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佳案一审宣判侧记/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3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03)
    
     (博讯 boxun.com)

    
    *胡佳案4月3日一审判刑三年半,剥权一年*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4月3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十三庭宣判。胡佳的母亲和妻子曾金燕到庭旁听,曾金燕怀抱着四个多月的女儿。一审判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胡佳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该案是3月18日上午在同一地点开庭审理的。胡佳一方只有他的母亲获准到庭旁听。庭审结束后,胡佳的太太曾金燕带着四个月的女儿被允许与胡佳见面几分钟。
    
    
    
     现年三十四岁的胡佳先生多年从事环保、艾滋病等方面的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押、软禁。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逮捕。曾金燕带着现在四个多月的女儿,一直处于警方严密监控之中。
    
    
    
    *4月3日一大早,滕彪被警方监控*
    
    
    
     一直 关注胡佳案想要到庭旁听宣判的维权律师滕彪一早就被警方监控。
    
    
    
     问:“您能去吗?”
    
     答:“我不能。(警察)就在我身边,一大早就来了。”
    
    
    
     问:“几个人?”
    
     答:“两个。除了去那儿(法院),去别的地方都跟着。 ”
    
    
    
    *王克志因3月18日要求旁听胡佳案庭审被送精神病院至今未获释*
    
    
    
     知情者:“焦国标的同学王克志上次开庭那天去完以后,已经被关到精神病院了。张瑞奋(音)也被关起来了,我认识的人可多被抓起来了。”
    
    
    
     访在开封家中的王克志的太太:“王克志先生现在自由了没有?”
    
     答:“现在还没有呢。”
    
    
    
     问:“为什么抓他?”
    
     答:“说他上北京闹事,就是因为那一次开庭。领导不让他去他非去,把他接回来就送我们当地的精神病院了。”
    
    
    
     问:“您去看过他吗?”
    
     答:“看过了。 也没对他采取什么打针吃药,主要是不想让他跑。”
    
    
    
    *早八点到九点半前后,人们赶往法院*
    
    
    
    白中美女士:胡佳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应该尽点心意――
    
    
    
     从重庆来的访民白中美女士说:“我们马上就快到法院了。上次(开庭)我们就在外边,进不去,天气很冷,大家在外面等到下午,没有见到人。”
    
    
    
     问:“您现在怀着什么样的心情?”
    
     答:“肯定我们也没能力,但是我想胡佳为我们大家牺牲自己,冒这么大风险,受这么多罪,我们去给他送点温暖吧。”
    
    
    
     问:“您上访多长时间了?为什么?”
    
     答:“四年了。我们主要是房屋拆迁和劳动关系。我妈妈被逼得瘫痪了,我们现在无家可归已经快三年了。房屋被强拆,水电被断了一年八个月。。。被逼得没办法,出来讨个公道,讨个人权。”
    
    
    
     问:“您见过胡佳吗?”
    
     答:“我没有见过,但是我看他写的东西,我觉得他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他真是好样的,是我们的骄傲。所以我们也应该尽点心意。”
    
    
    
    王桂兰女士:一个胡佳被关,千万个胡佳站起来――
    
    
    
     来自湖北的访民王桂兰女士说:“不能进去,都在大门口待着。我八点钟就到了。新西兰和另一个国家的记者到了,在南大门,过一会儿,就有警察出来,不让他们摄,不让他们照。”
    
    
    
     问:“为胡佳宣判而来的人,有多少在门口?”
    
     答:“上百人。有上访的、其他维权的,还有他的朋友,也有媒体。现在还陆陆续续往这儿赶呢。”
    
    
    
     问:“您来是什么心情?”
    
     答:“第一,我要让更多人知道,一个胡佳被关了,千万个胡佳站起来。用我们的行动和牺牲,唤起社会有良心有良知的人一块儿站起来维权,这个社会才会更美好。”
    
    
    
     问:“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情况吗?”
    
     王桂兰说:“我今年四十九岁,下岗职工。我的具体事就是九句话:‘国企改制起纠纷,权钱交易司法败,为捍权利三下岗,只好进京讨公道,谁知公道是美梦,处理意见不落实,还编证据判劳教,如今不知何生存,求助社会来援助!’
    
