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睹物思人祭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5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睹物思人祭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

―― 第十九个“清明” “六四”难属祭亲人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04)
    
    
    
    *又是“清明”祭奠时*
    
    
    
     今年清明节,是八九“六四”后的第十九个“清明” 。
    
    
    
     现在在江苏无锡老家的“六四”难属丁子霖、蒋培坤夫妇,昨天祭奠了在“六四”遇难的、他们的儿子蒋捷连。
    
     丁子霖女士说:“清明节我一切还是跟以前一样,我们在这里祭,昨天祭的。因为今天要上蒋老师家的祖坟上,他们有两个老家,一个是他的养父母,他养父是这里大饥荒时候给活活饿死的,我们有生之年 ‘清明’的时候都会到他坟上祭他。然后又到蒋老师生身父母那里去。所以,昨天我们在这里提前过了‘清明’,祭了儿子。跟每年情况一样,就是给老的、小的过‘清明’。
    
     每年‘两代会’之后,就是清明,清明后,就要准备过‘六四’周年了。一年一年,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都会坚持。我想一些难友大概也是这样。所以,每年上半年对我来讲,确实是比较沉重,也比较累。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我身体能坚持多久。”
    
    
    
    *八九“六四”简介*
    
     1989年4月15日,被罢黜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随后,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先导,继而社会各阶层参加的大规模街头请愿游行。要求‘言论自由、解除报禁,清除腐败,铲除官倒’等等。。。 从4月中旬到5月,先在北京,后在中国各地,游行规模越来越大,社会各界陆续加入。
    
     5月20日,中国当局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6月3日夜里,戒严部队动用坦克和机枪,在北京街头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
    
     在6月3日夜里、6月4日清晨,以及随后的几天里,到底有多少人遇难,多少人受伤,时至今日,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公布确切的数字和名单。
    
     北京的丁子霖女士原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她的先生蒋培坤是这个系的教授。1989年6月3日夜里,他们十七岁的儿子、中国人民大学附中高二学生蒋捷连,在北京木樨地被戒严部队枪杀。
    
     1991年丁子霖接受外国记者采访,首先站出来公开儿子遇难经过,随后开始寻访“六四”遇难者家属和伤残者。到目前,已经寻访到189位死难者的亲属和71位伤残者。这些人组成的群体被称为“‘六四’难属群体”或“天安门母亲群体”。
    
    
    
    *每逢“清明”监控更严*
    
    
    
     每年“清明”前后,有的“六四”难属群体成员会受到警方特别的监控。
    
     在“六四”屠杀中失去一条腿的北京的齐志勇先生,与往年一样,前几天又被警察带走了。我拨打他的手机――
    
     齐志勇:“现在还在郊区呢。”
    
     刚刚讲了几句话,电话突然中断,就再也打不通了。
    
    
    
    *张先玲:“万安公墓”祭爱子,也祭每位遇难人*
    
    
    
    扫墓,在警察警车的跟踪下――
    
    
    
     “六四”难属张先玲的儿子王楠1989年遇难前是北京月坛中学高二学生,十九岁。
    
    
    
     昨天刚刚祭过爱子的张先玲女士说“我4月3日去‘万安公墓’给我儿子扫墓。今年‘清明’是4月4日,有的年份‘清明’是在4月5日。因为我儿子王楠的生日是4月3日,所以我总是在这天去‘万安公墓’看他。
    
     昨天(墓地所在)公园里有一些人,没有看到警察便衣迹象,但是有一个警察开着警车,跟在我后面。事先他也告诉我,要跟着我,我说‘请便吧’。
    
     正好有个朋友来看我,一起去了万安公墓。”
    
    
    
    遇难者的父母年纪都大了――
    
    
    
     问:“难属有没有结伴去的?”
    
     答:“按照惯例,清明节我们都是各自活动的多,以前基本上是段昌隆的母亲和袁力的母亲会一起去。但是现在段昌隆的母亲坐轮椅了,很不方便,他父亲身体也非常不好,所以我估计他们家也就是他姐姐或妹妹去了。袁力的母亲李雪文身体不大好。
    
     大家年纪都大了,想当年我才五十多岁,现在都七十一岁了。他们的年纪就更大了,清明节自己都不一定能去了。只是在‘六四’的时候,我们才一起祭奠。”
    
    
    
    
    
    现已知“万安公墓”有八位“六四”遇难者――
    
    
    
     问:“‘万安公墓’有几位‘六四’遇难者的墓?”
    
