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猪蓝耳病---2006-2007信息追踪/taodax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2日 来稿)
    
    taodax 08-04-12
     (博讯 boxun.com)

    2006年夏 我国长江流域部分地区发生不明原因猪病疫情,当时尚未确诊病因。
    
    2006年7月前,农业部门的检测结果是猪瘟检出率远高于“蓝耳病”检出率.
    
    2006年8月后,“蓝耳病”检出率突然增高,而猪瘟检出率相对大大减少。
    
    2006年下半年,中国江西、福建、江苏、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等地农村普遍爆发猪的“无名高热病”。这种猪病疫情以高热为主要特征。不过对于苏北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庄而言,令养猪户感到恐惧的是,病猪呈现的症状都各不一样。
    
    随着疫病的扩散,恐慌也在养猪户中扩散。村民一旦发现猪有病,就立即低价出售。甚至把好猪也纷纷卖掉,以致于出现了每斤一元五的价格,村民介绍,不计劳动力,一头猪的成本价格也在每斤三元。
    
    黄电臣(受采访的农民):"哪里都白扔些猪,就那么长的猪,死了他不白扔吗?这沟里、路上都横着猪,人家都不要了,猪一便宜,下出来的小猪都扔了,一窝下一二十只都扔了。他喂不值钱,不喂吧,它还得喝老母猪奶。老母猪你也得给料吧。都扔了。"
    
    去年的经验告诉他们,一旦疫情发生了,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猪一头一头地死去。治好的寥寥无几。更多的人,在卖了病猪之后,连买药的钱都赚不回来。
    
    王英:"看, 打针,打针也没有用,打过针末了 钱也花了 一个猪都花到几十块钱,甚至都花到上百块钱,还是末了还是死掉了。就是这样的。
    
    黄电喜:"着急也没有法子。摊到你身上,你跑不掉。我都天天给它打针,我钱花了,末了,也死了,我不如不打了。我打什么用?花了四五百块,打了十几天针,花四五百块,也没把猪看好一个。有什么用呢?你说。"
    
    这个地方就是养猪防疫不过关。
    
    防疫, 政府没有人问事, 这个地方小你要自己想做也做不好, 买疫苗也买不到好的 ,疫苗一个是买不到好的,第二个,运输途中有时候你买到手的疫苗不是过期的就是 ...关键就是没有专人管, 没有专人管理 .
    
    黄电喜:我们这边全公社一共四个先生(兽医)。四个,你就是猪有病了,你就撵不上趟,你也找不着他,找到他了,这个猪也坏了,来到这儿,他一看,坏了,别看了。不论什么药给你打两针。那回给我一个猪打一针上午就死了,到底是你给打死了呢?还是有病死了呢?...
    
    记者:那你们找的兽医是哪儿的?
    
    黄电喜:都是私人的。防疫站,兽医站只有两个人。两个人,一个是干多少年会计的,现在他也能当先生(兽医)了,能当先生给猪打针。当会计当多少年了,没给猪看过病你是管现金的,你能给猪看什么病?到俺家一针把猪打死了,玩死了两个。
    
    在2005年全面实行“兽医管理体制改革”之后,原来的乡镇兽医站也只保持了编制,不再由财政发工资,原来的兽医也只好自谋生路。
    
    根据中国的《动物防疫法》,国家对一些有严重危害的动物疫病实施强制免疫。然而一些走向市场的乡镇畜牧兽医站原有的公益性职能却不能让农户满意。
    
    黄电臣:讲起国家的搞防疫,俺这儿的防疫最跟不上的。你说公家打这些针,头年秋天,打那些管口蹄疫、五号病那些药,你都自己去找,自己去要,上兽医站,公家拿来,马虎得很,药给你分到大队了,还不拿给你打,有时都过了那个期了,等你猪又发现了,再打没有用了,那得提前打半个月,打下去之后,半个月以后才能见效。你那过期了以后打有什么用,没有用 ...
    
