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茉莉: 中藏会谈突然恶化—西藏最新局势探讨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2006年9月14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博讯 boxun.com)

    
近来西藏局势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有点叫人摸不清头脑。

    
     自2002年起,流亡的达赖喇嘛派出代表前往北京,和中国政府恢复接触,到今年双方已经展开了五次会谈。尽管这些会谈被认为“无任何实质进展”,但中国外交部声称双方会谈“气氛良好”,西藏特使更是乐观地说:“会谈的结果令人鼓舞。”
    
     然而风云突变,中共当局近几个月来对达赖喇嘛发出的攻击和谴责,达到了空前激烈和恶毒的地步,令人瞠目结舌。例如,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居然声称: “对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这场文革式的斗争要“至死方休”。除了在西藏展开猛烈批判之外,他们还对达赖喇嘛进行诬陷,指责达赖曾与美国CIA和印度军方勾结,从事分裂中国的运动。
    
     不久前还在友好接触,释放积极信息,甚至在筹备下一次会谈,转眼就翻脸不认人,恶言恶语地破口大骂。这就令人非常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中共当局要如此不近情理地暴跳如雷,大动干戈?
    
    
◎ 令中共震惊不已的几个事件

    
    
     第一个事件是焚烧皮毛事件。早在八十年代,藏人穿用动物皮毛装饰就成为一个问题,后来日益富裕的藏人喜欢以虎皮和其他稀有动物毛皮做衣服装饰,来炫耀其财富,这就令一些动物濒临生存危机。尽管官方和民间环保组织都呼吁保护动物,但收效甚微。
    
     今年年初,达赖喇嘛在印度举行时轮金刚灌顶法会时,批评境内藏人穿皮毛的风气,由此引起了西藏境内的一场巨变。在法会上聆听达赖喇嘛批评的境内藏人当即立誓,回家后要焚烧自家镶饰在藏装上的动物毛皮。不久,四川、青海等藏区开始大规模的焚烧皮毛活动,各藏区纷纷行动,街头焚烧之后废弃的动物皮毛堆积如山。到春节举行庆祝晚会之时,原本带动穿昂贵皮毛之时尚的藏族演员,竟无一人再穿皮毛。
    
     藏区烧皮毛行动之迅速、规模之大,令中共当局非常震惊。以往政府方面的呼吁,藏人不予理睬,而达赖喇嘛的一席话,广大藏人竟如此雷厉风行,如同一场广泛的 “效忠宣示”。当局这才意识到,流亡的达赖喇嘛在西藏境内仍然享有巨大声望和号召力,这是中共当局难以容忍的。于是,这一事件成了值得重视的斗争新动向,据说当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强调要“反达赖集团”,并动手逮捕组织焚烧皮毛的藏人。
    
     第二个令中共不能容忍的事件,是发生在拉萨甘丹寺僧人捣毁神像事件。早在三百多年前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就出现了一个名叫“雄天”的护法神,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护法神,被一些佛教高僧禁止供奉。十四世达赖喇嘛早年也曾供过这个护法神,后来认识其害处,即提醒藏人不要去信奉“雄天”。听从达赖喇嘛的劝告,在印度的藏人大都放弃了对“雄天”的供奉。
    
     但仍有少数境内藏人信奉“雄天”。三月十四日,六名藏人前去甘丹寺供奉雄天护法神时,该寺十几名僧人将两尊护法神泥塑神像拉下佛台捣毁,并与前来供奉的藏人发生冲突。
    
     甘丹寺事件属于寺院内部争执,牵涉到历史遗留下来的宗教内部净化问题,但由于僧人听达赖喇嘛的话,因而中共诬指是达赖喇嘛“背后指使”。由拉萨市长亲自挂帅,一场新的大批判由此展开。
    
    
◎ 真有“鸽派”“鹰派”之争吗?

    
    
     最令中共当局寝食难安的,是一个小小的谣言——“达赖回国朝拜塔尔寺”所引起的效应。自五月份起,有十多万名佛教徒奔走于途,前往青海省湟中县塔尔寺,希望能见上达赖喇嘛一面。无论当局和塔尔寺喇嘛如何解释,说达赖喇嘛没有回国,即使回国也不会先来塔尔寺,但信徒们仍然一传十十传百,络绎不绝,苦苦等候。
    
     一个小小谣言的效果尚且如此,如果真让达赖喇嘛回来,整个西藏会发生什么事情?中国当局不敢想象了。于是,一个早已制定好的宣传口径进一步被强化,即“认清达赖喇嘛的三个性:一,政治上的反动性;二,宗教上的虚伪性;三,手段上的欺骗性。”
    
