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台军情局2上校中越边境失踪,传为策反北京国安高官
(博讯2006年7月20日)
    台湾军情局两名现役上校在中越边境失踪月余,家属心急如焚,台军情单位刻正全力寻找「营救」,研判二名军官于越南边境遭中国大陆诱捕的可能性极高,唯北京迄仍「保持缄默」,此外,亦不能排除遭当地歹徒绑架的可能性及发生意外等情况。
    
     中国时报报导,据透露,这二名失踪的军情局上校,系任职于四处副处长朱姓上校,及四处组长许昌国上校。据了解,朱许二人,系五月底前往越南,未几旋即失踪,朱姓副处长原订端午节与家人聚会,却未现身。 (博讯 boxun.com)

    
    情治圈消息来源指出,军情局已数年未再指派现役军官或台商,前往大陆从事情报工作,此项禁令并未解除,不可能再发生「指派要职前往大陆」情事,而朱许系前往越南,二人亦「绝不可能前往大陆」,「也不会给这样的命令」,因此,如系中共于中越边境设局诱捕,即是非法手段。
    
    据了解,朱许二名上校于越南「失联」之初,台湾军情单位即研判数种情况,或是突发的意外,如二人于边境遭中国大陆诱捕,或是遭越南当地歹徒绑票等,唯随着时间发展,无论是家属或军情局,均未接获「歹徒」勒赎电话,也未接获任何支付赎金的电话或传真,并由种种迹象研判,始朝遭北京国安部门诱捕方向研判。
    
    大陆国安局单位迄今仍保持「缄默」,台湾并无任何证据显示,朱许已落入国安单位手中,因此,尚未放弃任何一丝「找到人」的希望与机会。据研判,中越边境如友谊关、芒街等处边关,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壤,出入极方便,是最可能诱捕朱许二人之处。
    
    据透露,军情局在越南只有一处工作站,朱许二人前往越南,是「越南站」搭的线,还是由台湾直接专派,外界尚无所悉,同样地,二人「任务性质」亦属最高机密,唯研判二人职务,若是出任务,接触对象,一定是台湾认定系解放军将级人员或是「重要策反人士」,能长期提供情报来源,才会让朱许同行。
    
    据熟悉东南亚活动的情报圈人士透露,军情局四处副处长朱姓上校在五月底赴越南之前,曾于四月到东南亚另一国出差,任务与策反、吸收中国大陆某地区性国安高层官员有关,由于四月才赴东南亚,五月底便去越南,六月初即于中越边境「失事」,研判两者极可能有关联性。
    
    据透露,今年四月,军情局位于东南亚某国的工作站,回报吸收一名「中国驻外领事馆职员,长达半年」,另还回报「有中国大陆地区性国安单位负责人有意来往」;据指出,朱姓副处长任事积极,获悉外站回报后,即亲自赴此国家,并带了一名组长与参谋同行。其中,同行的参谋还是女性,化名「梁XX」。
    
    据了解,自军情局不再派基干(现役军官)前往大陆,也不再运用台商吸收情报后,由「大陆人士搜集大陆情报」的政策,即成主要的「人员情报」来源。东南亚则成台湾吸收大陆人员的重镇,主要是「策联」或「策反」大陆在东南亚出入的人。
    
    情治圈相关人员指出,朱姓上校于四月现身东南亚某国,即为「中共地区性国安负责人有意交往」而来,通常设这种局,需要彼此信任,且至少「交往」半年以上,情报价值高,才会有「进一步会面」的安排。同样地,如果这是诱人逮捕的局,中共一样「费时多日」。
    
    对情报工作而言,如果真能策反大陆「地区性国安高层」,是非常重要的情报来源,也只有这种位阶的情报来源,才能诱出副处长亲自出马,否则,「关系不对等」,一般吸收的情报,无须负责东南亚情报业务的副处长与组长,连袂出任务。
    
    这位情报圈人士认为,从朱姓副处长四月带着一位组长、一位参谋前往东南亚出差、五月底又带着许姓组长去越南,显示朱、许从事的任务机密性极高,而出差的时间又如此密集,随即便于中越边境「失事」,两者之间应有关联性,换言之,如非策反中共解放军将级人员,或是地区性国安高阶负责人,应不致让朱、许二人「落入险境」。
    
    据曾去过边境人士研判,朱、许二名上校最可能遭诱捕的地点,一在越南边境芒街,一在友谊关。这位人士指出,芒街与中共广西省东兴市相界,边境仅一水之隔,水面宽廿、三十公尺,有小艇渡河;另一地点友谊关,即古时着名的「镇南关」,是谅山的关口,自越南边境,一出友谊关,即是中国广西省凭祥市。友谊关离越南首府河内约二小时车程。
    
