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宜三与笑蜀山西黑窑童工事件对谈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8日 转载)
    武宜三更多文章请看武宜三专栏
    
     武宜三 (博讯 boxun.com)

    
     【提要:三年人祸期间,只听说饿死了三千多万人,没听说饿死了三千多万头牛或三千多万匹马。我们国家五十多年来的所作所为恰恰是:祸国殃民、是破坏每一个人的基本生存条件和做人尊严!拆散美满夫妻、摧毁幸福家庭,最新例子是把师涛关起来,再逼他新婚三个月的妻子离婚!为了孩子的文盲、穷困、痛苦、愚昧而努力破坏教育,这只要看看遍佈各地的金碧辉煌的党政机关办公大楼和破烂的中小学校舍,看看农村几千万儿童的失学、流浪和当血泪童工。山西黑窑童工事件是国家犯罪,是执政党违宪、失职!党妈妈原来就是狼外婆,牠和黑心窑主、黑心矿主本是一丘之貉。】
    
    笑蜀:山西奴工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令人瞠目,令人气结!
    
    武宜三:更令人绝望,指对这个政权的绝望。但对上帝却充满着希望:因为这个政权已经疯狂到了如此无以复加的地步,上帝让牠灭亡的日子还会远吗?
    
    笑蜀:自认为自己的想象力并不差,尤其对黑暗的想象力并不差,对丑恶的想象力并不差,但黑暗到了这样极端的地步,丑恶到了这样极端的地步,仍然是自己做梦都不曾料到的。
    
    武宜三:那个后来成了诈骗犯的、红透了半边天的“儒商”就说过,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办不到的。人的想象力永远赶不上魔鬼的作恶,例如阳谋,例如教育产业化,例如稳定压倒一切,历来如此。
    
    笑蜀:那样的监工,那样的窑主,以及躲在窑主背后的形形色色的后台老板,他们还是人吗?用禽兽来形容他们,我认为一点也不夸张。甚至禽兽不如,因为禽兽不可能这样有计划、有组织地去吃人,并且把吃人形成为一个产业链。
    
    武宜三:他们本来就不是人,他们“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从延安文艺座谈会开始,批“人性”批了几十年,所为何事?不就是为了把人变成禽兽吗?如果没有大规模的从人到兽的革命性转化,延安整风、土改、剿匪、镇反、三五反、反胡风、肃反、反右派、反右倾、四清、文革、血洗天安门、镇压法轮功,搞得起来吗?
    
    笑蜀:而且他们吃的不是普通人,他们吃的是孩子,是那些乳臭未干,本来应该享受呵护、享受温馨的孩子。他们却被诱骗和绑架到黑窑,在监工的皮鞭下,在狼狗的环伺下,披星戴月地劳作,饥寒交迫地劳作。他们连奴隶都不如,在监工的眼里,在窑主的眼里,他们不过是会说人话的动物而已,不过是牛马而已。
    
    武宜三:其实在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李鹏、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眼中,中国人民统统都不过是会说人话的动物;是牛马?不对,此牛马还不如。三年人祸期间,只听说饿死了三千多万人,没听说饿死了三千多万头牛或三千多万匹马。
    
     毛高帝教老百姓一要怕不苦,二要怕不死。甘肃省夹边沟劳教农场关押的三千左右的“囚犯”,有近六成被折磨死了,只有六百多人活着出来,这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需要;煤矿不断地、大批地死人,是为了建设非洲基地的需要;江湖污染,多少人死于癌症,是为了赶快捞钱的需要;多少农民、城市贫民有病不能治,只能等死,是为保证党和国家领导人永远健康的需要。所以再死几千个或几万个奴工或奴孩实在算不了什么。
    
     至于孩子嘛,《人民日报》前记者、反右受难者刘衡老太太说:我没想到,1957年6月8日以后,党妈妈竟然变成了狼外婆,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吃掉自己的儿孙。虽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孩子、红色江山接班人,也在所不免。所以现在中共中央委员们据说都成了美国人的爸爸或爷爷了。
    
    笑蜀:这是比奴隶制还要黑暗、还要丑恶一万倍的黑暗和丑恶。而这样的黑暗和丑恶,竟发生在现代文明世界,发生在当下中国!这是对所有中国人的羞辱,甚至可以说,这是对整个文明世界的羞辱!
    
