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疾病事大-奇怪的流感案例-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6月15日)

疾病事大
    2003年我还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的学生,SARS期间翻译了一些关于经济学和流行病的文章。其中一篇来自economist.com,把中国的SARS和苏联的切尔诺贝利事件作比较(可恨当时电脑被病毒攻击,丢失了这篇译文、原文,下文附上的,是另一篇同时期的译文),非常深刻。
     前段时间看了《南风窗》2006年5月30日这篇文章《切尔诺贝利的政治意义》 ,叹!只要偷换一些名词,就可以把此文原原本本地变成《SARS的政治意义》,发生悲剧的原因,一模一样。再看《 未来5年艾滋病可能给我国造成3000亿元经济损失》,我想政府是不是应该把艾滋病在中国的真实流行情况尽快弄明白? (博讯 boxun.com)

    

流行病学和经济学

衡量疾病对经济的影响是直截了当的
    
     当 1997 年经济危机袭击一个又一个亚洲国家时,它很快被称为“亚洲风暴”。毫无疑问,金融危机如同病毒一样蔓延着,破坏弱者,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们忙于应付。至今,经济学和流行病学不仅仅因类似而被相提并论。最先在中国发现的 SARS ,正使分析家们降低对亚洲经济增长的预期。摩根大通( JP Morgen )驻香港的郑杏娟女士( Joan Zheng )预言当地经济在 2003 年上半年将紧缩,年增长率降至 1.6% 。然而在 SARS 前她的预期是 3.2% 。SARS 同时也让银行对中国和新加坡的经济预期持低调态度。
    
     目前为止,受 SARS 影响最大的是旅游业。几乎没有人会冒着感染 SARS 的风险和面对外出返回时被隔离的事实去旅游了。由于人们关闭诸如百货店和餐馆等公共场所,新加坡和香港的消费总量也在下降。香港许多工人不得不呆在家里,越来越害怕产出和出口受影响。事实正如担心的一样,当然除了众所知之的与病人治疗和疾病控制相关的行业。SARS 爆发带来的总损失的多少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和蔓延的范围。如果像郑女士期望的那样,一切到六月份结束(事实是不可能的,译者),那么它带来的经济影响将不会持续到明年。然而, BNP Paribas Peregrine 驻香港的 Raymond Foo 相信和所有的投资者一样,必然会认为香港是一个风险大的从商地。
    
     在人类瘟疫流行的历史上,迄今为止, SARS 是不很严重的一种流行病。从 2002 年 11 月份发现第一例病例以来,已有超过 2700 的病例和 100 例的死亡( 4 月 10 日前),其中 90% 发生在亚洲。在医学和经济学领域,和艾滋病相比,这是轻微的;而和在14世纪流行的杀死了四分之一的欧洲人的黑死病相比,这是微不足道的。普遍认为,黑死病造成劳力不足,从而加速了封建主义的灭亡。然而,经济史学家们仍在争论它是否对经济增长起可见作用。
    
     即使流行病有规律地蔓延,也很难做这些评估。与其他大灾难(如战争)相比,人们对疾病暴发时的经济学研究是值得注意的。一位在世界银行工作的人类发展经济学家,Maureen Lewis ,指出显而易见的微观经济作用可能不会体现在宏观经济数据上,甚至对宏观经济数据还有误导作用。更荒唐的是流行病爆发能提高人均GDP!假如它杀死了百万个儿童和老人,保留了15-45岁的社会生产力强的劳动力,那么将会有较少量的人口分享社会财富!

奇怪的流感案例
    
     甚至当社会的主要劳动力得病死了,经济仍然能够复苏。1918年在世界范围内杀死了4千多万人的流感,也许可以作为重点分析的案例——无论如何有675,000死亡病例的美国是值得分析的。威廉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的Elizabeth Brainerd ,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的Mark Siegler,已经研究了1918年流感对美国1919-1930年人均收入增长的影响。令人吃惊的是,在考虑了其他因素后,他们发现这些死亡率最高的州经济增长最快!似乎这些受流感直接影响最大的州——判断依据是该州在1919-1921期间有最大的生意失败率——以最快速度复苏并赶上其它州。
    
     而来自艾滋病——或许我们这一时代最可怕的流行病——的事实表明了估计传染病爆发给经济带来的长期影响是非常困难的。或者正如预料的那样可以看见,在给定的期限和集中密度,在流行病爆发最严重的国家,市场萧条下来了。然而以往的研究显示,年度人均GDP损失大概1%——严重但不算什么大灾难。换一种解释:艾滋病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减轻了目前土地和资本方面的人口压力,增强了劳动生产力。
    
     然而,海德尔堡大学(Heidelberg University)的 Clive Bell 和 Hans Gersbach ,世界银行的Shanta Devarajan 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们把受艾滋病影响的人力资本考虑进经济模型中:人们的知识和能力将会影响经济的长期增长。艾滋病通过三种途径影响人力资本:首先,社会最有潜力的成员的死亡:儿童;其次,父母的死亡使得知识通过家庭传播的这一链条断裂,同时家庭收入减少,儿童入学的可能降低;最后,在新的一轮人口再生产中,教育水平低的一代传给他们的孩子的知识更少。
    
