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笑蜀:是谁让高耀洁晚年陷入绝望?(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7年1月10日)
    
高耀洁晚年的启示


高耀洁晚年的启示
    
    
    
    

不能不承认,我们民族不是一个善待英雄的民族。在这个本来没有英雄的时代好不容易有一个高耀洁,是一个意外,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奇迹,却不被珍重。  
    

作者:笑蜀
    

原标题:高耀洁晚年的启示
    
    南方几家媒体最近对高耀洁医生的报道,凸显了高耀洁医生晚年的绝望。如果说某些政客是她当初揭示艾滋病真相的最大阻力,让她付出了高昂的精神成本;那么到她晚年,到她已经功成名就时,她的生存状态非但没有多少好转,反倒更为恶化了。当初打压她的人固然有所忌惮,有所隐退,但令她绝望的别的力量,这时却从四面八方,像蛆一样的蜂拥而来,包围着她,寄生于她,令她难以招架,令她身心交悴。被利用、被捉弄、被欺骗竟成了她晚年最大的噩梦,以致她要这样愤怒地对记者说:"写我没有意思,要写,就把这些骗子都写出来!"
    
    我一直痛心于中国没有自己的摩西,没有自己的曼德拉,自己的甘地,引领我们民族走出苦难。但是原因在哪?我一直想不明白。高耀洁的遭际令我突然有所醒悟。木秀于林,岂止风必摧之。纵然没有风的摧折,那么多的寄生虫,咬也要把大树活活咬死呀。那些"吃艾滋饭、发艾滋财"的江湖骗子,不就是形形色色的寄生虫吗?把晚年高耀洁晚年的心,咬得千疮百孔。
    
    "政府官员、基金会、NGO、专家、医院、制药厂、江湖游医……多少人说了多少假话呀。"这是高耀洁晚年的感慨。不止权力丧失了信用、企业丧失了信用,就连基金会,就连NGO,这些所谓民间新兴力量,竟也成了寄生虫附会之所,民间也不免沦为名利场,这才是最可怕、最令人震撼之处。如此,高耀洁晚年的绝望就不难理解了。
    
    不能不承认,我们民族不是一个善待英雄的民族。在这个本来没有英雄的时代好不容易有一个高耀洁,是一个意外,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奇迹,却不被珍重。有人说从她身上能依稀看到德兰修女的影子,这话没错。纯粹就个人境界而言,高耀洁与德兰修女确实很相近。但不幸的是,高耀洁并没有当年德兰修女所处的那种制度环境和社会文化环境,以致她本来是要救人救世,结果非但无以普渡众生,自己反而深陷重围。
    
    高耀洁是一个真正的平民英雄。抱定自己的理想,在自己的职业范围内,在日常生活中顽强地坚守。以自己的生命做基石,架起通向现代文明的桥梁,不张扬,不高标,也不故作狂狷。窃以为,这才是真正的社会良心,民族脊梁。而那些大言无行者,那些以救世自命的斗士和教主,我则本能地抱以怀疑,甚至是厌恶。因为在我看来,他们跟"吃艾滋饭、发艾滋财"的江湖骗子,其实是一类人,只不过他们吃的是不同的饭,发的是不同的财罢了。
    
    高耀洁是伟岸的,但高耀洁是独一无二的。那些斗士,那些教主,一个都不可信,一个都靠不上。既然我们的民族注定不会有摩西,注定不会有曼德拉、有甘地。那么我们干脆就不抱幻想,我们就只靠我们自己,尽可能把我们的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像高耀洁那样,抱定自己的理想,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在自己的职业范围内顽强地坚守,百折不回。这样做去,每个人就都是一支军队,一寸一寸地扫荡我们身边的污浊;每个人就都是一个试管,一点一滴地净化我们身边的空气。那么我们就可以不待人救而自救。
    
    这,或许正是高耀洁晚年给我们的最重要的启示?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笑蜀:不均权,何以均富?—从发廊女苟丽的遭际说起
  • 笑蜀:中国需要郭飞熊—记12月28日与郭君飞熊一席谈
  • 笑蜀:以人为本乎?以我为本乎?
  • 陈敏(笑蜀)已被释放
  • 陈敏(笔名笑蜀)被北京警方带走
  • 陈永苗: 绞杀萨达姆与笑蜀的人道主义
  • 笑蜀:谁来滋润中国衰败乡村的心灵
  • 笑蜀:何家栋的悲情与壮烈
  • 笑蜀:旗帜鲜明地重申人命关天
  • 质疑笑蜀们的伪公正/冼岩
  • 笑蜀:理直气壮地捍卫抗战胜利的尊严
  • 笑蜀:敬回朱健国一二三(全版)
  • 笑蜀:为鄢烈山说几句公道话
  • 笑蜀:人命贵贱与国家命运
  • 笑蜀:“伪知识阶级”与学术腐败
  • 笑蜀:大勇赵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