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巴中:学生伸张正义惨遭迫害 近万怒民反抗城管暴行
(博讯2006年8月02日)
    
    夜还很黑/文
     (博讯 boxun.com)

    故事背景:四川巴中市,历史悠久,现代文明,古有巴蜀、巴州之称,现是红色“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所在地,开发了一系列红色旅游资源。辖通江、南江、平昌、巴州三县一区,和广安、朱德故乡马鞍相邻,近年来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巴中是温总理所包的扶贫点,温总理两次光临巴中。现城市正花重资重新建设,目的可能是给温总理要参加的西交会装点一下门面吧。
    
    故事梗概:2006年7月19日黄昏,四川省巴中市街心花园旁,一位卖李子(果实)的农村老人正在街道旁等待过往人流光顾生意,身穿有“城管”二字黄衣服的执法人员突然出现了,弱不禁风的老人惊慌失措,老泪纵横。没有任何语言,来不及辩解,就背掀翻背篓,李子滚了一地,老人倒向一边,老人像我的母亲,是多么柔弱无助啊。周围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啧啧之声不绝于耳朵。正巧两个学生路过了(听说是巴中中学的学生,家住江北×村),其中一个说:“你们这样对待一个老人太无情了,这样执法是要不得的,太不文明了。”堂堂公仆岂能纵容一个小子说三道四,于是领着俸禄的公仆们拳脚相加,毒打了很长时间,被打断四根肋骨。随后,更多的学生走上了街头,受伤学生所在村社的村民涌向了街头,市民走上了街头,近万群众对这出现在所谓现代文明社会的惨绝人寰的行径表示强烈抗议。
    ──────────────────────
转贴:城管暴+动现场实录

    冲动是魔鬼/文
    
    (一)
    只能说这个世界太疯狂。晚上十二点跟几个朋友从茶楼喝茶回来,刚走在街心花园远远地就看见一群一群的人围在一起,原本很是火爆的夜啤酒小摊生意清淡得出乎想像。连续十多天的高温使得这个小城很浮燥。日子是一天天平静地重复,就如一碗没盐没醋的大白菜,过得懒洋洋的,没滋没味。泼烦烦如同鲁智深的名言,“淡出个鸟来”。都想有点什么新鲜事情来搅和搅和,作点茶余饭后的谈资。踱过去,近了,才发现下面那条街居然是人山人海。人人都很兴奋,先到的不住地向后到的讲述着什么,断断续续,结在一起,凑出了个大概。说是下午一个老人推着车卖西瓜(应该是卖李子),城管队砸了西瓜车,“他们一下车将西瓜踢的到处都是,就在地上踩”,一个学生过路,说了句你们这么做要不得,怎么怎么就被他们一起打,还把学生“打断了四根肋骨”。“好多人都在说,你们也在养哦。结果又来几个穿治服的,也上来打。”讲述者皱皱眉,又摇摇头,并示残忍的程度,再加上一句“打的时候我当时就在那儿看到的喃。”以证实事情的真实性。于是一大堆人恍然大悟,骂几句,表现出对弱者的怜悯和对城管的愤慨。怜悯和愤慨的程度不等。
    
    (二)
    围的人最多处,挤进去看清了是四轮朝上的长安汽车,车身上打着城管执法的字号,车轮上靠着两块被拆成两断的木板,板是城管执法大队的牌。一只板上挂了只城管的帽子,一个中年人又将一件城管的上衣挂在了另一块板上,引起一阵喝采。不远处是一辆警车,高音喇巴不停地在宣传着政策法规,大意是他是公安局副局长,让群众回去不要看热闹,“不要受少数不法份子的挑拨”,少数群众中有人拿起土块石块(因为在改建街道)扔向警车,很不幸地成为了第二个看点,人群往警车涌,围个水泻不通。副局长开始不说话,警车慢慢往后退,大家很得意,说这是被围退的第二辆警车。警车被围退到不远处的人民医院,话题又被转到那个被打的学生身上,说那个学生很可怜,父亲是个背二哥,母亲是个残疾人;说那个学生被打得爬在地上三四个小时没人管;说那个学生被打得吐黄胆水;说公安局副局长一到就下话要医院用最好的医疗手段;又说医院检查“只是软组织受伤”,大家有些不同程度的失望,觉得伤受得太轻对不住大家的愤怒;马上有个小伙子说他们上去看过的,“有点可以肯定,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还说城管大队楼上还关了几个学生,大家又把关注的目光投到那个几学生身上,都说应该把学生放出来!
    
