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全体教职工批判张维迎大会会议纪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6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临近学期末,前一段时间成为焦点的光华管理学院又有两件事颇为引人注目,一件是每月的例行全体教师会议莫名其妙停了两个多月,另外一件则是院内教师自发起草了一份建议书,在短短半个月内,有40多人在上面签了名。 (博讯 boxun.com)

    
    由于学期马上就结束了,2008年1月9日下午15:30,光华管理学院的全院大会终于在光华管理学院202会议室召开。张维迎用了近一个小时高调总结了光华在2007年取得的各种成就后,红光满面的走下台,等着按惯例结束会议。然而,随后的教师自由发言成了广大光华教师对现任领导班子的问责大会。整个会议持续到20:30分才结束,而且竟然没有一位教职员工离开。
    
    首先上台发言的是北京大学企业管理案例研究中心何志毅教授,他首先谈到:“不清楚到底是从哪一年开始,光华就不给教师自由发言的机会了。我原来想留在北大的重要原因就是愿意到一个简单而安全的环境工作,但是没有想到,到了北大还是要碰到我个人的一个很大的灾难。我经常半夜都睡不着觉,而且要用安眠药。”
    
    随即他谈到了他对光华的深厚感情和兢兢业业,他在光华没有当官的行政诉求,以及他希望在光华继续呆到退休心愿。随后请全体老师们理解他可能会有些激动,可能会有些尖锐。他说道:“院里对我的那个处理还挂在网上----说我严重侵害了光华的利益和知识产权,而且为了防止我进一步利用北大案例中心的名义伤害、侵害光华的利益,所以将我免职。这相当于把我定在耻辱柱上了。我是一个有28年党龄的老党员,我是一个有尊严的教授,而且我自己认为我没有这样主观动机,也没有这样的客观事实。我写了3份申诉材料,5篇解释性的文章,21封信。我跟78位教师谈过话。因为院里一直不让我有一个给大家解释交流的机会,因此我只好分别跟大家谈话。我只是希望解释,我不是一个损公肥私的人,我不是一个在主观上和客观上损害或者是严重损害光华利益和知识产权的人,我也不是一个欺负院长的教授。”
    
    除了事件的处理结果,何教授还提到了程序的草率,而且处理的院领导完全不做调查,不听取他的解释。他明确表达愿意把这次案例中心的事作为北大管理270多个虚体文科社科机构的案例,把怎么管理,怎么考核,怎么评价,怎么决定负责人的任免等进行规范。社科部的原有规定,他们自己也承认,这个规定有不完善的地方。
    
    在简略说明了和自己相关的解释后,何教授话锋一转,开始谈到了光华的共性问题。首先,他对院领导只讲莺歌燕舞,基本不谈不足表达了不解,而且认为光华需要横向和中欧、长江商学院比较才更有意义。
    
    进而,何教授点出了光华当前的核心问题:“制度不清、规则不清导致了很多混乱;一言堂现象很严重;个人凌驾组织,或者是个人绑架组织的现象经常发生。”作为党员,无论何教授,还是党委书记陆正飞,竟然都“不知道我党在光华管理学院里有什么权利”!。
    
    他接着说到:“第一是我们班子的领导力问题:有制度不去执行。第二是领导沟通和协调的能力很差。第三是领导规则意识很差,不仅在有明确禁止停车的地方停车, 而且对于解聘人,任免干部等,都不按规章办。第四是对人的基本尊重问题,院长多次说‘副院长以下的干部我随时可以叫他就地趴下’都是对人不够尊重的表现。”
    
    随后,他还谈到作为领导,要注意公众形象,一不要经常违背民意,在社会上发表一些非学术的、标新立异的观点。如“改革最大的受害者是官员;高收费有利于穷人孩子上大学。”二不要随便说话,如“批评我的人的道德水平连到我脚后跟都没有;排在我前面的人除了江泽民之外都是死人。”,或者在公开场合评价别人,如:“李其有洁癖,心理很不正常。”
    