     为改制的事,我在法院门口自焚过,严重面部毁伤。
    
     她说她相信:“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历史会还我们一个公道。”
    
    
    
    *上午将近十点宣判结束*
    
    
    
    李劲松律师:法院否决检方“罪行重大”指控,辩方无罪辩护未被采纳
    
    
    
     开庭宣判结束,胡佳的辩护律师李劲松走出法庭,说:“这个结果要看从哪个角度说。在我们来说,肯定不是一个理想的结果。这个罪名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五年以下,罪行重大的是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这次按照检方的指控是‘最重大’,所以这次的判决是法院方面否决了控方‘罪行重大’的指控。辩方作的是无罪辩护,肯定是没有采纳。”
    
    
    
    李方平律师:对一审宣判结果无法接受――
    
    
    
     胡佳的辩护律师李方平就一审宣判结果发表看法:“作为辩护律师是无法接受的。因为胡佳将面临三年零六个月的漫漫刑期,他发表的都是和平的言论,没有煽动让大家去颠覆国家政权。这样认定,我们与他们存在巨大争议。
    
    
    
     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要么上诉,要么去联系保外就医。申请保外就医按他的情况应是符合的,他有肝硬化,药物也不能中断。”
    
    
    
     问:“您看到门口有多少人在那儿?”
    
     答:“一百到一百五十人吧。”
    
    
    
    *胡佳的母亲:只看到儿子背影*
    
    
    
     胡佳的母亲接受采访说:“只看到他的一个背影。因为我们是在最后。”
    
    
    
     问:“胡佳说什么话了吗?”
    
     答:“没说。这次没让说话。”
    
    
    
     问:“您听到这个判决结果怎么想?”
    
     答:“作为老百姓来说,没有办法。”
    
    
    
    *访胡佳的妻子曾金燕 *
    
    
    
    曾金燕:相距不到两米时,我叫他,他没有反应――
    
    
    
     前两天就有国保来说,今天早晨他们接我去。早晨一下楼,他们就涌过来,说送我去。去了法院也不让我到处走,叫我不要接电话、不要和外边人见。快开庭的时候,把我带到法庭。旁听的人除了我和妈妈,都是不认识的。
    
     开庭时间特别短,宣读以后就结束了。
    
    
    
     胡佳进来的时候背对着我们。出去的时候,没看见我,我叫了他,但是他没有反应,就这样走出去了,我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问:“你刚才说叫他,你们走到最近距离的时候是多远?”
    
     答:“不到两米。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曾金燕:不能接受这个判决――
    
    
    
     问:“听到这个判决结果,你怎么想?”
    
     答:“我没有办法接受。因为法院最终判决就是以他的五篇文章和两个采访。其中有一篇是私人信件。我现在倒要怀疑,他们从哪里弄到这封私人信件,说胡佳是煽动颠覆。法院说这不足取证,所以才用他五篇文章。说他的五篇文章和接受两个人采访,是攻击了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
    
    
    
    曾金燕:胡佳的妈妈说“这是一脉相承”――
    
    
    
     胡佳妈妈和我都没办法接受这个判决结果。胡佳妈妈说‘这是一脉相承’。
    
     为什么说是一脉相承?
    
     她跟爸爸五七年‘反右’时,因言获罪,二十二年强制劳动。
    
     胡佳的大伯伯,五五年肃反时开始,先被判刑,后被强制劳动二十五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胡佳的姥爷,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从1958年到八十年代,扣的是‘现行反革命’的帽子,被劳教。
    
     你想,长辈都跟我们说过这些事情,我们以为不会再发生在中国。胡佳甚至说,奥运之前他肯定不会有事。他是很积极,很乐观地推动借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但现在是这样的情况,我们很不能接受,也无可奈何。”
    
    
    
    曾金燕:胡佳的身体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曾金燕说:“ 接下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会想尽一切办法,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机会,为胡佳早一点回到家里,因为他身体的状况实在是不能再这么耽误下去。他在看守所受了那么多不人道待遇。
    
     你想想,一个月不睡觉,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晚上审讯,白天‘坐板’,从六点到十二点,坐在硬板凳上不动。(叹)我觉得太可怕了。
    
    
    
     问:“你近日被监控情况怎样?”
    
