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方周末》报道高耀洁的事迹
(博讯2007年1月05日)
    
    对吴仪说“他们在骗你”
     (博讯 boxun.com)

    高耀洁喜欢引用在河南流传颇广的打油诗:“乡骗镇,镇骗县,一骗骗到国务院。”
    
    防艾被悬赏举报
    
    在有艾滋病患者的村子里,如果有人举报高耀洁来了,村干部会奖他500元钱,举报其他的生人会有50块钱。
    
    骗子太多
    
    “防艾圈太大、太乱了。”高耀洁说,“政府官员、地方官员、基金会、NGO、专家、医院、制药厂、江湖游医……多少人说了多少假话呀。”
    
    揭露“御用文人”
    
    南方周末报道,有人写文章称,一个妓女能感染多少例艾滋病,并附有相关数据。高耀洁就按照数据统计了半天,得出结论,全中国人很快都会感染艾滋病。她说,“这种文章的目的,就是强调性传播,来掩盖政府失职的责任。”
    
    开博客导致演讲被封
    
    老人开了博客,字字句句都与艾滋病相关,“10月19号博客出来,10月23号在河南大学的演讲就被迫停了,他们害怕我在博客上公布的第一手资料。”
    
    村支书搜刮艾滋病人“血钱”
    
    一个村里的老支书,自己的孩子得艾滋病去世了,高耀洁去村里看他,给他钱,后来她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年组织村里人卖血的“黑血站”的“血头”,而且不断从艾滋病人收到的捐款中刮钱
    
    老伴走了
    
    屋子里很暗,到处是成捆的书,冬天的阳光本来就少,加上窗台和桌子上的花挡着光线,客厅就更暗了。已经80岁的高耀洁摇摇晃晃地走在书堆间的空地上,到厨房去热上顿吃剩的稀饭和馒头。老伴郭明久在照片上笑着,静静地看着她。
    
    “等我把这些艾滋病的资料寄完,就该走了……我巴不得早点死掉,我太累了。”她说完,继续趴在桌子上喝稀饭。假牙托泡在杯子里,不戴牙托,老人的嘴周围已全都塌陷去了,馒头掰得很碎。
    
    高耀洁现在很少出门,只订了好几份报纸,每天要看中央台的《焦点访谈》,还看《新闻调查》,书和杂志堆在一张大床的一侧,另一侧被子掀开着,屋子里暖气不热,飘着股浓重的药味。每隔几个时辰,高耀洁就要从袋子里各种瓶瓶罐罐中摸出一大把药吃下去,“每天都得定时吃药,活一天是一天,一个月药钱得1000 多,太贵了。”
    
    2006年,越来越多的时间,高耀洁都是一个人呆在家里。这一年的4月10日,老伴郭明久走了。去世时,老伴的心、肺、肾都坏了,当时医生说动手术抢救,高耀洁说,不用了。她用手在喉部、腹部比画,这么大岁数了,再全身开刀,多活几天,有什么意义呢。
    
    “2004年底,老头病了,我就很少出去。原来手头有钱,自己下乡或者雇人下乡。2005年以后,我更不能离开病房,手头也没钱了。”高耀洁以前读过《孝经》,老伴去世之后,她辟出了一个房间,设了灵堂,要守孝三年。很多人劝高耀洁,说老人80 多岁去世,是喜丧,高耀洁说她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还是伤心。
    
    老伴在的时候,总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帮高耀洁寄资料,写信封,一个摄影记者还曾拍下两个老人一起骑自行车去邮局寄资料的照片,高耀洁骑在前面,老伴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那还是哪一年的夏天呢?老郭还穿着遗照上那件白色的短袖衫。
    
    照片前面插着新鲜的菊花,“十年了,我都没有好好照顾过家里。我的学生跟我说,要是她,家里肯定都有第三者了,都离婚了。”高耀洁看着老伴的照片,“他在家好看电视,老坐在那个沙发上……就是我花钱花厉害了,他要说我。”
    
    对吴仪:“他们在骗你”
    
    “好多人盼着我死,那些吃艾滋饭的人,怕我说话的人,都恨死我了!”
    