    最后,何教授再次强调加强制度建设,向北大化学学院学习民主制度建设的倡议,以及在内部建立公平公正公开的解决问题的程序的必要性
    
    何志毅教授发言后,从澳大利亚回国的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单忠东教授马上上台发言,他首先针对院领导问了几个问题。首先,他非常希望知道当时针对何志毅教授的问题召开紧急会议时,院领导提到曾经向学校打过报告,那么学校领导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批示?对何志毅教授的处理有什么具体的意见?其次,他说:“院里去年底第一次在网站上对何志毅教授的问题的声明中有两条说明,措词和决定非常的激烈,断言何志毅教授肯定有问题,把他撤职了。但后来又在内部公开了院领导答复何教授的信,却说对何志毅不是处理,他还是有贡献的。如果我们院的领导的决定是正确的,那就应该坚持,难道就因为他写了20多封信我们就妥协了?”(听众大笑)。
    
    单教授说:“最近我在外边参加的很多评审会,确实感受到这个事件对光华管理学院的声誉有很大的打击,对北大和光华都产生了十分不利的影响,光华的声誉降落到了历史的最低点,我作为光华的教授,感到很痛心。我认为光华不能再发生类似的恶性事件了,光华承担不起。”
    
    他随后希望院领导应该以更公开、更透明、更和谐、更温柔的方式解决问题,“省得广大员工,每看见一次何志毅致院领导的第多少多少封信,或者是何志毅至广大员工的第多少多少封信时,心就紧一下,脑袋就嗡一下,手也颤抖一次。”(听众大笑)。
    
    同时,单教授表示同意何志毅教授所说的民主建设问题,以及院领导需要自省的问题。他说:“温总理做政府报告,讲完了所有的成绩以后,肯定还讲八大问题呢。” 最后,他希望2008年,院领导多下来听一听,想一想,光华的老师能够把一些恩怨抛开,共同把民主制度建好,开心的工作。
    
    紧接着第三位发言的是回国不久的,信息系统与物流管理系蔡剑助理教授,他说:“我是sars期间回到国内的,现在是奥运会召开之前,当时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像奥运会,现在的光华学院像sars,是一场危机”(听众鼓掌)。“光华管理学院在2008年就像一艘偏离航道的大船,已经撞过了三座冰山,有很多很出色的船员,选择乘坐救生艇默默离去;有船员选择干分内的工作,继续清理甲板;有的船员想着何时能够掌舵;有的船员,用身体挡住灌向船舱的海水;但是我很惊喜的看到有更多的船员,大概40多个,不但有智慧,而且能够看清方向,而且敢于在迷惑当中,在高压之下表达自己的意见。我本来曾经犹豫想乘坐救生艇离开,现在,我看到了这就是北大教师的可爱之处,这就是真正的北大精神,括号加清华精神(听众鼓掌),请允许我表达对你们真正发自内心的敬意。”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们肩负着培养全国最优秀人才的使命。一名教师的优越感,应该来自他的追求真理的勇气,他的责任心,他的奉献精神,他的爱的天赋;不能来自其他的一些条件,比如说所谓热门学科,是否是名校毕业,是否是上过中央电视台,或者是否是海归。作为海归学者,我认为刻意地制造海归和本土教师优越感的差别来获得个人的政治利益,不但是不负责任的,而且是不明智的。” (听众鼓掌)
    
    “请各位我尊敬的老师记住,你不是乘客,你是水手,光华是你的船,北大也是你的
    
    船。让我们共同把这个船开到正确的航道上来。再次感谢!”
    