    这位曾走访芒街与友谊关人士说,从芒街「偷渡」到中国,是相当容易的事,无论白天或黑夜,坐个小船数分钟即到。事实上,中共在中越边境设局绑人,已非第一次,大前年,王炳章即遭中共设局,计诱到边境抓人,时间也是六月。
    
    此外,北京当局于去年亦在中缅边境绑架「中国联邦党主席」彭明,手法与逮捕王炳章模式一样。然王毕竟是「策联」的情报员,不是现职军官;如果朱、许两名上校是在中越边境遭捕,不管是「引诱」或「押压」,都是北京第一次在「境外」计捉台方军情局官员,手法相当不寻常。
    
    东森新闻说,据军情局高层人士透露,朱恭训出生于1959年,是情报局士官班12期、“军情局”干部班26期学员,2002─2003年曾任军情局驻英国特派小组组长,2003年开始担任“军情局”四处副处长,主要工作是在东南亚吸收华侨进入大陆搜集情报,因此掌握着军情局在大陆的部分谍报人员的分布及联络情况。
    
    不过,更让军情局担忧的是,由于朱恭训的妻子担任军情局五处(台湾及外岛处)副处长,因此朱恭训极有可能对军情局吸收台商参加间谍组织的业务也了如指掌。众所周知,通过台商间谍获取大陆情报恰恰是军情局最重要的情报搜集渠道。军情局高层担心,一旦朱恭训向大陆安全部门供出机密情报,军情局在大陆的情报网几乎将遭到毁灭性打击。
    
    军情局政治作战部主任谢许昌对于朱恭训被捕一事“不予评论”,但据消息人士透露,为避免“朱恭训事件”损害相关情报网络,台湾“军情局”已经对该局在东南亚及台湾本岛的相关情报业务做出大幅调整,并将检讨此次的失败教训。“国安局”也已认定,朱恭训此次属于执行任务失败。
    
    对于此次事件,相关资深情报官员表示,在台湾近年来的各项情报搜集计划中,“没有一次是不付出代价的,总有报告称被破线或拆台,即情报网被大陆的反间谍系统查获”,大陆的安全部门对台湾特工的行动几乎了如指掌。媒体认为,“朱恭训事件”说明“军情局”在两岸谍战中的“先天弱势”地位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日益处于下风。
    
    军情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指出,2003年年底因陈水扁主动曝光情报引起大批台谍落网后,军情局在大陆的“业务”几乎陷于停顿。这几年,通过大量吸收台商参加组织才部分恢复“相关业务”。此次即便朱恭训不会供出相关情况,也将使在大陆的间谍“心惊”,对情报工作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台湾警察大学公共安全学系教授张中勇认为,“军情局”的业务向来是“密进密出”,外人不得染指,但机密行事不代表无需考虑后果。派出朱恭训这种主管情报业务的高级人员进入大陆,应当事先进行风险评估,而军情局直到事后才担心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不只是工作方法、程序有问题,更是对一线谍报人员不负责任。
    
台湾:我军情局高级间谍是怎样在大陆落网的(东森新闻)

    
    台湾高级间谍在大陆被抓
    
    台北消息 对台湾军情部门而言,对大陆情报搜集工作一直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不过,岛内媒体近日却披露,台湾军情局可能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台媒披露大陆抓获台谍内幕
    
    据台湾东森新闻台报道,台湾军情局内部人士近日透露,5月初,军情局打破了10年来未向大陆派遣编制内军官的惯例,派遣军情局四处上校副处长朱恭训赴大陆搜集情报,但他却于6月初遭到大陆安全部门的逮捕,他也是近年来台湾军情局人员在大陆“失事被捕”的最高级别军官。
    
    报道称,今年4月,大陆安全部门通过抓到的台湾间谍放出消息说,有重要情报要向军情局本部报告,要求军情局派高级情报人员赴大陆。军情局接到消息后,立即向国安会高层汇报,在得到高层同意后,随即派朱恭训以台商身份经香港赴大陆“考察投资”。但朱恭训一入境便进入大陆安全部门的掌控范畴,最终在交接情报时被当场抓获。
    
    被抓间谍级别很高
    
    据军情局高层人士透露,朱恭训出生于1959年,是情报局士官班12期、军情局干部班26期学员,2002年-2003年曾任军情局驻英国特派小组组长, 2003年开始担任军情处四处副处长,主要工作是在东南亚吸收华侨进入大陆搜集情报,因此掌握着军情局在大陆的部分谍报人员的分布及联络情况。不过,更让军情局担忧的是,由于朱恭训的妻子担任军情局五处(台湾及外岛处)副处长,因此朱恭训极有可能对军情局吸收台商参加间谍组织的业务也了如指掌。众所周知,通过台商间谍获取大陆情报恰恰是军情局最重要的情服搜集渠道。军情局高层担心,一旦朱恭训向大陆安全部门供出机密情报,军情局在大陆的情报网几乎将遭到毁灭性打击。
    
