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哈尔滨哈克森集团兄弟被副市长陷害 14亿财产被掠夺
(博讯2007年1月13日)
    亚洲周刊 郭立青
    
     黑龍江哈爾濱私營企業哈克森集團吳振海、吳振慶兄弟,被當時的副市長岳玉泉等人設計陷害,十四億元財產被掠奪一空,經過十年訴訟,由死刑改判七年徒刑,辦案過程粗糙及粗暴。追討清白的吳振慶表示,這個案一定要翻,查下去是觸目驚心的。 (博讯 boxun.com)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今年一月一日起開始統一行使死刑案件核准權,收回了運用死刑的權利,防止各地可能繼續濫殺錯殺,製造新的冤魂,更要堵住各地貪官濫用司法、草菅人命的巨大漏洞。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權,也從另一個角度證實這些年來,死刑確實在中國各地被濫用,甚至被有些貪官當成謀財害命的工具,且已到了無以復加﹑忍無可忍的程度。
    
    而最典型的案例之一,要數十多年前黑龍江哈爾濱的「哈克森案」,貪官們為了搶奪這家私營企業的十多億資產,不惜動用司法製造冤獄,把當事人判處死刑,甚至要斬草除根,把十二歲兒童當作通緝犯,創下了中國和世界司法史上最年輕通緝犯的紀錄。
    
    但當事人沒有死,因為當局製造的所謂罪證漏洞百出,最後只能把死刑改判服刑七年,「自證」冤案的性質。但從死刑罪到七年徒刑的巨大落差,也足以證明官員濫權的程度。最後,連處理該案的一位主審法官也於心不忍,承認「哈克森案」是「政治的需要」,一切都是以「政治需要」為原則,「領導說怎辦就怎辦,領導說有罪就是有罪」。這位主審法官在接受亞洲週刊的訪問時透露了這起案件審理時被掩蓋的內情。
    
    「哈克森」案是一九九三年田鳳山(前國土資源部部長,已因貪污受賄被判刑)擔任哈爾濱市委書記時,該市發生的一起聞名全國的大案。當局指控當時哈爾濱市的著名私營企業「哈克森」集團(見十三頁)的負責人吳振海和吳振慶兄弟涉嫌貪污一千三百五十八萬美元,漏稅五千七百多萬元人民幣(折合約七百十三萬美元),走私汽車三百輛,以及行賄一百名廳局級以上官員共人民幣八千萬元,抓捕了總經理吳振慶,董事長吳振海從此流亡海外。該案也成了當時北京中紀委副書記劉麗英親自關心的「滔天大案」,被列為當年全國十大案件之一,並作為「反貪污反腐敗」的典型案例,甚至被寫進了中共十五大的文件。
    
    當年十月二十一日,經田鳳山批准,在省市紀委的直接指揮下,哈爾濱成立了「哈克森專案」領導小組和一個百餘人的專案組,前後抓捕了一百九十六人,通緝四十多人,最小的「通緝犯」僅十二歲,創造了世界紀錄,整個案子牽連近千人,並由時任副市長的岳玉泉擔任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具體領導整個專案組的工作。當時給「哈克森」集團羅織的罪名包括貪污、挪用公款、走私、偷稅漏稅、行賄、坐地分贓、扣動遷戶利益、非法經營等八大罪名。
    
    但這宗「滔天大案」,經過長達十年的調查和審理,先後為此組織了將近五百人的專案人員,至二零零三年才最後「審結」,實際上還遠遠沒有結案,但最後卻只有三人被勉強判刑,其中所謂「死刑犯」吳振慶,最後僅以走私罪和行賄罪被判七年。但這家當年已頗具規模的著名私營企業,卻因此案折騰毀於一旦,逾十四億資產被貪官污吏瓜分一空,並浪費了國家逾七千多萬元的辦案經費。
    
    當年的「死刑犯」、目前仍四處上訪﹑追討清白的哈克森集團負責人吳振慶告訴亞洲週刊,這起當年曾震驚海內外的「哈克森」大案,實際上是一起由當時黑龍江省委書記孫維本和前哈爾濱市副市長、政法委書記岳玉泉串謀,利用手中的公權力,以「死刑權」謀財害命的冤案。
    
