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向"两会"强烈呼吁加快新闻立法保障新闻自由—致五千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2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 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3月12日,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会议已经时间过半、任务过半了,但我却看不到新闻立法的任何迹象,十年前李鹏在接受德国记者采访时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二十年前中国就有了两部新闻法的草案了,可如今却是一年不如不年了。
    
    当下,两会被称为"盛会",人人似乎都可以过问国是了,但一个尤其不和谐的现象却是没有代表和委员提出新闻立法——只有个别代表、委员偶尔谈到舆论监督的话题,却没有看到新闻立法的关键所在。没有新闻立法保障,舆论监督不过是一句空话。
    
    新闻立法,是一个迫在眉睫的要紧事。官员腐败,制度失衡,政府机构臃肿,政务不透明,记者被打,出版物市场混乱,有偿新闻猖獗,歌功颂德泛滥,报刊假新闻一假再假……这些事件,总是让人们触目惊心,又似乎每天都在发生。我们的社会需要秩序,所以迫切需要一部新闻出版法,依据宪法保障新闻自由,保障公民的出版自由权利,保障公民的参与权、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
    
    为什么作为国家最高立法机构的全国人大,不尽快出台《新闻出版法》呢?
    
    新闻出版法不是代表民意来帮助国家更好吗?新闻舆论由民意主导,是世界上通行的道理,一方面新闻自由可以监督、约束政府权力,同时又依法保障、规范和防止公民滥用新闻自由的权利。若民意渠道没有一个法定的自由平台来保障,那么谁来保障民意的自由表达?一年一度,我都要坚持呼吁尽快出台中国的新闻出版法,而不管有没有用。加快新闻立法步伐,必然保障舆论监督正常化。而没有新闻立法,舆论监督实在无法进行,2007年8月13日,湖南凤凰县堤溪沱江大桥坍塌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确认为64人。这座投资1200万元人民币的大桥,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重点建设项目,原计划8月底举行竣工通车典礼。湘西自治州政府证实,一个多月前,大权的桥墩就已出现下沉。假如当初我们的新闻媒体和民间举报人及时通过包括网络在内的媒体,把大桥桥墩下沉的消息公布出去,就有可能救了这遇难的64人。交通部还透露,中国目前有将近6300座公路危险桥梁。我们的媒体若都能自由并负责任地曝光存在的问题,不知道又能救多少人,揭露多少丑闻,挽回多少损失,为我们的社会秩序维护多少稳定?
    
    可不幸的是,2007年8月16日,当国内几家新闻单位对湖南凤凰"8.13"特大塌桥事故进行采访时,却发生了包括《人民日报》记者在内的五名记者被打、其中三人受伤的恶劣事件。这五名记者是:《人民日报》记者王伟健、《中国青年报》记者洪克非、《南方都市报》记者龙志(以上三人被打伤),以及《经济观察报》记者魏黎明、新华社《了望东方周刊》一名记者。经《财经》记者向湖南凤凰县110中心有关负责人证实,与记者发生冲突的人员均来自该县政府部门,其中包括县劳动局一位正科级官员,他们认为记者采访是否"违法违规"。
    
    比这更恶劣的是,"8.13"事故发生后,凤凰县政府各部门数百人被紧急抽调出来,分组配合现场抢救和家属安抚工作。其中,塌桥现场、医院、停尸场地、"813"事故指挥部等地,均有警察和专职人员把守。随后,湘西自治州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周小毛赶到警局,表示代表地方党政部门仅仅向《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记者遭遇"不愉快"致以歉意,并转身对其他媒体记者威胁"中央宣传部有规定,除了几个规定媒体,其他不能来此进行采访,否则便属于'违规'",人为地把记者分为三六九等,以"特权"为名遮蔽真相。其实,这样的恶劣事件,几乎每个调查记者都碰到不少,比如本人前往浙江新昌县采访新合成等几家药厂因污染引起的群体性事件时,遭到新昌县委新闻办公室俞主任威胁,他称本人"到新昌不与宣传部联系,你的安全得不到保证",这些话与凤凰县宣传部长的威胁"非法采访人身安全不受保护!"可谓异曲同工,都是极其恶劣的,严重败坏了党委及其宣传部的形象。我还知道,在凤凰"813"特大塌桥事件发生后,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等领导都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地方和有关部门尽快组织各方面做好抢救和善后工作,查明原因,严肃处理。可若没有新闻记者的介入,这些工作到底是如何做的,公众如何获得知情权呢?
    