     答:在墓地上安葬了的有袁力、段昌隆、王卫萍、郝致京。三位在骨灰堂的有王楠、杨明湖、杨燕声。还有另一位遇难者郭春珉,也是个很年轻的孩子,是在骨灰廊,墙上。
    
     每年到‘六四’,亲人把骨灰堂的骨灰盒搬出来,放在袁力的墓边上,大家一起祭奠。”
    
    
    
     和往年一样,张先玲女士扫墓,也同时去给其他遇难者扫墓。她说:“到每个万安公墓遇难的孩子们、每个遇难者墓前或骨灰堂前面都去看。他们扫自己孩子墓时,也都来给我们看,给每家都扫个墓”。
    
    
    
    因救人遇难的女实习医生王卫萍――
    
    
    
     问:“今天有没有看到其他‘六四’难属去扫墓?”
    
     答:“每个墓地我都去了,但是没有碰到。有的好像扫过了,我去的晚一点。平常王卫萍墓地扫墓的人少,今年我看王卫萍的墓上送上去不少花。王卫萍当时二十一、二岁,是刚刚毕业的医科大学学生,正在人民医院实习,她是在救人的时候遇难的。”
    
    
    
    *张先玲:睹物思人忆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 *
    
    
    
     张先玲女士在八九“六四”后的第十九个“清明”再祭爱子,心情更沉重。她说:“扫墓前几天有个瑞士电视台来采访,事先通知过我,希望我准备一点东西,我就把摆着王楠遗物的盒子打开了,拿一些东西,所以我心里很难过。
    
     这些天心情特别沉重,因为看拿出来的王楠被从土里挖出来(遗体,王楠被戒严部队枪杀后埋在地里)的照片。也看到。。。你也知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半小时”节目广播过他(遇难前读书时)写的那个手稿。。。这些东西我看着,事情就像活灵活现在眼前一样,还有他小时候的、中学生时的、遇难前去军训时的照片。。。还有他参加游行的头带、标语、口号。。。
    
     我心里很难过。这事情一晃都快二十年了,当局一直都想隐瞒真相。
    
     正好我看到他的遗物里有当时大游行口号的单子,我把那口号看了一遍,一句都没有错――
    
     ‘反对官倒!反对腐败!我们要民主!我们要法制!’
    
     哪儿不对呀?都非常正确!我觉得当时大学生们的要求都是非常正确的,正是因为把他们镇压了,镇压了‘六四’民主运动之后,所以到现在已经不是‘官倒’了,这种腐败、贪污就一塌糊涂了,以致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
    
    
    
    *张先玲:血不会白流,不能让刽子手永远杀人*
    
    
    
     张先玲表示:“我想,大学生们、这些孩子们的血也不会白流,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只要我不死,就是有一口气,我也要追问下去。有无形的力量在支持着我们,因为不能让刽子手永远拿着屠刀杀人。
    
     为了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将奋斗终生。”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佳案一审宣判侧记/RFA张敏
  • 临沂一位农民独白:“只求见我太太一面”/RFA张敏
  • 生命之危:临沂暴力计生受害者紧急呼救/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再受阻处境更险 吁请奥运前释放陈光诚/RFA张敏
  • 见胡佳印象与家人的担忧/RFA张敏
  • 再访周恒:看守所里的非法制化及我的希望/RFA张敏
  • RFA张敏:胡佳案开庭侧记
  • 胡佳案18日下午一点结束庭审:合议后择日宣判/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律师谈12日在看守所会见胡佳及案件进展/RFA张敏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家人对胡佳境况深存疑虑 胡佳妻女被监控更严/RFA张敏
  • RFA张敏:陈光诚家人受到更大压力 袁伟静起诉北京边防总站立案
  • RFA张敏:郭飞雄未获保外就医,家人再请伤残鉴定为社会失序绝望
  • RFA张敏:新疆基督徒周恒获释受访 对华援助协会吁释放所有良心犯
  • RFA张敏:家人迫切请求为狱中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 专访郭飞雄妻张青:纪念“2。12 ”/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