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家人迫切请求为狱中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9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2,16)
    
    * 张青迫切请求为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
    
     在狱中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妻子张青于她的第十四个绝食抗议日致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席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的公开信(第七封),2月13日发表。
     张青从2007年8月14日到2008年1月25日先后六次发表致胡锦涛等国家领导人公开信,要求彻查郭飞雄案、追究酷刑逼供、立即为郭飞雄进行伤残鉴定等,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在第七封信公开信发表当天张青接受采访,要求纪念一年前“2。12”郭飞雄受酷刑事件。两天后的2月15日,张青再次接受采访,表达家人请求为郭飞雄作伤残鉴定的迫切心情。
    
    * 郭飞雄和郭飞雄案简介 *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2006年9月14日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拘押,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起诉,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此事几年前已经处理过,并罚没十万元人民币。郭飞雄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
     2007年5月28日郭飞雄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会见胡啸律师时,谈到他在这年2月12日被转押沈阳期间,在沈阳辽宁省看守所遭受包括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
     2007年11月14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郭飞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 12月13日郭飞雄被转到广东梅州监狱服刑,在监狱里再遭凌虐,开始一百天绝食。
     郭飞雄的儿子因官方干预,无法入小学读书,张青的银行帐户被冻结。
     郭飞雄家人向当局有关方面提出书面申请,要求为郭飞雄作伤残鉴定,信已经发出将近五十天,没有回音。张青再次接受采访,敦促有关方面回复,尽快为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 张青:郭飞雄案无证据 *
    
     在广州家中的张青先介绍了一些背景情况。她说:“郭飞雄案历经十四个月才定下来,之所以拖这么漫长,是因为不仅没有物证,刚开始连口供也没有。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就启动了法律程序,拘捕人、抄家。。。这个案子证据不足,两次‘退查’。送交检察院之前,两个月的侦查期满以后,公安局还延期一个,再满的时候,才送到检察院。而检察院说‘证据不足退回补充侦查’,退的时候,把郭飞雄送到沈阳去了。”
    
    * 张青所知郭飞雄受酷刑逼供情况*
    
     张青谈她所知道的郭飞雄遭受酷刑情况:“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和沈阳(辽宁省看守所)期间,郭飞雄遭受非常残酷的刑讯逼供。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他手和脚被串在一起,整个身体窝着用铁链拷在一起,在木板床上四十二天。其间,郭飞雄绝食绝水二十五天,抗议这种酷刑。
     接下来他被送到沈阳,沈阳的酷刑就更厉害了。到沈阳之前,他还是零口供,这个案子还无法走下去。去了沈阳,他就被反手吊起来、坐‘老虎凳’、打,最残酷的、最无耻的作法就是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第一次是用通电的,第二次是用没有通电的,但是第二次的时间打得非常长。”
    
    * 张青:郭飞雄案靠电击生殖器得口供定案 *
    
     张青说:“在这么多酷刑以后,他们就得到了所谓‘证据’,也就只是一份口供,法庭上出示的也是口供。这个案子就是靠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得来口供而直接定罪的。”
    
    * 张青:见郭飞雄知他有伤残 *
    
     张青谈面见郭飞雄得知的情况:“因为漫长的时间里有酷刑和虐待,12月12日我第一次正式和他见面谈话时,他就跟我讲,酷刑对他的身体造成五、六处伤残,他说‘我的腰完全坏了’,我看见他走出去的时候,他的腰非常僵硬、僵直。
    
     12月28日在梅州监狱,我和他姐姐一起去看他,我们先坐在那个地方等他来,看着他走过来。可能十几米,他走得非常缓慢僵硬,绝对是腰椎有问题的那种。。。”
    
    * 张青:书面申请伤残鉴定、保外就医,近五十天无回音 *
    
     张青说:“他姐姐作了二十多年医生,一眼一看就知道腰椎有问题,他情况不好。回来以后马上就在12月29日写了两封(分别)要求作伤残鉴定和保外就医的申请书,当天就发出去了。其中讲到,现在从我们看到的情况,从他自己说的,他在里面所遭受到的酷刑和虐待,我们这第一次见面都看到了,他的腰确实有问题。我们要求作伤残鉴定。
     信里讲得很清楚,并且说以前(这次入看守所之前)郭飞雄作过一次全面体格检查。现在只要把腰部检查作出来,马上跟以前一对照,就知道腰椎的病变就是因为在狱中遭受酷刑而导致的。
     我们写了这份要求伤残鉴定的申请书,是2007年12月29日写的。到现在已经快五十天了。
     我也在给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第六封公开信里,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答应郭飞雄家人要求对他作伤残鉴定的申请,但是至今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 张青:迫切要求伤残鉴定理由*
    