    「哈克森」案是在一九九七年一月十六日一審宣判的。當時,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貪污罪,判處哈克森集團總經理吳振慶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以偷稅罪判刑三年。吳振慶不服,上訴。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二日,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原審認定的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而撤銷原判,發回重審。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宣判,以貪污罪判處吳振慶無期徒刑,但此次偷稅罪已經不在,改為犯挪用公款罪判刑十五年,犯走私罪判刑三年,犯行賄罪判刑五年。吳振慶不服,再次上訴。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黑龍江省高院再次裁定原審判決認定的部分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原判,發回重審。同年十二月三十日,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三次宣判,以走私罪判吳振慶有期徒刑三年,以行賄罪(行賄數額五萬)判五年,決定執行七年。
    
    哈爾濱中院的第三次判決,也被認為是錯誤的,是當局為給這個錯案開脫的下台階。黑龍江省和哈爾濱市人大代表、哈爾濱市委市政府專家顧問委員會委員、黑龍江大學法學院院長﹑教授于逸生就坦率表明這起案子的冤假錯案性質。他說:「這個案件歷時十年經過一審、二審、重審,省市兩級法院五次下判,吳振慶的刑罰由死刑、無期徒刑、到最後一次判決改為七年有期徒刑,涉案的絕大部分人由有罪均改判無罪。如此大的差距,充分說明哈克森專案的審理活動極為失常,辦案質量是何等粗糙,已經嚴重背離了法律精神。」他認為,即使是最後對吳振慶七年的判決,也「仍然是錯誤的」,「是不公正的」,呼籲當局還哈克森公司一個清白。
    
    但即使目前案情已經真相大白,所謂的貪污罪、偷稅罪或挪用公款罪都已經不再成立,但吳振慶被關押了將近十年的事實,已經給本人和家庭帶來了無可挽回的巨大傷害。況且當年集團公司十多億的資產,包括之前完工的三棟大樓,也已被瓜分一空,投資數億元還沒有完工的項目和原屬於他們的地塊,更已被專案組和哈爾濱市國資委以及體改委,在案件還沒有審判結論的情況下,於二零零二年一月被以「國企改制」名義,以「零價格」賣給了其他的企業。
    這些年來,吳振海和吳振慶兄弟四處喊冤。目前已獲得自由的吳振慶經常披著寫有「十年冤獄,家破人亡」和「還我公司財產」字樣的白袍,到位於哈爾濱市花園街的黑龍江省委大門外請願伸冤,希望引起領導人的關注,希望當局能夠還其一個清白,還法律一個公道,更希望能夠追回公司的財產,將謀財害命者繩之以法。
    
    其實,透過哈克森集團資產被瓜分的過程,就可發現這起案件背後謀財害命的實質。當時,在哈克森集團被當局「立案」之後,市政法委書記岳玉泉馬上以市政府名義接管了哈克森集團,開始了假公濟私、徇私枉法的第一步。
    
    岳玉泉首先指定其妻弟劉文謙擔任集團總經理,道里檢察院專案組成員王黎黎的丈夫擔任集團副總經理。哈克森董事長吳振海說,哈克森集團頓時成了岳玉泉等人的「提款機」,公司在哈爾濱各處的資產被迅速分割一空,比如哈克森公司進口的、被扣押在倉庫中每台原價一千二百美元的一萬多台二十九吋「畫王」彩色電視,頃刻間被「一搶而空」;原來放在哈爾濱海關保稅倉庫包括「賓士五百」、「賓士六百」的百多台進口車,也被運到天津拍賣而光。
    
    但在哈克森財產被分割得差不多之後,岳玉泉指派擔任哈克森集團總經理的妻弟劉文謙,卻突然離奇「上吊自殺」身亡。哈爾濱政法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檢察官和吳振海認為,這是岳玉泉奪財害命的重要一步,是深諳偵查之道的老公安岳玉泉滅口斷線的傑作,「因為劉一死,即使將來出現什麼問題,也死無對證」。
    