    还有那么多骗子缠着她。一个村里的老支书,自己的孩子得艾滋病去世了,高耀洁去村里看他,给他钱,他还管着村里的一群艾滋孤儿,一给高耀洁说起艾滋病来,就老泪纵横……看着是个多么善良淳朴的人啊!可是今年村里的艾滋病人给高耀洁写信,她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年组织村里人卖血的“黑血站”的“血头”,而且不断从艾滋病人收到的捐款中刮钱,现在甚至在村里以自己的名义建立了艾滋病救治协会。
    
    “我曾这样想,苍天如此无知,今后我敢相信谁呢?”
    
    她又说起老搭档桂希恩,“那是个老好人,心眼太好,太老实啦。那些骗子能骗得了桂希恩,她(他)不敢来骗我,我斗争经验比桂希恩丰富。”
    
    “文楼村马深义现在找了一个对象,是他们村里的一个女病人,我不去村里,可是我消息灵通得很,有人给我说。”高耀洁露出孩子般狡黠又得意的笑容,“我有线人,啥也瞒不过我。”
    
    墙上还有那么多艾滋病人的照片,“我这把年纪了,那些孤儿我都交给杜聪了,要不我死了,他们就没人管了。”
    
    她还想继续去村里,还有那么多人她想去看看,还有好多资料她想发给村里人。“我还没有被举报过,我值500块钱!记者值50块钱。”
    
    为什么呢?原先在有艾滋病患者的村子里,如果有人举报高耀洁来了,村干部会奖他500元钱,举报其他的生人会有50块钱。
    
    “我还没有被举报过呢,穷人都对我好,所以现在还没有人拿到这个钱。当地有人给我送信,还有农民会早早把我藏在玉米地里,谁也找不到我。”
    
    她还记得前些年,河南有的村子里,房子东面的窗户全都堵死了,问为啥呀,说是害怕艾滋风;村东的麦田麦子全烧焦了,一问是怕有艾滋味;东面菜地里的菜全烂了,说是有艾滋气;就因为村东有个艾滋病人去世了。“就为这,要是能动,俺还得去。”
    
    “某些人”是她认为的“相关机构的御用文人”。前一段时间,有人写文章称,一个妓女能感染多少例艾滋病,并附有相关数据。高耀洁就按照数据统计了半天,得出结论,全中国人很快都会感染艾滋病。她说,“这种文章的目的,就是强调性传播,来掩盖政府失职的责任。”高耀洁喜欢引用在河南流传颇广的打油诗:“乡骗镇,镇骗县,一骗骗到国务院。”2003年12月,吴仪会见高耀洁。吴仪说,“有人告诉我,中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是吸毒传播和性传播。”高耀洁说: “他们在骗你。”
    
    她坚持认为,在中国当下,由于卖血输血产生的血液传播,仍然是中国艾滋病的主要问题。她在新浪博客里写:“关于艾滋病血液的传播问题,不是又有抬头,而是根本没有解决。”在她看来,非法血站并没有销声匿迹,只是由公开转为地下。“在中国血源缺乏的状况下,怎么可能制止非法采血?800CC的血,只卖50元,这么高的利润,血头怎么可能放手?”高耀洁说。
    
    她还认为,“艾滋病并不是河南的专利,血液传播是个全国性的问题。”“我走过了全国十几个县市、几十个乡镇、几百个村庄,见过几千个艾滋病感染者,那么多由于贫困而去卖血的农民,怎么会是性乱、吸毒感染艾滋病的呢?”
    
    高耀洁手头有许多活生生的例子,很多来自河南以外的省份。她博客上刊登过一个叫周洪强的家长的来信,其子周枫林2004年10月22日出生,次年8月23日、9月1日因病在医院输了两次血小板,染上了艾滋病,2006年6月9日死亡。
    
    “这两年卖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人一茬茬地死,艾滋病被中国人理解成脏病,吸毒或者作风淫乱才得病,艾滋病人被歧视,要还艾滋病人清白。” 高耀洁说。
    
    让她遗憾的是,一些专家和学校对艾滋病表现得很冷漠。高耀洁曾将一些防艾材料寄给中科院一位知名院士,没几天,材料被原封不动地退回。她给河南、湖北、江苏等地的图书馆发书,发的是她编辑的《中国艾滋病调查》和《艾滋病与性病的防治》,写明了是免费赠阅,后来有图书馆将书退回来,认为她是“先发书再要钱”。
    
    “接班人”、遗嘱
    
    书堆里还有2006年春节没有寄完的贺年卡,那是高耀洁自己印的。在五只狂吠露着白牙的狼狗边,写着:“撕吃那些‘发艾滋财’的‘冷血坏家伙’们!诈骗艾滋财者该死!贪艾滋财的家伙死完!”
    
