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怎能止住悲伤如同止住眼泪,我的小翠?—《卖淫艾滋孤儿杀人事件》编后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7年5月13日 转载)
    
     □小凤采薇
        (博讯 boxun.com)

     2004年1月2日,一个叫做徐根上的鸡头被五个来自河南上蔡的孩子砍了39刀,他的血溅满了墙壁。而侦破此案的民警说,“他早该死了”。
    
     他是早该死了,可是谁来宣判这个鸡头之死?年仅16岁来自艾滋病之乡的吕小翠、尼玲和吴兰,17岁的崔勇、19岁的周小波们,怎么能担起这负重的责任呢。她们甚至还不知道杀人意味着什么,只是在看守所里,穿着黄色的马甲,笑嘻嘻地,觉得“不后悔,终于解脱了,不用捱打了”。
    
     没有谁能知道,在聊城这个叫做“皓月美发厅”里所发生过的一切。我们仅知的事实,是这些女孩子来聊城“赚钱”之前,有的知道来这个“美发厅”干什么,有的不知道。她们大多学习成绩不好,早早辍学;她们的父母陷于赤贫的境地,卖血为生,其中有些父母则或已罹患艾滋而亡,或在绝望中挣扎;她们为了些许可以活命的金钱,可以去卖所有的东西:肉体,鲜血,乃至亲情。19岁的周小波为了活命和赚钱,骗了自己的“女朋友”吴兰和“干妹妹”吕小翠;徐根上在孩子们抵达聊城的当夜,就将她们——强奸;此后这些女孩子就沦为徐根上与美发厅老板赚钱的工具,而周小波们则恪尽打手之责,只为了换取“每日一包香烟”来抽。如果鸡头徐根上不是剥夺得她们“连买卫生巾和牙膏的钱都没有”,不是每日遭到暴打和残酷的掠夺,而是分她们一杯自己的血汗之羹,也许她们仍然在快乐地做着“小姐”。寄回家的“小费”就可以跟父母卖血的钱一样,成为家里人糊口的支撑。
    
     笔者在编这篇文章的时候,不止一次地想到,当黑暗里的呻吟幽幽传来,有谁能抚摸吕小翠们这些艾滋孤儿小小的、孱弱的身躯?有谁能体味她们也想跟城里人一样可以上网、可以谈恋爱、可以随意花钱的作为一个正常人的最最起码的向往?她们桃红柳绿的青春之上,该有莺歌燕舞无数,而当这一切被贫穷以及赤贫之上的残暴剥夺,伤痕斑斑的肉体和心灵之痛,终于凝结成对徐根上的“恨”,也终于使徐根上的生命到了尽头。39刀,该有怎样的愤恨压在心底,才能让罪恶的鲜血绽开快乐的花朵?
    
     在徐根上之死后的12天,即2月13日,中国的自由摄影师卢广,以一组“河南艾滋病村”的摄影,获得荷塞新闻奖的一等奖。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奖项。卢广将全世界摄影爱好者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些罹患艾滋病者瘦骨嶙峋的脊背、青筋暴露的躯体之上。这组照片曾使得摄影评委们的心灵发颤,可是万千吕小翠们暗夜里幽幽的悲泣与数着钞票的欣喜,又有多少人能体味和懂得?当她们的父亲们,抖抖嗦嗦地拿出那伴随了他从河南上蔡到山东聊城一路的、最后两根硬梆梆的油条时,我们何以能不像大赛评委们一样,心尖发颤?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无悲无喜无怒无心的“天地”看来,人间万物,亦只不过是做成纸扎的猫狗一般,祭祀已过,风烟了事。而“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氓众如我等渴盼圣人的结果,则只能是一次又一次“圣迹”的发生。世上本无圣人,也无天地之心,哀哉我民,这缘自河南上蔡的人间惨剧,还有无数或残忍或不那么残忍的“徐根上”们培养着的姐妹们,她们的泪水和欢笑,该用什么去弥补?!
    
     这个阳光依然明媚的清晨,念叨着小翠的名字,我已经出离愤怒。我怎能止住我的眼泪,如同止住我的悲伤?一朵百合花静静绽放在无数如我等城市白领们的案头,当我细细轻嗅着这百合花香的时候,我怎知道,还有多少小翠们,在卖身卖肉之余,口袋中已无一分零钱,去买哪怕一张卫生纸片儿?那些薄薄的、在寒风中瑟缩的娇嫩身躯,那些被春风吹得犹红的面颊,一个个亲人般的姐妹啊,有谁尚在你惨痛的身体之上体会着特权、无穷无尽的剥夺以及兽性之乐?
    
     我在想着我自己,一个从贫穷的乡村经过高考之后改变了命运的普通女人。假如我当年的高考分数差了那么一点点,假如我没有一个和乐幸福的家庭和孩子,假如我一样被穷困、疾病以及无数剥夺生之乐趣的东西击垮,我会不会像这些姐妹一样,在寒风中出卖自己的笑声?我会不会有一天被盘剥得再无一丝人性的尊严,怒杀鸡头?我不知道,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永远这么幸运。
    
     我知道我丝毫不能做些什么,甚至无权、亦无力去制止我们周围的丈夫、兄弟、同事、网友、情人们到更“高级些”的姐妹们身上去寻欢;甚至她们的卖笑和他们的买笑如果出于自愿,也应当视为不可剥夺的私权;我知道这些姐妹们的痛苦,不能从本质上剥夺我嗅着这朵百合香气的权利;也许毋宁说,只有当这些姐妹、这些跟我一样出身的“贱民”们也享有同大家一样自由而珍贵的基本权利、也能闲暇之余拥有赏花品茗之乐、而非操起家伙干死所有拥有特权的徐根上而众人沦为吕小翠时,这世界才庶几有了些许希望。可是,我要用什么样的望穿秋水之眼,才能望到那美妙世界?
    
     我民犹幸,2004年初,高层终于及时出台一号文件,将“提高农民收入”作为核心和主旨。也许只有以民为本、赋予公民自由平等权利、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一途,才会使得上蔡的艾滋孤儿们如吕小翠的问题,得到根本解决罢。听媒体们纷纷说,那河南一地的76个高官们,亦终有了体恤“贱”民的胆略与勇气,正开赴那被艾滋之血染红了的村庄。
       
       (本文原刊自《齐鲁周刊》第229期,此文为未删节版)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耀洁:要用奖金养活这些艾滋孤儿
  • RFA: 中国首宗艾滋孤儿维权案胜诉
  • 曾金燕 :艾滋孤儿告媒体侵权案17日宣判
  • 中国现有7.6万艾滋孤儿 2010年增到26万
  • 高耀洁:艾滋孤儿处境悲惨(图)
  • 吴仪的苦恼与艾滋孤儿的“噩运”(图)
  • 捐款疑遭“养父”吞占 艾滋孤儿的血泪自白(图)
  • 中国艾滋孤儿数字触目惊心
  • “艾滋孤儿”的真相错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