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今天去医院--跟踪和护卫的车四辆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8月15日)

August 14

今天去医院
     今天去医院,胡佳复查并取新的抗病毒药。早上6点半之前离开家,在楼下被便衣拦阻,软禁胡佳的通州国保来了5个骨干和两辆便衣警车,必须接受“护送”,否则无法去医院。我们没有其他选择,这是胡佳软禁28天来,第一次有几个小时看到外面的世界。早晨很意外并没看见平时跟踪我的北京市国保和另两辆车,后来才明白我们早出他们迟到,上午才匆匆赶到医院执行跟踪命令。 (博讯 boxun.com)

    医院的病人很多,排队等候的时间长,好不容易抽完血,我们坐在地坛医院门诊楼前的小亭子里休息等待化验结果,国保以我们为中心呈不规则的多边形,离我们三四米的地方盯着。很多人时不时朝我们看,看我们穿的T-恤——胡佳穿着“盲人·陈光诚·自由”的T恤,我穿着“跟踪·盯梢·可耻”的T恤。
    不久一个陌生男子和我们说话,问我们“为什么”。这个男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皮肤白皙身材微胖,手里拿着一个高级的诺基亚滑盖手机。胡佳很详细地介绍了我们的工作、陈光诚的处境和跟踪的国保。旁边的人也竖起耳朵听。那年轻男子频频点头,说他不清楚国保和国安究竟怎么分,但大概也知道“国家安全局”是怎么回事,说他知道国家安全局的权力凌驾于法律、公安之上,说国家安全局想干任何事情都不需要解释,只要给人安个罪名就可以把人害了。然后他提起自己身边亲戚也有因为计划生育房子被拆掉的经历。不久他接了电话,和我们匆匆道别进了门诊大楼。
    我起身伸腰活动手脚,看见国保杨春滔和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黑衣男人说话。发现我朝他们看,那两人马上分开了。于是我走下凉亭,走向那黑衣人,看他是谁、干什么。结果发现斜对着黑衣人,有另一辆上周才开始跟踪我的车,车牌号“京GT5696”,我心一下明白了。那黑衣人看见我,很不安,不敢回到“京GT5696”,而是慢慢地走到医院门口。我玩心又起,也不紧不慢地跟在黑衣人身后走到医院门口。他向南走进地坛公园的侧门,我跟着;他又向北走出地坛公园侧门,我也跟着。如此反复几次,我不慌不忙地跟在他身后,看他干什么,还往东往西多走了几米,把停在地坛公园门口的车全部看了一遍,是否有熟悉的车牌号。黑衣人不知何去何从,只好站在地坛公园侧门口,也就是地坛医院正门口的马路崖子上。我和他并排站着,相隔不到一米,我拿出我的英语口语材料朗读。大概过了几分钟,他犹豫着慢慢地从公园侧门进去,走向大街。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走着,看见他穿着黑色上衣、米色裤子、黑色皮鞋,手拿棕黄色皮包,脚步缓慢迟疑,偶尔轻轻回头看四周,中途拨打了几个电话。到了大街上,他又开始犹豫,走向报刊亭,我也走到报刊亭,大声地向老板说“买《环球时报》”,结果他也拿了《环球时报》,哈哈。
    无处可去,黑衣人只好从另外一个小胡同往回走,经过体校,他进去买了饮料坐在露天茶座却不喝,我直直地盯着他,满面笑容。胡佳给我电话,说可以取化验结果了,我往医院走,那黑衣人也起身往医院走。还没到医院门口,国保杨春滔和另一国保已经在半路上等着,杨春滔讪笑:买报纸啊,我们多的是,直接向我们要就行了。我不搭理他,狠狠地盯着他。看见黑衣人就要走到杨春滔身旁了,我闪身站在路边,看他们两人是否说话,果然不敢再打招呼,装着不认识的样子。黑衣人以为我直接进医院,结果我没有,我又跟在他身后看他是否上那“京GT5696”。到了医院门口的黑衣人,只好又站在地坛公园的侧门口,犹豫着,开始打电话。
    我走进医院大门,发现“京GT5696”已经换了一个车位,车的商标被摘了,我笑着慢慢走到车后,低头盯着车尾看,终于看见是一辆日产尼桑系列的车,后来丈夫告诉我,那车是蓝鸟。车里坐着一个大汉司机,拿着杂志假装没发现我。我又走到车前,他已经弯腰低头了。
    离开医院的时候,数了数跟踪和护卫的车,只发现了四辆。它们分别是蓝鸟“京GT5696”、桑塔纳2000“京AJ7753”、桑塔纳2000“京GL1193”、现代“京G24758”。
    好玩极了,如果我有花不完的钱又有太好的心情,我也可以雇一批狗仔队,让他们每天拿着相机和DV或者更大的机器,跟踪这些执行肮脏任务的秘密警察。那情景一定比狗仔队跟踪生孩子的王菲还壮观。而我不是政府,全球规模最大的一个可以任意掠夺占有纳税人的血汗钱并挥霍一空的“组织”。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我看李喜阁取保候审
  • 曾金燕: 致北京市市长王岐山先生
  • 曾金燕:微笑 --浓雾弥漫的北京,暴雨倾盆的星期一
  • 曾金燕: 巴士插曲 -- 杂事一二
  • 曾金燕: 林林:我要妈妈 (图)
  • 曾金燕: 无题--生日(图)
  • 曾金燕:你是谁?凭什么阻拦我!我8:30分要上课(图)
  • 曾金燕: 彭大侠其人-国保落入了左右为难的困境(图)
  • 曾金燕: 声援陈光诚图片展(图)
  • 曾金燕: 夫妻双双被软禁(图)
  • 曾金燕: 国保约谈-要么软禁、要么跟踪。嘿……
  • 曾金燕: 嘿!你是人
  • 曾金燕: 病-女童和艾滋病致孤儿童-大声地呼喊
  • 曾金燕 :艾滋孤儿告媒体侵权案17日宣判
  • 曾金燕 : 吴皓今天被释放回家
  • 曾金燕: 弟弟的“命”-如果没有“国保”秘密警察存在
  • 曾金燕: 达日县藏文中学孤儿基本情况表(初三毕业班)
  • 曾金燕: 咿咿呀呀唱台戏-袁伟静的娘家父母也被软禁看守
  • 曾金燕: 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