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7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3,15 ) (博讯 boxun.com)

    
    
     中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分别于2008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
    
     2月28日,127位1989年“六四”受难者家人和“六四”伤残者联名发表公开信,致“两会”代表,题目是《天安门母亲的呼吁:关于“六四”,请政府拿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 八九“六四”简介 *
    
    
    
     1989年4月15日,被罢黜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随后,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先导,继而社会各阶层参加的大规模街头请愿游行。要求言论自由、解除报禁,清除腐败,铲除官倒。。。 从4月中旬到5月,先在北京,后在中国各地,游行规模越来越大,社会各阶层陆续加入。
    
     5月20日,中国当局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6月3日夜里,戒严部队动用坦克和机枪,在北京街头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
    
     在6月3日夜里、6月4日清晨,以及随后的几天里,到底有多少人遇难,多少人受伤,时至今日,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公布确切的数字和名单。
    
    
    * “六四”难属的‘三项诉求’和对话要求*
    
    
     北京的丁子霖女士原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她的先生蒋培坤是这个系的教授。1989年6月3日夜里,他们十七岁的儿子蒋捷连,在北京木樨地被戒严部队枪杀。
    
     1991年,丁子霖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时候,首先站出来公开了儿子遇难的经过,随后开始寻访“六四”遇难者家属和伤残者。到目前,已经寻访到189位死难者的亲属和71位伤残者。这些人组成的群体被称为“‘六四’难属群体”或“天安门母亲群体”。
    
    
     谈到写公开信,要求当局有关方面与“六四”难属对话,丁子霖女士说:“第一次,1995年,是二十七位难友联署写的给‘两会’代表公开信。我们现在还健在一起签名的127个人,每人都用真名实姓,愿意承担一切风险。
    
     在1995年公开信里,已经形成了现在的‘三项诉求’――调查公布‘六四’真相,依法进行赔偿,依法进行刑事追究’。年年写信,我们都重申这三项要求。
    
     1997年我们重申‘三项要求’同时,提出了要求和政府当局平等对话,当局还是不予理睬。”
    
    
    *丁子霖女士:还有什么比人生命更大的事?*
    
     今年我们大家议决,还是要写公开信。达成共识后,我们决定沿着我们自己选择的方式走下去。即使现在当局还执迷不悟,或者还没有应有的魄力,没有应有的足够勇气,包括‘两会’代表、新任代表,那我们还是有诚意,有耐心,我们要抓住一切机会,来做我们自己的事。
    
    
    
     胡锦涛最近屡屡强调‘要坚持用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来衡量我们的一切决策’,还说什么‘群众利益无小事,凡是涉及群众的切身利益和实际困难的事情,再小也要竭尽全力去办’。
    
    
    
     这里我想,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还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大的事情呢?人命关天哪!我们亲人一条一条鲜活的生命,在十八年多以前,就被你共产党的军队给杀害了,这是小事还是大事啊?”
    
    
    * 丁子霖:开枪镇压对错,应作民意调查,今年请政府提出对话时间表 *
    
    
    
     丁子霖女士问道:“ 到底邓小平当年的决策,把野战军调到北京来,实行戒严,下令枪杀,进行武力镇压,这件事关国家民族命运的大事,究竟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老百姓是拥护你平暴,还是反对你开枪镇压?能不能拿出勇气来,作一番民意调查呢?
    
     全国人大也好,政府有关部门也好,完全应该作这种民意调查。
    
     你说‘党和政府已经作决定了,不能够改变了’,那么符合事实吗?符合法律程序吗?符合正义公道吗?符合人类普世价值吗?
    
     今年,我们受香港地区直选时间表启发,所以今年我们公开信的主题就是要政府提出个对话时间表。”
    
    
    * 徐珏女士:“六四”难属重大创伤,十几年盼解决,政府不理不睬 *
    
    
    
     中国地质科学院退休研究员徐珏女士在“六四”屠杀中失去了二十岁的儿子吴向东。
    
     在今年致“两会”公开信上签名的徐珏女士说:“我们已经都盼了十多年了,他们都对我们不理不睬。
    
    
    
     看现在的政府,特别是我看新闻里讲到美国前几天頼斯对我国进行访问,跟政府主要领导人进行了会谈。我国领导人说‘一定要注意人权问题’,并且要‘成为一个民主社会’‘要用法制来解决问题’。。。
    
     他们既然跟各国领导之间可以对话,谈得也挺好。那么,我们这个‘六四’问题,也是我国历史上一个重大问题。他们残酷镇压了我们的这些学生和市民,给我们难属带来了重大创伤。
    