     研究人员把这种情况放到“重迭世代”(Overlapping Generations)模型里分析。“重迭世代”是一个理论模型,它把人们的生活分为不连续时期:儿童和成年。参数分析大体反映南非目前的经济。他们估计,由于艾滋病南非的经济增长和三代的大学教育将处于低调不乐观状况。但是,假如不采取任何措施抵抗艾滋病,这个模型分析预言南非经济将在四代内毁灭。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政府部门应该更加有力地治疗病预防艾滋病,并解决儿童就学问题。艾滋病已经腐蚀了纳税基础, 尽管解决病人和孤儿问题的开销巨大,但是不采取行动只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最后的经验教训是:不管艾滋病还是非典型性肺炎,在流行病学和经济学都一样,预防胜于治疗。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1)
    11:27 A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 艾滋病领域
    Permalink Close
    June 14

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见到了美丽温柔的唯色拉,她提起西藏拉萨有很多性工作者,其中一部分是藏族姑娘,“价格”比汉族的低,有的只有个位数。拉萨的绝大部分“干部”家里,都有来自农村的保姆。“雇主” 管保姆的吃住,每个月给保姆0—70元不等的“工资”。那些来到城市做了几年保姆又没有其他出路的姑娘们,往往走了性工作者的路。曾听一个藏族人几年前说藏民中已经有人感染艾滋病,还听说DL喇嘛在印度的法会上提及有人得了“不好的病”。我查找了一番,针对藏区开展艾滋病工作的项目信息很少。国家现在主要谈吸毒和性这两个艾滋病传播途径(2005年新发现的艾滋病毒感染者7万人,死亡2.5万人。艾滋病毒感染者中经性传播占49.8%,经注射吸毒传播占48.6%,母婴传播占1.6%——新华网,2006年6月7日),作为民间艾滋病工作者,我还不得不提醒大家血液传播艾滋病的案例不少,值得一再强调。血液传播感染艾滋病一定有关键第三方的责任人,比如医院、生物制药公司。无论哪种艾滋病传播途径,藏民对艾滋病的防范能力很弱。
    
    鲜血的运送、保存成本高,保质期短。离血液中心远的医院,常有违规操作的事件,不从血液中心运送血液,而是当场找人输血,甚至没有任何血液检测。最生动形象的违规输血情节在电视剧里:医生/护士冲出手术室对站在门外焦急的人们说:病人现在必须马上输血,情况紧急,但是医院血库已经没有血了…… 好人X马上伸出胳膊,说“输我的!”然后出现“感人”的场面:一头是病人,一头是好人X,鲜血在管子里流,红艳艳地。现实生活中,被当场找来输血的人往往是“职业卖血者”,医院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这些职业卖血者,可能是被贫困逼迫走投无路的人,可能是无业的吸毒者,可能曾经有多次无保护性交易……河南、黑龙江、吉林、山东、内蒙古近几年由于医院违规操作导致血液感染艾滋病的事件已经有媒体报道。我听说在医院门口排队等待卖血的人群中,也有藏民,但是我没有在藏区做详细调查,所以藏区究竟有没有血液传播艾滋病的情况,我没有发言权。现在全国各地贫富两极分化,藏区的贫困问题尤其突出,交通不发达,如果医疗管理不严格,风险很高。
    
    藏区的人们,纯朴善良,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愿意与人分享,对待陌生人如同家人,亲切友好。吸毒、贩毒在凉山彝族村落、家族蔓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好东西大家共享”的纯朴民风。带入毒品的第一个人,为了“以毒养毒”——通过贩毒来支付自己吸毒所需毒品,把毒品故意说成“好东西”,就是利用了彝族人的纯朴民风。一旦沾染毒品有了依赖,明知不是“好东西”也没办法,直到外界力量介入,戒毒。
    
    艾滋病母婴传播可以阻断,这个母婴阻断工作需要医院、政府大力去宣传、落实。藏区有没有提艾滋病母婴阻断工程?不知道。
    
    高原上随便问一个不懂汉语的藏民,没有人知道什么是艾滋病。总体来说,藏区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很少。一是政府、民间的艾滋病预防宣传教育远远不够;二是翻译成藏文并传达到藏民的艾滋病信息几乎没有。缺乏知识、贫困、女性的弱势地位、缺乏民间干预,我很担心,艾滋病一旦在藏区开始传播,如不做充分的预防工作,一定会迅速泛滥。我国艾滋病感染的男女性别比例已经上升到2:1,局部地区1:1,这是危险的信号,艾滋病离任何一个普通人很近,就在我们身边。
    
    寺庙是藏民社会生活的中心,喇嘛们是藏民的精神向导。可以请活佛多和信众讲艾滋病预防知识,并引导信众自我约束,至少可以阻止性和吸毒途径传播艾滋病。再有暑假快到了,大学生可以返乡到乡村做艾滋病宣传教育工作,把知识送到最缺乏的地方去。
    Add a comment
    4:40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 艾滋病领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宣告陈光诚的罪名,这意味着什么?
  • 曾金燕:胡佳失踪第31天—请你和我一起寻找他(图)
  • 曾金燕:访问检察院—续挣扎在阳光下,生活在真实中
  • 曾金燕:挣扎在阳光下,生活在真实中(图)
  • 曾金燕:三进公安局-好煎熬地过日子啊!(图)
  • 曾金燕:3.15消费者维权日-霎那间,泪如泉涌。(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第27天-两会结束-还需要等待(图)
  • 曾金燕:思华年-思念是如此地刻骨铭心(图)
  • 曾金燕:怪事一桩-澄清—胡佳失踪第24天(图)
  • 曾金燕:访问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办是政府的花瓶摆设(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