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纵容暴徒殴打辩护律师国法、国际法难容/维权网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12月28日)
    
    2006年12月27日
     (博讯 boxun.com)

    维权网获悉,陈光诚的两位辩护律师李劲松和李方平 12月27日凌晨4时 许,在赴山东沂南处理上诉相关事宜时被暴徒用棍棒类凶器打伤,并且,事件发生过程中有种种迹象表明,地方当局严重涉嫌暗中指挥和纵容此恶劣行径。对此严重违反宪法国法和国际人权法的行径,我们表示强烈的抗议,呼吁各界关注事态的发展。
    
    众所周知,自陈光诚披露山东临沂违纪违法暴力计生一案触动一些既得利益者的痛处后,陈光诚本人和家属以及为陈光诚辩护的律师便不断地遭到骚扰和暴力侵害。陈光诚的辩护律师在前往探视陈光诚和为案件调查取证的过程中也多次遭到身份不明的暴徒围攻。律师本人和社会各界、国际舆论也多次对此表示抗议。但至今为止,地方公安从来没有立案调查过任何一个相关案件及责任人。如此明目张胆的不作为,引起关注者们高度的怀疑,似乎官方是在默认这些案犯本身就受雇于地方当局。从律师们和民间关注此案的人士对相关过程的观察和分析包括当地村民的介绍来判断,这些案犯跟官方的密切关系至少应该成为司法当局立案调查、追究刑事责任的对象,因此我们不能排除这些打手就是公安人员装扮或出钱雇佣的黑社会暴徒的可能。否则,如何解释黑社会势力对此类事件的高度兴趣?只有那些因计生违法行为被揭露而有可能影响其仕途的地方官僚、只有那些已经被控告到被告席上的滥用行政执法权力的官员,才最忌恨努力争取公正的行为,才最有动机打击依法伸张正义的人士。( 李劲松律师于12月8日 向临沂法院递交了对临沂市公安局包括局长刘杰等机构发起的四项行政诉讼和民事诉讼,控告陈光诚案件中政府部门违法行径和直接责任人。) 也只有他们才可能动用如此的人力、进行如此高度的协调、为所欲为而不必担心遭到执法机构制裁。
    
    此次行暴行过程中的各种迹象表明,山东临沂地方当局显然是事件直接谋划者和执行者的首要嫌疑人。据律师和知情人士胡佳讲述, 这次李劲松和李方平等人前往临沂,是接到临沂市中级法院二审主审法官的电话,对方称是转达陈光诚的请求,希望辩护律师再到沂南县看守所会见一次陈光诚。随即,在没有办法向陈光诚本人核实这一要求的前提下,李劲松、李方平决定12月26 日晚上19:30前往山东。并且把行期告知了二审法官。 12月26日晚19:30,李劲松、李方平等人上了从北京开往临沂市的长途客车后,有一个穿着警用防寒服的女子来给他们安排铺位,此人的举动让人不得不认为她是乘务员,因为普通乘客没有此权力。她把李劲松和李方平都安排在她附近,在紧邻司机后面靠近前方车门的位置。 12月27日凌晨4点,那女子推醒劲松,此时车已经进入临沂市境内。不久就来了两辆无牌车辆(车辆无牌几乎成了光诚案件中涉案的临沂警方和政府的标志),一前一后迫使长途车停泊到路边,车上下来了约8个不明身份的人,要求司机开车门,并说如果不开那么就砸车的玻璃。司机打开车门,他们上了车就找到该女子,此女子居然指认李劲松律师对其进行性骚扰。随即那群不明身份者要把劲松揪下车,李方平律师在劲松旁边的上铺,立即上前阻止对方,几个人就开始对李劲松律师和李方平律师进行围攻,使用的工具似铁棍。目标明确,只针对陈光诚的辩护人李劲松和李方平,不牵涉其他人。两位律师被暴力围攻的时间大体在 5分钟前后。随即李劲松打电话报警,警方未曾及时出警。此时方平头部被凶器打中,已经流了很多血,神志恍惚,那几个不明身份者和该女子下车扬长而去。事后长途车司机竟然说不认识该女子,还说此女子穿的警用防寒服是向司机本人借的。凌晨 5时许,来了警察,但该警察没有做有效的调查,也拒绝被打律师请其为车上人员进行登记的请求,反而将所有目击证人和可能存在的打人者同伙全部放走。并且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警员居然始终不问受害人的姓名。
    