     和陆口村的村民聊天时,从他们计算养猪亏损的方式中,我们还得到一个可怕的信息,在疫病来临之后,病猪和死猪也都以不同的价格被收购。
    
    ..........
    
     去年在中国农村所发生的大面积的猪疫情,直到今年城市居民发现猪肉价格上涨之后才得到了重视。在今年5月,中国总理温家宝亲自到陕北农村向养猪户了解情况。十天以后,有关部门发布了消息,称猪蓝耳病只在少数省份零散地发生。而在两个月之后,也就是7月10日,又重新发布了消息 称疫情已经在25个省份得到了扩散。无论如何,这场疫情最终总算是得到了来自最高层的关注,在今年的7月25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又一次专门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实行强制性的免疫;并且对相关的养猪户进行适当的赔偿,这一切都让苏北农村的养猪户看到了希望。
    
    ----[社会能见度:苏北猪疫情调查] 曾子墨亲赴新沂采访
    2007年08月02日 [凤凰网]
    
    2006年7~8月份发生猪“高热病”后,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田克恭博士就到养猪大省江西、湖南、湖北等地采集样本。从去年到2007年8月,田克恭的采集工作没停过。
    
    2006年9月,在还没有查清猪“高热病”病因的情况下,农业部即向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通报了有关情况。
    
    2006年11月,田克恭博士得出是‘蓝耳病’病毒变异导致疫情的结论。农业部叫它高致病性的猪蓝耳病毒。
    
    2006年底到2007年上半年,农业部加紧研制出了免疫疫苗.
    
    2007年5月7日 [南方都市报]报道:一种不明病因的猪病日前在云浮云城区蔓延,造成病源区八成的猪因此死亡。到目前已发现生猪死亡超过300头。当地政府称,现经省、市专家临床解剖会诊初步认定,可排除重大动物疫情和人畜共患疾病,目前病情已被控制。
    
    2007年5月10日 ,《广州日报》:云浮发生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疫情 目前有300多头生猪死亡,我国防该病疫苗最近可投入使用 ....
    
    
    2007年5月10日 经过兽药审评委员会通过作为紧急防控用的疫苗,(这个疫苗投入使用已经下发了5.1亿毫升,已经免疫了2亿多头猪。)
    
    2007年5月广东云浮发生生猪疫情后,农业部先后三次将有关情况向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通报。
    
    2007年5月30日, [第一财经日报]:
    
    农业部官员昨日否认境外媒体关于“猪蓝耳病”等疾病导致中国2000万头生猪死亡的消息。
    
    英国《金融时报》昨日在一篇关于中国猪肉价格的报道中称,虽然玉米等饲料价格有所上涨,但罪魁祸首还是一种神秘的“蓝耳”病的流行,以及更常见的口蹄疫传染。文章更引述“一位业内管理人士”的话表示:“我听说这已导致多达2000万头生猪死亡。”
    
    农业部兽医局副局长李金祥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虽然目前的确有“猪蓝耳病”疫情,但报道所称的已导致多达2000万头生猪死亡,“这是不可能的”。
    
    2007年6月04日 [中国首次公布猪蓝耳病疫情]
    
     中国农业部6月4日说,一种生猪中发生的传染性疾病已在2007年头5个月导致1.8万头猪死亡,这是北京方面首次公布此次疫情规模。
    
    2007年6月 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田克恭博士等专家,在《PLOS ONE》(《科学公共图书馆》)上发表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的研究成果,并公布了病毒基因的全序列。
    
    2007年6月,农业部6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猪肉批发价上涨了74.6%。
    
    2007年08月02日 [上海证券报] : 今年五六月以来,高埂镇大量生猪染病。为了防止病毒通过兽医从一家带到另一家而传播,高埂镇镇政府倡导生猪养殖户替自家猪打针。
    
     7月24日,梁水平家养的26头猪中,有2头猪出现患病症状,症状与镇上其他病猪情况相似:发烧至42度,后肢不能站立,不吃东西。
    
     梁水平去镇上兽药店拿了一些退烧药和治猪瘟的药。小店的老板徐先生告诉他,从猪的病症来看,很可能是变异的蓝耳病。治这种病的药只有镇政府才有,只下发给种猪和母猪。拿些退烧药和治猪瘟的药,只能控制一下猪病。
    
