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廖祖笙 更新时间:9/11/2007 (博讯 boxun.com)

    
    
    
     正如我说过的那样:“这几百天来,公权不是致力于查办真凶、澄清事实、抚平伤痛,而是丑态毕露,以种种卑劣的伎俩掩盖血腥,继续加害于惨遭不幸者,整个中国大地犹如被邪恶所笼罩,这样的现实远比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校园本身来得更可怕!”
    
      人命关天,有人竟能倚重统一宣传口径、实行新闻封锁、卡住关键证物、网特颠倒黑白、频繁封删网站、关闭司法大门等等邪恶的伎俩强行掩盖血腥!面对如此狰狞的现实,我不禁要问:那些丧尽天良的官僚以及名曰捍卫人权实则践踏人权的小丑,你们“情为民所系”的情怀何在?你们的职业精神何在?你们的道德底线在哪?在互联网时代,以邪恶伎俩欺骗公众、掩盖血腥,果真就能如愿以偿吗?
    
      “和谐盛世”中有着太多丑恶的表演。就在昨天,有广州的IP又在百度“廖祖笙吧”贴出了两篇毒文,一篇是江西省德兴市一中徐建新的《我看廖梦君案,廖祖笙在撒谎》,一篇是“金山大少”的《廖祖笙是一条恩将仇报的可怜虫》(后被管理员删除)。这两篇恶臭冲天的烂文如出一辙,玩弄的无非是偷换概念、恶意栽赃、人身攻击的鬼把戏,其蝎子毒心在标题的制作上即昭然若揭。我所在的居住地与广州荔湾区毗邻,转贴者未必就居住在广州。
    
      之后又有广州的IP跳到帖子后洋洋得意:“廖坐家(作家)说两句吧。”自我孩子惨死校园之后,我在某个据称已被“招安”的论坛就一再受到网特的肆意辱骂,且只能我挨骂,不许我发帖反驳。在天塌地陷的人生惨痛面前,我实无心同此类人渣计较什么。“肉体上消灭,道德上抹黑,经济上拖垮”,在这一事件中再次被邪恶势力运用得驾轻就熟。其滥用公权刻意“搞臭”一个作家所费的心力,已远在我为儿鸣冤之上,远比我高估了文字的影响力。我是早发觉文字改变不了这世道一分一毫的,对此,我不予搭理。
    
      有网友对徐文进行驳斥,并给出多条网文的链接,结果这些驳斥和相关链接全被删除。是夜,网文链接所指向的我的网站,几个小时奇怪地打不开。
    
      有真假莫辨的“网友”今天又穷追不舍,敲出一串惊叹号,云徐建新文章“里面的问题很客观”,“希望廖解答”,表示“作为关注者,我不希望被谁利用!”。其实我的网站上天天在“解答”,落拓若我,也“利用”不了任何人;对于徐建新之流,网友们已口诛笔伐了不少,在我的网站就能找到,我本无意旧事重提。既然广州的IP如此看重徐建新的那篇“大作”,且有“网友”强烈要求“解答”,那么我就只有委屈徐建新自作自受一回,“解答”如下:
    
      徐建新文章“里面的问题很客观”,当真如此吗?让我们再次来见识他所谓的“客观”:
    
      徐建新在恶毒攻击我的文章里偷换概念,假扮“外行”,将警方严重隐瞒我孩子伤情的一句话尸检结论等同于详细的尸检报告,并毁谤云,我拒不签收警方要给我的尸检报告。然则,一句话的尸检结论和详细的尸检报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我孩子惨烈遇害校园423日的今天,我和律师仍然看不到被称作“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律师仍无从依法调阅本案卷宗;律师致函三级公安机关,请求允许家属给自己孩子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对方不作任何回应……对此我已念叨得嘴皮子快长出老茧,在此为着“解答”,不得不再次念叨;
    
      徐建新说给我的两个邮箱发过信,没收到我的回复,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收到他的任何邮件;他在人命关天之事上,居然连个求证的电话也不打,就伤口上撒盐,对经历了人生惨痛的人急不可待予以恶毒毁谤和攻击,事后又以自己是教书匠付不起电话费为由,在那个容不得我说话的论坛聊作搪塞;
    
      徐建新以维权“前辈”自居,却在疯狂诋毁我父子俩的毒帖后面穿上“波涛浩淼”的马甲,自顶毒帖,疯狂叫嚣“人已经死了,没有名誉权了”;
    
      “年前我在美国民主论坛发了几篇文章,徐建新‘消除影响’的文字随后就杀气腾腾赶到,在文中,他把高莺莺、杨代丽、廖梦君的家属‘一锅煮’——不是官方的错,全是这些受害者家属的‘错’。小丑徐建新,我算是见识你‘维权’的真面目了!到我当兵、工作、求学、生活过的地方去走走,看看我廖祖笙除了率真,还能剩下些什么?你信口雌黄毁谤我‘撒谎’,你也配?”(见《廖祖笙:廖梦君案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冤案!》);
    