     据说,上述一连串事件使中共内部争议很大。有观察家告诉我:中共在西藏问题上有“鸽派”和“鹰派”之争,比较开明的鸽派主张和谈,希望能在达赖喇嘛生前解决西藏问题,而顽固保守的鹰派却激烈反对和谈,例如西藏自治区的负责人,他们是一些既得利益者,现在气势汹汹公开大骂达赖喇嘛就是这些人。
    
     但“鹰鸽两派”之说不能解释,如果在中共决策层里面真有想要谈判解决问题的“鸽派”,他们怎么会容忍张庆黎之流如此肆无忌惮地破坏谈判气氛?对达赖喇嘛的谩骂性攻击非常离谱,如果没有获得中共中央的认可,张庆黎之流绝不敢这样乱来。
    
     这样看来,真正的鸽派只是在民间,在体制外的自由知识分子之中,但他们不是掌握权力的人。中国掌权者大都是鹰派,他们对西藏问题早就有了明确的“既定方针”——把西藏问题拖下去,拖到达赖喇嘛去世就成功了。所谓中藏会谈,只是他们糊弄老外的做戏伎俩而已。
    
    
◎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曾经有一些西藏人问我说:我们的达赖喇嘛都不要独立了,为什么中共当局还是不让他回去?我常常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向他们说明,既没有信仰也没有理想的中共专制政权,有着什么样的嗜权如命的本质,他们很难放弃西藏那么一大块地盘,让你们自己去管理。
    
     但我的解释,显然不如中共当局自己的解释好。在这次揭批达赖喇嘛的文革式大字报中,有一篇署名益多的题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之我见》的文章,非常值得海外那些不懂中国的西藏人仔细拜读。这篇文章虽然凶巴巴地打官腔,倒是赤裸裸地暴露了中藏之间的根本分歧。
    
     在益多的文章中,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被完全否定,达赖喇嘛想要按照“一国两制”的办法,实行西藏真正的自治,更是“图谋否定和推翻中国宪法明确规定的西藏现行政治制度”的行为。此文断然无情地宣告:想要在已成为中共碗中菜的西藏搞“一国两制”,没门。
    
     由此我们看到,中藏谈判不可能成功的关键是制度问题。一个大一统的专制政权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无论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自治要求如何合理,但他们要在真正自治的西藏实行的民主制度,将动摇中共政权的根本,并有可能在中国其他各省区引起连锁效应,这是中共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 国际草根性支持正逐渐丧失

    
    
     对此,西藏流亡政府似乎没有足够的认识。自2002年中藏第一次谈判以来,西藏流亡政府一直告诫流亡藏人及其支持者,不要举行抗议活动,勿对中共领导人的出国访问造成不便。
    
     早在今年三月,本人作为“汉藏协会”成员,收到邀请我参加六月份在比利时举行“第五届国际声援西藏大会”的邀请书,但由于中共对此不高兴,这个大会就被取消了。据说还有其他会议因同样的原因被取消。可以理解的是,西藏流亡政府需要向北京表示他们谈判的诚意。
    
     国际支持西藏的民间运动因此销声匿迹。据笔者所知,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起,以欧美为主的世界支持西藏运动蓬勃发展,在各大洲活跃的民间组织多达三百多个。许多为弱小西藏动了真感情的外国人,自筹资金成立组织,到处游说呼吁、抗议呐喊,希望影响自己国家的政策,以求帮助西藏。如今,这种很珍贵的草根性支持正在逐渐丧失。
    
     笔者为此感到很可惜。中藏谈判游戏已经玩了五次,还可以一直玩下去,但时间和形势对西藏人都不利。如果西藏流亡政府在未来的谈判中仍然一无所获,而原本轰轰烈烈的国际声援又丧失了,那么,我们只能为西藏的宿命而悲哀。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6年九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茉莉: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茉莉:你跑出一张泣血的诗笺--致狱中的清水君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 茉莉: 欧洲悠闲生活的背后—谈公民福利权
  • 茉莉:帝国鹰徽下看“崛起”
  • 安娜:置疑茉莉的“求偶猎艳去酒吧”
  • 茉莉:一个盲人涉入法律盲区—陈光诚和野蛮计生
  • 茉莉:《诗从雪域来》读后
  • 茉莉:女性知识分子与维权
  • 茉莉:“吊半边猪”的岁月——乡下文革琐忆
  • 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茉莉
  • 茉莉:谈穆斯林国家针对丹麦的议案
  • 茉莉: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
  • 就茉莉女士推介的“瑞挪离婚”模式,再谈霸道台独/王希哲
  • 茉莉:方励之VS黎安友—有关“中国人权”的辩论
  • “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茉莉
  • 茉莉:“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
  • 茉莉:纵火者不能参加消防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改革艰难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茉莉
  • 茉莉:巴黎骚乱的中国影子
  • “波兰革命”的中国后遗症――写在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茉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