     在四川的三日里,记者走访了养殖户、药店、村镇防疫员,听到最多的就是新蓝耳疫苗效果好,但根本不够用。
    
     记者获悉,7月底,农业部已经将生产变异蓝耳疫苗的厂家由12家扩大至16家。
    
    2007年8月8日,   [南方农村报]:[猪价真相与普遍民生讨论会]:
    
    "第一波是发生在去年3月份就有,新华社整整压了8个月不发稿,直到遍布到全国28个省市,全面爆发,以及危及到省市部分官员的乌纱帽。"
    
    2007年08月24日, 田克恭对[第一财经日报] 强调,但养殖户并没有考虑到死猪带着对其他猪有严重威胁的病毒。为此,猪一有病老百姓就开始卖,他一卖,就麻烦了,病猪卖到哪里就能传播到哪里,田克恭说:“这样做危害很大。”
    
     猪有病,应该就地销毁、深埋,做无害化处理。实际上,按规定,跨省调运种猪时,应先到调入地省级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办理检疫审批手续,调出地按照规范进行检疫,检疫合格方可调运。
    
     田克恭认为,造成全国范围内如此迅速、大面积的猪病流行,主要原因不是病毒自然传播,而是流通环节出问题。“病死猪从疫区被贩运到非疫区,导致了疫情蔓延。”
    
     “更为重要的是,多年来兽医药品生产管理与流通使用较为混乱,滥用兽药造成抗药菌株增多,使动物健康得不到完全保障。”
    
    2007年8月20日,辽宁省本溪县草河城镇农民徐岳秀的养猪场饲养的280多头猪几乎全部因疫死亡。
    
    “这是我和老伴儿20多年来的全部积累。”从月初发病,到20日死光,我曾经两次到草河城镇报告疫情,但都没找到负责人。
    
    此后,与草河城相隔8公里的黑峪村疫情扩大。8月24日,姜庆涛的第一头母猪开始发病,次日死亡。作为沈阳农业大学兽医专业的毕业生,小姜深知疫情的重大,遂于26日向本溪县动物检疫站报告了疫情。
    
    一周以后,小姜的猪场死亡了160多头猪。9月1日,本溪县动检站来人给猪抽血,并带走化验;4日,县动检站给出的化验结论称,导致猪死亡的疫病为附红细胞体病。小姜按附红细胞体病给猪用药,却不起作用。
    
    9月中旬,小姜余下的27只小猪和老徐的1头病猪,被本溪县动检站确定为带疫病猪而被捕杀。至此,姜庆涛猪场存栏的200多头猪全部消失,欠债14万元。
    
    本溪县小市镇上堡村赵振双饲养的猪20日开始发病,兽医刘利荣将疫情上报给本溪县动检站,26日辽宁省动检局医务人员和化验人员赶到该村,27日本溪县蓝耳病疫情第一次被证实,此时,对疫区的消毒和隔离工作才随即展开。
    
    而此时,本溪已经几乎全县笼罩在蓝耳病的疫情之中,临近的桓仁县也开始大面积爆发疫情。
    
    本报记者就疫情扩散路径等问题,两次要求采访本溪县动检部门,但都被相关负责人以 “不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但记者采访中还发现了一个重要的可能路径。
    
    “就是病猪四处流动造成的疫情扩散。”本溪县的一位刘姓猪贩子说,“这是因为没有统一和彻底地对疫区进行隔离,蓝耳病才会大举流行。”
    
      事实上,老徐他们早在今年6月,就听说丹东境内流行猪灾;7月,有丹东地区的农民因为恐慌,而把猪迅速卖出,这其中,大部分是通过猪贩子用汽车经由本溪与丹东的交界地——草河口、草河城两地运出的。
    
      从7月初草河口开始闹灾到8月底上堡村疫病爆发,至最终确定疫情,三个月间,我们大致可以描绘出一条从丹东传入,经由本溪县生猪运输线路而迅速传播的猪蓝耳病疫情爆发路线图。
    