    第四位发言人也是海外回国的,管理科学与工程系的杨东宁副教授。他说明了他参与为«建议书»征集签名的原因、过程和感受。他大声疾呼:“光华再也不能在这种基础制度缺失的情况下妄谈如何进一步发展!”“我们应该自己拯救自己。说低点,我们要创造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说高一点,要把光华建得更好。”
    
    他感谢“绝大多数认真了看了之后郑重的签上自己名字”的同事,并表示,他曾说“有人签了以后有点后悔,没关系,这个东西还在我这儿,以任何方式告诉我名字,我可以用非常彻底的方式把名字抹掉”但是没有一个教师这样做。
    
    杨教授认为,邹恒甫、何志毅教授的事情,“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制度,没有一个制度让好人做好事。”虽然有人提出,这份建议的时机未必恰当,但杨教授认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一个合适的时机,理论上没有最佳时机。比如三年前我们就需要这样一个东西,但是我们没有。难道我们要再等到三年后,五年后?”最后,他表达说:“希望能通过加强民主建设,让光华这个曾经让我们自豪温馨的地方,重新焕发生机,真正的能持续发展,在十年,十五年的时间里面真正地走向世界一流。”
    
    第五位发言的是院工会副主席,品牌研究中心主任江明华教授,他上来就说:“我在很多场合都讲过,光华是我在太平洋上唯一的一艘船,我不可能离开这条船。对我来讲这条船没有救生艇。我在这儿从上学开始到现在待了26年了。我不可能离开这个组织,我不可能做任何损害这个组织的任何事情。”作为«建议书»的起草人之一,他说:“我们想表达自己的一点儿心意,已经按照正常的组织程序,把«建议书»递给了学校,递给了我们的院领导。”
    
    他强调,“我们希望成立的是教师委员会,所有的教师都有机会、有权利、有义务和责任来参与光华的事情。”
    
    最后,他补充说:“群众对领导的要求标准可能比较高,但就是因为群众的期望高过领导的承诺,导才有压力,才能做得更好,社会才可能进步得更快一点。提出高标准的要求,是作为群众的基本权力,谁当领导就要能够承受这个压力。我始终选择当群众,跟我的能力有关系,当然我喜欢快乐的生活。”
    
    江教授发言后,是短暂的十分钟休息,所有光华的教职员工很快又回到会议室。与大多数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形成对比的,是张维迎已经没有笑容的脸。然而,这时走上讲台的,竟然是光华的老常务副院长、创始人之一,著名金融学家曹凤岐教授。
    
    曹教授上来首先明确主题:“今天我有点血糖不稳,所以情绪有点失控,希望大家忍耐一下。”(浑身颤抖)“我今天不说何志毅的事,但是应该说我是最有权利说何志毅的事的,因为我是第一任案例中心的主任,我也是«北大商业评论»的常务编委,一切事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今天不说何志毅的事。”
    
    随后, 曹教授吧焦点集中在光华的民主制度建设问题上,他认为:“维迎重新当上第一副院长,尤其是当上常务副院长和院长以来,做了一些个不妥当的事情,给北大、给光华带来很大的内伤和负面影响。”他回忆07年初曾经写了一封信,希望新班子在工作中能多听取群众的意见,包括不同意见,以增强决策的科学性,避免盲目性和随意性,做到凝聚、团结、民主、和谐。
    
    然而,他痛心地说:“这一年来这八个字怎么样呀?凝聚吗?没有凝聚呀!团结谁了?我们学院已经到了四分五裂的地步!民主吗?没有民主!和谐吗?根本不和谐!就从这一点来看,我对一年来的工作是不满意的。你们做了很多事情,但最根本的东西没有做好。”
    
    紧接着,曹教授说:“维迎呢,知道我们学院原来的规章制度,但是在做事的时候滥用党政联席会、院长办公会的名义,以集体决定为由,做了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给光华的班子和校领导都带来了很大的被动。”“关键在于从维迎同志当了第一副院长那天起,就不开党政联席会了,他开院长办公会,实际上把党委也给列进来了。然后以此为名做了很多决定。但院长办公会根本就没有人事任免权!人事任免权在党政联席会上!这些都有明文的规定。”
    
