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全国31省市忙于"两会"盛筵却是逃避应对雪灾之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1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2008年1月10日,中国南部遭遇了近五十年来罕见的暴雪及冻雨天气。到1月31日,第4次大范围雨雪天气再次来袭。目前,贵州、湖南、湖北、安徽、江苏、广东、浙江等十七省区已受到重创。面对如此的明显灾情,政府准备好必要而有效的应急措施了吗?
    
    此时此刻,我提一个尖锐的问题:2008年元旦以来,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召开各自盛大而隆重的"两会",人大、政府、政协开始五年一次的换届,包括各级官员在内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纷纷高调参政议政,又没有人想到紧急而认真地研究眼下突袭而来的恶劣天气,以及随后而至的暴雪、冻雨,以及铁路、公路、航空等交通方式中断,春运面临着中共执政近五十年来最严峻的考验。
    
    "两会"是以人民的名义,耗费巨额财政资金,而且都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亲自参加,总不能只考虑换届等"台面"上的事情,而忽略了"天上地上"的最大要紧事,甚至可以说眼下大小官员忙着"两会"亮相与选举,却延误了救灾的最佳时机,导致问题越来越严重。
    
    1月份以来,天气恶劣,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应对雪灾,这才是最大的民生。可事实上,我们却看到处处令人不堪的消息:
    
    贵州、湖南、湖北、广东一些铁路动脉中断,电煤紧张,贵州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煤油灯……都匀几乎瘫痪,湖南现趁雪打劫,河南一名大学生因为买不到火车票就骑着自行车7点半从北京回到河南。成千上万的人滞留在火车站、汽车站,广州有一阵子就滞留旅客60万人,统计全国的数字,又该是如何一个庞大的数字啊。
    
    尽管胡锦涛、温家宝等国家要员奔赴灾区,雪中察民情,可铁路的问题依然存在,甚至电煤紧张到需要国家主席亲自过问的地步,以及首都北京的菜价上涨,食品等物价上涨,这些问题在全国31个省市区的"两会"上有没有认真考虑到呢?
    
    到2008年1月31日,江苏、安徽两省决定出新一任省长。至此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五年一度的政府换届工作全面结束,共有200多名各省权重的决策人忙着当官,他们分别担任省长、副省长,主席、副主席,市长、副市长。还有更多的人大主任、副主任,政协主席和副主席。
    
    2008年1月28日上午,在江西省十一届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大会上,吴新雄为省长,生于1968年不满40岁的谢茹当选为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成为内地最年轻的副省长。可此时的江西天气非常恶劣。自1月13日以来,江西省持续遭受雨雪冰冻灾害性天气。到了1月24日,江西防汛办公室仅仅是转发了国家防汛指挥部办公室《关于做好灾害性雨雪冰冻天气应对工作的紧急通知》,该通知要求各地结合本地实际,切实抓好灾害性雨雪冰冻天气的防范工作,尤其是要密切关注城乡居民供水状况和工程安全状况,及时帮助饮水困难地区群众解决取水问题。此刻的江西"两会"没有声音。仅是江西省政府于1月26日召开紧急会议启动应对灾害性天气应急预案。人大代表是如何问责政府官员的,政协委员又是如何参政议政的,我们看不到这样的新闻。改革开放30年,中国现在真的是五千年来的盛世吗?
    
    难怪人们说人大政协是摆设,是花瓶,难道中国真的平安无事才需要这样的"花瓶党"和"摆设党"吗?
    
    看湖北。2008年1月29日,武汉,湖北省十一届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51岁的李鸿忠当选为湖北省人民政府省长。而此前湖北省副省长李春明却谈的是新任李省长的"经济优越性",而不是雪灾下的民生多艰。李春明是这样说的:"前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担任湖北省代省长后,将利用在沿海地区的经验和人脉,推动湖北的发展和开放程度"。
    
    经济是第一要务下的第一生产力,生命到底是第几生产力?
    
    看湖南,雪灾最严重的省份,已持续半个月的冰雪灾害给湖南带来严峻的考验。2008年1月25日,湖南郴州白石渡,在冰雪和冻雨中支持了两周的巨大输电塔轰然倒下,10万伏的高压线搭在了其下2.5万伏的铁路接触网上。中国第一大动脉——铁路京广线遭遇阻梗。而前一天——2008年1月24日湖南"两会",生于1960年的前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周强继续担任湖南省省长。
    
    看湖南宣传部主办的红网,这几天"套红"的新闻标题就可以知道这样的大会是多么地"激动人心",多么地"伟大光荣正确"——
    
    图说"两会":热烈的盛会,神圣的使命。伴着瑞雪迎春的气息,湖南"两会"于1月27日圆满落幕。历时10天,隆重而热烈的场面,代表和委员们执著而热切的表情:
    1、在报到处,一位政协委员高兴地把出席证挂到了胸前。
    2、开幕式上,一位瑶族人大代表的饰帽显得格外鲜艳。
    3、代表们的脸上写着神圣。
    4、认真记录,入神阅读《政府工作报告》。
    5、形势喜人啊:随着湖南长沙株州湘潭城市群被国家确定为"两型"社会试验区,最先提出长株潭一体化建议的经济学家张萍在呼吁了25年后,终于修成"正果"。
    6、完成使命的政协委员走出闭幕式会场。
    
    ……截至1月31日10时,湖南受灾人数超3000万,紧急转移安置41.9万人,281.2万人饮水困难……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132.5亿元以上。
    
    在雪灾这个"大敌"当前,他们岂能说完成的"光荣使命"?他们是否对雪灾有充分的准备和应对措施?
    
