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谢福林房产纠纷:私产得不到保护,法院开会定判决
(博讯2007年3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福林的私有房产有白纸黑字的官方文书,就是个人的私产被“公家”无偿使用了多年(相关证据见底部图片),归还所有者是天经地义的,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被长沙市拖了数年。 据悉,3月7日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个案件,但据法院工作人员透露,开庭前法院开会已经定了判决:有争议的房产不会归还。
    
    这里体现了两个严重的问题:
    1)中国正讨论“物权法”,如果平民的私人财产得不到保障,讨论中的物权法到底目的是保护贪官的所得还是百姓的财产?
    
    据谢福林向博讯记者介绍,仅长沙市,经租房遗留的资产价值达数百亿。这些房子都是政府命令(表面是市民自愿)房主把房子让给别人居住。几十年后房屋仍被房管局控制着,官员、政府大发横财。很多房主已经到了孙代,问题仍不解决。中共以“共产”起家,掠夺的资产有各种,但49年后有法律文件的房产应该归还房主。
    
    3月7日审理的谢福林房产还不属于经租房,1980年政府文件明确表明就是谢福林的财产,如果这样的个人财产得不到法律保护,中国的私有财产还有任何保护吗?
    
    2)中国是号称依法治国的,法庭也有律师辩护。如果案子开庭前就开会定判决,法庭不就是走过场?还要法院干什么?既然法庭辩论是表演性质的,取消法院,案子开会就决定了,取消律师行业,中国可以节省很多人力物力。
    
    这个案子还没宣判,博讯将继续关注进展。
    
    以下是谢福林、谢树林致当地法院的公开信
    
致芙蓉区法院的公开信

    
    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
    座落在浏正街现131号的厕所、垃圾站是我祖父谢伦光于1956年购置的房产,60年我祖父去世后,我父亲取得了继承权,由于1964年我父亲做生意定性为投机倒把案,被公安局错收,于1980落实,由公安和工商出面要求房地局退房,但只退还了后面住房,前面门面由于当时街道工厂占用,没有退还。1983年由房产公司把我们前面门面作为厕所、垃圾站地皮,赔给了城管局。由于当时建厕所、垃圾站时我们不同意并阻止他们施工,当时任东区区委书记的罗桂求,区长卢政国开会调改,并指示一定要安定要我们,在那种情况下,当时东区房产公司同意赔门面或将我们交换出去,我们看了几处地方都不满意,在这种情况下,同意留个巷子给我们出入,并承诺让我们后面的房子进行改建,在这种情况下,加之政府部门对我们施加强大的压力,没有办法让他们建了厕所、垃圾站。今天,由于法制在不断的健全,老百姓法制观念在不断的加强的情况下,我们要回本属于自己的房产应该是没有错的,错就错在当时(1964年)是一个没有法制、没有民主、没有老百姓说话的年代,错就错在当时东区公安分局现芙蓉区公安分局(不该将我们的房屋错收去),那么今天就没有这场官司了,同时也错在房产局接过我们的房产后,不应该分割我们的财产,因为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他们是无权分割的,而更错的是不应该把属于我父亲的房子给予别人,基于上面几点,请你们按照法律和事实作出公正判决,现在很多人在网上评论说:“现在的国家政府权力机关成了制造访民的机器”,我不希望你们也成为这种机器。
    
    谢福林
    谢树林
    2007年3月16日
    
    私产得不到保护,根源在当权者的利益
    私产得不到保护,根源在当权者的利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3/1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泛蓝维权动态(17)杨州老人维权遇难后述报道/谢福林(图)
  • 官司推迟谢福林变卖祖传书画救母、维权/张子霖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对谢福林一案不公判决的严正声明/张子霖
  • 党纪部门介入,司法公正如何保障?/谢福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