    曹老师激动地说: “维迎啊!制度制订了就应该执行,谁的职责就是谁的职责。实际上,我们评职称的时候还有教师委员会,过去厉老师在的时候还有院务委员会呢!但是,维迎同志当政后,你开过院务会吗?全没有了!所谓的院里决定受维迎你主导的太多了。正是由于这样滥用权力才出了后面的很多问题。邹恒甫的问题要解决不要解决呢?肯定要解决。但是邹恒甫问题的解决,对外声明“院长办公会”就把邹恒甫就给开了,实际上院长办公会议无权开除一个教授!”(全场热烈鼓掌)“开除一个教授和提一个教授是一样的。要经过学术委员会、要经过院党委会、要经过党政联席会!这不是乱套了吗?同志们!”(热烈鼓掌)“制度是给大家订的,是要遵守的!”
    
    随后,曹教授披露了2006年4月教授评审之前,张维迎临时强行修改评职称条件,导致张志学、陈丽华和董小英三位副教授几年的努力都突然失效的行为,曹教授质问:“这是学术委员会的工作,不是你院里的工作,你能否尊重点儿学术委员会!”(全场热烈鼓掌)而到了评审会上,张维迎又说:一个A类顶二个B类。曹教授对此评价,“没有这个规矩呀!你说顶就顶了?实际上就是说你想提就提谁。因为这件事情,我们有一些优秀的教授够条件的,今后一辈子可能也上不来了。维迎你应该好好地想想,这都不按规则办事呀!”曹教授把这比喻成“一个运动员百米赛跑,已经跑了50米后,突然鸣枪说都不符合规则!”这样荒唐的事让身为学校和国务院学术组成员的曹教授“感觉到非常的悲哀,非常的无能为力!”“所以学术委员会会议结束的时候就我提出来要辞职,因为已经不是我能够做的事情了!”
    
    曹教授语重心长地说“维迎呀,你是院长,你要区分该管什么不应该管什么。邹恒甫的问题就是开院长办公会把人家除名,结果现在法律官司来了,校长都没法处理!校长谁都说不对此事负责,你说带来多大的问题呀!”
    
    接着,曹教授又针对张维迎滥用院长职权,经常借光华的名义对外发表声明等行为进行了批评。曹教授问道:“你自己的事你干嘛打着光华管理学院的名义呀?你老说人家不能乱用光华管理学院的名义,你自己不在滥用吗?只和你自己有关的声明,而名义是光华管理学院?!我也是光华管理学院的成员呀!我怎么不知道呢?”
    
    与何志毅教授、单忠东教授一样,曹教授也对张维迎经常不负责任地在媒体上大放厥词表达了意见:“再比如说07年11月29号的两个采访,你说什么‘现在不是院长欺负教授是教授欺负院长。’你要说院长欺负教授我还能举点儿例子,你要说教授欺负院长我连找例子都找不到。然后说‘谁批评你和骂你的人道德还不如你的脚后跟’那我今天批评你了,我的道德不如你的脚后跟?”
    
    在对张维迎进行了多方面的批评后,德高望重的曹教授提出了当前光华管理学院真正需要讨论的四个问题,分配问题、退休问题、职称评定问题和学科建设问题。
    
    最后,曹教授用他在闵先生九十寿辰的讲话结束了他的发言发言“老一辈同志创立了光华管理学院,并创立了光华品牌,没有他们的努力,就没有光华的今天。我们必须像爱眼睛一样爱护光华管理学院,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损害和破坏光华品牌,损害和破坏光华的荣誉、声誉和形象。要一心一意谋发展,扎扎实实创一流。”
    
    在全场如雷的掌声和张维迎愈见铁青的脸色中,第七位发言人,院工会主席张红霞教授也做了简短的发言,她说:“今天几位老师表达了很多人的想法,而且是压抑很久的想法。光华现在出现了这么多问题,声誉受到了很大损害,一些老师自发的提出来一些倡议,工会把群众的声音整理成了«倡议书»。大家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民主的、和谐的、快乐的光华。希望通过今天的会,推动制度建设,保证我们光华的这艘大船能够向着更好的方向,更有效率地行驶。”同时,她还表示:“今后学院的工会确实应该依照«工会法»、«教师法»在监督民主决策上多做一些贡献和工作,更多地保护大家利益,能够让大家在光华过上一个非常快乐愉快的生活,然后再埋头再干活。”
    
