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铜仁村民抗议高污企业从城市迁农村被捕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6年8月23日)
    “在城里是污染,到村里就不算污染了?”贵州省铜仁市龙田村农妇张海英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所在的村里有一家铁合金厂,由于污染严重,于4年前从铜仁市迁到龙田村,从此村民深受其害。今年2月7日,她的丈夫杨光华因为参与龙田村村民抗议污染企业事件,被刑拘、逮捕,在看守所羁押半年之久。
    
     8月11日,记者获悉,杨光华等4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期两年执行。 (博讯 boxun.com)

    
      浓烟下的村庄
    
      铜仁市振兴铁合金厂是铜仁市上个世纪90年代初招商引资的项目,原来建在市中心,因环境污染严重,市民强烈不满。《中国环境报》2003年的报道称,“长期以来,这家企业浓烟蔽日、污染严重,直接影响了周围群众的身心健康和城市形象,成为铜仁城市发展的一个‘毒瘤’。”
    
      2002年2月,在贵州省环保局、铜仁地委、行署的要求下,振兴铁合金厂在离市区7公里的龙田村新址建成投产。当时媒体的报道称,至此,“铜仁市市区最大的污染问题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然而在龙田村村民看来,这个解决方式绝非圆满。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振兴铁合金厂搬迁至龙田村后,村子整天笼罩在工厂排放的浓烟中,即便在晴天,当地的能见度也非常低。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仅人感觉到呼吸困难,庄稼也深受其害。“4担谷子就有一担是瘪壳。谷子开花的时候受了污染,变成了白穗子。”村民说。
    
      许多村民抱怨:“村里的菜根本卖不出去。城里都知道铁合金厂搬到我们这里来了。一听说是龙田村的,就都不买。”
    
      尽管如此,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当地村民没有进行过任何抗议,他们一直耐心地期待着厂里相关环保设施的建成。2005年8月,振兴铁合金厂环保设施建成,村民们以为可以摆脱受污染的日子了。然而,在随后的几个月里,龙田村的上空依旧浓烟滚滚。
    
    村民抗议
    
      有村民获知,该厂虽已建成环保设施,但一直不用。愤怒的村民们开始向村委会、龙田村所在的环北办事处和灯塔工业园区管委会、市环保局反映,质疑为何明明有环保设施却闲置不用。在没有得到满意处理的情况下,2005年11月下旬,村民们在工厂门口抗议,要求厂方在生产时必须使用环保设施,同时有村民提出赔偿要求。
    
      几次抗议未果后,在村民们的强烈要求下,2005年12月26日,环北办事处约请市政府相关部门、厂方、村干部及村民代表召开协调会。在会上,厂方承诺,除每天清灰两小时、每周六环保设备检修6小时外,其他时间保证不冒烟,若环保设施损坏,工厂停产抢修。厂方若有违反,参照风向给村民每户补偿40元。
    
      村民们反映,协调会后,该厂多次排烟,除第一次补偿56户共计2240元外,再未按承诺补偿。
    
      2006年1月7日晚,村民再次发现铁合金厂烟囱再次冒烟,100多位村民聚集在厂门口,要求工厂停产,厂方没有答应。大家于是来到村民杨国平承包的池塘边,要决堤放水——工厂的生产用水从这个池塘中抽取,村民欲以此举迫使工厂停产。
    
      在放水之前,村民杨光均代表村民对振兴铁合金厂厂长杨正辉发“最后通牒”,劝其停产,否则“将采取我们的措施”。
    
      厂方没有理睬村民的要求,环北办事处的干部也拒绝到场协调,村民们于是决堤放水,工厂被迫停产。
    
      1月9日,振兴铁合金厂向市委、市政府提交了《关于要求保障企业正常生产秩序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厂方“强烈要求政府改善民营企业投资环境”。
    
      此后,在参与放水的100多人中,村民杨光华、杨国平、罗来富、杨光均4人先后被市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并于2月20日由市检察院批捕,在市看守所羁押半年之久。
    
      企业不愿负担环保成本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铁合金厂的污染问题上,村民、厂方及环北办事处官员之间存在很大分歧。
    
      铁合金厂厂长杨正辉告诉记者,早在2004年,厂里就投入三四十万元安装环保设施,但效果不理想。其后,又投入230余万元上马新的环保设备,于2005年9月经地区环保局检测合格。
    
      在环北办事处主任刘运德看来,振兴铁合金厂在2005年8月安装环保设施后,污染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村民们之所以多次抗议,是因为他们“前两年遭受的污染每户补偿1万元”的“不合理”要求没有得到满足。
    