    看贵州,当地省委只得点蜡烛开会;看广州,只得空运高价羊肉蔬菜应市,京珠高速粤北段双向封闭。这些问题难道仅仅是出现了雪灾才暴露吗?人民用血汗钱到底养活了多少多少沉睡而无能的官员?人民政府,人民代表,人民政协的委员,都是以人民的名义,除了当官和空话之外,他们到底谈了多少雪灾下的民生话题,我却看不到这方面的内容。与此同时,不能不再次呼喊,通过我们这次遭遇的雪灾所暴露的政府自身的问题,应该让全社会震惊了:我们还看到,共产党会多,形象工程多,那些省长、部长们,那些厅长、市长、书记们;那些处长、县长、镇长们,往往习惯于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下通知、发文件;遇到特别紧急的,一份"特级传真电报"就将工作布置下去、任务分解下去,而下面的部门和同志具体落实的怎样,却过问的很少,即使过问也是落在纸上的督查方案。
    
    他们把发文件等同于已经做了事情;把做了事情等同于做成功事情。这是多么可悲的害死人的官僚主义啊。
    
    具有近六十年执政时间的政府,面对几乎年年都遭遇各种大小自然灾害,其救灾应急能力并没有得到更大的提高,尤其是这场横扫大半个中国的雪灾,却暴露了公共治理软肋——成千上万急切地回家过春节的人们无法成行,多少老弱妇孺面对雪灾饥寒交迫。据北京学者秋风的说法,政府已经承认,由于雪灾妨碍交通,此次救灾难度超过1998年的长江大洪水(2003年的"非典"也是一场灾难)。但事实是,相关应急预案似乎没有及时启动,不少应急管理机构在灾情出现几十个小时后还不能掌握基本情况,灾害现场几乎没有什么公共服务。政府的公共服务严重缺位,民间的救助活动也近乎空白。比如,数万人聚集火车站几天,政府除了维持治安之外,没有及时采取什么有效的疏散、救济措施。中国现有政治架构的一大优势就是可以快速动员资源、应对各种危机。但是,在此次雪灾中,跟以前面对其他灾害一样,地方政府仍明显反应迟钝、组织无力——光是强调"服务型政府"等理念,是无济于事的。
    
    如果人们还有深刻记忆的话,对2005年11月发生的吉林化工企业发生大爆炸导致的松花江污染事件应该有深刻的认识。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爆炸。到11月21日,松花江下游的哈尔滨市已公布全城断水紧急避险,此时,吉化还在否认爆炸污染水源。"吉化人士强调":爆炸产生的是二氧化碳和水,绝对不会污染水源,而吉化也有自己的污水处理厂,不合格的污水不会排放到松花江里。11月23日晚上,吉林市环保部门的一位工程师就在爆炸当天已经发现松花江水体受到污染。但这个情况并没有马上向媒体公布。而邻省的黑龙江哈尔滨市同样的不公开真相,他们开会却是在掩盖真相:11月21日中午,哈尔滨市政府突然宣布因为检修管网设施而停水,但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发出第二份公告,证实了上游化工厂爆炸导致松花江水污染的消息。到了11月23日,因为松花江水污染团向哈尔滨逼近,哈尔滨饮用水源地四方台取水口正式关闭,300多万人口的哈尔滨开始全面停水。在这起重大公共突发事件面前,吉林省、吉林市,以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全民备战,却是从被动到被动,人民的政府到底充当什么角色呢?让人民受害,难道就是政府的义务和责任?全国31省市"两会"盛筵,高官务虚,空话满堂,却没有及时预警并充分考虑如何有效应对雪灾,也没有人未雨绸缪,各级政府疲于应付,各地人民疲于受灾,春运不运,和谐难谐,一灾再灾,这样下去共产党还能继续执政下去吗?还能建设好小康社会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从《财经》"阴阳刊"看中共新闻检查方式转变(组图)(图)
  • 昝爱宗:北京资深传媒人凌沧洲呼吁新闻自由
  • 昝爱宗:上海翟明磊<壹报>再次被屏蔽无法浏览
  • 昝爱宗新浪博客被关闭移师国外取名《道路》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 昝爱宗新浪博客再被“和谐”
  • 昝爱宗:新闻署长柳斌杰权欲膨胀干涉外交部事务被"敲打"
  • 昝爱宗: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 昝爱宗:记者节之际致国家新闻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县委书记张志国的权力有多膨胀
  • 昝爱宗:拘留校长的陕西县长岂能道歉了事?
  • 昝爱宗:恳请胡锦涛先生关注胡佳先生的遭遇
  • 昝爱宗:平安夜的祝福
  • 昝爱宗:可怜的北大,霸道的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三联《读书》这束老花插在中宣部这堆牛粪上
  • 昝爱宗:对于"大屠杀"这一名词的几种历史背景解释
  • 昝爱宗:2007年最无赖的衙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