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窑主妻子: 丈夫上了包工头的当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6日 转载)
    
    燕赵都市报6月16日报道 发生在洪洞县广盛寺镇曹生村的黑砖窑事件的迅速传播,被解救的31名农民工来自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9人为智障人员,河北人姚明艳也在其中,他和另外两名呆傻人员被甘肃利县按城乡霍家村杨福林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6月15日,本报记者专程赶赴山西洪洞,希望能够揭开黑砖窑虐工事件的真相。
    
    
    
    事件回放:31名现代“窑奴”露出水面
    
    
    
    今年5月27日,洪洞县公安局广胜寺派出所在一次排查活动中,发现广胜寺镇曹生村有一砖窑工人的行踪可疑。调查发现,这个砖窑是一个无营业证、资源许可证、税务登记证的家庭作坊式砖窑,建在曹生村支部书记王东记院内。砖窑的老板是王东记的儿子王兵兵,砖窑建于2004年。2006年,王兵兵与河南籍工头衡庭汉达成了承包协议。
    
    警方在调查中了解到,从2006年3月以来,衡庭汉等人先后从西安、郑州火车站诱骗或强迫32名农民工到砖窑做工。砖窑有打手和狼狗看管,农民工没有人身自由,每天工作时间达15至16个小时以上。被解救的31名农民工来自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9人为智障人员。
    
    据了解,7名犯罪嫌疑人厂主王兵兵及打手赵延兵、衡名扬、刘东生4人被刑事拘留,另一名主犯衡庭汉和两名打手在逃,正在追捕之中。据山西当地媒体透露,在山西黑砖窑做苦工的孩子至少有1000人。
    黑窑主妻子: 丈夫上了包工头的当
    
    王兵兵的妻子说丈夫上了包工头的当。本报记者郭志昆/摄
    黑窑主妻子: 丈夫上了包工头的当


    
    河北籍被骗少年姚明艳(右)。
    
    
    
    
    
    记者探访:22名“窑奴”下落不明
    
    
    
    6月15日,本报记者专程赶赴山西洪洞,在事件发生地曹生村所属的广盛寺镇政府,一位姓吴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派出所民警控制住局面后,有8名窑工趁人不备悄悄地跑掉了,没有留下任何有关身份的相关资料。民警把6名有伤的窑工送到附近的山西省焦化厂医院治疗。县纪检已开始调查村支书王东记的违纪行为,将在近期对他做出严肃处理。”
    
    黑砖窑虐工事件被发现后,洪洞县、广胜寺镇等县乡政府采取了部分安置措施,发给了农民工们数百元路费和生活费。目前,31名受害民工中,8人在案发后走失,下落不明,有9人已确认回到家里,其余14人已由工作人员护送上回家的长途客车。9名呆傻人员中有河北人姚明艳,他无法说出父亲的名字和家乡的具体地址,他和另外两名呆傻人员被甘肃利县按城乡霍家村杨福林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目前,除了9个确认回家的人外,其他22人的命运很让人担心。
    
    据洪洞县政府办工作人员介绍,在6月13日下午召开的专题会议上,临汾市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农民工在哪里需要一个个落实”。洪洞县公安部门一边抓捕疑犯,一边继续查找受害人下落。黑砖场老板王兵兵的个人财产、砖场等资产已被冻结,正在进行清点。
    
    目前,洪洞县政府已拨出专款20万元,准备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三倍,按月补发受害人员的拖欠工资,还将给予每人1000元的慰问金。但受害人员离开匆忙,且多人地址不详,抚恤金送达的希望很渺茫。
    
    记者在洪洞县政府了解到,县政府有关部门已组成12个小组,于6月15日分赴31名被解救农民工所在的12个省区市,把工资、慰问金和一封洪洞县政府的致歉信送到农民工手中。
    
    
    
    
    
    窑主妻子:丈夫上了包工头的当
    
    
    
    6月15日下午,记者打车几经周折来到曹水村王兵兵的没有手续的黑砖窑,窑里烧好的砖还有一部分没有出窑。原先窑工住的破旧的工棚已被推倒。
    
    砖窑的北面就是村支书王东记和大儿子王兵兵的家,长长的院子里还有10排砖坯,院内还放置着几辆推砖用的铁制平板车。砖窑取土的地方不是山,而是黄土层很深的高坡,土质很好。
    
    王兵兵的妻子在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说,王兵兵把砖窑整体承包给了衡庭汉,衡负责招收民工,生产成品砖,王兵兵以每块砖0.038元收购。每块砖的销售价在0.1元左右,不是像有的媒体说的0.3元一块。事件发生后,包工头衡庭汉跑了,王兵兵家负责让窑工和办案民警吃饭,共花了500多元,派出所为追包工头衡庭汉和给窑工发工资,先后从她家拿走3.3万元,后来为窑工出的部分工资都是去邻居家借的。每当说到她的公公王东记时,她便闪烁其辞,不知道公公去了哪里,并一再声称他们全家不知道窑工的生活情况。她们承认王兵兵对此事有责任,但认为责任主要在衡庭汉和他们的打手身上,而不在自己一家人。
    
    
    
    
    
    事件背后:追逐重重迷雾下的真相
    
    
    
    洪洞黑砖窑事件中存在着许多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王东记作为村支书,同他在一起住的大儿子没有办理任何相关手续,长期非法开设砖窑,他不能说自己不知道。经常有乡镇干部和部门的工作人员到他家去,也不能说他们看不到砖窑的存在,却没有一个人向上级或在单位正式场合提及过此事。
    
    媒体采访时,见不到王东记的踪影,这说明他知道此事的后果。洪洞县有关部门说曾多次检查过黑砖窑,王兵兵的黑砖窑却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如此严重地非法用工却相安无事,直到最后酿成严重的后果,执法部门难逃干系。
    
    事件发生后,按理讲应把受害窑工安全护送回家,具体负责护送的人却让窑工互相照顾回家,呆傻的窑工家庭地址都还没有弄清楚,他们如何能安全回家。我省广大读者关心的河北籍受害窑工姚明艳至今仍下落不明,能否找到他们谁也不敢打保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 05年举报山西黑窑的民工神秘失踪
  • 刘晓波: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 槟郎:中国黑窑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