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75岁老人搞环保,71岁的弟弟做保镖/taodax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3日 转载)
    
    taodax [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发现者 http://www.kdnet.net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环保现状是什么情况?你是否知道老百姓在独自孤单地与污染战斗?
    
    刚才看到一篇关于太湖污染的详细报道,一个情节让我不由得发笑:
    
    常州市75岁老人沈奎鹏想拯救家门前一条受污染的河流,向环保部门举报无效后,决定亲自寻找污染源,时常得半夜出去查看,为照顾他的安全,71岁的弟弟给他做保镖....
    
    
      太湖治污的民间力量依旧薄弱,政府希望动员一切非官方的力量加入,扭转目前仅有官方单方面推动环境保护的窘境
    
      在过去的9年内,75岁的沈奎鹏一直试图拯救一条受污染的河流,这条河流距离他的寓所仅3米,散发的恶臭常常让他难以入眠。
    
      1996年,沈奎鹏退休回到出生地养老,发现自己儿时记忆中那条从屋前流过的清澈河流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黑色污水河。
    
      昔年的清流、如今的黑水名为漕桥河,属于太湖水系,距离太湖仅四公里。它是两市的分界线,河北边属于常州市,南边是无锡的宜兴市。沈奎鹏所在的雪堰镇漕桥属于常州市武进区。
    
      漕桥河的周边,有一家大的味精厂,还有二十多家小的化工企业。它们正在让这条河流死去。“这太不像话了。”沈奎鹏说。退休前在检察院工作、立过三等功的老人忍无可忍,认为自己有义务做点什么,来改变这条河的现状。
    
      当时正值1998年太湖治污的“零点行动”,周边城市的环保局都公布了举报电话。老人把希望放在了电话举报上。但漕桥河特殊的位置让事情变得有些复杂:接到举报后,环保部门确实都会来到现场调查,但每次结论都基本相同——污染来自河对岸那个行政区的工厂,他们没有管辖权。
    
      这样的答案对挽救河流毫无意义。反复多次后,不服输的沈奎鹏决定亲自寻找污染源。漕桥河是一条主河道,周边还有数不清的河网,老人就常常骑着自行车沿河跑,晚上拿着手电观察河水的变化,获得第一手资料后再举报。
    
      就在他四处收集证据的几年时间内,几十公里外的吴寿鑫也在无锡市区开始记录自己的“河道日记”。
    
      吴68岁,退休老教师。他在2000年搬到一条名为冷渎港的河道旁边,这是无锡市城区的一条主河道,与南门的古运河相通。河水发黑发臭,老人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不满:从2000年8月开始,他在每天早上起床后观察并记录河水的情况。
    
      2001年全年,吴寿鑫的统计是,河水墨黑124天,淡黑120天,全年黑臭率是66.84%。
    
      这边沈奎鹏也有了进展,他发现了排污规律——企业主要在周末、节假日的前一天晚上悄悄排污,因为这个时间环保监察部门的人都已经下班。
    
      为了让环保局能在这些企业排污时出现在现场,沈颇为坚忍不拔,“我会一直拨打电话,直到他们到来为止。”
    
      为了能提供翔实证据,老人时常得半夜出去查看,为照顾他的安全,71岁的弟弟只好陪着一起去。
    
      在老人多次证据确凿的举报之后,宜兴市于2004年开始在漕桥河附近新建一个污水集中处理厂,对当地的企业废水和生活污水进行集中整治。到了2005年下半年,漕桥河南侧的河水不再发黑。
    
      2002年4月,吴寿鑫的“河道日记”已经记了一年多,他发现由于一家企业的集中排污,冷渎港连续许多天发黑发臭。同一小区的居民终于忍不住了,决定联名向政府反映,在联名信后,吴寿鑫将自己的“河道日记”附在后面。同时,居民还推荐他向人大代表反映情况。
    
      居民的申诉有了作用。2003年,无锡市126名人大代表提出了整治城市河道的提案,市政府随后出台政策,其中明确提出三年内消除古运河羊腰湾地区的水体发黑发臭现象,这正是吴寿鑫居住的地段。
    
