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祖桦: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危害大得多—声援陈光诚和维权村民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6月24日)
    
    近日,山东临沂当局再度大发淫威,在全球舆论的注视下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极其凶恶而又野蛮的丑角戏,让善良的人们再次见识了一个恶质化政府能够坏到什么地步。
     (博讯 boxun.com)

    我所指称的“恶质化政府”,就是专制的、残暴的、鱼肉百姓的、靠暴力和谎言维系的政府。“感谢”临沂当局义务提供了一个案例,使我得以利用这个案例描述一下恶质化政府的主要特征,同时为遭受临沂当局严酷迫害的陈光诚先生和当地村民向国际社会大声呼唤,吁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国际人权组织、媒体和各界人士关注陈光诚先生的人权状况,帮助陈光诚和被抓捕的村民尽快恢复自由,与家人团聚。
    
    现年三十五岁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家住山东省沂南县双后镇东师古村。不到一岁时生病发高烧导致双目失明,18周岁之前未上学。其父亲在家为光诚诵读许多古典名著,光诚深受名著中英雄人物影响,为人纯洁善良,眼盲心亮,正气凛然。
    
     1998年至2001年,陈光诚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他勤奋好学,独立性强,同时自学法律,能熟练使用手机、电脑和传真机等,同时能够使用英语进行交流。
    
    从 1996 年至今,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一直在为农村残疾朋友和农民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服务。2000年至2001 年,通过英国联邦基金的资助,陈光诚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2003 年,陈光诚入选美国国务院的“国际访问者计划”,对美国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访问。
    
    2005年,他公开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并为遭受强制堕胎和强制结扎的农村妇女或丈夫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此后即受到临沂当局监控和压制。同年 9月9日,已经被软禁在家中的陈光诚的电话和电脑被切断。他和他的太太多次遭到监控者的殴打。今年3月11日,当地警方以阻塞交通为名扣留了陈光诚,不准他与家人和村民见面。在此期间,同情他的人也遭到当地警方的传讯和拘留,陈庚江、陈光东、陈光合等几位维权村民至今仍被临沂警方羁押。
    
    2006 年4月 30日 ,陈光诚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 100人之“英雄和先驱”。(与他一同入选的华人还有温家宝、马军、李安和黄光裕。)
    
    利令智昏的临沂当局竟恼羞成怒,于6月10日突然宣布将陈光诚“刑事拘留”。其意图很明显,是想借法律的名义给陈光诚罗织罪状,将他正式投入狱中,以便长期封住陈光诚和他的家人的口,从此继续一手遮天,称霸地方,为非作歹。
    
    目睹临沂当局与某些地方政府的黑恶行为,不少论者把他们比作是黑社会。殊不知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厉害多了,危害也大多了,黑社会根本无法望其项背,充其量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一、 恶质化政府掌握并肆意滥用公权力
    
    黑社会是一种私密性组织,是暗中活动的犯罪集团,一般都不拥有公权力。而中国的党政机关则垄断着几乎全部的公权力。地方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加之人大中设立党组,使得党组织实际上掌控了立法权;地方党委及下属的政法委直接领导法院和检察院,从而掌控了司法权;地方党委和政府还掌控着行政权包括行政执法权,直接指挥公安、安全、国保、司法等部门及武警部队。同时,由于中国没有实行宪政体制,没有新闻自由,因而对公权力的制恶机制非常薄弱,地方政府一旦选择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很容易走上恶质化的道路。
    
    以临沂为例,2004 年末至2005年初,山东省临沂市三区九县为了追求政绩与汲取经费,开展了大规模的野蛮计划生育运动,抓人、打人、关人、强制结扎、强制堕胎、强制办学习班、收取学习费。大批妇女和她们的丈夫遭受暴力打击和经济压制,有的甚至导致家破人亡。
    