    事態如此發展,看到自己巨額資產頃刻間化為烏有,吳振海除了感到憤怒和痛心之外,更感無奈。他說,他了解黑龍江和哈爾濱,更了解岳玉泉,在如此精心編織好的一張黑網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走。目前居住在美國洛杉磯的吳振海說,岳玉泉和專案組簡直就是公然搶劫私人財產,「打著法律旗號乘機哄搶、爭先搶錢,比如這些電視機和汽車,即使是有問題,也應該在問題搞清楚之前先行封存」。
    
    除了岳玉泉利用政法委書記掌握的公檢法奪財害命之外,哈克森冤案更涉及到案發時擔任黑龍江省委書記的孫維本。吳振海告訴本刊,孫維本利用手中職權,在黑龍江大肆結黨營私,提拔了十二個直系親屬擔任黑龍江省的廳局長。吳振海說,孫還接受黑龍江企業家郭良君贈送給他母親的一塊價值七十五萬元的墓地。之後不久,孫維本透過當時的黑河地區專員趙培新,向他索賄二十萬美元,說是要送女兒到美國讀書,被吳振海拒絕。
    
    對此,連當時的哈爾濱市委書記田鳳山,都罵吳振海這個個體戶不識抬舉,不懂得用錢鋪路,「給臉不要臉」。據吳表示,孫維本索賄的這二十萬美元,後來由當時的黑龍江省石油公司經理劉佐卿送上。劉後來由於涉及重大經濟問題潛逃,而通風報信令他潛逃者,恰恰就是當時的省委書記孫維本。劉佐卿之後潛逃到加拿大,據稱後來為了逃避北京有關機構的追捕,製造了一起假車禍「死亡」。但實際上,劉改名換姓,後來潛逃到了美國,目前居住在舊金山。
    
    透過哈克森案發生的來龍去脈,可以剖視一些地方的貪官污吏如何利用手中掌握的公權力巧取豪奪,直至奪財害命的過程。根據「哈克森」案卷宗顯示,該案是「由群眾上訪舉報」發現的。
    
    但是,哈爾濱中級法院曾審理該案的一位法官向亞洲週刊證實,該案雖然說是「以群眾的名義舉報,但現在卷宗裏沒有證據可以證實這一點」。目前在美國的吳振海表示,這個所謂的「群眾舉報者」其實就是當時的哈市政法委書記岳玉泉本人。吳回憶,他是因為在三件事情上得罪了岳玉泉,才種下了「哈克森案」的禍根,給家人和公司引來了殺身之禍。
    
    吳振海說,當年岳玉泉的兒子岳軍從電視大學畢業後,哈市人事局長曾給吳振海打電話,希望能夠將岳軍安排到吳的企業工作。但吳認為根據公司有關規定,必須進行考試,至少是象徵性地考一下,因此他出了一道最簡單的微積分題,而岳軍看到題之後馬上表示「今天不考了」,當場扭頭就走。吳認為這是第一次得罪岳玉泉。
    
    不久,哈克森公司經銷進口防盜報警器需要岳玉泉審批,岳的兒子岳軍趁機向吳「借」五十萬元人民幣,說是用於投資地下老虎機生意,被吳再次拒絕。之後,岳軍岳父向吳振海購買其開發的位於哈市東風街的房子。因為原來定價是四十萬,岳玉泉就來電話講價,「說給二十萬」,而且還要包括裝修和全屋的電器。承包的裝修公司經理李培名因此向北京中紀委告發,並把有關的發票附在信後。其後,中紀委劉麗英把這封信轉給了岳玉泉本人,結果不但李培名隨即被岳玉泉拘捕,連帶使哈克森集團從此陷入劫難之中。
    中紀委離奇查處黨外
    
    當年的死刑犯吳振慶說,「哈克森」冤案中最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岳玉泉等人竟然打著中紀委的旗號,對「哈克森」這樣一個私營企業、涉案人也非中共幹部和政府官員,搞成了「中紀委要親自查辦的大案」。哈爾濱知情官員透露,岳玉泉當時就是這樣製造引起中央中紀委關注的「大案要案」,反過來又可以拿著中紀委的招牌,在哈市整人。他說,哈克森案一開始經過將近兩年的偵查之後,辦案人員發現走私罪名不能成立,貪污行賄等罪名查無實據,於是建議撤案,但被岳玉泉斷然拒絕。
    