    接着,会计系的王立彦教授作为第八个发言人表达了意见。他说:“早晨我上网去看了下,把张维迎邹恒甫何志毅他们三个人的名字联合打进去,百度上是 15200个网页,GOOGL中有11000个网页。近期的几个事情,光华管理学院让北大在直接受损或者间接受损,成了媒体炒作的诱饵,网友调侃的由头, 街头巷尾的谈资,小消息市场的畅销消费品!现在我出去讲课,到哪大家都问我是否有新的消息,可悲啊!”
    
    对此,他提出了三点建议。首先就是要在网上公示这两件事的处理过程,并让老教师组成老教师委员会和特别调查小组,关注学院的决策事情。其次是要把开除邹恒甫教授,以及处理何志毅教授的很多疑点核实、澄清。最后是要呼吁学校重视这个事,不要再沉默不言。
    
    在一片掌声中,第九个发言人,金融系的刘力教授登台。他先对光华现在越来越缺乏团结和谐氛围表达了“特别伤心”,然后强调“现在需要集体决策。”他认为, “虽然方向没有大的偏差,但步子如果走得太快让大家不舒服的话,不妨走慢一点,否则任何事情都会很难做,甚至影响损害我们。”
    
    接着,和厉以宁老师共同创立光华的元老之一的胡健颖教授,做了让全体参会者都心酸的发言。她说:“很多新来的同事,可能不太认得我。我在北京大学已经教学50多年了, 我非常地爱北大,也爱光华,也爱光华的学生,而且我的个性非常开朗,一天到晚很开心。然而去年,我们这些老教师都被要求从楼上的办公室搬到地下室,给新回国的人让地儿。地下室是很闷气的,我们好多老同志,气憋不上来,但是他们只是在那里继续的工作。我的腿受了伤,下不了地下室,那我也没任何怨言,我带头把东西放回家。这就是我的个性。”
    
    她接着说:“但是最近光华出了这么多事,我伤心了一个月,我很难受。最近我接到很多国外的学生给我打电话,他们也说很难受。50年来,就是动手术换关节我都没有流过眼泪。但现在,我神经衰弱,睡不了觉,我吃中药和西药都不管用。我太爱光华了,我太爱北大了。”
    
    “光华存在这么多问题,除了要推行制度建设,更重要的是怎么能够把这个损失挽回来!我要跟大家说拜拜了,我要离开光华,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让我的心情愉快一点。我只是希望、诚挚的希望大家共同来努力,不要成为世人的笑话!我不谈多了,我很难受。”
    
    在胡教授发言引发的凝重氛围中,原副院长朱善利教授也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希望以后再专门开会,讨论学院建设问题。光华的体制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资格改变它,解决它。”
    
    刚发过言的单忠东教授再次上台,谈了一点问题和几点意见。他提出的疑问是“作为党政联席会议成员的徐信忠和武常歧两位副院长,都对处理何志毅教授的决策表示过异议,有不同的看法,那这个决策过程到底是怎么完成的?既然有不同的看法,为什么还在上面签字呢!”
    
    他随后提出了几条意见,包括:
    
    第一,光华的制度建设必须立即开征询会议,要具体地做;
    
    第二,刚才各位老师提到的具体问题,希望领导对予考虑、并明确答复;
    
    第三,要建立民主社会的决策审议制度;
    
    第四,应该成立不由院领导主持的独立小组,给全体真相;
    
    第五,维迎作为一院之长,接受采访有很多说法极为不妥,应该向大家道歉;
    
    第六,党政领导们至少处理问题的方法不妥,非常仓促,考虑也不全面,也应该向大家道歉;
    