    陈光诚得知此事后,于 2005年 1月开始携妻子对违法的计生运动进行调查。要求当地政府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依法行事,同时对农村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同年7 月,陈光诚向北京的朋友求助,一批学者和律师到临沂针对地方政府违法事件作了调查,并把调查结论在网上发布。国家人口与计生委曾派人到临沂调查,并通过记者招待会确认了临沂的强制计划生育存在严重的违法现象,公开宣布“查处了一批违法人员”。
    
    陈光诚和村民的依法维权活动,触犯了临沂当局的利益,于是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和各种资源,先是把陈光诚和家人软禁起来,并多次殴打,后来又把他抓走关进看守所,最后索性将陈光诚“刑事拘留”,准备课以重罪,处以刑罚。
    
    二、恶质化政府掌握并肆意支配媒体
    
    在民主政体下,新闻媒体被称为与立法、司法和行政并列的“第四种权力”, 被誉为“无冕之王”,它的天职就在于为民众监督政府,不让政府恶质化。象台湾最近的揭弊风潮就是通过媒体披露出来的,搞得陈水扁和他的“第一家庭”声誉扫地,民进党政府也跟着颜面无光。
    
    中国大陆不用担心这些,因为媒体都掌握在党政手里,故媒体又称为“党的喉舌”。不听话者,如《中国青年报》“冰点专刊”,立马可以整治你,让你停刊,叫主编走人。再不老实,就把你抓起来,关进大牢。
    
    恶质化政府将治下的媒体玩于股掌之间,利用媒体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欺骗视听。临沂就是典型的例子,政府野蛮计生,违法行政,当地媒体噤若寒蝉,丝毫不见报道。陈光诚和村民依法维权,也从不见当地媒体报道。政府一抓人,媒体却立马奉命报道:“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村民陈光诚(男,35岁),于2006年2月 5日晚,煽动指使本村陈光和等人砸坏镇政府车辆并暴力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3月11日晚,陈光诚纠集煽动陈光余、陈光军等人,窜至205国道营后村路段拦截过往车辆,导致290余辆车滞留现场,致使该交通干线中断达3小时之久,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陈光诚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沂南县公安局通过立案侦查,于2006年6月10日将陈光诚依法刑事拘留。” (《沂蒙晚报》、《沂蒙生活报》等)
    
    检察院还没有起诉,法院也没有审理,媒体已给陈光诚和村民预先定罪,黑社会能做到吗?
    
    三、无所顾忌地使用暴力手段从事恐怖行动
    
    黑社会也使用暴力,因此有的涉黑组织被称为“暴力一族”。但是,黑社会组织因担心受到法律惩处和社会谴责,通常不敢随意使用暴力,或至少对使用暴力是心存顾忌的。恶质化的政府则不然,因为政权在它手里,公检法警特都掌握在它手里,所以它有恃无恐,想抓谁就抓,想关谁就关谁,想打谁就打谁。
    
    2005 年8月 12日 开始,陈光诚夫妇在山东省沂南县双后镇东师古村的家中被监视居住。8 月25日 ,陈光诚趁软禁人员疏忽,逃出乡村,赶往上海、南京,并辗转来到北京。在北京多次被临沂官员围堵,几次险些被劫持。
    
    2005 年 9 月6日下午,在北京朋友的家里,陈光诚被六名自称是山东省公安人员的便衣带走,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关押在沂南县,陈光诚绝食抗议26小时。9月7日晚陈光诚被警方送回家中严密监视,没有行动自由。9月9日,陈光诚家电话线被掐断,电脑被搬走,亲友被禁止进入陈光诚家。次日,手机信号被干扰,陈光诚与外界失去联系。9月23日下午,陈光诚再次被抓,公安人员在他家搜查至晚上 10点。
    
     2005年10月24日,陈光诚的朋友从外地来陈光诚家探访,被当地警方禁止见面,陈光诚遭到当地干部和打手的毒打。12月27日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殴打。
    
