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专访《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思想解放不只是奥运策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1日 转载)
    江迅
    杜导正认为,胡锦涛要党内营造鼓励探索、支持创新、宽容失误的氛围,是一种积极变化,也是胡温在大的理念上的点滴进步,不完全是奥运的缘故。应该要保护、促进这样的趋势,敦促其不要犹豫,更不要倒退。
     屡屡发表说真话文章的《炎黄春秋》的一举一动,往往会引起人们的关注。社长杜导正最近遇到两件事。今年三月一日,江泽民传《他改变了中国》的作者库恩,前往杜导正寓所采访了三个半小时。库恩正筹划写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书,现在正四处访问,中央配合他,给他提供了一份访谈名单,约四十多人,其中有杜导正、李锐,也有邓力群。刘云山建议他,第一个要访问高尚全,第二个要访问杜导正。库恩向杜导正提出见面,杜说近来太忙,可以安排在四月,库恩说三月四日就要返回美国,希望离开北京前先见一面。访谈后,杜说:「库恩是学者型人物。他那部书名很糟糕,引起中国很多知识分子的误会,我读了他一些东西。学者型的人,做事没有个人太功利的目的,他只是力求写出有深度、有见解的东西。我觉得对人,不能仅凭一点虚幻的印象就把人看死。」 (博讯 boxun.com)

    中央要库恩采访杜导正,可见对《炎黄春秋》并没有封杀。不过,另一件事又令人们感到困惑。广东《南方周末》颁奖给《炎黄春秋》引发了一起事件。发行一百多万份的《南方周末》去年联合了几个机构评比二零零七年最优秀媒体,结果《炎黄春秋》入选为第一家。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九日,颁奖大会在北京八一剧场举行,三百多人与会。评比分六个系列,媒体为一个系列,在六个优秀媒体中《炎黄春秋》名列第一。起先,杜导正不太愿意去领奖,委派常务社长、总编辑吴思前往。主办单位声称这不是个人荣誉,你杜导正还是来吧。
    当杜导正一行人抵达会场,先到贵宾室。此时,《南方周末》负责人悄悄拉杜到一边,说有新情况,实在对不起。原来是请《炎黄春秋》上台领奖的,连领奖台上的荧幕字都制作了。可是中宣部某局某人刚致电主办机构,问:「为什么要选《炎黄春秋》为『特别致敬奖』?为什么要给《炎黄春秋》特别重大奖?我们不批准,不同意。杜导正不能上台领奖。」《南方周末》的人士在电话里对来电者解释道:「这不是我们一家评的,是全国媒体人共同评选出来的。电视荧幕里已经有《炎黄春秋》得奖的大镜头,已经无法删了。」中宣部人士在电话里说,荧幕的这个镜头必须删除。
    「库恩采访我了」
    杜导正遇到的这两件事正好一正一反。他说:「颁奖事件中央肯定不知道,肯定是下面的人搞的,否则也不会推荐库恩采访我了。其实从总体上说,中央对《炎黄春秋》是宽容的、认可的、满意的。」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三月,《炎黄春秋》发行量又比去年年底增加了一万一千册,一月增加了六千四百册,二月增加了三千八百册,三月增加了六百九十册,现在总发行量已接近八万册。
    阅评组可能被撤销
    刚出版的《炎黄春秋》第三期,发表了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前副总理田纪云的《八十年代经济改革十大措施——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而作》,文中多次描述了前中共总书记***在改革开放中所作出的关键作用。这是半年来,《炎黄春秋》发表的有关***的第五篇文章。***在***年***事件中因「没有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而被迫下台,他的名字在大陆传媒至今依然是禁区,《炎黄春秋》的举动,中央至今没有任何干预,因此被认为是极为有意义的突破。
    二零零七年秋中共十七大,当局原先对境外媒体卡得很紧,总是忧虑这些媒体偏爱那些对中国的负面报道。后来当局放开了一下,觉得效果不错。中南海主管意识形态和媒体的领导人最近总结说:「没想到境外媒体写我们的东西,说了那么多好话,那么客观,达到了我们自己要说却达不到的效果,今后要继续开放。」据悉,专对媒体和出版物作政治审查的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审读阅评组,最近正作检讨是否要解散、撤销。
    前不久,在一年一度的作者座谈会上,杜导正说,过去的一年,《炎黄春秋》在重大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上,力求坚持客观公正,以史为鉴的同时,加强了思想和理论方面的内容,着重探讨治党治国方面的根本理论问题,发表了系列文章。以谢韬「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为始,引起各方面关注,掀起一场波及全国的长达半年之久的大讨论。他说:「有人认为这场讨论可以与当年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媲美,这么说不一定科学,但无论如何,这标志着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已在中国浮出水面。这是中国当代思想领域的一件大事。总体上说,党政领导关注这场讨论,表现出罕见的宽松和包容。二零零八年,我们还会坚持这样的思路与做法。」
    杜导正说:「《炎黄春秋》的二零零八年办刊框架,总的说思想要解放,要有突破,要『大框框守住,小框框放开』,这『大框框』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邓小平理论和科学意义上的三个代表、十七大报告,这些要守住。我们有几个硬性规定,有些问题内部探讨怎么谈都可以,但公开发表就不能碰:多党制不碰,军队国家化不碰,***事件今年不碰,***不碰,现任的和上一届的中央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问题,包括他们的家庭和案件不碰」三月六日,杜导正在北京寓所接受亚洲周刊访问。以下是访谈摘要。
    ***的报道,你们连续有所突破,你是怎么考虑的?
    这样做要考虑现实操作性,考虑当局的承受力,总有一个觉悟、体会、经验积累的过程,你要给他们时间。我感觉这几个月对媒体的总体情况比较好,比我们预料的还要好一些。
    左派号召暴力革命
    听说传统左派近来相当活跃?