    此外,2007年还有更多的记者因舆论监督被殴打、被收买、被阻止的恶劣事件发生,如江苏的响水县就动用两级宣传部人员阻止、跟踪记者,甚至让记者异性按摩找"小姐",赤裸裸地掩盖工厂爆炸死亡真相;还有唐山阻止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并监听记者的电话,侵犯公民隐私权肆无忌惮。当然更多的是记者被殴打的惨剧。
    
    早些年,我就在香港《明报月刊》发表文章,对大陆记者被打现象描述为"记者的良知血泪斑斑",呼吁新闻立法。可多年过去了,仍然没有改观,而且状况更加不良。目前,我国共有560家广播电视局、1930种报刊、85万人的新闻从业人员(其中持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核发的新闻记者证的人员约15万,剩下的大都属于临时雇员),形成了规模庞大的信息市场,却没有明确的法定职责准则、充分的权利保障以及合理的管理制度。代表民意的记者是一个群体,他们作为一种社会职业,不是国家工作人员,若无法可依,又该如何管理好呢?我知道,律师有《律师法》来保护,医师有《执业医师法》保护,教师有《教师法》保护,法官有《法官法》保护,检察官有《检察官法》保护,警察有《警察法》保护,公务员有《公务员法》保护……什么时候,记者才有一部《新闻出版法》、《记者权益法》来保护其合法权益?
    
    以目前严峻的形势,说明现在已到了必须对新闻立法的时候了。
    
    执政党的中共及其领导人胡温等人多次提出要把"党内监督、法律监督和群众监督结合起来,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著名学者李普、新闻界前辈胡绩伟、展江教授、《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等各界人士都先后公开呼吁保障记者所拥有的采访权、知情权和人身权,认为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最基本权利,提出"制定新闻出版法当其时",因为保护记者的这些权益就是保护公民社会本身,就是保护每一个公民。保障记者的采访权、知情权和人身权,就是保障公民的知情权。民意高于利益。为什么至今新闻立法停滞了呢?甚至"两会"代表、委员也不作秀了,连提也不提了呢?我看这些代表和委员,多半都是官员,都是老板,他们只想忽悠民众,误导民意,他们什么时候尊重过民意?
    
    可今天"新闻经济"、"网络经济"的时代,以舆论监督为己任的大众传媒及网络,虽然严重缺位,但已经成为舆论监督体系中促进社会正义的不可缺少的一支重要力量,国家立法机关和政府部门应到早日促进新闻出版立法,促进其不断地规范和完善,最终成为监督全社会的重要民意力量——即受法律保护又可以制约公权力、防止滥用新闻自由私权利的"第四种权力"。
    
    有了"第四种权力",国家机构权力就必然得到尊重、信任,同时也受到必须的监督和制约,这样以来社会秩序趋向正规,而我们的大众也对此充满信心。我相信,只要人人都可以做到"在真实中知情,在真实中生活",那么,这个国家有信心的人民,就可以更好地对这个国家负责任,更好地做好公民,这个国家的前景才有希望,才有美好的未来。
    
    为此,我强烈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新闻出版法》早日出台!没有新闻立法,就说明公民至今还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没有出版自由——可怜的中国人只有被奴役的自由。
    
    期待当局加快新闻立法,结束五千年政治、文化专制之局面,中国人民有权利选择民主自由,走向共和。
    
    中国公民、记者 昝爱宗2008年3月12日于浙江杭州 ,这一天是孙中山先生逝世日,可怜的中国却还没有走向民主、共和。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向国家新闻总署申请创办中国真话报和"揭穿谎言出版社"(图)
  • 昝爱宗:国新办替官掩盖"政治错误"再出丑(组图)(图)
  • 昝爱宗:中国外长对外人说话多半是客套的
  • 昝爱宗:台州网友呼吁一总编引咎辞职被警察问话 (图)
  • 昝爱宗:1997,我与大独裁者邓小平擦肩而过
  • 昝爱宗:紧急呼吁央视春节晚会改为"赈灾晚会"
  • 昝爱宗:全国31省市忙于"两会"盛筵却是逃避应对雪灾之责
  • 昝爱宗:从《财经》"阴阳刊"看中共新闻检查方式转变(组图)(图)
  • 昝爱宗:北京资深传媒人凌沧洲呼吁新闻自由
  • 昝爱宗:上海翟明磊<壹报>再次被屏蔽无法浏览
  • 昝爱宗新浪博客被关闭移师国外取名《道路》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 昝爱宗新浪博客再被“和谐”
  • 昝爱宗:新闻署长柳斌杰权欲膨胀干涉外交部事务被"敲打"
  • 昝爱宗: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 昝爱宗:记者节之际致国家新闻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 铁流:我愿投资一百万元支持昝爱宗创办《中国真话报》
  • 昝爱宗:在圣经里听我的乡音
  • 昝爱宗:向恢复自由的喻华峰致敬
  • 昝爱宗:县委书记张志国的权力有多膨胀
  • 昝爱宗:拘留校长的陕西县长岂能道歉了事?
  • 昝爱宗:恳请胡锦涛先生关注胡佳先生的遭遇
  • 昝爱宗:平安夜的祝福
  • 昝爱宗:可怜的北大,霸道的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三联《读书》这束老花插在中宣部这堆牛粪上
  • 昝爱宗:对于"大屠杀"这一名词的几种历史背景解释
  • 昝爱宗:2007年最无赖的衙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