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走出悲情,听从人性的召唤——获奖答词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3日 转载)
    尊敬的亚太人权基金会的朋友们: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博讯 boxun.com)

    
    首先请允许我以个人名义并代表中国天安门母亲向亚太人权基金会表示诚挚的谢意,感谢基金会授予我本人及天安门母亲2007年度“人性光辉”奖。我和我的难友虽然无法前来出席今天隆重的颁奖仪式,与朋友们共聚一堂,但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当我们得知获奖的消息,而且是以“人性光辉”作为这个奖项的名称时,我们都很高兴。因为,对于我们群体中的每一个人来说,能够获得这样一种基于人性的肯定,不能不说是一种最大的荣幸。人性,它朴实无华,没有任何矫饰,没有任何虚夸,然而,以此来评价一个人、一个群体,却是最实实在在的。我们乐意接受这样的评价。
    
    是的。在这漫长的十八年,我们的所有追求,所有思索,所有作为,皆来自人性的召唤,正如当年倒在血泊中的我们的儿女那样。作为“六四”死难者的亲属,我们常常想:今天被记录在那份“六四”死难者名册里的很多人,在十八年前那个血腥的黑色周末,当他们面对着装备精良的杀人机器时,当他们面对着喷射着火焰的机枪和疯狂地碾压过来的坦克时,他们毅然地作出了一种人性的选择。因为在那样的时候,在那样的情形下,他们所能拥有的,除了人性不再有别的。假如他们不想在嗜杀者的淫威下苟活,惟有听从人性的召唤。
    
    十八年过去了,当年正值盛年的父亲和母亲,如今大都步入了古稀之年,但是,这些痛失亲人的父亲、母亲和妻子们,至今仍无法忘怀当初所作出的艰难抉择。面对大屠杀后的恐怖与肃杀,面对整个社会死一般的沉寂和冷漠,她(他)们义无反顾地向茫茫的黑夜跨出了第一步,决然地向世界发出了第一声呼喊。她(他)们作出如此艰难的选择,同样是听从了人性的召唤。她(他)们不能愧对不屈的亡灵,她(他)们同样不愿在杀戮者的淫威下苟活。亲子之爱,人情之常,人性使然也。然而,在一个戕害人性,蔑视人道,不把人当人对待的制度下,这种亲子之爱,这种舔犊之情,居然也成了一种不赦的“罪孽”。母亲们没有说出真相的自由,没有表达哀痛的自由,甚至没有哭泣的自由。这十八年来,天安门母亲所追求、所争取的,正是这样一种作为一个母亲,作为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她们年复一年,不顾艰难险阻、不惜一切代价所要维护的,正是人性的尊严与完整——无论是对于死去的,还是对于活着的。
    
    天安门母亲十八年来蒙受了深重的苦难,也经历了一场灵魂的洗礼和思想的启蒙。今天,她们至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人,不是可以任人奴役、任人宰杀的牲口。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有民族的自尊,更应该有个人的自尊;为了这种自尊,该放弃的就得放弃,该争取的就得争取。我想,作为一个失去了儿女的母亲,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公民,懂得这一点已经足够了。一个社会的文明进步,皆来自人性中对于自由和尊严的渴求;而任何一种专制制度的最主要特点,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扼杀并最终消灭人的这种渴求。发生在1989年的那场天安门民主运动,就其最深刻的意义上说,正是人性中这种对于自由、尊严的渴求与专制主义之间一场规模空前的冲突与较量。这场较量以前者遭到毁灭性打击而告终,而其最直接的一个灾难性后果,就是在全社会造成了对于自由和尊严的畏怯与逃避。中国再一次踯躅于世界文明圈之外,整个社会被一种到处弥漫着的晦暗、冷漠、绝望、堕落所笼罩,没有自尊,没有羞耻,没有诚信,没有敬畏,没有忏悔,没有宽容,没有责任,没有同情,没有爱……。难道这一切就是民众的选择?不!这是专制者的选择。因为,这一切恰恰是专制制度赖以生存的土壤。
    
