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 巴士插曲 -- 杂事一二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7月30日)
    
    
     July 29 (博讯 boxun.com)

    
    
    

巴士插曲
    
    我的派里奥小车坏了,送去修理。我坐上342路公交车回家,国保男也跟随上车。公交车售票员是个长着丹凤眼的调皮姑娘,甩动扎紧的头发,眉飞色舞响亮地报站。
    
    刚过第二外国语大学,我注意到公交车前半部有骚动,丹凤眼售票员来回跑着看车后头。当我听见她肯定地对司机说“京AJ7753”,司机嘟囔着:“怎么回事!”我马上反应过来,司机发现一辆黑色桑塔纳紧紧地跟着公共汽车,但不知实情,所以紧张。过了两站,售票员更加紧张地说:“那车还跟着!京AJ7753!”我回头看跟踪我的国保男在座位上偷笑。于是走到车门旁,对售票员说:“你们不用害怕,那车不是跟踪你们,他们跟踪我。等我下车了,那车就不跟着你们了。”售票员问我哪里下车,我说东关大桥站。
    
    她马上长舒一口气,对司机说:“没事了,那车不跟咱,跟着这姑娘,要一直跟到东关大桥呢!”东关大桥下一站是终点站。
    
    乘客和售票员几乎是同时问:“为什么呀?”
    
    我笑着。一个大叔马上说:“你为什么不干脆下车招手,坐上他们的车?何必辛辛苦苦地挤公共汽车?”
    
    我摇摇头:“因为我不和他们同流合污。”
    
    大叔眼睛一亮,笑眯眯地下车了。售票员一再地问:“是因为他们追求你吗?”
    
    好一个充满浪漫思想的调皮姑娘。我说不是。
    
    “那他们是黑社会的吗?”售票员压低声音问。
    
    我笑着摇摇头,告诉她“他们是用你们纳税人钱的人”。
    
    售票员马上问:“你是记者吗?”
    
    我摇头。
    
    “那你是干什么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说我是一个小公司的职员?是一个艾滋病NGO的志愿者?是长期被软禁的胡佳的太太?因为任何一种回答,都会引发更多的问题更多的无法理解。因为国保的所做所为,确实是我们普通公民匪夷所思的。我说我有的时候写文章,但不是记者。
    
    售票员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她把声音压得更低,却足够公共汽车前半部的人听见,问我“是不是跟腐败有关系”。
    
    我说:“差不多,他们是政府腐败黑暗势力的走狗。”
    
    售票员问我害怕不害怕,建议我报警。
    
    我说:“警匪一家,我报过警,但是没有用。你看我身后那个蓝衣服戴眼镜的男人,就是跟踪我的,和车里的人同一伙。他们已经跟踪我一个多星期了,每天一直跟到我家里,在楼下守着,等着第二天再跟踪我。”
    
    马上五六个人回头去看跟踪我的国保,售票员按着人头数座位,一直数到6,问我“是不是那个托腮的男人”。
    
    我点头。差不多半车的人知道国宝男是跟踪我的人,开始窃窃私语地讨论。一个小伙子把座位让给我。快到东关大桥站时,司机说跟着的车不见了,售票员非常肯定地说,对方已经知道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跟踪,所以不跟了。
    
    我又笑了,提高声调:“其实他们都是很可怜的人,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给人家当走狗,为的就是拿到一点钱。在公共场所,他们就是被欺负了也不敢声张,因为他们自己干着偷偷摸摸的事情,还拿纳税人的钱。”
    
    临下车我对售票员说,你注意看,我下车那男人必定下车。售票员叮嘱我小心为妙,保护自己,因为那些人太恐怖了。
    
    下了车,国宝男跟着我下车,却不敢和我朝同一个方向走,国保的车京AJ7753早就等候在车站旁。342路公共汽车一开走,国保男又紧跟在我身后。从公交车站到我家,走路要二十分钟左右。我慢慢地往回走,国保开着车以2公里的时速在我身后慢慢地挪动。路人纳闷地看着此奇观,一辆黑色的车,慢慢地在一个女人身后往前挪。回头观望看见正在挪动的黑车,觉得国保好可怜。那到了终点站的342路公交车司机和售票员,一定是议论着刚才的虚惊一场吧!
    
    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连跟踪的不明车辆都看得清清楚楚。
    
    
    Add a comment
    10:57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Permalink Close
    
    http://zengjinyan.spaces.msn.com/blog/cns!A90AAE8909DEE107!1408.entry
    
    

杂事一二
    
    我在新东方学校学习6天,有一些小插曲忍不住想写。
    
    今天是唐山地震30周年,老师在课堂上问大家知不知道,教室里200左右的学生几乎是一片沉默,或摇头。老师说:30年前死去20多万人的事件,大家都不知道?
    
    在讲解IDENTIFY这个词语时,老师说他想起《冰点》事件龙应台对胡锦涛主席写的一封信,里面提到认同问题,英文稿里IDENTIFY用的很好。老师问大家知不知道《冰点》,《中国青年报》的一个栏目,知不知道龙应台的文章,教室里200左右的学生,也是一片沉默,寥寥几人说知道或点头。没得到积极反馈的老师自嘲:国内有很多网站上不了,所以你们不知道是可以理解的。
    
    讲到如何降低媒体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这一话题时,老师问大家知不知道“审查制度”英文怎么说,教室里一片沉默,我说Censorship。老师点头,告诉大家:其实国外针对媒体有更严格的审查制度,只不过国外的审查制度是出于保护青少年的目的,国内的审查制度是用于政治目的的。
    