     张青陈述她再次迫切要求为郭飞雄作伤残鉴定的理由。
    
    执法部门应给书面答复――
    
     张青说:“伤残鉴定这一点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关键的。因为看守所、监狱那边都说没有对郭飞雄进行酷刑虐待,那么,郭飞雄现在身体上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求作鉴定。你说没有,我用事实证明你有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要求作伤残鉴定,非常合理合法。但是至今将近五十天,没给我们任何回答。
     我元月22日去梅州监狱,他们拒绝我见郭飞雄的时候,我还专门问了‘你们执法部门,不管给不给作,你应该给我一个书面答复才对’,狱方当时跟我说的是‘我们答复也需要时间’,但是这么长时间,仍然没有答复。”
    
     主持人:“这时狱方又说对郭飞雄有三个月的‘严管’?”
     答:“ 是。他们说的这个‘严管’期间,不许家人见,也不许律师见。这样的话,我们这个申请他们也就以这种‘严管’的方式,不给家人任何交谈会见,也对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办法知道。
     他现在绝食是六十多天,是在监狱里呢,还是已经到医院里去,可能发生抢救这样的事情呢?我们都无法知道。”
    
    无从得知郭飞雄近况――
    
     主持人:我打电话到梅州监狱值班室。
    
     对方:“喂!”
     问:“您好!请问是梅州监狱值班室吗?”
     答:“嗯,是啊!”
    
     问:“请问在六监区的杨茂东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答:“不知道。”
    
     没有任何渠道能知道杨茂东也就是郭飞雄情况的张青说:“对现在的状况我们真的是很着急,而且作伤残鉴定其实是非常迫切一个事情。”
    
    张青:如鉴定郭飞雄无伤残,哪怕受伤恢复也是好的――
    
     张青表示:“ 作伤残鉴定的迫切在于,第一,我们从好的方面想,是希望他的伤能够修复过来、恢复过来。如果恢复过来的话,我们想这是一件好事情,虽然它不能证明他们使用了酷刑或者怎么样,但起码对我们来说,他的身体是好的。”
    
    张青:如鉴定有伤应尽快治疗,防止恶化――
    
     张青说:“ 第二,更坏的是他的伤不能好,并且往下恶化。因为腰部的伤跟别的地方不一样。”
     以前也是医生的张青说:“腰部椎间盘突出会压迫周围神经,有时会导致腿或者四肢功能不好。如果往下走、往不好方面发展的话,就更加坏。
     所以,现在作伤残鉴定是非常迫切的。
     如果是有这样的伤在身的话,首先也能证明酷刑存在这一事实。最重要的是尽快知道他的腰部有伤、尽快治疗,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折磨到瘫痪这一步才来想办法!”
    
    张青:鉴定重要,无伤可以洗白狱方,拖延是心里有鬼――
    
     张青认为:“其实要求作伤残鉴定就是一个‘标竿’、一个指标。你说你没有酷刑,我们说有,那么是与不是,就靠这个来指认。我们要求作伤残鉴定,甚至他姐姐说自己出钱作。。。对他们来说是有利的啊,你说你没有,现在拿出证据来看‘就是没有,你腰部、身体其它部分没受伤’。。。
     所以,作伤残鉴定,如果他们真是没有做出这么丑恶的事情,应该马上同意这件事情才对。
     如果他不同意,长期这样拖下去,反倒是心里有鬼。”
    
     问:“您在公开信里提出了一些要求,最近切的要求是什么?”
     答:“最近切的要求也就是作伤残鉴定。在2006年三、四月份郭飞雄去他姐姐那儿住的那里的时候,他姐姐很关心他的身体状况,正好去作了一整套体检,包括核磁共振等,有资料。他2006年9月前没有任何不好,然后9月后进到监狱(先是看守所)里,这样一对照,就知道事情是怎么样。
     我觉得现在作伤残鉴定对他们来说,对我们来说,都非常重要。他们说没有酷刑的话,可以用检验出来的事实洗白他自己,这是非常有力量的、比较公正的一个事情。
     我们现在这样要求,监狱方或政府不答应这件事情,只能说明他心里有鬼,只能说明他根本就不敢面对靠科学的机器直接验证郭飞雄身体有没有伤的过程。”
    
