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狱中郭飞雄18日见家人谈近况/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0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19)
    
     (博讯 boxun.com)

    * 4月18日家人到监狱探视了郭飞雄*
    
    
     4月18日下午,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和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在广东梅州监狱会见了郭飞雄,这是狱方以“严管三个月”为由,拒绝家属探视后的第一次会见。与上次家人探视相距三个月零二十天。
    
     18日夜里十一点多才回到家中的张青说:“今天见他之前先去监狱办公室。他们说快到春节时把郭飞雄转到‘医院监区’”。
    
    
    *郭飞雄和郭案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郭飞雄和高智晟都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共十四位中国大陆法律工作者)。
    
     郭飞雄去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此事几年前已经处理过,并罚没十万元人民币。
    
     郭飞雄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陈述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
    
     郭飞雄去年12月13日被转到梅州监狱后,遭到殴打,当天开始绝食抗议。
    
    
    *张青:先看录像,狱方说郭飞雄对环境满意,2月25日停止绝食*
    
    
     4月18日刚刚探视了郭飞雄的张青谈前往会见经过:“见他之前先去办公室,他们给我们看一段录像,是在‘医院监区’里的,狱方说他对‘医院监区’环境表示满意,郭飞雄2月25日停止绝食,开始主动进食。镜头里郭飞雄在叠衣服。
    
    
    * 张青:“会见规定”不能谈监狱秘密、国家机密等 *
    
    
     张青说:“狱方读了‘会见规定’六项,交谈(隔着玻璃通过电话)时有些东西不能讲,如果讲的话,电话会制止掉,说主要是不利于改造的内容,另外有可能一些涉及到监狱的秘密,肯定就是他告诉我的一些事情。另外就是国家机密,我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不涉及国家机密吧’。”
    
    
    *张青:狱方对郭飞雄说他姐姐写了“悔过书”,没这回事*
    
    
     “ 然后我们就去见郭飞雄,他姐姐跟我一起上去,他已经在那里等了。我在会见室厚厚的玻璃外面,他在里面,里面有三个警察坐着听。
    
     他姐姐说的时间短一点,可能是梅州监狱跟郭飞雄说了一些不是事实的东西,梅州监狱的人说他姐姐在网上写了一个‘悔过书’,我说‘没这回事’,他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他为这件事,在元月几日还写了一封信,说明些什么,但这封信当然是没有允许发出来。”
    
    
    *张青:郭飞雄绝食被“插空管”,体重降到八十五斤*
    
    
     关于郭飞雄绝食,张青说:“2月初到‘医院监区’以后,2月25日他被迫停止绝食,原因是梅州监狱给他‘插空管’,不给他灌有内涵的东西,他的体重降到八十五斤。在太石村时被抓,他五十九天绝食绝水,体重是一百零几斤。这次他其实本来想坚持一百天,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坚持七十五天。”
    
    
     问:“他平常基础体重是多少?”
    
     答:“在家平常一百四十斤左右,胖的时候一百五十斤。”
    
    
    *张青:郭飞雄说到“医院监区”条件恶劣,警察掐断电话 *
    
    
     “他说,‘医院监区’条件非常恶劣,他多次要求换离这个监区,他们没同意。跟他住在一起的有四个人,都是正常人,但是跟他同楼层的有六个房间,关的其他一些人精神不怎么正常。
    
     他这样说的时候,旁边的警察就把电话掐断了。我听到他们在那里争论,说那些人不是精神病。”
    
    
    *张青:郭飞雄要求申诉,给律师五、六封信都发不出*
    
    
     张青说:“然后他就问了一些家里的情况,问孩子上学的事情(因当局干预,儿子无法入小学)。他也让我有一点思想准备,奥运之后,情况也许比现在坏。
    
     他说他给莫少平律师写了五、六封信,为被判刑五年这事申诉,是非常合法的申诉,是他必须有的权利,他写信出来,要求律师帮助他作申诉,但是信一封也没有发出来。
    
     他希望在5月15日之前,律师能发一封公函给梅州监狱。
    
     剥夺他的申诉权利是违法的,给律师写了那么多信没收到,也是剥夺了他通信的权利,也是违法的。
    
     他也问我收到多少信,我说收到三封。他说有些至关重要的信,他们没有给他发出来。
    
     有些我给他的信,他也没有收到。比如上几次说要订报纸的编号,我给他这个(内容的)信已经发给他,他说没收到。他现在对外界事一点都不知道,报纸都没有的看。”
    
    
    *张青:郭飞雄瘦,脸色青青*
    
    
     问:“这次会见一共多长时间?”
    