    武宜三:恐怕未必,起码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先生、章启月小姐们就一定不会这样认为。他们会像告诉亲爱的各国新闻记者“每一个被征地农民都得到合理赔偿、每一户拆迁都有合理安置”一样,也会一本正经地、庄严肃穆地告诉您:我国每一个工人和农民工都在幸福地干活着,并愉快地收取丰厚的报酬着。
    
    笑蜀:就不提博爱了吧,纵然可以对他人的生死不闻不问,但,谁不爱自己的孩子?谁能够容忍自己的孩子落到那样的境地?但只要那样的奴工产业链存在,谁又能够担保,自己的孩子不会突然哪一天从自己的身边消失,而落入黑窑的魔爪?
    
    武宜三:我比起笑蜀同志来,算是马齿徒增;但总算见识了四十年前批《二月提纲》时把“博爱”批得狗血淋头的壮观场面;锦涛同志对此当然也是记忆犹新。现在您又来讲“博爱”,当心锦涛同志会送一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给您载载,到时候看您还“笑”得起来不!
    
    笑蜀:那样的奴工产业链,因此不止是对所有中国人的羞辱,不止是对整个文明世界的羞辱,更是对我们,对看起来与此事似乎不相干的每个人的潜在威胁,亦即对公共安全的潜在威胁。
    
    武宜三:再威胁也威胁不到党的绝对领导,对于这一点,大家尽管放心。
    
    笑蜀:没有哪个人应该置身事外。
    
    武宜三: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拉屎和放屁。温家--宝宝同志不是说过,最小的事,乘以十三亿,都不是小事吗?请问,那些关系到“鸡的屁”的砖窑大业,我党领袖和干部们当然会事必躬亲、不会置身事外的啦。
    
    笑蜀:不单奴役人,而且奴役少年儿童,这是对人道的彻底颠覆,这是对于国家统一法制的彻底颠覆。这是一场叛乱,没错,这的确是一场叛乱,比打家劫舍更严重的叛乱,跟孙二娘与张青在十字坡开店卖人肉包子一样血腥的叛乱。
    
    武宜三:孙二娘比起后来成了陶铸夫人的曾志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共产党搞叛乱的历史已有八十年了,占山为王、打家劫舍、绑票勒索,尤优为之,早就工多艺熟。开几座黑砖窑、黑煤窑,实在小菜一碟、游刃有余,值不得大骛小怪。
    
    笑蜀:这场叛乱显然提示我们,当地事实上已经出于一种紧急状态。奴役罪——这个文明世界最重的罪——在当地此起彼伏地发生而得不到遏制,说明当地已经不存在任何有效的治理,甚至已经不再属于文明世界,而已经沦陷了,成了那些吃人的禽兽们啸聚的山林。
    
    武宜三:中华大邦不见文明久矣,五十年多来庙堂之上盘踞的不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山大王,就是自诩为“人民的儿子”实为残民以逞的刽子手;不是口称爱国实为卖国的苏俄奸蝶,就是口称“八荣”实为“八耻”的客里空。瀛台紫阁不过是当代的分金亭、聚义厅。
    
    笑蜀:这种情况下,我们有权利质疑当地基层政府在整个事件中的角色,我们有权利质疑当地官员在整个事件中的角色。在这个问题上,完全适用举证倒置,如果当地基层政府以及当地官员不能以确切的证据,证明自己与当地全部的奴役罪行毫无干系,那么我们就有权利宣布他们有罪,即便法律不这样宣布,我们也有权利在道义上这样宣布,我们就有权利,把当地基层政府、把当地官员钉上历史的耻辱柱,让他们的子孙千秋万代地为他们蒙羞!道理很简单,那样大规模地,长时间地维持的奴工产业链,没有公权力的配合,是完全无法设想的。
    
    武宜三:在江泽民或胡锦涛绝对领导下的“全国最高权力机关”首长吴邦国委员长教训香港人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高度自治权来源于中央的授权。我国是单一制国家。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香港固有的,而是中央授予。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
    