    由此我们想到,中国人应该换一种活法。我们应该生活在真实和真话之中,应该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活着,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死去。唯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日进一分、月进一寸地从根本上铲除专制制度赖以生存的土壤。
    
    “六四”,应该是一个旧时代的终结,更应该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今天,中国正处于制度转型的重要历史时刻。作为十八年前那场杀戮的受害亲属,作为在那场民族苦难中站立起来的天安门母亲,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都怀有一个强烈的信念:人死不能复生,失去的已经不可能再追回来,那麽活着的人,就不要再遭受到无辜的杀戮,像“六四”那样的人间惨剧再也不能在中国这片灾难频仍的土地上重演了。为此,需要有一种新的制度安排。这种新的制度应保证人性不再任意被蔑视,人权不再任意被践踏,要让所有的人都能得到人道的关怀。
    
    基于这样的信念,我们在这个世纪开始的时候,就曾向世界宣布: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泪流得已经太多,仇恨已积蓄得太久,我们愿意放弃牙眼相报的偏狭与仇恨,愿意把血和泪的苦难转化为对道义和责任的一种承担,愿意以自己的一份努力与所有向往自由的同胞一道,共同结束我们民族的不幸历史。
    
    今天,我们愿意更明确地向世界宣布:凡历史真相都必须还原,凡历史罪恶都必须追究,凡历史欠账都必须清偿,凡历史不公都必须纠正。但是,我们不主张复仇,不主张暴力,不主张以恶对抗恶;我们主张用理性来对待分歧,用爱来化解仇恨,用对话来换取互信,用宽容和克制来求得全民族的和解。
    
    我们将以此告慰“六四”死难者的在天之灵,告慰那些已经倒在了寻求正义路途上的难友们。我们也以此来回馈海内外一切关心过我们、同情过我们,声援和帮助过我们的朋友们。
    
    最后,我谨代表中国天安门母亲再次感谢亚太人权基金会给与我们群体的这份珍贵的褒奖。
    
    谢谢大家!
    
    丁子霖 2007年9月4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组图)(图)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丁子霖拟五月返京办纪念活动 (图)
  •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 丁子霖:强烈抗议中共国保当局对耿和、袁伟静的暴行
  • 林牧先生病逝唁电 / 许良英 、丁子霖 、江棋生等
  • 刘晓波丁子霖等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丁子霖:从九年前赵紫阳先生的信所想到的
  • 母亲节前夕 丁子霖希望“六四杀戮”勿重演
  • 丁子霖: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
  • 绝食是否可取:采访当事双方丁子霖和高智晟(图)
  • "天安门母亲"致两会公开信 (丁子霖等126人 )
  • 丁子霖不赞成维权接力绝食活动
  • 丁子霖对绝食表示异议 高智晟再次陈述己见(图)
  • 高智晟:关于丁子霖女士公开信的回应
  • 丁子霖致高智晟公开信: 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真相是一种力量 ——介绍甄铧先生文章“何须‘怕谈以往’?”/丁子霖
  • 《六四播客采访录》序/丁子霖
  •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组图)(图)
  •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 丁子霖:从获选“亚洲英雄”说起
  •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丁子霖 蒋培坤
  •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丁子霖、蒋培坤
  • 读仲维光先生两篇文章有感/丁子霖
  • 一封寄往天堂的家书/丁子霖
  • 我不会忘记──给丁子霖女士并请转给天安门母亲/张鹤慈
  • 一封寄望天堂的家书/丁子霖
  • 丁子霖给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信
  • 丁子霖:写在母亲节
  • 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丁子霖
  • 致国内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丁子霖
  • 评丁子霖的公开信
  • 王丹:丁子霖的一席话值得国民党深思
  • 对丁子霖女士候选诺贝尔和平奖的荐举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