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7-09-08 
    
       赴京之前,我曾经这样说过:“我深知在这样的体制下,即便奔赴远方,也极可能是血泪成行”,然而,“黑暗需要有人去见证,光明需要有人去探寻,人类蜿蜒前行的历史,一直以来就是在黑暗中不断探寻光明、蹒跚前行的历史,而非听天由命、任人宰割的历史!”(见《廖祖笙:这世道,休提起,提起泪涟涟!》) (博讯 boxun.com)

    
      果不其然,我夫妇俩在京城折腾了已经一个月,为孩子的蒙冤惨死多方申诉,讨不着任何的说法;日复一日给最高领导人每天寄出两封特快专递,也得不到任何的回音。这些全在意料之中。在京城奔波到最后的结果,我夫妇俩或也像绝大多数的访民那样,不过是用人生真确的惨痛,进一步印证了体制之恶,以及这世道肉食者的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
    
      古色古香的京城已然灰飞烟灭。北京街道的两侧,要么雾阁云窗,要么在砌造一堵接一堵的“文化墙”,像拉扯一块块遮羞布似的,遮掩着低矮的民房以及大面积拆迁之后的一片狼藉。这座城市的表皮裹起了“现代化”的盛装,骨子里却抱残守缺——大量访民奔走在广袤的京城,犹如跋涉在远古时代的荒漠之内,各种“为人民服务”的办事机构林立,然而故宫的城墙在四处隐性延伸,“贱民”们求爷爷告奶奶,在这座城池同样不易找到一个可以真正说理的地方。那些习惯于作秀的官僚,千里迢迢“访贫问苦”,对眼皮之下苦苦泣告的访民,却能视而不见,何其矫情与冷血!
    
      事实上一直以来,这个国家在骨子里就没有明显的成长,它定格在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在建造紫禁城的同时,似乎也已把专制、残暴、无耻和邪恶钉牢在了当权者的体内。在一个缺乏民主监督的极权社会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党,没有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哪怕是人命关天之事也能暗箱操作,统一宣传口径,何来公开、公平和公正?所谓“人民当家作主”,不过是一通哄和骗,无所谓民主,也就无所谓真正意义上的百姓当家作主。“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翻开中国的历史,说到底就是一部率兽食人、虐政害民的历史。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世道一边在起劲地叫嚣“构建和谐社会”,一边却旁若无人频频上演着万般的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默许吃人、藐视人权、迫害良善的事每天均在朗朗乾坤中发生,只是这一切在中国境内的媒体以及互联网上,不会得到具体的体现,这个“伟大的”国家在把持舆论方面已是炉火纯青,总是莺歌燕舞,总是一派“和谐”。类似上访村内的苦难,是得不到中国媒体的眷顾的;打开“境外”的中文网站,不忍卒读,种种控诉的文字中凝结了百姓太多的血泪,而写这些文字的作者,多半如我,正“幸福”地苟活在“崛起”中的中国。
    
      他们在本土有冤无处申,有苦说不出,在互联网天大地大的时代,不过是为着喊冤呼痛,为着给执政当局提出一些批判性、建设性的意见,便不得不舍近求远,从互联网上“出国”言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白纸黑字,俨然不是对人民庄严的承诺,而只是一种摆设。更令人愤慨的是,这种言论上的禁锢正大量抛撒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居然能用纳税人的金钱反过来限制纳税人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
    
      无数革命先烈当年为着实现心头的夙愿慷慨赴死,白骨累累之后,据说搬走了压在中国人头顶的三座大山,而今新的三座大山又高比五岳。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背后,是连年来政府职能属性的丢失,是逼良为娼,无视民间疾苦。可就是在这样的不堪中,也还有御用文人和所谓的“经济学家”为夺泥燕口、削铁针头炮制理论上的支撑,为政府推卸份内的责任而百般掩饰,何其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案发年余,被邪恶势力操作成了而今这模样,就更是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逻辑学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在同一思维过程中,一个思想及其否定不能同时是真的。相关方面一会儿说廖梦君是“跳楼自杀”,一会儿说是“不慎坠楼”,而任何一个亲眼目睹我孩子遗体的男女,均不难得出这样一个判断:这孩子死于他杀!换言之,两种截然不同的结论,必有一方在误判或撒谎。真金不怕火烧,何以这一惨案偏偏媒体介入不得、律师介入不得、家属申诉不得、公众谈论不得、法院受理不得?答案只有一个:这是一个经不起检阅和追问的假案、冤案,强权压迫至今,靠的就是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
    
      何其相似啊,“肉体上消灭,道德上抹黑,经济上拖垮”,“文革”中整人的可怕套路,在这一惨案中再次被邪恶势力运用得驾轻就熟。风雨如磐中,承受着巨大人为灾难袭击的绝不仅只是廖祖笙夫妇。不断有阴风阵阵的消息传来:某个作家、记者被捕,某个维权人士饱遭迫害……构建和谐社会与制造官民对立、疯狂践踏人权之间,难道也能划得上等号?从中也能觅得见“和谐”的影子?
    
      法国作家、哲学家孟德斯鸠曾经这样说过:“支配和统治一切的,在君主政府中是法律的力量,在专制政府中是永远高举着君主的铁拳,但是在一个人民的国家中还要有一种推动的枢纽,这就是美德。”在邪恶势力完全不把人权当回事、拒绝先进制度、习惯于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的年月,这种推动国家进步的枢纽又到哪里去寻觅?中国“崛起”的背后,美德是如此乏力,大江南北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道德大滑波。
    
      纣王无道杀忠良,天下荒芜怨声起,纣王最终是一种怎样的下场,我们都已经看到。在中国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统治阶级能够真正依凭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带领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相反只会给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大学》曰:“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古人的训格之言,肉食者们难道也忘了?
    
      我本愚鲁,但即便愚鲁若我,亦不难得出这样一个基本判断: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执政当局如果不能以人为本善待人民,那么哪怕把构建和谐社会的口号喊得响彻云霄,于民众而言也仍然是口惠而实不至,这一愿景最后只能是画饼充饥,不过是海市蜃楼!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 廖祖笙:医护人员没有坚守 医德就会被狗叼走
  • 救救这2千万个孩子,救救我们的未来!/廖祖笙
  • 你我未必比小偷和坐台女更道德/廖祖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