    讲到Argument题型的写作方法,老师说Argument一定是有不同意见所以才辩论,国外如英国、澳大利亚,议院的Argument每天下午通过电视台直播,感兴趣的人可看那些政客是如何辩护自己的观点的。只有我们国家很奇怪,每年花半个月的时间,巨资把国内的人民代表集中到北京,一起Argument意见一致的问题,最后全体意见一致通过。
    
    我所参加的课程,是雅思学术考试的培训班,另有一个雅思班,是移民类考试的培训。上课第一天,老师问学生来新东方学习的目的是什么?我身旁一美女举手说是为参加移民考试。我奇怪地问她为什么不参加移民类考试培训,她说:因为我想跟我的同学一起念。果然,教师里200来人中,有一个人是她的同学,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她为了和同学在一起,放弃了适合自己的培训。
    
    老师H推荐我们每天读China Daily,我身后的同学看见我读China Daily,问我在哪里买的。我说报刊亭,公交车站旁边就有。第二天该同学又问如何才能买到China Daily,她的两个同伴详细解释了购买报纸的地点。第三天该同学再问如何购买China Daily,说为什么她怎么找不到卖China Daily的地点。接着和她的同伴讨论国外的女人穿什么样的鞋子,澳大利亚现在穿什么样的服装,国外是如何地好。我听了发笑,这样的中国人,还是赶紧走的远远的吧,免得占用中国的资源,添加中国的麻烦。至于丢不丢中国人的脸,已经不重要了。
    
    新东方学校,是考试技能培训机构,一些课不听也罢,一些课遇上好老师,获益匪浅(当然,用功的聪明学生,任何情况下都能学得棒棒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新东方学校的气氛很残酷。上周三上午听力课,我发现老师P几乎从头到尾用塑料水瓶顶住胃部。周五听力课,老师P笑着告诉我们,周三一下课他就“喷了”,狂吐不已,接着开始比较“呕吐”几种英文表达法的细微差异。写作课的老师H请我们不要在上午下课后问他问题,因为他需要下课后在50分钟内从国贸赶到中关村并吃完午饭,为另一批学生上课。另一老师C告诉我,他们连续上课疲惫不堪有时需要通过课间冲冷水澡来提神,因劳累过度猝死过老师,这让C寒颤。我学习的课程,时间安排是8:30-11:00,11:50-14:20,每节课中间有5分钟的休息时间。对于我等女生,此种课程时间安排,和春节回家坐火车硬座一样可恶。在新东方学校国贸教室,卫生间数量非常少,因为没有自信5分钟内抢到女卫生间的一个位置并解决问题,许多女生节制喝水。由于大教室和紧密的桌椅,进入自己的座位需要左右两侧的人集体移动,动静太大,迟到会成为影响全班的事情,而不敢为了“answer the nature's call”迟到。为了防止中午上课瞌睡,一些学生开始节制吃饭——饥饿的人当然不容易睡着。上课第一天我带了饭盒,结果发现学校没有微波炉,从此打消了从家带饭菜解决午餐的计划。中午吃饭时间还算足够,就是太多时间浪费在排队上。我想说新东方的气氛残酷,是指师生作为人的基本需求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更残酷的是大家把这种残酷事实当成生活常态并自我调侃。不过我能理解,新东方的口号是“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可见新东方学校的设计,就是师生们处于绝望的境地,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人生最终果然辉煌。新东方学校的口号表明,它不是为那些要慢慢地过寻常日子的人提供学习环境的。
    
    有钱、有车、有房,过着舒适的生活,出国学习或满世界游历,固然能增添一个人的幸福感;温暖的家庭、好朋友还有真心相爱的伴侣,是幸福生活的重要环节。但财产有可能失去,亲友有可能离去,爱人有可能永别,什么可以带来永恒的幸福感?平和、宽容和耐心,还有知足常乐的心态,才是保存幸福的根本秘诀。尽管人生坎坷多艰,但是我们都不放弃追求幸福的努力。或者,不需要绝望,我们要慢慢地享受快乐的生活。
    
    每天课程结束老师说下课时,我忍不住说“Thank You”,第一节课还鼓掌要表示感谢,引起几个人轻蔑的眼光。全班200左右的“其他同学”,各顾各收拾东西,并没有向老师表示任何的谢意或其他反馈。我想大部分同学们心里应该也是感谢老师的,只是忘记了表达。
    
    今天写的文字,大多是五十步笑百步。新东方学校的现象,不是新东方独有的。
    
    
    Add a comment
    10:54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 林林:我要妈妈 (图)
  • 曾金燕: 无题--生日(图)
  • 曾金燕:你是谁?凭什么阻拦我!我8:30分要上课(图)
  • 曾金燕: 彭大侠其人-国保落入了左右为难的困境(图)
  • 曾金燕: 声援陈光诚图片展(图)
  • 曾金燕: 夫妻双双被软禁(图)
  • 曾金燕: 国保约谈-要么软禁、要么跟踪。嘿……
  • 曾金燕: 嘿!你是人
  • 曾金燕: 病-女童和艾滋病致孤儿童-大声地呼喊
  • 曾金燕 :艾滋孤儿告媒体侵权案17日宣判
  • 曾金燕 : 吴皓今天被释放回家
  • 曾金燕: 弟弟的“命”-如果没有“国保”秘密警察存在
  • 曾金燕: 达日县藏文中学孤儿基本情况表(初三毕业班)
  • 曾金燕: 咿咿呀呀唱台戏-袁伟静的娘家父母也被软禁看守
  • 曾金燕: 梦
  • 曾金燕: 房东被迫驱逐汉涛
  • 曾金燕:第三批去山东的律师和志愿者刚回到北京。
  • 曾金燕:去山东的律师失去联系—陈光诚案件继续追踪
  • 曾金燕: 合伙人的权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