    * 张青:如不答复,我们会接着抗争*
    
     张青表示:“如果现在还不给我们答复,或者不允许这样做的话,我们也会接着再抗争下去,再次要求。
     这么一个过程也就是让人民会知道,你为什么不敢接受这样合理的要求。
     我们这样不断要求的过程,就可以证明,之所以不敢,那就是因为他们有鬼,就是因为他们怕用科学的方法来证实他们作了违法的事情。
     我们向监狱方、广东省检察院,以及我给国家主席胡锦涛第六封信里也都强烈要求给郭飞雄作伤残鉴定。
     就算是都没有回音的情况下,我也要不断地写下去。尤其在这种完全没有法制、完全不讲人权的情况下,这种坚持是非常重要的。越是在看见没有回音的状况下,越使自己停下来,情况就会更加糟糕。”
    
    * 张青:良知、自尊心无法接受的事实 *
    
     张青仍在坚持每周三绝食抗议一天。她说:“每周三绝食,很多人都劝我不要绝食,说对我的身体有伤害,我带两个孩子,还有很多事情。他们这样劝我,我非常明白,他们是非常真诚地在关心我。
     我跟他们讲‘人,有些东西就是不能接受。你欺负我欺负到这么一个地步的时候,人的良知,人的自尊心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我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样以这么丑恶、邪恶的方式制造出来的。作为家人,我不能让这件事情过去’。
     我还想过,如果真是逼到非得坚持几年每周三绝食的话,长期下来,这是很长时间的。
     每到这一天,绝食到下午的时候,基本上很多事情就做不下来。比如要写点什么东西,脑力根本够不了,那一天整个生活、小孩子们生活也都会受一些影响。”
    
    * 张青:每周三绝食抗议经过慎重考虑 *
    
     张青说她决定每周三绝食抗议,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她对我说:“我记得(2007年)11月14日(刚宣判完)的时候,你问过我‘还有什么事情’,我当时没跟你讲,走在路上接你的电话,我还没跟你讲这件事情。回来的时候,看到儿子睡在床上,我当时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就决定我应该这样做,非做不可,非如此不可。
     从那天开始,我不能这样静悄悄地接受这么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么一个丑恶的事实,它就这样欺负到人头上来,你说我作为家人怎么能接受呢!”
    
    * 张青:绝食不好受,但我肯定会坚持下去 *
    
     张青谈她的内心感受:“我知道这几年不好受,他这样几年下去,我这几年绝食真的不好受,但我肯定会坚持下去,就是因为我不能接受一个政府用这么流氓无耻的手法来对付一个人,实在它是作得太恶心、太过分了!
     所以,这件事情我就要用这五年的时间表示我的愤怒,用我这五年的时间,表示你这个中国政府。。。郭飞雄案是怎么作出来的?就是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作出来的,然后我这五年就在抗争。这件事实。。。五年下来,这就是历史。中国政府作得太丑陋了!”
    
    * 张青:在没有法制的情况下,警方才能把人致伤致残 *
    
     张青表示:“在这没有法制的状况下,狱方才能把人致伤致残。按真正有法律来说,这个案子根本就不能提起来。
     当然,我们现在首先就不提以前是不是处理过这个案子,没收十万块钱,然后另外一个当事人交两万块钱保释金‘取保候审’,一年以后再去这个地方广州市的经侦支队办手续,把保释金取回来,然后这事情就是了了。
     我们现在不提它曾经了过和罚款过, 那么就谈这一次。
     首先在没有物证的情况下就启动法律程序,案件走不下去,就打,一般的打不了的时候,就送到沈阳用高压电警棍来打,说到底就是一个暴力。
     明摆在人面前的就是一个没有法制没有人权的政府才做这种事情。”
    
    * 杨茂平:连寄两份申请无回音 *
    
     向有关方面提出书面申请的并寄发出去的郭飞雄的姐姐、住在湖北的杨茂平医生说:“我寄了两份。因为我在广州时寄了一份,回来以后,把有些连接词作了一些修改,又用快递的形式寄了一份。
     寄第二份的时候,同时还给杨茂东写了一封信。
     张青元月22日去梅州监狱的时候没让她见杨茂东,但他们已经承认收到了,但是不作答复”。
    