    人又重新围到了没有牌子的城管办门前,城管办公室在三楼,只有一个极小的楼梯可以上去,十几个城管堵在那里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占了“地利”。这边酷热睡不着,群情激昂,算是“天时”和“人和”。人声一浪高过一浪,都在兴奋地向上冲,都在骂,都在叫,都在闹,热一阵没有进度又冷一阵。几个小孩子顺着下水管道向上爬,情绪又被挑得激昂,都在很有节奏都吼,“向上爬!向上爬!!哦!!!”,以为不世英雄。爬上去了。大家都很激动!都在欢呼!然而爬上去了却没起到多少作用,“上去就被抓起来了!”大家很气愤,人流又向前涌。受得鼓舞的士气大振,不时就从最里头扔出一两顶城管的帽子,想是混战中被抓脱的。人们接到帽子就往天上抛,每抛一下就是一阵呵呵的喝采。楼上几个城管向外探出脑袋看,就有几个西瓜皮打上去,脑袋立马隐回去,再也不出来。
    
    人群外围一阵骚动,看是几个警察过来,想来是堵门的城管坚持不住搬来的救兵,人太多,快到门口了却进不去,又被人群高呼着拥了出来,就有一只矿泉水瓶画个弧线飞过人群头顶不偏不依地落在了一个警察头上,警察捂着头很愤怒地用手向矿泉水瓶飞来的方向一指,很是威武,立即就有十几个矿泉水瓶又飞了过去落在了头上。一个小孩子十一二岁的样子,拖住一个警察便打,人群便迅速地将其拥围开来。大家都呐喊着助威,男的大部门都赤着上身,挥舞着拳头表示愤慨。一辆警车便开过来,大喇巴叫大家保持冷静。大家并不冷静,迅速又将警车围住,马上就有矿泉水瓶飞上车顶,接着是土块、石块,人群就向后退,将警车空在中间,无数的石块就夹着欢呼声向警车呼啸去,跟平时警车在街上行驰的速度差不多。警灯当即灭了三颗。警车往后退,人群带着土块石块尖叫向前追。追到街口,有人说“别中了调虎离山计”,人群又往回涌。还有几群人围着那辆被揪翻的城管车出气,享受着武子胥鞭尸的快乐,抱着大石块将已经残缺不全车门扇来砸。
    
    (三)
    城管门口又重新被堵了起来,又是几轮冲锋,大家激动地说,上去了上去了。果然就见到有了很多人涌上了楼梯,在扶栏上冲下面胜利地挥手。人群又吼,说要力惩打人凶手。很有节奏地起哄,打死他!打死他!!一些人就往外撤,说今晚上要死人,怕血溅自己身上准备闪。然后不知怎么回事人群就迅速往外涌。看清了,人群空心处围着一个男子,上半身衣服被撕得一缕一缕,右手将一只城管帽子举得老高,说,“老子就是城管,看你们那个敢打我”。以为有帽子上国徽的撑腰,胆气十足。结果是都敢打他。不知是谁高吼了一声“打”。就是几十只拳头砸将过去,城管倒在烂泥里,又是几十只脚踢了过去。
    