      “从7月以后,大家听说猪有病,就很少吃猪肉了,我们的猪肉销量也直线下降。”草河口屠宰户卢炳双说,到了9月份,他们干脆就歇业了。
    
      然而,从7月到9月初,本溪县生猪的价格极速下降,交易量却在急剧扩大。草河城的农民反映,大家听说来了猪灾,都纷纷把猪卖掉。在猪灾的集中爆发村,比如黑峪和河沿,生猪的价格甚至低至1元/斤。
    
      “一头按市场价值3000元的肥猪(300多斤),我们论个儿就卖给了猪贩子,他给300或者600,马上就给装车。”黑峪村的村民说,“即便是这样,那几天,有些猪都卖不掉。每次当猪贩子来的时候,他们的车都会被卖猪的老百姓团团围住。”这一点得到了上述刘姓猪贩子的证实。
    
      当地的兽医们认为,动检部门对本溪县蓝耳病的疫情,并没有做出令人信服的说明。“从开始‘附红细胞体病’的诊断,到后来蓝耳病的确诊,再到注射疫苗的不起作用,有关部门对此并没有向群众表述清楚。”
    
      在本溪县的大多数村庄,从猪发病申报疫情,到猪死亡处理尸体,都是村民个人在进行。在记者采访过的5个村镇中,尽管猪发病后,当地兽医都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诊治的,但由兽医向上报告疫情的,只有上堡村。
    
      本溪县兽医体制从2004年4月开始改革,历经两年,改制三次,直至去年9月悄然解体。这期间,一批老兽医被选拔离岗,取而代之的是县动检局派驻各地的动检员。
    
      “这些年轻的动检员理论行,到了实践,根本不行。”草河城镇的一位养猪农民表示,就是阉割猪,他们都不在行,更别提给猪看病了。
    
      从本溪县动检体系实际的工作角度看,动检员在基层,更偏重于组织动物免疫、防疫和动物流动检查;而哪一家农户的猪生了病,首次的诊治人员往往还是过去的老兽医。按本溪县的规定,原来的老兽医们的工资,将归由所在地乡镇财政负担。然而记者的调查表明,大多数老兽医都因为乡镇至今不愿接受而在过去的一年中没有任何工资可拿。
    
      于是 “一旦发现疫情,24小时就要上报到省里”的疫病上报制度,实际上已经难以为继。本溪县疫情的连续爆发,凸显了该地兽医体系责任缺失之痛。
    
    
    2007年09月13日 新华网 :[猪蓝耳病疫情得到控制 目前仅7省14县还有疫情 ]
    
    2007年有26个省发现了猪蓝耳病疫情,疫情涉及到了286个县,发病数达到了28万,死亡了7万多头。但是到8月下旬以来,疫情数量急剧下降,实际上到目前仅有7个省14个县还有疫情,我们正在加紧免疫措施,采取综合的防控措施,疫情正在控制。
    
    
    ------------------------
    资料来源,除注明之外的还有:
    
    [农业部正在整理猪蓝耳病数据]
    --猪肉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受去年疫病影响
    2007-05-30 [第一财经日报]
    
    [高致病性猪蓝耳病,一场产业之殃]
    2007年08月02日 [上海证券报]
    
    [田克恭:解读“猪蓝耳病”病毒变异轨迹 ]
    ---专访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田克恭博士
    2007年08月24日 [第一财经日报]
    
    [本溪猪蓝耳病传播路径调查]
    2007年10月30日 [经济观察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2月份中国发生3起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疫情
  • 中国七省十四县仍有猪蓝耳病疫情
  • 中国猪蓝耳病:贩运病死猪导致疫情扩大
  • 官方公布猪蓝耳病疫情数字未能反映真实情况
  • 中国称已控制猪蓝耳病 外界仍疑虑
  • 山西发生一起猪蓝耳病疫情 死亡182头
  • 中国首次公布猪蓝耳病疫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