     答:“中途说到通信权利的时候,电话又强行掐掉了,没有说完。大约时间二、三十分鈡。”
    
    
     问:“你看他健康状态和精神状态怎么样?”
    
     答:“瘦。他肯定知道我要来,看得出刚刚刮了胡子,脸色青青的。他讲了,从12月18日以后,没有人再打他。但是曾经打过他的那个人,以前在第六监区的时候,多次对他有威胁,以后才把这个人调走。”
    
    
    *张青:给郭飞雄送书难*
    
    
     “我对郭飞雄说‘2月25日我给你寄书过来了’,我也说‘元月22日我来过了,但是他们拒绝给我见’,他说‘我知道了’。我说‘严管三个月的事情你知道吗?’他说,他们4月2日通知他严管结束。但我估计在这以前没告诉他,只是后来才跟他讲。”
    
    
     问:“上次寄的书他收到了吗?”
    
     答:“一次给他两本。今天这次带了书,当时狱方说‘我们不收书’。我说‘我真是希望你收下来,我很远带来,你们也知道书跟砖头一样,非常沉重,我第一次带来的书全部带回去了,因为你们很坚决拒绝我拿进来,理由是这里只收工具书。这次我真希望你们收下,如果不是很快给他的话,就先放一阵子,最起码我不想把这些书马上带回去,实在太沉重’。说了三次,最后收下来了,几时给他,就不知道了。”
    
    
    *张青:再次要求给郭飞雄作核磁共振检查*
    
    
     问:“您今天见郭飞雄还有什么印象、想法?”
    
     答:“我看见他在里面,三个警察很大声跟他争吵,我真觉得他的日子不那么好过,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也说,跟他接触的这些警官,他也相信他们是有人性的人。
    
     虽然隔着玻璃,我几乎贴着玻璃看,看得很清楚,他脸色不好,青青的,(走路)腰部还是很硬。
    
     狱方说已经给郭飞雄作检查,拍了一些片子。
    
     他姐姐说‘我是作医生的,知道有些病拍不出来,像他这种腰椎间盘损伤必须作核磁共振,我们去年12月28日来已经向当时接待的领导反映,也要求了。现在我们从治病角度讲,希望及早发现,及早治疗,不希望拖到残废的程度,腰椎的损伤是很大的损伤’。
    
     他姐姐今天再次要求作核磁共振,问‘是不是需要写一份书面申请?’,那个科长说‘不用写书面的’,但检查不检查并没有给我们答复。
    
     我出来时也和那位。。应该是科长吧。。。我跟他讲‘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尊重郭飞雄的意见,换一个监区’。”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再拒律师会见,胡佳现状不明/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连续七个月受阻,问人权法制何在/RFA张敏
  • 睹物思人祭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RFA张敏
  • 胡佳案一审宣判侧记/RFA张敏
  • 临沂一位农民独白:“只求见我太太一面”/RFA张敏
  • 生命之危:临沂暴力计生受害者紧急呼救/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再受阻处境更险 吁请奥运前释放陈光诚/RFA张敏
  • 见胡佳印象与家人的担忧/RFA张敏
  • 再访周恒:看守所里的非法制化及我的希望/RFA张敏
  • 胡佳案18日下午一点结束庭审:合议后择日宣判/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律师谈12日在看守所会见胡佳及案件进展/RFA张敏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家人对胡佳境况深存疑虑 胡佳妻女被监控更严/RFA张敏
  • 专访郭飞雄妻张青:纪念“2。12 ”/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九)/RFA张敏
  • 德国记者到陈光诚家门前遭殴打 袁伟静欲探夫第四度受阻/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