     答:“有时候他们说变脸就变脸,态度凶狠,我觉得很恐怖,很可怕。因为你要是在一个不讲法制,但是讲人道的环境里,那也罢了,大不了就是坐几年冤狱,可是一点人道都不讲的话。。。作为妻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做。无论如何,我会想办法。
    
     我现在很担心胡佳的健康,有不好听的话我也不愿意说,但是太可怕。”
    
    
    
    曾金燕:人际和信息往来仍被阻隔――
    
    
    
     问:“监控者人数?进不进你家?给你的自由度有多少?”
    
     答:“很难形容。昨天有一个小女孩来,在楼下叫。我开始不知是在叫我。听到声音我就到处找,等我看到她在阳台底下单元门口的时候,她已经被国保带走了。”
    
    
    
     问:“今天朋友们来顺利吗?”
    
     答:“没有人能够进来。因为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不可能把我绑架了。所以我还是走出门去了。”
    
    
    
     问:“今天来采访的外国记者多吗?”
    
     答:“在法院门口挺多的,少说也有二、三十家。
    
    
    
     问:“我们都在网上看到你近日的文章,到底你在上网方面,有多大空间和自由度?”
    
     答:“我们家的电话、网络已经停了,电脑也没还给我。我只不过是另外想办法的。”
    
    
    
    *法院门外守候者对判决的反应*
    
    
    
     上访者白中美女士听到判决结果后说:“我觉得太不公平。胡佳说的话都是为老百姓的,国家也以老百姓为中心,为老百姓办事,国家应该支持。我觉得他不应该受到法律的惩治。”
    
    
    
     白中美身边另一位上访者说:“我是湖南的刘玉英。我不认识胡佳,在网上看到他的文章。中国唯一能为我们说话的人都被他们抓起来了。现在我们老百姓站在这个法院门口等着胡佳,到现在他还没有出来。很多外国媒体对着那儿照,各国几十家媒体在这里。上访者很多拿着状纸在呼吁、在喊冤。门口还有很多公安的。”
    
    
    
     她旁边一位先生余承会说:“都是瞎判。没事他们还找个事呢,他们有权有势嘛。胡佳一直在家里,他为我们这些人作了好事,发大衣(去年冬天为上访者送棉大衣)。他一直给我们这些上访的人帮忙维权,政府就看着不过眼。
    
     中国的法律只有治老百姓,当官的它就不治。当官的抢劫,它都不管。你就是请律师,他们都是通着的。”
    
    
    
     来自美国、原籍湖北的徐崇阳先生得知胡佳案一审判决结果后说:“我觉得这个是让法律倒退的事情。面对现实才是光明、透明的政府。透明就应该百花齐放,有言论自由和反对派,这是人类的一种进步。别人说不好,就把别人囚禁起来,这是不太好的事情。
    
     我们家是从美国到中国来投资的,中国地方政府官员勾结司法机关,虚构公司名称,虚构法定代表人,骗去了我们的财产,不要法律,这些都是用事实来说话。不管哪个国度,哪个家庭,都有好和不好,但是勇敢承认就是好的。”
    
    
    
     访民王桂兰说:“我听了这消息心里很沉痛,就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来形容了。我觉得应该藉你们媒体,呼吁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都站出来。”
    
    
    
    *被监控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不能接受的判决,打压维权的信号*
    
    
    
     问:“那些监控您的人走了没有?”
    
     答:“刚才看还没走。”
    
    
    
     滕彪律师听到宣判结果说:“从法律角度,胡佳所做的事情、发表的文章,都是无罪的,都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判他有罪,而且判得这么重,我觉得不能接受。”
    
    
    
     问:“这个判决结果会有什么影响?”
    
     答:“它传达一个信号,就是对整个维权人士或异议人士一个很大的打压,对其他愿意公开讲真话的人也是一个打击。还是希望政府能重新考虑胡佳所做的事情,他不但是无罪的,而且是这个社会非常非常需要的。
    
     另外就是胡佳的身体非常不好,有比较严重的肝病,希望能够考虑‘保外就医’或减刑方式,让他早一点获得自由。”
    
    
    
    *李苏滨律师:希望党兑现最初争取的民主法制自由*
    
    
    