    第七,维迎在管理上经验有很多不足之处,应该腾出时间好好思考一下,对大家有一个交待。
    
    时间已近八点,面对如此多教师的踊跃发言,连张维迎当上院长后马上被提拔的院长助理王亚非也出人意料地陈述了对张维迎的诸多意见,她提到:“我个人评价本届的班子,我觉得这届的班子没有成熟,他们原来好多就是从老师的岗位当上领导的,他们需要时间。”“我跟维迎吵过,为了管理制度,我认为这样管理是不对的, 我说经常搞不清楚维迎为什么不和大家交流?为此我经常挨骂。”“我愿意和大家一起推动光华的规范管理,这样才有光华的未来。”
    
    在发言中,她提到,她经常建议张维迎要“就内部的很多管理问题多听听大家的意见”但张每次他说“你不知道,外面竞争这么激烈,你怎么能让我干这个?”
    
    最后,她再次表示:“第一年我们还有借口,做的不对因为我们刚开始,但是第二年我们可能借口不多,第三年就是不称职了。我同意大家完善我们光华管理学院的制度,把程序建立起来的倡议。”
    
    随后,不知道党在学院有什么作用的党委书记陆正飞和众人所指的张维迎相继上台。陆正飞有条件地表达了歉意,张维迎则仍然试图捍卫自己的所有决策。不过,三人都用不同方式表达了“新班子还年轻,难免犯错误,希望大家原谅。”
    
    附件1:«光华管理学院教师建议书»
    
    第一,成立学院教师委员会,教师委员会由全体教师选举产出,由一定比例的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组成,学院行政班子决定的重大事项,需经教师委员会审议,通过后生效。重大事项的范畴和决议方式等由教师委员会筹备小组起草,全体教师会议讨论表决后施行。教师委员会每季度定期召开一次会议,并可根据需要召开不定期会议。我觉得这是我们希望大家参与我们的光华的民主建设,也是纠正我们过去可能所犯下的一些错误。
    
    二、保持学院学术委员会的相对独立性,增大学术委员会的代表面,增加学术委员会的非行政领导人数,行政领导在学术委员会中的比例不得超过20%,以保持学术委员会的相对独立性。
    
    三、响应许智宏校长的学术见解和观点,推广北大化学学院的改革经验,在光华管理学院施行院长轮值制度,教学研究人员兼任的学院院长和副院长实行轮值,任期4年不得连任。
    
    四、建立完善学院行政管理制度,重大问题施行投票制,建立年度和中期行政领导述职制度,学院行政班子每年度应向全体教职工大会进行述职,听取意见改进工作,另外在行政班子任职两年后建议由学校组织部门组织中期考核。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培林对决张维迎:中国改革究竟谁得益最多?(图)
  • 张维迎、张五常、张曙光论腐败:润滑剂、买路钱、吐痰论
  • 张维迎的“精英”资格认证质疑
  • 陈永苗:给张维迎颁发诺贝尔疯子奖
  • 邹恒甫:张维迎撒谎欺骗的耻辱历史和现实
  • 叶檀:邹恒甫张维迎之争本质是什么?
  • “张维迎现象”和“主流”的危机(原稿)/袁剑
  • 张维迎:高学费对穷人有好处
  • 张维迎的“精英”资格认证质疑/黎阳
  • 张维迎教授“理性思考”的破绽/冼岩
  • 张维迎:理性思考中国改革
  • 眉批派:文化名人评点张维迎
  • 张维迎教授蠢得到家了!
  • 张维迎的谬论-利益受损最大的是领导干部?/郭松民
  • 侧面看张维迎所鼓吹的“产权改革”的本质/金之周
  • 侯若石教授点名批评吴敬琏、厉以宁和张维迎
  • 秋石:张维迎为何陷入四面楚歌
  • 影响张维迎的五个人
  • 笑张维迎先生要状告网站之壮举
  • 传说中张维迎的“出场费”
  • 张维迎——一个丑恶灵魂的放荡/秋石客
  • 从张维迎声称“与顾雏军不熟”谈起/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