    左翼的朋友们这几个月攻击邓小平理论,攻击三个代表思想,攻击胡锦涛和温家宝,特别是温家宝,攻得非常厉害,火力很猛。他们声称要「把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思想从宪法和党章中立刻删除」,公开提出「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典型的彻底的背叛马克思主义」,因此「是彻底的完整的资本主义复辟」,「中国现在的任务是全面、系统地恢复毛泽东思想」,有的文章更明确提出要为「四人帮」平反,为江青平反,有的文章号召革命,推翻现在的「腐败政府」,完完全全回到文化大革命前的毛泽东制定的路线图上去,要以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高度的计划经济。他们四处串联,还要组织政党,号召要暴力革命,可谓来势汹涌。
    当局对此有何举动?
    如此极端是不许可的,但中央没有采取简单的、粗暴的干预,给他们存在的自由。就是在胡耀邦、***最开明的时期,这些都是不允许的。
    最近,我们这圈子里发生了一件比较严重的事。我的老朋友、原新华社的李普写了一篇声明《支持***状告江泽民镇压***的非法行为》,在网上流传。一天,我见到李普就问他,网上流传你的那篇文章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是真的,是他写的。令人关注的是,至今几个月过去了,中央和新华社党组没有找李普谈过一次话,没有批评,连打招呼都没有。这不容易。
    核心还是民主问题
    当下到处都在说要思想解放,你们有什么新思考?
    我和我周围的老朋友,不是几个人,而是一批人,最为关心的核心还是民主政治问题,政治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因为这是中国当前和今后前进中最核心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中国今后要继续前进,非突破这一条不可。你细读《炎黄春秋》就能品出这个味道,一直揪住这个问题不放,想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二月十八日总书记胡锦涛在中央组织工作会议上讲话,据说反响不小,你的理解呢?
    
    胡锦涛有一段话说:党内大力营造鼓励探索、支持创新、宽容失误的环境与氛围。中央最高领导人发表这样的话很少见,宽容失误也很久没有听到了。这是最近这一段时期,意识形态、保护媒体、宽松的民主的文明的开放的,这是进步中的主流情况,是一种积极的变化。我们这个圈子里的朋友就议论了,是权宜之计,是因为今年要举办奥运的关系而被迫被动的一种策略性的措施,还是中央大思路大框架中的慢慢突破?
    对此,你们怎么看?
    我们这圈子里的人对此有分歧,两种看法都有,一是积极变化,一是权宜之计。有朋友对我说,不要太乐观,是奥运会大背景下的策略性措施,因此秋后一定会算帐。我和杜润生、李锐等却不这样看,更倾向于胡锦涛和温家宝在大的理念上,在大的设想中的一点点进步,一点点积极的变化,不完全是策略上的考虑,不完全是因为奥运的缘故。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这样的趋势,促进这样的趋势,不要犹豫,不要瞻前顾后,更不要倒退。
    我提出「碎步前进」的理念,慢慢推进,支持它,保护它,慢慢向前走二十年、三十年,条件更成熟了,步子再加大些。
    你对目前意识形态的态势似乎很乐观?
    我觉得不要悲观,当然前进中一定会有波折,进一下,退一下,朝左偏一下,朝右偏一下,甚至有时候镇压一下,这很正常。中宣部要批评处罚哪个单位,经常只是打电话通知,在电话里,你问他是谁,从来不回答的,给人鬼鬼祟祟、做贼心虚的印象。我们发表几篇关于***的文章,中央什么都没说。去年我在香港演讲时说了那一通话,虽然没有什么出格,整我的可能性虽然不存在,但我回到北京找我打个招呼是可以的。比如,他们说,老杜你是老干部,是有一定身份的,你讲那些话最好事先与我们打个招呼。
    我从香港回北京,他们没有找我,反而传来话:杜老你在境外发表的讲话和文章,我们看到了一些,你提出中国民主政治只能碎步前进,这个理念提得好。看来你们在民主政治上的想法与中央是一致的。
    开放报禁中央难接受
    你认为思想解放的突破口在哪儿呢?
    关于思想解放,一部分人要求实行多党制,目前办不到,另有一部分人认为应该开放报禁,持后一种意见的人比前一种人多,第一种意见是对的,但目前操作起来不现实;后一种意见只是纲领只是口号,具体操作要分成几步走。开放报禁的提法,从中央到下面会有很多人难以接受。
    你的看法呢?
    允许媒体思想解放,首先要按胡锦涛和温家宝说的那样:各级政府以及政府各部门,所有的行政都应该力求透明、公开,没有任何部门可以例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例外。
    这几年,一些部门和机构都有新闻发言人制度;一个法规的出台,倾听上下左右各方面意见,反复论证,即法规的论证制度;办理任何案件,以往多是暗箱作业,由几个人定案,现在判案前听各方意见,判决后公布,公布后还反复听各方反应,可以复议和上诉……
    中宣部给中央抹黑
    类似这样的制度很好,但唯独意识形态部门没有,中宣部至今没有发言人制度,处分谁,处分哪个单位,什么都不公开,没有任何文件,只是匿名电话告诉你,你要告他都没有办法告,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就像地下工作者一样,这不是给政府给中央抹黑嘛!
    《炎黄春秋》现在开始采取一个措施,以后再来这样的电话一律录音,这样不报名字的电话,我们不予理睬,视为通报无效。
    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都没有新闻发言人,难道可以例外吗?我认为思想解放可以从这里开始,合理合法而又稳妥又能操作,中央也没有理由不支持。这一条有突破,一年半载后再往前推进。
    □ 《亚洲周刊》二〇〇八年第十三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