     正在外出差的北京律师李苏滨先生得知宣判结果后说:“在这之前我们也一直在猜测,感觉也在预测之中。可以有个横向比较,在他被抓之前,吕耿松啊,都有。
    
     但从我们法律人士看来,胡佳肯定是无罪的。他发表的一些文章确实存在一些措辞比较激烈,批评、控诉语言,在某些人看来是不能接受的,但毕竟属于宪法所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范围内。
    
     李劲松律师的辩护意见也比较有特色。他把中国共产党在1945年前后《新华日报》上的一些文章、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前总书记邓小平的言论都列出来了,想通过这种对比,证明胡佳所说的,无非就是我们的革命前辈浴血奋战所要追求、实现的梦想。胡佳现在无非是又强调一下,希望我们的党兑现最初时努力争取一个民主、法制、自由的中国的实现。”
    
    
    
    *李苏滨律师:胡佳“领刑”,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我跟胡佳接触认识比较深,是在陈光诚的案子中。我认为胡佳应该说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了,他能做到这一步都让我们感到非常惭愧。没想到他最后的结果却‘领刑’了。这不仅仅是胡佳本人、胡佳家庭的悲哀,应该说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中国不应该脱离世界的主流发展,不应总是以阶级斗争的眼光,用解决敌我矛盾的方式处理公民的和平、理性、建设性的对政府或执政党的批评。我认为应该有所调整。你看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打了几十年,互相杀的人几十万上百万,还能够‘相逢一笑泯恩仇’呢,为什么就不能跟民运人士、法轮功练功人员、宗教人员‘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国内的媒体,我在这儿就要批评他们了,为什么不知道报道胡佳案,至少它是有新闻价值的,也有案例分析价值的。我所有的话能公开,也是证明中国的法制建设是往前走的,要是往后倒几年,我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的。怎么样做到良性互动,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
    
    
    
    *齐志勇被国保带走,袁伟静关注胡佳齐志勇*
    
    
    
     山东临沂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仍被软禁监控。4月3日中午,她收到“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的手机短信。袁伟静说:“我从齐志勇给我的短信,知道胡佳被判三年六个月。齐志勇也希望我能够告诉外界,他昨天晚上就被国保抓走了,现在还在密云。我也希望外界能关注齐志勇的状况。”
    
    
    
     袁伟静说:“ 我知道胡佳案今天九点半开庭,我一直看着表。胡佳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我也很担心这些事情”。
    
    
    
     对胡佳案一审判决,袁伟静表示:“非常难过。按照我的想法,在奥运之前,特别现在又有西藏这个问题,中国政府不会再拿着这一个公民的案子给自己增加更大的压力,但没有想到结果还是这样糟糕。我自己又无能为力,也很难过。”
    
    
    
    *李方平律师:下次会见胡佳决定是否上诉*
    
    
    
     李方平律师:“今天宣判,胡佳并没有当庭表示不上诉。法院也会给他考虑的时间。我们今天因为比较匆忙,下午短暂和胡佳见了一面,交流了一下对判决的看法。慎重起见,大家还没有对最终是否上诉作出最终决定,还要考虑家属的意见。
    
     未来十天他都有权提起上诉,至于他是否提起上诉,还要再和他交流,也会综合考虑一些因素,下次会见胡佳,最终决定。”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临沂一位农民独白:“只求见我太太一面”/RFA张敏
  • 生命之危:临沂暴力计生受害者紧急呼救/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再受阻处境更险 吁请奥运前释放陈光诚/RFA张敏
  • 见胡佳印象与家人的担忧/RFA张敏
  • 再访周恒:看守所里的非法制化及我的希望/RFA张敏
  • RFA张敏:胡佳案开庭侧记
  • 胡佳案18日下午一点结束庭审:合议后择日宣判/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律师谈12日在看守所会见胡佳及案件进展/RFA张敏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家人对胡佳境况深存疑虑 胡佳妻女被监控更严/RFA张敏
  • RFA张敏:陈光诚家人受到更大压力 袁伟静起诉北京边防总站立案
  • RFA张敏:郭飞雄未获保外就医,家人再请伤残鉴定为社会失序绝望
  • RFA张敏:新疆基督徒周恒获释受访 对华援助协会吁释放所有良心犯
  • RFA张敏:家人迫切请求为狱中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 专访郭飞雄妻张青:纪念“2。12 ”/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九)/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