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高三》--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30开庭
(博讯2006年8月17日)
    August 16

《高三》
     今天看海客电影俱乐部的活动预告,才知道周浩的纪录片《高三》。坦率地讲,活动预告提到《高三》获得第三十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最佳人道奖纪录片奖”,并没有引起我很大的关注。被电影俱乐部推出的作品,大多是得奖或得到全球认可的。当读到《高三》的内容简介中的时间、地点、人物和故事,我重新看了一遍邮件,像小孩子一样在书房蹦跳。《高三》讲述的是2004-2005年,福建省武平一中高三(7)文科班78个学生和他们的老师从走进高三到走进考场的故事。 (博讯 boxun.com)

    2000-2001年,我在福建省武平一中高三(9)文科班念完高中最后一年并走向高考战场。2006年春天我的丈夫失踪时,我还一再梦见自己正在高考考场答卷,交卷后发现未写答题卡。武平一中,背靠小山面临小河,校园苍翠,各个建筑拾级而上依山建筑,显得很有层次。她是美丽而又残酷的一座学校,一座高考备战的“军营”!
    当我重新平静地坐在电脑前,发现“高三”两个字带来的,竟不是所谓的“残酷竞争、黑色高考的紧张情绪”,而是代表青春和纯洁的美好回忆。尽管我在武平一中生活可称得上“不人道”:每周从周日傍晚5点多开始在学校上自习,食宿在学校,学习,直到下个一礼拜日的上午的11:45;我记不清自己晕倒过几次,只记得几次被同学背着狂跑向医疗室或宿舍……可是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还是愿意在武平一中再读一次高中。
    L校长上任后,同学戏称我们生活在“铁血统治的黑幕”下。不近人情的校规和高考的压力,让同学们喘不过气来。连我们这些“乖女孩”都开始偷偷反抗。每个礼拜六下午,只要老师不能出现在自习课上,我们几个女孩就一起逃课进学校后山,躺在林荫杂草中,听风吹过山林的声音,一边聊天一边背课文,说着说着睡着了,嘴里还念念有词“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或者轻轻地“嗯”一声在半睡半醒间回答同伴的问话。秋天是最宜人的。阳光温暖又温柔,透过树叶轻轻地围绕着我们。天空到了一年中最蓝的时候,树林很明亮,草丛不再潮湿,风也不凛冽,轻轻地摇晃树枝,整个山林发出一阵阵沙沙的声浪,非常好听。这个时候躺在草丛里,是最能安然入睡的。山林里人很少,偶尔经过的同学,呼呼地甩着柔软的细树枝,打弯两边的野草,踏出一条新的路来。最常惊醒我们美梦的,反而是山上的大蚂蚁,比黄蚂蚁大出两倍的个头,沿着手指爬上我们的手臂,毛毛痒痒的。倘若迅速起身抖落蚂蚁,是最理想的,否则惊扰了它们赶路,被咬一口,会有奇怪的痛感。再有就是淘气的铁芒萁,风吹过的时候,它摇晃着柔软的叶子,抚过脸庞,让人痒痒的不能安睡。醒来只要你愿意,就可以躺在山坡上打几个小滚,或者滑下某段小陡坡。
    那时一切为了高考,曾经一度所有的课外书不准带入教室。奇怪的是,就在最紧张的复习阶段,我几乎看完了当年所有的《小小说》、《微型小说》、《读者》、《青年文摘》以及各种各样的言情小说和大部头。从书中看见丑和恶,但总是觉得遥远,认为绝大部分只出现在小说中。爱情和诗歌是高中生活不可少的旋律,不知写了多少首诗给想象中的情人,不知写了多少酸溜溜的文章偷偷投稿给《梁野》,梦中还在赞美着自己苦苦为之奋斗的“伊甸园”——大学。
    
    还没有看纪录片《高三》,只是内容简介,就让太多的人和事涌上心头,说不完道不尽。它带给你的,也许和我的很不一样,但一定是关于青春、梦想、爱情、叛逆和迷惘的酸甜回忆。
    
    11:15 PM Add a comment Permalink Trackbacks (0) Blog it
    Permalinkhttp://zengjinyan.spaces.live.com/blog/cns!A90AAE8909DEE107!1474.entry

Add a comment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30开庭
    礼拜一晚上,李劲松律师接到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法院的电话通知,陈光诚案件定于8月18号下午2:30开庭。
    更多信息请看:http://chenyuanweijing.spaces.live.com/
    陈光诚的3岁儿子高烧三天。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看着发高烧以致眼睛发红的孩子焦虑万分,担忧高烧夺去孩子的视力,担心孩子像父亲一样失去光明。袁伟静冲不出软禁她的重围,只好竭力向“政府”“争取要求”带孩子去医院。软禁袁伟静的政府当局工作人员亲自触摸孩子高烧达40度的额头后,向“上级申请袁伟静带孩子去医院的权利”。终于昨天下午,袁伟静在5大汉的护卫下,“获准”带发高烧的孩子去医院就诊。
    陈光诚儿时发高烧导致眼盲。
    山东政府没有发高烧,但是眼盲耳聋心黑。活生生地让一个年幼的孩子在失去眼盲父亲照顾、不得不和母亲一起被便衣警察软禁的情况下,忍受高烧的病痛的折磨。
    这是遭受软禁一年多来,袁伟静第一次去医院。在过去的一年多里,袁伟静几次身体不适要求去医院,但“未获政府上级允许”,因此只能忍受病痛,被软禁在家。
    7:02 AM Add a comment Permalink Trackbacks (0) Blog it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今天去医院--跟踪和护卫的车四辆
  • 曾金燕:我看李喜阁取保候审
  • 曾金燕: 致北京市市长王岐山先生
  • 曾金燕:微笑 --浓雾弥漫的北京,暴雨倾盆的星期一
  • 曾金燕: 巴士插曲 -- 杂事一二
  • 曾金燕: 林林:我要妈妈 (图)
  • 曾金燕: 无题--生日(图)
  • 曾金燕:你是谁?凭什么阻拦我!我8:30分要上课(图)
  • 曾金燕: 彭大侠其人-国保落入了左右为难的困境(图)
  • 曾金燕: 声援陈光诚图片展(图)
  • 曾金燕: 夫妻双双被软禁(图)
  • 曾金燕: 国保约谈-要么软禁、要么跟踪。嘿……
  • 曾金燕: 嘿!你是人
  • 曾金燕: 病-女童和艾滋病致孤儿童-大声地呼喊
  • 曾金燕 :艾滋孤儿告媒体侵权案17日宣判
  • 曾金燕 : 吴皓今天被释放回家
  • 曾金燕: 弟弟的“命”-如果没有“国保”秘密警察存在
  • 曾金燕: 达日县藏文中学孤儿基本情况表(初三毕业班)
  • 曾金燕: 咿咿呀呀唱台戏-袁伟静的娘家父母也被软禁看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