      两个互不认识的倔强老人各自用自己的方式挽救着身边的河流。漕桥河南侧的一半河面不再那么黑臭了,属于常州市管辖的北边却依旧污水漫涌,河流因此得名“阴阳河”。沈奎鹏决定,要拯救另一半河面。
    
      他发现,当地的环保部门无力解决另一半的困境,他开始向更高一级的环保部门反映。很是幸运,这次他的意见得到了江苏省的重视,省人大将漕桥河污染问题列为“十大”督办案件之一。
    
      2006年11月,江苏省环保厅到沈奎鹏家门口察看漕桥河污染问题,要求常州武进区在今年3月份前完成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并投运。
    
      “现在我能看到稍微有点清澈的河水了,”沈奎鹏说,“但那绝不是我小时候的样子。”
    
      吴寿鑫的“河道日记”仍在继续,他看到,经过治理后,河道从2003年到2005年,黑臭率下降到25%,但到了2006年,数字又又开始反弹,特别到了今年4月,当月黑臭率达到了100%,随后5月份也是100%,6月还有87%,此时太湖蓝藻大面积爆发。7月29日,他的记录是“深绿色,有蓝藻的臭味”。
    
      沈、吴这样的人太少。“蓝藻事件”之后,舆论追问为何太湖治污难有成效,民间环保力量的缺席被认为是重要原因之一。在一个环境问题如此严重的地区,看不到一个活跃的环保NGO,局面令人担忧。
    
    摘自: [无锡:一个城市与污染的战争] 2007-08-02 [南方周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绿色信贷成环保突围新宠/辛华
  • 安徽村民跪求环保总局官员治污
  • 环保局人满为患 排污费不够“吃饭”
  • 中国环保转入政策战场/钟经平
  • 中国水污染:环保无力对付政治关系
  • 福建省副省长汪毅夫促环保受刁难
  • 北京禁卖风靡港台的名牌环保袋
  • 国安非法勒令环保人士孙小弟离开北京
  • 温家宝频密放话,更严厉环保政策将出台?
  • 如何破解水污染频发困局?环保总局副局长开药方
  • 中国否认要求世行删除环保报告的部分内容
  • 窦俨:潘岳的环保新政不会持久
  • 中国环保运动:谨慎地乐观
  • 太湖污染源被评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 民众呼吁惩处高官
  • 环保总局授予宜兴环保模范城市称号的疑问
  • 太湖污染只处理芝麻小官却号称“环保风暴”,温家宝不满
  • 中国环保总局着手调查上海磁悬浮扩建工程
  • 环保权力机构变成纸老虎,需要反公害的民间爆发力
  • 环保总局:无锡太湖蓝藻暴发有人为因素
  •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仅仅有公务员280名
  • 朽木:中国环保业流行 “捉迷藏”
  • 绿色GDP失败,环保新政面临终结/甫月
  • 环保维权的理性反思/霍滔
  • 席中清:破解环保难题,就看中共为与不为
  • 铎观:环保越热,潘岳越冷
  • 中国环保的西西弗斯困局/孙东
  • “环保风暴”一遍遍刮,还不济事,拿出“最后一招”/也笑
  • 村民下跪与环保体制的无奈/张聿门
  • 太湖生态大危机环保人士被抓,官商合谋生态破车滚滚驶向崩溃悬崖/朱红、萧远
  • 骗子公司多元水环保技术产业/光远
  • 环保总局孤军深入,“区域限批”威力不够
  • 戴耳:从环保博弈看科学发展
  • 阿修罗:环保还需众人帮
  • 骗子公司多元水环保技术产业(中国)有限公司/郭敏杰
  • BBC:如何协调经济、环保与民权?
  • 环保风暴借力公众参与挡掉400亿投资背后的隐语/陈永
  • 环保公众参与背后的“民主”把戏
  • 环保风暴走群众路线,公众参与助推可持续发展/关查
  • 治“水殇”创出联动机制 环保风暴走向制度化/傅杰明
  • 毕尚官:环保风暴刮向体制深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