    城管楼上一阵噼噼吧吧。突地就没了声,大家都很失望,说是不是上去的都被逮住了。结果证明大家的担心是多余的,一抱抱城管衣服天女散花般被丢下来。人群尖叫着喝采。一个小伙子不用弹弓子,拿着椅子就砸城管家玻璃。玻璃碎片雨一般地从楼上掉下来,打得下边的树木吧吧介响。有人吼“爽”。说城管办平素抱老太太冰柜盖盖多了,今天也有人抱了他家的。又有人说城管办仗权欺人,作威作福,跟土匪一般。有人就补充说,城管办执法人员好多都是外聘街上混混。对于这种专业的说法,大家都表示认同。就更觉得砸得好。紧接着又是一个桌子下来,打在高压线上,高压线空中荡来荡去,碰在一起,电光闪闪,噼噼吧吧打雷一般。人群就向外涌。说怕高压线打断伤了自己。
    
    (四)
    警察们排成三队很有气势地冲进了人群,那边几百个武装部的兵(据说是通南平三县的武装部队连夜被调到了巴州)排成四队冲将过来,将人群分成了三分。喊着口号,“一二一”把人群的声音压得很低,都全副武装。盾牌警棒一应俱全。人群声浪随即又小了许多,足见人数虽占绝对优势,但纯属乌合之众。几个警察跟群众理论,说,城管执法是欠了些方式,但是人们不该打警察。就有几个群众起来说,城管打那学生时就有人报了110,但110说那不是他们管的事。“人家就把警察的回话录了下来喃,好在现在手机虽然孬,但还有录音的功能。”于是警察就不作声。大喇巴又响起来,叫群众保持冷静,并承诺“关于城管打人一事,公安机关一定要处理下去”,还要“将处理结果公诸于社会”。就有三三两两的主闹事者被捉将官去。拳脚并用地被塞进了警车拖走了。
    
    有人说,早这样群众没看的了,不就啥事也没有了?也有人说,为什么政府要到发生了冲突才知道将职能机关整顿?还有人说,打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让给曝曝光。我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如在梦中啊,哎,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啊!
    
    (五)
    明天,街面到处都谈论几小时前发生的这事,有人说,这件事有意思,“最好闹大了”,让上面给这个市“洗洗胃”。也有人说,这事没意思,“没意思啊,啊~~,害得老子一晚上瞌睡都没睡成,啊~~啊~~”
    
    ──────────────────
    
    由于他遭受的暴虐,这几周我的心里极不平静,烈日照在我身却感受到刺骨的冰凉,炎热而繁华的小城死气沉沉。一连看了几遍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也舒解不了心中的悲凉。
    
    我是在回家的车上听司机要说到此事的,很是遗憾没有身在现场,没有拍到任何一张图片,我搜索了所有网站没有搜索到一张图片,再后来我去巴中时,准备去他的照片及情况,让全中国全世界都能知道发生在巴中的一起起恶行,但终是因为其它原因成了未了心愿。
    
    “漫由地想着,脊背的凉意直冲脑门。陈志新是自己要死的吧?却唤醒了整整一代人。顾准也是没拿自己当活人看,在他说了那些话以后。张志新还是想讲点什么的,可惜已经没有发音的器官了。我今日不知明日事,就象昨日的志刚一样。在某一个罪恶发生那天来临之前,该不该说些什么,写些什么呢?说是为了你,其实是为自己,也是为你,为你…我的兄弟,我的同胞们!”
    
    至今,连你的名字也无从知晓,我深感悲哀和歉意,后来知道叫陈任欣(音译)。还残存着正义和良知的学子,你还没有来得及在红旗下长大成熟,艳丽的花蕾还没有开展花瓣就遭受了声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的暴风雨般的袭击,你稚嫩的身躯哪里能够阻挡住沉重如铁般的拳脚,你还未谙世间的纷繁复杂就让理想破灭了。其实,只要你有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你只要在现场表示沉默任由恶人蹂躏,你就可以免去这血光之灾啊,可是,你没有,你为了走出孤夜黑暗看到理想中的那一丝光亮,你为了击破那笼罩在天空的乌云,螳背挡车,因为我深深地明白,如果你违心一些,那就是对屠夫高明技巧的赞赏啊;如果你缄口沉默,那就是对邪恶势力的屈从啊,“从你那满身血迹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民从血泊中站起的明天。”
    