     2006 年2月8日晚,陈光诚所住的邻居家电话线被警方切断,陈光诚再次与外界失去联系。3月11日 晚 9时左右,陈光诚被非法软禁的第 197天,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陈光诚再次被警方带走,此后没有任何消息。直到6月11日,陈光诚妻子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文件中声称警方于 2006年 6月10日带走陈光诚,刑事拘留,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
    
    6月22日下午,正在沂南县依法办案的陈光诚律师李劲松先生被当地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扰乱正常生活”。起因是李劲松律师出于人道关怀,在6月21日晚给当地四位公安发了一条短信,希望他们允许陈光诚的母亲到医院就诊,因为陈光诚的母亲正在发高烧。与此同时,第二批抵达山东临沂的维权律师:黄开国、李克昌、程海三位,在山东临沂被一辆无牌照车辆跟踪,并被不明身份的暴徒当街公开殴打。律师被袭后当即拨打了110和120,警察把律师带走问讯。奇怪的是,警方用各种理由把这三名被殴打的律师羁留在公安机关,不让他们离开,导致这几名律师无法开展任何工作。更加令人愤慨的是,当晚21点41分,竟然又有几十名暴徒冲进公安局内,公然抢劫律师们的照相器材,并当着警察的面强行摔碎。而当地警方竟毫不作为,任由暴徒撒野!
    
    临沂当局无所顾忌地使用暴力手段迫害维权人士和他们的家属,侵害依法办案的维权律师,这样的行为与恐怖主义有什么区别?
    
    四、权大于法,为所欲为
    
    恶质化政府崇尚权力,信仰权力拜物教,奉行“权力大于一切”,“有权就有了一切,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子天下第一,不受任何制约。临沂当局就很有点这种土豪气慨。
    
    北京的一批维权人士原来准备在6月19日下午举办“关注陈光诚”志愿者见面会,向外界披露一些相关信息。但是临沂当局把手伸到京城,使尽混身解数阻止了这次会议。主办者在19日当天发出的取消见面会通告中表示:“我们遇到了很大阻力,本着对陈光诚及其家人负责任的态度,我们决定取消见面会”。
    
    6 月20日,北京又传出消息,陈光诚的老母亲和才3岁的孩子在北京被绑架。陈光诚的律师滕彪先生对外界介绍了大致经过:19日下午7点半,远途来北京的陈光诚的母亲和孩子,到滕彪家的楼下去,只见有10来人冲上来将老人孩子塞进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滕彪等人试图阻拦并报警。警察来到后,非但没有阻拦绑架者,反而拉开滕彪,绑架者在警察面前“逃离”。过程中,滕彪博士被推倒在地,身体受到暴力侵袭。滕彪认为,这是公然的绑架行为。不像政府行为,却事实上是政府行为;不像黑社会行为(有警察在场也无能为力),事实上正是公开的黑社会所为。
    
    6月21日早上,老人和孩子被山东临沂的警察遣送到陈光诚家乡沂南县,被软禁在县城党校陈光诚四哥的家里,同时安排多人看守,不准老人孩子出去,即使是生病看医生!当天晚上北京朋友接到光诚夫人袁伟静电话,她哭着说:“光诚72岁的母亲一直呕吐,早晨倒吊瓶到现在没有任何好转,要求去看病,看守坚决不让。我怕她年纪大了受不了,我心里很难受......”
    
    我不禁要质问临沂当局,谁给你们的权力,这么明目张胆地违宪违法,侵犯人权,连70多岁的无辜老人和3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临沂的涉案官员,你们身上还有一点人性吗?你们作恶多端就不怕有一天遭报应吗?
    