    随后自身也受伤的李劲松律师叫来救护车,把李方平送到临沂市人民医院救护。上午 10:00之后,李方平状态稳定下来,李劲松再次打110报案,请求同时也是督促警方来向受害者作报案调查笔录,这样的电话从上午到下午至少打了4次。但直到下午15:11 四位律师决定离开临沂市人民医院前往济南,也再没有一个警员出现。而从凌晨4点多的第一次报案,到下午离开,总共不少于六次报案。按照中国的110报警规范,警方一定要问清姓名、地点、案情,但居然在这几次中没有警察问受害者姓名如此基本的问题,而且也不提及马上会出警的问题,反而说向领导汇报。律师们明白,其实报警与接警的双方无需再通报姓名和案情,这岂不说明接警者与行凶者本为一体?直到李劲松一行将要离开临沂时最后一次报警催促,对方才在接警电话中第一次走形式般问及受害者姓名。在临沂市整整近 11个小时,尤其在医院近10小时,受害者多次的报警求助之下,却没有任何警察露面。
    
    从这些迹象判断,这是从一起从头到尾精心设计策划、多方跨地域配合的暴力侵害,不是一般黑社会势力所能做到的。目的显然是要阻止恐吓维权律师继续参与此案、打击报复他们起诉地方执法当局违法的合法行动。
    
    我们强烈要求,鉴于此案因牵涉地方当局利益而出现的复杂性、鉴于其肆意违反国际人权惯例将造成的重大国际影响,此案应由更高一级的司法和公安部门着手接办。上级执法司法机构应该立刻立案侦讯、捉拿殴打维权律师的凶手。此次两位律师被殴打成伤,已经构成与陈光诚一案有关的另外一个重大刑事案件,如凶手逍遥法外,将对中国的法治建设造成极大的伤害,在奥运即将在中国召开之际,严重地损害中国政府希望弘扬的"开放文明"国度的世界声誉。因此,上级执法司法当局必须依法公正介入此案,以昭示在中国还有起码的法律尊严和公正安全的社会秩序。中国政府有责任按照它已经加入的国际人权公约,比如,《保护人权捍卫者公约》,保护辩护律师正常独立行业,使被告得以有效行使其法律咨询权、使被告的公正审判权得到尊重,而律师本人则不必因为尽心尽职地工作而为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受到侵害担惊受怕。
    
    本文抄送: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
    
    联合国"律师和法官独立性"特派专员
    
    联合国总秘书长"保护人权捍卫者"事务特派代表
    
    欧盟人权事务高级代表
    
    以及: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
    
    山东省检察院和山东省高级法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佳:陈光诚永不放弃上诉状(2006年12月1日)
  •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 胡佳:陈光诚的律师李方平和李劲松在临沂市遭遇暴力袭击受伤
  • 陈光诚诉孙学农等十一人捏造事实损害他人名誉案起诉状
  • 陈光诚上诉并提出四项起诉 袁伟静陈光合亟需代理律师
  • RFA:陈光诚起诉临沂公安局局长刘杰
  • 陈光诚案重审部分图片-曝光非法拘禁袁伟静的人(图)
  • 陈光诚获人新西兰亚太人权奖 妻子表感谢
  • 一周新闻聚焦:高智晟和陈光诚妻子先后受到警方殴打引发强烈公愤
  • 胡佳:为陈光诚作证的陈光和被沂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图)
  • 重审维持原判 陈光诚不气馁(图)
  • 曾金燕:陈光诚玫瑰小卡片(请传递)(图)
  •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拒不接受重判
  • 强烈抗议沂南县当局对陈光诚重审再次定罪/维权网
  • 陈光诚案重审判决依旧 回首重审前后九天/RFA 张敏
  • 李劲松律师辩护词-今日陈光诚案件一审重审将宣判
  • 陈光诚案重审 律师退庭抗议(图)
  • VOA:陈光诚辩护律师受阻 警方不管(图)
  • 快讯:陈光诚律师团即将到达法院
  • 王德邦:从陈光诚案看中国依法治国的伪诈!
  •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 余英时:从陈光诚案和死刑复审看中国法律改革
  •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林泉:声讨中共乱伦党 <公检法律>联合“扮公”,声援陈光诚
  • 何清涟:从陈光诚、高智晟事件看中国统治手段的非正当化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贺伟华
  • 赵达功: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 郭永丰:为好兄弟陈光诚、高智晟等英雄鼓与呼!
  •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贺伟华
  • 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记
  •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贺伟华
  • 8月12日陈光诚案开庭,我们该如何救之于危难?/贺伟华
  • 沂南县旁听陈光诚案纪实/马文都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立此存照:陈光诚在百度里面享受的待遇!(图)
  • 李柏光: 陈光诚与李群之间的"孟良崮战役"
  • 徐沛:闪光的黑眼睛—陈光诚的同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