    “为什么要怪我们的同胞在鬼子的枪炮下那么懦弱,几百人被几个东洋人尽情屠戮?为什么要怪我们的男人在歹徒的匕首下那么耻辱,让凌辱和轮奸在亲人的身上、自己的面前发生?为什么要怪我们的民众没有享受民主的素质?孙志刚为了人的尊严的最后一点底线被打得体无完肤,而你为了一个老人,像自己亲人,而被敲得支离破碎…民族的脊梁,是被自己打断的;民族的血性,是被自己屠罄的。那些共和国的执法者,你们那一棍妙似一棍,一拳狠似一拳,敲碎的不仅是他们的骨、血和内脏,你们也敲碎了千万民众的心,敲碎了人间的正义和良知,让邪恶得以星火之势在华夏大地蔓延。”
    
    在某个未知的黄昏过后,我们的命运会比走向屠声的猪牛好多少?请告诉我!
    
    长歌当哭!
    
    引用一句话:拿人民做犬豕,人民拿他当猪狗;视人民为虎豹,人民必将成为虎豹。
    
    ────────────────
    
    附巴中近况:
    
    四川巴中市巴州区人事局局长、党组书记程栋才,利用职务之便提拔干部疯狂敛财数百万元,2005年6月被检察机关查获被依法逮捕,至今未知其后况。
    
    四川巴中市巴州区区委书记、区长程思隆,利用职务之便提拔干部(包括提拔人事局长程栋才)疯狂敛财近千万元,此两起事件震荡巴中几年之久,其间冻结了所有的人事安排调动,因为谁也不敢提拔干部。巴中是温总理的扶贫点,出了两起重大腐败案件,是彻查亦忧不查亦忧啊,如今,不知道其后况。
    
    下面是《中国教育报》对程思隆书记的报道:
    http://www.xsedu.gov.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89
    
    《区委书记程思隆动情致信学生家长:要改善生存质量必须从孩子抓起》
    
     “寒假已经到了。当您在审看孩子通知书的时候,我想以一名普通学生家长的身份,与您就孩子的教育问题拉几句家常。”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的家长们日前拿到孩子今年的成绩通知书时,大吃一惊,因为通知书上附了一封区委书记陈思隆的《致全区学生家长的一封信》,信写得情真意切。
    
      陈思隆在信中列举了2003年巴州区在财力十分拮据(我注:就是因为拮据呀,所以出现了两起贪污千万的案件)的情况下为教育做的几件实事,如实现了全区1万多名教师工资的直发,新招进210名教师(我注:其中被程栋才非法提拔的有数人,花上1─2万元即转正)充实到教学一线,对学校1.9万平方米的D级危房进行了改造,全面加强师德师风和名师名校建设,优化教育环境等。
    
      “我们之所以如此重视教育,是因为24万名中小学生是巴州每个家庭的未来和全区奔小康的希望。”信中,陈思隆动情地说:“巴州130万人,大部分生活在农村,许多农民还仅仅生活在温饱线上(我注:人民群众都在奔小康了,而这些蛀虫们却则车马食则鱼肉啊)为了改变我们的命运,改善我们的生存质量,为了我们的子孙更有出息,我们必须从孩子抓起,从教育抓起。‘家有万担粮,不如一个读书郎’。”
    
      最后,陈思隆书记在信中向家长们说出了一番肺腑之言:“孩子的大部分时间要在家庭中度过,家长的一言一行,对孩子的性格形成、知识积累和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形成,都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不管是作为区委书记,还是一名普通学生家长,我都真诚希望您在关心孩子身体健康成长的同时,也要看看孩子的作业,关心孩子的学习。” (我注:正是因为有了你这样的贪官,所以孩子们才真真正正地学会了什么叫做人之道,如此之语出现在本区的学生放假通知书上,哪里还有正义可言,难怪教育一次一次地被官僚金钱权势所强奸)。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巴中大规模警民冲突(图)
  • 吟诗结巴中国清华大学校长丢尽脸面(图)
  • 四川巴中市两名警察将服刑人员殴打致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