      “徐建新满脑子的专制毒素,他一方面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人命关天疑问长串的事件上神经短路,抢了个‘全国第一’,以真名实姓加马甲玩弄各种小伎俩,信口开河在网上恶毒毁谤廖祖笙先生,一方面在遭到网友纷纷谴责后,不但没有应网友们的要求向廖先生道歉,反而恼羞成怒,威胁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廖先生,称廖不删除博客上转贴的网友批评他的文章,他就要廖‘好看’!”(见《铁笛:廖祖笙在说谎?徐建新在撒谎找抽!》);
    
      徐建新自称依靠一篇“还没写完的文章”“影响了总理人选”:“这是一篇还没写完的文章,但中国国家安全部介入了,本人(徐建新)在2002年10月24日,被三个国家安全人员带到了旅馆中,失去自由近12小时,本人的计算机被扣,最终以‘散播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罪名被没收。思考后结论很简单,原因是这文章影响了中共十六大,影响了总理人选。历史上,只有傅斯年的名文《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开不可》能够相提并论,本人与傅斯年的主要不同在于:名望极大的傅斯年是明确要宋子文下台,作为无名小卒的本人,文章只是想讨论中国教育问题。”徐建新那篇“还没写完的文章”能否“影响了总理人选”,网友们不妨上网一搜,别如网友所言又“我的眼泪都笑飞了”;
    
      徐建新“自娱自乐,炮制了一个《中国国际互联网高手名人名篇榜》,恬不知耻在榜中称‘属于理性型的:第一号高手当然是本人徐建新!”(见《说不得么:贻笑大方之江湖巨骗徐建新》);
    
      ……
    
      好一个徐建新文章“里面的问题很客观”!以上所述我信手拈来,从这种人的文章里也能读出“客观”?我还真佩服了某些人的鉴赏力!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案发年余,以实名撰文为我孩子鸣不平的人士不少;以实名跳上前台信口雌黄的却只有自称依靠一篇“还没写完的文章”“影响了总理人选”的徐建新——全国上下“客观”者就此徐建新!“壮哉”,徐建新!
    
      为什么那些公认的5毛在此事件中疯狂混淆视听,一度无分日夜对我父子俩百般诋毁和辱骂,却并没有像乐衷于在网上“提升知名度”的徐建新一般,跳上前台,以实名进行类似的表演?因为他们了然自身到底在干些什么,隐身施放毒箭的同时,既可听命于邪恶的驱使,又可避免身败名裂,逃避历史的清算。从某个视角而言,他们是邪恶土壤里的一群精于算计者,他们还没有愚蠢、疯狂到徐建新掉出底裤之地步!
    
      这一血腥事件久拖不决,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影响公权的公信力,身心俱疲中,有时我还真愿意如徐建新、“金山大少”所愿,用一句“廖祖笙在撒谎”或“终于了结”来划上句号,省得让世人日益看清这世道的恃强凌弱以及旷古难觅的无耻和邪恶。然而事实上我不能够,因为我太清楚我面对的是一股怎样的势力,我率真的禀性还没有教会我怎么“撒谎”;权势上的没有可比性,也令旁观者看清就是借我几个豹子胆,在此事件中我亦无“撒谎”之胆量。我无意展览黑暗,但只要没有公道,我必将继续抗争,哪怕是玉石俱焚——这是为人父母者的本能,也是我的自由和权利!
    
      黑暗势力越是倚重《我看廖梦君案,廖祖笙在说谎》这类毒文掩盖血腥,越是将激发我内心的抗争。到底谁在说谎?我要第10001次呐喊:亮出尸检报告,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让媒体跟进监督,让铁的事实说话!倘使相关方面非要把廖梦君案办成“国家机密”,那么也要给我一个确定此“机密”的基本理由!
    
      我要警告那些窜到广州匿名发帖的某些人,警告那些试图依凭种种邪恶的伎俩欺骗公众、掩盖血腥的无耻官僚和帮凶,倘使你们认为玩弄这类小把戏就能挑起“文斗”、转移视线,让血淋淋的命案不了了之,并从精神上道德上彻底击垮我廖祖笙,那么,你们最后看到的只会是事与愿违,直至无可收拾!
    
      与我感同身受的,还有不少身陷囹圄或饱遭迫害的作家、记者、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以及有冤无处申的访民。在这个离奇的岁月里,有太多不甘为奴的男女感同身受挣扎在今夜。在蛆虫迭出、苍蝇狂舞中,退到悬崖边上者除了奋起抗争,已是别无选择。
    
      在此我要重复我的那句忠告——警惕:以此套路,邪恶势力往后能以杀害廖梦君的方式杀害任何人!能以迫害廖祖笙的方式迫害任何人!对于任何试图依凭邪恶伎俩欺骗公众、掩盖血腥、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屠夫、帮凶、独夫民贼以及丧尽天良的官僚,人类除了要有必要的警惕,还要有一种绝不听任你随意凌辱、奴役的精神。每个人均系国家的主人,而非任何人的奴隶!
    
      我相信历史最终将证明,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即便眼前风雨如晦,我也坚信正义的力量在天地之间并没有死绝!终有一天,天是蓝的,地是绿的!邪恶势力为掩盖血腥而进行的种种丑恶表演,在历史的长廊中,唤醒的不过是世人滴血的记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 廖祖笙:医护人员没有坚守 医德就会被狗叼走
  • 救救这2千万个孩子,救救我们的未来!/廖祖笙
  • 你我未必比小偷和坐台女更道德/廖祖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