     香港号称有“高度自治权”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要看中央脸色,看“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而决定行止。山西没有一点自治权,而且就在天子辇侧,当地官员敢在整个事件中敢不看中央脸色吗?显然,这个黑窑,不,应该叫红窑,就像当年延安种鸦片一样,也是党中央的伟大战略部署呢。笑蜀兄千万不要小觑则个。
    
    笑蜀:所幸,毕竟是朗朗乾坤,那样的人类毒瘤不可能永远逍遥于舆论的阳光之外,那些令人震撼的黑幕,终于大白。因为中央政府的强力干预,国家机器终于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解救开始了,调查开始了。这固然是不幸中之万幸,但是这还不够。如前所述,这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这不是普通的法律事件,这在本质上是一场叛乱,这场叛乱威胁着我们的公共安全,威胁着我们的社会秩序,威胁着整个的文明世界!对这样的紧急事态,必须运用雷霆之手段,予以迅速处置!
    
    武宜三:涉嫌黑工、童工的砖窑、煤矿遍布山西各地,其它省如广东、云南也有,为时数年。最新消息是:丢失的孩子有几千人,多位家长结成的的“寻亲联盟”,成员来自全国各地,有上海、四川、河北、安徽、山东的,还有来自新疆的。
    
     批示表演又热热闹闹开锣了:
    
     胡锦涛批、温家宝批、吴官正批、李长春批;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批;
    
     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来批;
    
     中共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批、山西省省长于幼军批;山西省副省长靳善忠批;
    
     中共山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山西省公安厅公安厅厅长杜玉林批,山西省公安厅公安厅副厅长李富林批;
    
     你批、我批批、大家都批批批!
    
     但是,从中共总书记到洪洞县太爷的批示,虽然有几百几十张,但赶不上一张擦屁股的手纸顶用。山西各地的公安派出所和警察根本不尿他那一壶。
    
     这不是政令不出中南海,这是双簧戏。君不见,一面说尊重《宪法》,一面把陈光诚关进牢里;一面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一面又堵李昌玉的嘴……
    
    笑蜀:换句话说,既然是叛乱,就需要平叛,就需要动用国家暴力,对所有黑窑如秋风扫落叶予以彻底摧毁!对所有监工、对所有黑窑股东和老板,予以坚决镇压!对于所有后台老板,即便他们躲到九霄云外,即便他们老到风烛残年,也要把他们揪出来,该进监狱的进监狱,该上绞架的上绞架,一个也不宽恕!
    
    武宜三:我们贵国的暴力有的是,但那是用来对付失地农民、下岗工人、拆迁市民、闹事学生、上访寃民的,岂可用来对付亲爱的窑主、矿主。
    
    笑蜀:国家的职责是什么?国家的职责主要就是保境安民,就是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基本生存和基本尊严!为了每一个家庭的欢聚,为了每一个孩子的欢颜,国家机器的铁拳应该朝着黑窑高高举起,把它们砸成粉碎!
    
    武宜三: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我们伪国家五十多年来的所作所为恰恰是:祸国殃民、是破坏每一个人的基本生存条件和做人尊严!拆散美满夫妻、摧毁幸福家庭,最新例子是把师涛关起来,再逼他新婚三个月的妻子离婚!为了孩子的文盲、穷困、痛苦、愚昧而努力破坏教育,这只要看看遍佈各地的金碧辉煌的党政机关办公大楼和破烂的中小学校舍,看看农村几千万儿童的失学、流浪和当血泪童工。
    
     山西黑窑童工事件是国家犯罪,是执政党违宪、失职!
    
     最后声明:笑蜀先生对本对谈及武宜三先生言论不负任何责任。
    
    (6/16/2007 12:52)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黑窑事件存在五大疑问:上千名孩子哪儿去了?
  •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治下的黑窑童奴案震惊中外(图)
  • 黑窑主妻子: 丈夫上了包工头的当 (图)
  •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 05年举报山西黑窑的民工神秘失踪
  • 陈维健:中原“黑窑”谁之罪
  • 支持中央政府果断平息山西黑窑叛乱/笑蜀
  • 刘晓波: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 槟郎:中国黑窑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