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见胡佳印象与家人的担忧/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2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3,21 )
     3月18日胡佳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以后,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带着四个月的女儿、与胡佳的母亲一起,获准与胡佳见面几分钟。
     现年三十四岁的胡佳先生多年从事环保、艾滋病等方面的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押、软禁。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逮捕。曾金燕带着现在四个月的女儿,一直处于警方严密监控之中。胡佳案3月18日结束庭审,法官说,合议后择期宣判。
     据可靠消息来源,此后至今,曾金燕仍然对胡佳的健康深感担忧。
     她说“看到他脸色比较苍白而且发青,据现在所知,胡佳头七十天只有三次‘放风’机会,每次不到半小时,从这个情况看,身体健康不会好到哪里去。我们现在还有好多信息不知道,所以很难判断”。
     曾金燕责怪自己太粗心大意,说2月10日她“见胡佳的时候问他‘每天都干啥呢’,他就是不回答,警察就在那边哼哼哈哈讲‘每天六点还是八点钟起床’‘中午吃饭是吧?’‘吃完饭睡午觉对吧’。。。
     曾金燕说“我当时就怀疑,但没有深究”。
     胡佳的案子是2月16日转到检察院的。胡佳的家人最近才知道“最初的一个月对胡佳是晚上提审,白天基本上不让睡觉,一共提审四十八次,一个月没睡多少觉”。
     曾金燕因此认为,现在可能还有很多事家人和外界都不知道:“例如胡佳现在一方面说他‘释然’,他也是非常失望,说‘讲道理、讲法律根本没有用’。他根本没有能力去追究,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非常疲劳,没有抵抗能力了”。
     曾金燕说“至于从其他人口中听到说情况有多好,不要追问,问都不要问”。曾金燕举例,如有人对她说“‘每天给胡佳吃素食的套餐’,开始还说‘住单元房,有独立卫生间,每天都洗澡’,其实没有。后来一问“‘吃什么呀?’,‘吃土豆丝,西红柿鸡蛋’也并不是特别给他的。问他每天都干什么,他答不出来。。。自己哪有不知道自己每天干什么的?”曾金燕几次问国保,胡佳每天干什么,国保也回答不出来。
     曾金燕曾在3月18日问胡佳‘体检怎么样?’,相当于进去后的第二次体检,胡佳说“结果现在还没出来”。
     据曾金燕所知,2月10日与胡佳见面之前,曾作过一次体检。但曾金燕至今怀疑警方所说的报告结果是否真实――“因他们说什么都好”。有一天国保还告诉曾金燕“胡佳的肝硬化已经好了”,以致曾金燕当时就发火,说“你们朦我,也得考虑清楚怎么朦法,别把我当成三岁小孩,肝硬化是不可逆转的,你说检查的哪项比较正常吧,‘病毒载量’怎样呢?”对方“啊、啊。。。”根本答不出来。
     基于以上情况,曾金燕对胡佳身体状况仍然非常担忧。
    
     我打电话给胡佳的母亲,她是3月18日胡佳案开庭她是胡佳一方唯一获准到庭旁听的人,并在庭审结束后与胡佳短暂见面几分钟。
     我想请胡佳的母亲详细讲讲那天她见到的情况,胡佳的母亲说:“我那天是从南门进去的,所以就躲开了所有的人,只有几个胡佳的朋友见到我,详细情况您在网上看吧,有一个电话记录,那就是我的感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附录】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

一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旁听?

家属中只有我一个人参加了开庭。金燕与胡佳爸爸都说是(检察院的控方)证人不能上庭,但是也没有传唤出庭。所谓作证,(就是以前要求家属作询问笔录,笔录里)他们就问的几个问题,非常简单,问胡佳爸爸:清华校庆的时候,有没有带胡佳。回答有。还有清华的二校门是不是在文革时被砸了,是不是重建的。回答也是有。所以我们律师抗议说这些问题都与本案无关。问金燕的问题是胡佳用哪个牌子电脑写东西,他写什么你知不知道。金燕回答:我们各用各的电脑,互相不看的。(这就是胡佳妻子和父亲作为控方证人不能出庭的理由。)

他们可能不想让家属接受媒体采访,因此(法院)让我单独从南门进,让其他人从西门进,西门口围了七八十人,有胡佳NGO界、法律界、艾滋界的许多朋友,都不让进。法庭很小,只有二十四个座位,预审处的人与法警坐了好几个位置,还有三四个座位空着。其它听众女的多,估计是不知从何处找来充数的家庭妇女。有些外国记者提前三天预定要旁听都不让进。连胡佳的姨父要旁听,他们要求派出所写证明(证明亲属关系),后来又说必须是直系亲属,结果也没去成。

所以胡佳出庭时,(除了律师)只有我一个人是他认识的,别的人都是他不认识的。

二 法庭上律师是弱势

开庭时,李律师辩护多次被打断。一次是说中国青年报曾经报道胡佳肯定他在环保界的工作,被审判长打断,说是(与本案)无关。一次李律师说:公安局国保大队多次无理殴打胡佳,是非理性行为。公诉人就敲桌子。李律师生气地说:公诉人你在法庭上都这么不礼貌。审判长提醒双方要克制。