    从1996年至今,老人自费印发了124万份预防艾滋病宣传页,2001年,她用世界卫生组织颁发给她的“乔拉森·曼恩世界健康与人权奖”的2万美元奖金,和福特基金会的1万美元捐款,加印成《艾滋病性病的防治》。近些年外出讲课的收入,也多半被她用少至50元多至500元转给了那些艾滋病患者和孤儿。
    
    她身体却是越来越差了。现在每天中午,她都得躺在床上睡个午觉。因胃病住院时,香港的医生朋友来看她,“非要给我请个小保姆,我不让她请,花那些钱干啥呀?我死了就死了,我都累得不行了,死了还轻松。”
    
    “你们记者写我没有意思,要写,就把这些骗子都写出来,这些吃艾滋饭、发艾滋财的骗子,还有那些还在组织农民卖血的事情,这还有作用。要是我死了,你们记者不要写我,多揭发那些骗子、血头!”一激动,老人不停地咳嗽起来,声音也哑了。
    
    自2003年以来,不停涌现“神奇”的“接班人”,他们给高耀洁来电话,跑到高耀洁家里,要求来接班:“您老年事已高,防艾工作需要年轻人来干,我想本人是最适合的人选,我将继承和发扬您老人家的事业。”尤其是今年,高耀洁病重住院的消息传出后,这样的电话和信件更是络绎不绝。
    
    “防艾圈太大、太乱了。”高耀洁说,“政府官员、地方官员、基金会、NGO、专家、医院、制药厂、江湖游医……太多了,这些年艾滋病问题上,多少人说了多少假话呀。”
    
    老人开了博客,字字句句都与艾滋病相关,“10月19号博客出来,10月23号在河南大学的演讲就被迫停了,他们害怕我在博客上公布的第一手资料。”高耀洁说。
    
    高耀洁害怕的是那些“大发艾滋财的人”:曾有人“拿”去她所著的《一万封信》的书稿;有建筑工人给高耀洁来信,说是一起合作开艾滋病医院;有人打广告宣称“八代中医专治艾滋病”,高耀洁公开打假,最后被告上法庭,官司赢了,她却身心俱疲。
    
    “我有时候想隐退,不想再声张了,不能辛苦十年,最后却晚节不保。”高耀洁说。
    
    老人已提前写好了遗嘱,是托人帮忙写到博客上去的,就算戴上眼镜,她也看不清键盘敲字了。遗嘱中这样写道:“由于晚年从事‘防艾’和‘救孤’工作,引来了不计其数的骗子和政客来找麻烦,如那场离奇的官司……我死之后,不留骨灰,把骨灰撒黄河激流处,永远销声匿迹,以免任何人、任何组织或官员利用我的名字成立组织,如‘基金会’‘教育中心’等,搞行骗或闹剧,让那些‘能人’获利,危害他人。”
    
    “孙亚,你帮我打开博客,看看有人留言没有?”她叫着学生,学生一个一个给她念着,念到讽刺那些反对她的人的话:“这是谁家的孩子,没教好放出来了?”她拍着手“嘿嘿嘿”笑起来,笑着咳嗽着,“这都是谁呀?写得有意思。还是支持我的人多。”
    
    “高奶奶,你一定要保重身体,要是你不在了,就更没有人敢说真话了。”学生念着,高耀洁什么也没有说,靠在床边上,闭了闭眼,居然就睡着了,她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只有这时候,她似乎才像一个80岁的老人。
    
    下午出了太阳,高耀洁起床下楼散步,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只有小区门口的保安说:“高奶奶,你出去啦?”
    
    “哎!”这个戴着老花镜的普通的老太太弯着腰,走得很慢,没有人认得出她来。阳光很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耀洁答复《新语丝》文
  •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 曾金燕:高耀洁老师致谢
  •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图)
  • 高耀洁医生访谈录—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现状与困境
  • 曾金燕:高耀洁医生痛失终生伴侣—《丁庄梦》后话(图)
  • 高耀洁退出全球千名妇女争评诺贝尔奖活动
  • 高耀洁:艾滋孤儿处境悲惨(图)
  •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图)
  • 高耀洁:山东仍有黑血站
  • 伟大的高耀洁/老戚
  • 高耀洁:我为何退出“108名中国妇女争评诺奖”
  • 高耀洁医生声明
  • 焦国标:河南俩老太 常香玉和高耀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