午我就在这边等,等他们(领导)回来我再走。他们说‘今天下午领导不回来,明天放假,(五一)放三天假’。最后答应把复印件留下了一份。
    
    从县政府出来又到县公安局法制科,科长胡晓峰,我们以前打过交道。我讲了事情过程,说打了好几个小时的110,也不出警。他说‘这事不属于公安局管’。我说‘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禁,你们不管谁管?’他说,他们不管,你找警察。’他拿着复印件上三楼,请示领导。请示后说‘公安局管不了’。复印件我让他留一份,他也不留。’ ”
    
    
    
    奔走了一天的陈光福先生说:“我走了四个部门,他们的脸都非常难看。他们说‘既然是乡政府安排的人(监控者),那和乡里面协调一下’。我说‘今天到过乡政府,他们说都不知道有一个东师古村’。他当时笑了一下,很不自然的笑。说‘乡政府不管,我们也没有办法’”。
    
    
    
    *陈光福:政府讲‘依法办事’,真正依法办事这么艰难*
    
    陈光福先生感言:“政府里讲的都是‘依法办事’,真正依法来办的时候,又是这么艰难。特别是公安局的人讲‘要办正事’,好像这个事不是正事。我说‘这是法院的事情――法院的钢印、法院的传票,这不是正事吗?这正事你都不管,还管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正事’是什么事。”
    
    
    
    *莫少平律师:我们认为边检扣留袁伟静护照不合法*
    
     谈到现定于5日5日开庭的袁伟静起诉北京边防总站案,受袁伟静委托的北京莫少平律师说:“袁伟静在北京要出境的时候被阻止,扣留了她的护照,我们认为是不合法的。开始,向北京边防总站提出复议。北京边防总站有一个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阻止袁伟静出境、扣压她的护照,是有法律依据的,依据的是山东省公安厅的两项认定,一项认定袁伟静是犯罪嫌疑人;另一项认定袁伟静的护照已被宣布作废。
    
    按照法律程序,既然边防总站已经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阻止袁伟静出境是合法的,按照《行政诉讼法》规定,我们可以对边防总站这个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我们依然认为阻止袁伟静出境是没有充分法律依据的。”
    
    
    
    *莫少平律师:原告参与开庭天经地义,阻止者违法且蔑视法院*
    
    得知袁伟静4月30日动身赴京准备出庭受阻,莫少平律师一再申明:“‘原告参与开庭’是原则。袁伟静作为案件原告,她出庭是理所应当的,天经地义的。我们是她的代理人,当然代理人和原告的身份是不一样的。
    
    原告出庭参加诉讼,法律就赋予原告人这样做,除非原告不便出庭、不可能出庭,全权委托给代理人。只要原告有可能出庭。。。
    
    这个权利要说清楚,去与不去,是我原告本身来决定。不能出庭不是因为其他人阻止他(她)出庭,任何人阻止原告出庭,都是违法的。
    
    我们也跟法院讲了袁伟静的一些特殊状况,法院通过‘司法专邮’形式把传票给袁伟静发过去。并说也与袁伟静联系,通知她出庭。我们也已经把传票传真给她一份,让她告知看着(监控)她的人,法院要求她出庭,袁伟静袁伟静袁伟静是不能阻止的,谁阻止她出庭,都是违法的,而且也是对法院传票和法院的蔑视。”
    
    
    
    *袁伟静:奥运倒计时一百天,希望依法办事*
    
    袁伟静表示:“对于我们来说,很无奈,因为按照法律是怎么样,但实际上太难走了。
    
    今天是奥运会倒计时一百天,电视上很多地方都在庆祝这个事情,唱歌跳舞。中国的发言人一次次说‘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依法办事’。我希望中央派人来了解我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希望他们能依法办事。
    
     我现在最希望的、最最基本的,就是我能够出庭。他们如果真的就这样限制我,不让我去的话,我会考虑起诉他们这样长期限制我,我连出庭的自由都没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的采访报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盲人陈光诚的眼睛 / RFA张敏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