     快十九年了,我们身上背着这么重的枷锁。但是随着时间长,我们也越来越勇敢,即使我们活着的时候还不能解决,我们相信后人也会继承我们的事业。”
    
    
    
    * 徐珏女士:要求对话十多年,哪怕只有个开始,多一分对话,多一分文明法制 *
    
    
     徐珏女士认为:“我们现在提出这个对话,完全不是对他们过高的要求,提出十多年了,我们只是需要诚恳、直接地跟我们对话,哪怕只是一个开始。
    
     实际上,这也是给领导人一个很好的机会。
    
     特别今年奥运会要在我国进行,在这个良好的历史时机,假如能把这个重大历史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先解决一小部分问题,那也说明政府已经开始有良知了。
    
     真正有良知的领导要有智慧,抓住这个时机解决这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人要有爱心。我们国家上次受灾(雪灾)那么大地区,确实好多领导都下去关心老百姓。但是,我们‘六四’受难者群体生命都没有了,已经都快二十年时间里,都对我们不理睬,我们也是老百姓啊!
    
     所以他们也应该以‘仁者如山’的胸怀来对待我们,理解我们的心情,来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
    
     只要他们这样开始起步,那我们国家才能在法制上有进步。
    
     多一分对话,我们国家也就多一分文明和法制,同时也就使我们的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
    
    
    * 张先玲女士:相信民主一定会实现 *
    
    
     北京的张先玲女士当年十九岁的儿子王楠,在1989年“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枪杀。
    
     日前我采访张先玲女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今年‘两会’代表和当局有关方面仍然对‘六四’难属群体的公开信不给予回答、不作任何反应,在您的心中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
    
     张先玲表示:“我只能觉得他们很可怜,我应该说很鄙视他们。因为我的内心相信民主是世界的潮流,一定会实现的。
    
     民主宪政,我们国家可以说在很多年前就争取民主和法制,‘五四’时候就提出民主,现在还没有实现。但是最终是会实现的。”
    
     我们给它写信,说明我们还把它看作是一个管理国家的机构,或者还是一个权力代表,我们尊重它。但是它如果这样总是没有回答,只能说明它的软弱。包括我们一些朋友都说‘那它是怕你们,不是你们怕它’。我说‘对,是它怕我们’。
    
     张先玲女士认为:“ 只有中国这块土地上,有了民主和宪政的萌芽之后,这个‘六四’的问题才会比较顺利地解决。”
    
    
    * 张先玲女士:审议我们的要求,是代表们的职责 *
    
    
     张先玲女士说:“这次我们的主题就是要‘请你提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要求已经是比较现实、比较低了。他们可以从开始。。。因为对话嘛,肯定不会两方都一样,一致的话就不需要对话了。
    
     我们从最接近的这点做起。甚至我们提出‘三项要求’了,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你说你的看法是怎么样的,我们可以对话嘛!
    
     我们要求人大讨论审议作出相关决议,这是我们作为公民向人大提出的要求,是人大代表应该负的责任。不是说替我们帮忙做什么事,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律师谈12日在看守所会见胡佳及案件进展/RFA张敏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家人对胡佳境况深存疑虑 胡佳妻女被监控更严/RFA张敏
  • RFA张敏:陈光诚家人受到更大压力 袁伟静起诉北京边防总站立案
  • RFA张敏:郭飞雄未获保外就医,家人再请伤残鉴定为社会失序绝望
  • RFA张敏:新疆基督徒周恒获释受访 对华援助协会吁释放所有良心犯
  • RFA张敏:家人迫切请求为狱中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 专访郭飞雄妻张青:纪念“2。12 ”/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九)/RFA张敏
  • RFA张敏:狱中陈光诚吁请关注维权者 律师评陈家人和记者采访无自由
  • 德国记者到陈光诚家门前遭殴打 袁伟静欲探夫第四度受阻/RFA张敏
  • 狱中郭飞雄被“严管”三个月,家人探视受阻再呼救援/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手机恢复正常 口述公开信请求释放胡佳
  • 海内外呼声:兑现奥运承诺,立即释放胡佳/RFA张敏
  • 张青电脑被入侵文件丢失 U盘短暂插入存文一空/RFA张敏
  • 袁伟静欲探视陈光诚连续第三个月受阻/RFA张敏
  • 莫少平律师简谈中国的刑讯逼供与立法欠缺/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