    台军情局处于下风
    
    军情局政治作战部副主任谢许昌对于朱恭训被捕一事“不予评论”,但据消息人士透露,为避免“朱恭训事件”损害相关情报网络,台湾军情局已经对该局在东南亚及台湾本岛的相关情服业务做出大幅调整,并将检讨此次的失败教训。军情局也已认定,朱恭训此次属于执行任务失败。
    
    对于此次事件,岛内资深情服官员表示,在台湾近年来的各项情报搜集计划中,“没有一次是不付出代价的,总有报告称被破线或拆台,即情报网被大陆的反间谍系统查获”,大陆的安全部门对台湾特工的行动几乎了如指掌。岛内媒体认为,“朱恭训事件”说明“军情局”在两岸谍战中的“先天弱势”地位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日益处于下风。
    
    军情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指出,2003年年底因陈水扁“主动曝光”情报引起大批台谍落网后,军情局在大陆的“业务”几乎陷于停顿。这几年,通过大量吸收台商参加“组织”才部分恢复“相关业务”。此次即使朱恭训不会供出相关情况,也将使在大陆的间谍“心惊”,对情服工作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台湾警察大学公共安全学系教授张中勇认为,军情局的业务向来是“密进密出”,外人不得染指,但机密行事不代表无需考虑后果。派出朱恭训这种主管情服业务的人员进入大陆,应当事先进行风险评估,而“军情局”直到事后才担心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不只是工作方法、程序有问题,更是对一线谍报人员不负责任。
    
台湾高级军情官员被大陆逮捕披露时机耐人寻味

    
    美国之音记者大卫报道/据报导,台湾军情局负责东南亚情报业务的副处长朱恭训上校6月在中国大陆执行任务时逮捕。报导说,朱恭训5月底经第三地前往中国大陆执行任务,除他以外,还有一名尚未曝光的台湾情报人员也被中国大陆逮捕。朱恭训是近10多年来台湾在大陆被逮捕的最高级别情报人员。
    台湾全球防卫杂志总编辑郑继文说:“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在情报领域方面,有关人员在两岸失风被捕等等通常是和政治信息串连在一起的。而目前披露这个新闻的同时,海峡两岸不论军事还是政治应该还算相当平静。所以我对这个披露的时机觉得有趣,而且也相对觉得纳闷。”
    
    *分析:民进党执政对大陆情报退步*
    
    郑继文表示,台湾对大陆的情报工作,自民进党上台后,比过去国民党时代要退步许多。他说:“当然是退步很多,而且退步得蛮严重的。其实这几年来,台湾由于社会转变,事实上不只在军队,在情治网里面也有所谓不知为何而战、为谁而战的那种迷失,因此导致相关行业的人士气低落。不过不可否认,台湾在大陆的情报网已经耕耘了很久,而且也颇有一些成果。最主要的就是像96年导弹危机时中国解放军装备部队的少将刘连昆还被台湾情治方面所吸收,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台湾在大浇⒁恍┣楸ㄍ矫婊撕芏喙Ψ颍乙财挠幸恍┏晒!?
    
    *政治因素损害情报工作*
    
    但是,据说也正是由于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一席话,不但使刘连昆少将被捕,而且也严重影响到台湾在大陆解放军高层的情报工作。全球防卫杂志总编辑郑继文说: “当时解放军在举行对台导弹试射,也就是武吓的时候,在对台发射的导弹里面有这样的规划,那就是,导弹上没有装正规和传统的弹头,而知道这项信息的人其实不多。所以,李登辉提出这样的情资来说服台湾老百姓不要害怕导弹的同时,也等于泄露了相当重要的情资来源,也因此间接促成了解放军刘连昆少将被捕。这件事情多年来也是台湾军情界非常引以为憾的一个重要事件。也因此对台湾情报网路在大陆的活动,特别是在解放军高层情报信息的获得上造成了很大挫折。”
    
    台湾现任总统陈水扁也经常宣称有关中国大陆对台湾部署导弹的情况,这是否也会对台湾对大陆的情报工作构成影响?郑继文说:“我觉得其实陈水扁这种说法并不是基于情报方面的考量,可能主要还是针对政治上的原因。因为我们知道,陈水扁很多的内政和外交都是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因此,不管是之前的400多枚导弹,或者600多枚,甚至最新的所谓800多枚导弹,其实他主要都是为了不外乎国内的一些政治斗争,或者推销军购,或者之前的军购公投,他的主要原因也基于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湾军情局副处长朱恭训大陆被捕
  • 台湾军情局大陆间谍网被破
  • 安全部官員:証实陈用林所言並有数百名台湾军情局当内線
  • 台湾军情局动态:檢舉、投訴、無门,不如公开?
  • 台湾军情局早以国共合作/形同虚設
  • 夏智来冤情案经查是台湾军情局特工所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