    在岳的指揮下,道里區檢察院預審科長房久林(臭名昭著的冷血打手、已在寶馬車撞人案中因受賄被判刑入獄)出任第一副組長。房久林曾表示,中紀委親自關心的要案,不能輕易撤案,要辦成「鐵案」,「哈克森案有罪的死,無罪的也要死,黨中央定的全國大案,誰也翻不了」。
    
    在這種「有罪推定」的辦案思想指導下,專案組動用了聳人聽聞的酷刑手段,對吳振慶等人進行了逼供。吳振慶告訴亞洲週刊,他當時曾在被專案組拘捕之後有過「貪污七百萬元」的供述,但那是在被打得「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的情況下,按照專案組的要求被迫承認。他回憶,被關押期間的種種酷刑(見十四頁)實在難以忍受,每次遭受酷刑之後,都很想一死了之。
    
    審方不敢理直氣壯
    
    像哈克森案這種以報復和奪財害命為目的的案子,審理者當然不敢理直氣壯。所以,當時的法庭開庭審理,居然以秘密開庭的方式,引起了法律界人士和哈爾濱廣大民眾的強烈質疑。而且,當局一直到開庭的頭天晚上七時,才通知家人找律師。對此,北京中濟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治宗、張帆和周強指出,據中國法律規定,人民法院審理案件,除涉及國家秘密、個人隱私以及未成年人犯罪的特別情況外,應一律公開審理,但哈克森案未發現有法律規定的可不公開審理的特別情況,不公開審理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並且法庭未當庭宣布不公開審理的理由也違反了有關法律規定。
    
    哈爾濱中級人民法院一位審理過該案的法官透露,「哈克森案」是政治的需要,專案組從各方面抽人,綜合公安、檢察和法院的人員,辦公地點從「友誼宮」到「武警招待所」,「誰可以組織如此規模的專案組」?法院在審判過程中,一切都是以「需要」為原則,什麼法律都是做做樣子,走走過場,「領導說怎辦就怎辦,領導說有罪就是有罪」。
    
    這位法官告訴亞洲週刊,當時承辦案子前前後後的三位合議庭法官,只要聽「領導」的話,把嫌犯定為有罪的人,後來都立功或升官,而敢提不同看法者或保留意見者,則受到排擠,或沒有好日子過。這位法官相信哈克森專案有很大的問題,「要不然,抓了一百九十六人,為什麼最後只判了一人」?所以,「這個案子如果翻案,反過來查下去的問題,將會是觸目驚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新闻办:原副市长刘志华被双开与奥运无关(图)
  • 中共处置掌管奥运项目北京副市长刘志华
  • 新任上海女副市长杨定华矢言恪守勤政清廉准则(图)
  • 女强人杨定华任上海副市长 (图)
  • 传北京将任命三副市长 陈刚丁向阳有望晋升(图)
  • 韩正及上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慰问基层市民(图)
  • 一调升一撤职:北京酝酿副市长补缺
  • 湖南郴州“三玩副市长”雷渊利七大情妇曝光
  • 湖南郴州原副市长雷渊利被判死缓(图)
  • 上海市副市长周禹鹏被中纪委调查
  • 传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被送往新疆隔离审查
  • 北京副市长张茅辞职 李昭被免职务(图)
  • 北京副市长张茅辞职 平级调任发改委副主任(图)
  • 广东南海副市长梁福钊烂赌毁前程 由柬埔寨引渡回国(图)
  • 中宣部下令禁炒作北京副市长刘志华弊案
  • 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被收审前正待升官
  • 刘志华发迹史:从普通煤矿工人到北京副市长
  • 北京前副市长刘志华陷美人局,被拍性爱光碟(图)
  • 天津副市长陈质枫传被调查后首次露面(图)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下跪副市长”采访记:披露惊天大案背后的艰辛(图)
  • 宁夏吴忠“女生溺水”事件追踪:副市长为推脱责任,竟信口开河
  • 副市长为什么痛恨工人收入高?
  • 从副市长痛斥商业贿赂说起/喀秋莎 (图)
  • 北京市副市长牛有成和黑道密切?
  • 女播音员裸死在副市长床上鱼之三笑
  • "下跪副市长"李信到底栽在了谁的手里
  • 从下跪副市长一案看山东媒体的奴性与弱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