    而在村民眼里,村里的环境污染问题从未得到彻底解决,即便现在,工厂依然有时白天、有时晚上不定期地排放浓烟。
    
      往返于市人民医院和龙田村的公交103线的一位司机也向记者证实,在“放水事件”之前,他开车路过这里时常浓烟滚滚,之后才好一些。
    
      刘运德告诉记者,他曾约请市里相关部门的干部一起到龙田村看过,经目测,认定对庄稼和蔬菜不构成污染。
    
      “办事处对此做过环保鉴定吗?”记者问刘主任。刘回答:“没有。但我们实事求是地到现场看过了。”
    
      记者就此向地区环保局求证时,环保局的干部表示,没有2005年以前的监测数据。“那么大的烟,从肉眼看都知道肯定超标。”
    
      村民们说,振兴铁合金厂就是因为污染严重才从市区搬迁到龙田村来的。“怎么在城里是污染,到我们村里就不算污染了呢?”
    
      “部分治理达标企业有时候不开动环保设施。”铜仁地区环保局副局长李代燕这样解释为什么检测合格的企业依然存在污染问题。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问题上,尤其是前几年,部分官员总将前者置于非常优先的地位。而近一段时间以来铁合金市场不景气,这让一些企业更加不愿意承担环保成本。
    
      杨正辉告诉记者,每生产1吨铁,环保设备需耗电80~100度。按振兴铁合金厂去年年产量1.41万吨计算,如果生产时开动环保设备的话,仅电费一项,全年需增加成本50余万元。
    
      全程经历此事的杨正辉对于半年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讳莫如深,除了向记者介绍工厂的基本情况外,对于厂方与村民在环境污染问题上的冲突,杨正辉缄口不谈。
    
      据了解,2003年以来,振兴铁合金厂累计已纳税1600余万元,2004年被评为铜仁市第一纳税大户,2005年则被财政奖励75万元。
    
      谁来主持正义
    
      刘运德认为,遇到环境污染问题,村民不应该采取过激行为,而应该通过村委会、办事处、环保局等正规渠道反映。他向记者发感慨:“基层的工作难做埃现在政府依法行政了,群众又不依法办事,喜欢闹事。”
    
      在村民杨国平的辩护律师王泽富看来,村民们是先尝试了很多次“正规渠道”,没有得到满意答复后才采取了过激行为。有村民告诉记者,在聚集到工厂门口抗议之前,曾有村民在看到工厂冒烟之后给环保局打电话,但是环保局一到,工厂的烟囱就不冒烟了。如是三四次后,村民们便再没兴致向环保局反映问题了。
    
      尽管认为政府有需要反思的地方,法院方面也认为“事出有因”,王泽富还是选择了放弃做无罪辩护。他向当事人的家属解释,如果认罪的话,态度好,可以判得轻一点。王泽富把这样一种选择称为对当事人的“功利性”选择。因为这对当事人是一种好的选择,却可能是一种恶劣的先例,对当地的环境监督造成坏的影响。
    
      这种影响也许已经造成。采访中,村民们告诉记者,自从杨光均等人被捕后,周围的村民已经不敢再反映环保问题了。
    
      在去环北办事处采访之前,记者看到,就在离办事处不到500米的地方,另外一家铁合金厂的烟囱正冒出滚滚浓烟。虽然是大晴天,几百米外的山看起来依然灰蒙蒙的。
    
      离开办事处后,记者在1公里外的坳上坪了解到,在过去的20多天里,由于污染严重,这个数百户人家的村民小组,每天靠消防队运送生活用水,直到几天前才从新的水源地引来了水。
    
      “少数企业对周边环境,尤其是大气环境、河流流域水质造成较为严重的环境污染,威胁到群众的健康,引发了一些污染纠纷,甚至出现围堵生产区域等群体性事件,已经对工业生产秩序造成了不良影响,甚至影响到社会稳定。如果不引起重视,放任环境污染继续蔓延和加剧,将会超出环境和社会的承受能力。”在6月23日“全区整治违法排污企业、保障群众健康环保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上,铜仁地区行署副专员童礼元这样描述当前的环境治理形势。
    
      在这个讲话中,童礼元强调:“绝不允许以发展经济为由放松环保要求,绝不允许以保证财政收入为由对违法排污企业手下留情,绝不允许以解决就业压力为由对危害群众健康的违法企业拖延查办。”
    
      8月10日13时许,记者采访告一段落行将离开铜仁时,村民刘辉霞打来电话,说振兴铁合金厂又在排放浓烟,异味刺鼻。
    
    记者唐勇林
    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