    五、“竭泽而渔”式的疯狂压榨
    
    将恶质化政府比喻为黑社会的人还有一个理由是,他们都以暴力手段残害当地百姓。而在事实上,两者之间是有很大不同的。
    
    美国著名的政治经济学家曼瑟.奥尔森在《权力与繁荣》一书中揭示了黑手党的行为模式。他指出,黑手党是不会在自己掌控的领地上纵容任何犯罪活动的,因为那样做将会导致资源外流,最后光剩下穷人,也就无利可图了。所以,他们“会通过为他人提供保护而获得最大化的利益,这种保护既包括反对针对自己的犯罪活动,也包括反对那些由其他团伙所做的犯罪活动,在其他条件都相等的情况下,社区的商业和居住环境越好,那么保护费的收入就越可观。” 同时,他还指出,西方的黑社会组织“在他控制的土地上有自己的共容利益,因此愿意提供秩序与其他公共物品。所以,他不是一匹捕食鹿的狼,而是一个要确保其所养的奶牛能够得到护养的牧场主。”换成中国话来说,西方的黑社会组织采取的是“放水养鱼”的策略,不仅不是在其能控制的地区肆意干坏事,反而要在该地区营造一个有秩序的环境,以便“可持续发展”。
    
    中国的恶质化政府智商还没那么高(当然主要是制度安排问题),他们奉行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渡般沉”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信条,因此,拼命地压榨本地区的人民,拼命地攫取财富,用的是“竭泽而渔”的方法。这种恶质化政府,根本不是他们自我标榜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而是侵害人民的政府、摧残人民的政府、与人民为敌的政府。
    
    王从圣先生在《专制政府远比黑社会更可怕》中有一段话很精辟,“人们在谈起黑社会犯罪的时候总是心有余悸。实际上,无论什么犯罪也比不上专制政府对人们的危害更大。当人们被犯罪分子剥夺自由的时候,人们总还有一丝希望:警察也许会解救他们;而当一个人被专制政府迫害的时候,他就什么希望也没有了,因为警察、政府,乃至国家都被一伙歹徒控制了!”
    
    中国公民实在是没有什么指望了!上访无路,申诉无门,权利无助,艰难困苦……。怎么办?陈光诚说得好:“虽说难,可总得有人做!权利需要我们自己争取,他们绝对不会主动给我们的。”走公民维权的路——圣雄甘地、马丁.路德.金和陈光诚就是我们的榜样。
    
    2006年6月23日
    
    首发《民主中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在山东被打
  • 中国信息中心:陈光诚的律师在沂南遭遇暴力殴打
  • 律师会见陈光诚笔录
  • 李劲松承办陈光诚被刑拘案紧急工作报告(2006/6/23 早上8:25)
  • 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二:声援涉险义助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们
  • 萧瀚(中国政法大学):关于陈光诚先生,我能说什么?
  • 临沂暴力计生及迫害陈光诚等人的责任人员名单备忘
  • 曾金燕:第二批抵达山东的律师被殴打-会见笔录-链接陈光诚
  • 紧急:陈光诚的律师被殴打 李劲松被警察带走
  • 看守不让陈光诚生病的母亲看病,呼吁关注!
  • 紧急报告:律师团会见陈光诚后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 紧急报告:陈光诚律师团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 李劲松、张立辉律师已经和陈光诚见面 陈母被软禁
  • 陈光诚妻子和母亲关于停止迫害陈光诚的签名呼吁书最新名单(2006-6-20)
  • 昝爱宗: “光明之子”陈光诚战胜世界上的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陈光诚赞美
  • 陈光诚的母亲和3岁的孩子今晚在京被绑架
  • 关于取消“关注陈光诚”志愿者见面会的通知
  • 赵昕急讯: 陈光诚母亲和兄弟在滕彪家楼下被劫持!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 请全世界的华人一起关心营救陈光诚!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做点什么
  • 陈光诚与温家宝:中国的人权和政权/张耀杰
  • 林辉:向陈光诚致敬,向黑暗中的光明致敬!
  • 羽森:呼吁胡温释放陈光诚
  • 以民运人士为荣-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徐沛
  • 羽森:呼吁胡锦涛主席释放陈光诚先生
  • 王德邦:陈光诚擦亮我们的双眼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以爱回报中国—谨以此文献给陈光诚兄弟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 刘晓波: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 关于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被绑架的声明(图)
  • 草根:绑架瞎子陈光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