我觉得法庭好像不公正,审判长袒护公诉人,律师几次被打断,还不断被提醒说:“你还有两分钟”、“你还有一分钟。”律师特别提到应当给人民言论自由,苏联解体就是对言论压制……审判长也打断。为胡佳辩护的律师受到很大压力,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司法局找他们谈话。上个周二才让复印胡佳案的资料。没有充足的准备时间。特别是李劲松律师,租一个房子,警察就找房东(逼迫他们不租房子给李劲松律师),都搬了好几个地方,都被警察找,现在只能睡在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里。到了六月份就得离开北京了。他们都不容易。

三 怎么还是这一套

胡佳是典型的因言获罪,胡佳说他希望自己是这个国家因言获罪的最后一人。我是五七年因言获罪打成右派,受了二十二年不公正待遇,没有想到今天我的儿子也因言获罪。这个政府和国家怎么了,怎么还是这一套啊,公诉人的语言和文革中大批判的词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什么“恶毒攻击……”这不还是因言获罪,是不是还是搞文字狱?

他们还用了胡佳2001年给朋友的一封私信,不知道是谁弄到网上去的。律师说这事已过六年了已过了追诉时效期,但公诉人说没过时效期。

我们什么时候能做到司法公正啊,为什么不能让老百姓说心里话,说些有违政府的话就要治罪,历朝历代是这样,秦始皇焚书坑儒到毛泽东反右,文革就现在还是不让老百姓说话。用压制的方法是不能让老百姓拥护的。那时还不是因为老百姓心里有气,才发生了六四这样的事。
我和胡佳第一次见到,特别注意他脖子和手腕都没有手铐的痕迹,他在里面没有被打,当然一开始胡佳认为是无辜的,态度很不好。胡佳被审讯了四十八次(到二月份基本上没有被提审),每次都是六到十四小时,而且都是在夜里审讯,白天还不让睡觉。(这是另一种虐待啊!)

我作为母亲当然心疼儿子,但是胡佳心态平和,很释然。
四 胡佳原谅他们

胡佳(在法庭上作陈述时)挺感人的,不少人都低下了头,感动了。胡佳他做任何事都不是偷偷摸摸的,他做维权都是光明正大做的。胡佳的话是发自内心的,他认为自己也不是百分之百全对,对自己的激愤之词有反思,说自己说话说过火了。 但难道可以就因为他说了话就治他的罪吗?

公安局 预审处一个处长说“通过看守所与胡佳相处的日子,我比较喜欢胡佳。”国保也反复对我们家属说“胡佳是个好人”、“胡佳本质不坏”。

胡佳就是这样的人,对人热情到赤诚的地步,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所以出事了在网上没有一个人说他的坏话。政治上也太纯正,太幼稚,我说过胡佳最可怕的就是不知道害怕。明知有危险还是要做。

国保做事没有理性,以前多次打胡佳。连金燕生孩子那些天,胡佳接金燕还被打了嘴。就这事,北京公安局余(俞?)副局长2008年1月30日上门向我道歉,说五个指头都不一般长,国保他们做得不对,事是做得有点糙。

胡佳以前说不能原谅国保。现在他们既然道歉了,他原谅他们。(作为个体)胡佳原谅他们了。

我当然希望公正的判决,但现在没有底,也没有人和我透露什么。

胡佳很释然,他对结果不计较。 金燕现在安心养孩子,请代转请他们的朋友放心。

但是如果胡佳被判了的话,他就成为了政治祭坛上的羔羊,社会前进的牺牲品,成了祖国错打的孩子。我们夫妇是,他也是。

另:据悉,在胡佳被抓的头70天,胡佳只有3次“放风”的机会,每次不到半小时。为了保证充分的阳光,胡佳每次脱了上衣晒。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8/3/2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再访周恒:看守所里的非法制化及我的希望/RFA张敏
  • RFA张敏:胡佳案开庭侧记
  • 胡佳案18日下午一点结束庭审:合议后择日宣判/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律师谈12日在看守所会见胡佳及案件进展/RFA张敏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家人对胡佳境况深存疑虑 胡佳妻女被监控更严/RFA张敏
  • RFA张敏:陈光诚家人受到更大压力 袁伟静起诉北京边防总站立案
  • RFA张敏:郭飞雄未获保外就医,家人再请伤残鉴定为社会失序绝望
  • RFA张敏:新疆基督徒周恒获释受访 对华援助协会吁释放所有良心犯
  • RFA张敏:家人迫切请求为狱中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 专访郭飞雄妻张青:纪念“2。12 ”/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九)/RFA张敏
  • RFA张敏:狱中陈光诚吁请关注维权者 律师评陈家人和记者采访无自由
  • 德国记者到陈光诚家门前遭殴打 袁伟静欲探夫第四度受阻/RFA张敏
  • 狱中郭飞雄被“严管”三个月,家人探视受阻再呼救援/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手机恢复正常 口述公开信请求释放胡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