    * 杨茂平:大年三十那天我没吃饭没喝水 ,想象杨茂东的状态 *
    
     杨茂平谈她是怎么过的这个年。她说:“我过年都没过成。我非常痛苦,三十那天我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为什么?我想象杨茂东的状态是咋样的,一天不吃饭是什么样子,多长时间不吃饭是什么样子,我非常难受”。
    
    * 杨茂平: 作伤残鉴定――你说你没打,我们都看 *
    
     回顾以往,杨茂平说:“ 真的,我没有跟任何人发生任何冲突,我都要求他们按正常的法律渠道跟我们谈一下。
     伤残鉴定就是――你说你没有打,我们都看。
     在2006年3月,杨茂东在我这个地方,我给他作了全面身体检查,拍了腰椎片子,作了生化检查,心电图的检查等。。。入狱前正常的检查。
     那么年轻的一个人,那么短暂就出现了这样的状态,是什么原因呢?”
    
     问:“您到监狱探视的时候,看到什么状况?”
     答:“他挺着走路,像鸭子一样在走。并且我当时还跟肖科长说‘能不能让我们杨茂东没有作伤残鉴定之前,不要叫他参加体力劳动’?他说他们‘可以考虑,和上级研究’”。
    
     问:“这是什么时候?”
     答:“这是我12月28日去见的时候。 后来杨茂东也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我的直觉是对的”
    
    * 郭飞雄狱中来信 *
     杨茂平说:“这封信是1月3日写的,但是我在2月份才收到这封信。信中说‘你的医生的直觉是敏锐的,我的脊椎下半截的确出了问题,已断断续续疼了八、九个,坐久了就疼,我也早就怀疑留下了永久性残疾。”
    
    * 杨茂平:希望未参与践踏法律的人伸张正义给杨茂东作伤残鉴定 *
    
     杨茂平表示迫切要求为郭飞雄作伤残鉴定:“这是我要求的”。她谈到现在的心情:“当然心情非常难受。因为我以前对我们各方面都非常非常相信――农民可以有医保啦,农民可以不缴税啦,我都非常感动。但是我没想到,在法律这一块是这么苍白,因为我们要求什么都没有答复。
     所以我想,是不是有一部分人这样来践踏法律,我还是希望那一部分没有参与这件事的人能够出来伸张正义,给我们杨茂东作一个伤残鉴定。”
    
    * 杨茂平:感谢关心郭飞雄和家人的朋友们 *
    
     杨茂平特别向关心郭飞雄和家人的全国各地的朋友们表示感谢:“好多人从无线电广播听到了,都给我打电话问这件事情。有些人叫我坚强一点,有些人叫我问候杨茂东家属,有些人甚至要作一些。。。给我们生活上的帮助。
     因为我想他们有的都是在很穷的地方,像贵州啊。。。还有吉林、嘉兴、葫芦岛、大连、沈阳。。。好多地方,我想他们也都很不容易的,谢谢了!我们心领了!”
    
     以上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访郭飞雄妻张青:纪念“2。12 ”/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九)/RFA张敏
  • RFA张敏:狱中陈光诚吁请关注维权者 律师评陈家人和记者采访无自由
  • 德国记者到陈光诚家门前遭殴打 袁伟静欲探夫第四度受阻/RFA张敏
  • 狱中郭飞雄被“严管”三个月,家人探视受阻再呼救援/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手机恢复正常 口述公开信请求释放胡佳
  • 海内外呼声:兑现奥运承诺,立即释放胡佳/RFA张敏
  • 张青电脑被入侵文件丢失 U盘短暂插入存文一空/RFA张敏
  • 袁伟静欲探视陈光诚连续第三个月受阻/RFA张敏
  • 莫少平律师简谈中国的刑讯逼供与立法欠缺/RFA张敏
  • 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被拘前受访:罢官分地求公道/RFA张敏
  • 张青见郭飞雄指酷刑致伤残 律师说刑讯下审判肯定不公正/RFA张敏
  • 专访郭飞雄妻子张青:再请胡锦涛和世人关注郭案真相/RFA张敏
  • 郭飞雄不上诉保留申诉 妻子决意抗争鸣冤/RFA张敏
  • 陈光诚的信念与袁伟静的无奈/RFA张敏
  • 对郭飞雄案一审判决的谴责与分析/RFA张敏
  • 郭飞雄案一审宣判 律师坚持认为郭飞雄无罪/RFA张敏
  • 专访胡佳:妻子临产,希望警方讲人道/RFA张敏
  • 专访滕彪律师:《律师法》2007修订与维权/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