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04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十七年来,对六四这个泣血的日子,中共官权一直极为恐惧。每到六四祭日前后几天,警察都要采取站岗的方式加强对“敏感人士”的监控。 (博讯 boxun.com)

    
    今年六四,也不例外。
    
    仅就我熟悉的人而言,就有多人被站岗,还有人被警方阻止前往天安门广场。
    
    5月30日,对丁子霖老师的严格监控就开始了。限制丁老师家的来客,只允许亲属来访,其他人一概不行;限制丁老师的外出,只允许在警察的跟踪下去医院和商店,其他地方不能去。其他难属如张先玲女士等人也被站岗监控。
    
    6月1日,警察先来找我谈话,接着开始在我家楼下上岗,朋友江棋生也受到同样的“待遇”。
    
    然而,民间对六四的记忆无法灭绝,自发的悼念仍然以各种方式进行。甚至也有勇敢者公开宣布在六四祭日前往天安门广场悼念亡灵。
    
    浦志强律师的还愿
    
    6月2日晚上,我收到浦志强律师发来的手机短信:“6月3日晚上,是八九屠城的第十七个年头,我们将前往天安门广场纪念碑下凭吊。只想告诉自己,这件事并未走入历史,而是植根于内心深处。浦志强与君共勉:勿忘六四,说出真相;立足维权,倡导和解!”
    
    十七年前,还在政法大学读书的浦志强投身八九运动;十七年后,当年的大学生已经变成中国著名维权律师之一。我知道,在每年六四祭日,尚有行动自由的浦志强都要携妻小与若干好友前往广场,不事声张地凭吊六四亡灵。据浦律师自己讲,这是他当年离开广场前曾许了愿:每年六月三日晚上回到广场。无论工作多忙,哪怕是在外地出差,他也要赶回北京还愿,过去十六年来从未缺席。
    
    然而,六四十七年祭日,浦律师的还愿却以另一种方式完成。
    
    6月3日凌晨一点多钟,已经入睡的浦志强律师突然接到警察的电话,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官孙狄和韩峰请他到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聊聊”。因为他向朋友通报去天安门广场凭吊的短信。
    
    凌晨3点多,浦律师与警察谈完了,似乎达成了“交易”,警方承诺不会限制他的行动自由,但表示要派员随行,浦律师表示理解和接受。但对警方未出示法律手续就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径,浦志强表示愤慨。
    
    然而,天亮了,警方变卦了。浦律师早饭后下楼,看见几位警察已经“上岗”。上午十点多钟,警方再次给浦律师家打电话,告知他今天哪儿都不许去。警方昨天的承诺不算数了,“违约”在先;浦律师也不再信守承诺,把警方限制他人身自由的事件公之于众。
    
    下午二点多,警方根据“治安处罚条例”正式对浦志强进行口头传唤,理由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他们对浦律师进行了询问并作了笔录。晚十点多钟,浦律师回家。
    
    孙文广教授的悼念
    
    去年六四,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来北京,与刘荻等人前往天安门广场默默地凭吊亡灵。
    
    今年六四前夕的1号和2号,孙教授连续发表两篇文章《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和《纪念六四重在行动》。他公开宣布:“天安门广场是中国民主之圣地,今年六四,我要去那里祭奠当年为自由和民主而献身的先驱烈士,朝拜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心,缅怀当年民主运动的事迹。”“悼念六四,重在行动,除了写文章,理应考虑其他的,切实的,可以调动众人的行动。”
    
    6月3日早晨,孙教授真的登上“济南-北京T36 次”列车,但在他下车之前,被列车乘警叫到餐车,告诉他到北京后有人接他。孙教授在12点50分左右下车,等待他的是手持传唤证的北京铁路公安处的警察,传唤证是济南警方的传真件。扣押孙教授的原因明明为了阻止他前往天安门,但传唤证上的理由却是“涉嫌利用邪教宣传封建谜信思想”。
    
    五个多小时后,济南警方的面包车赶到北京,一行六人把孙教授押回济南。车到济南已经是深夜12点左右,但警察仍然不放孙教授回家,而是将他带到当地派出所,进行再次传唤。传唤理由还是“利用邪教”,但把“宣传封建谜信思想”变成“扰乱社会秩序”。将尽三个小时的传唤后,警方把孙教授送回家中。
    
    从6月3日中午12点多到6月4日凌晨3点左右,孙教授被警察扣押了整整16个小时。
    
    72岁高龄的孙教授在行前已经作好了被捕的准备,他说:“如果在6月4日下午6点40分之前,我还不能到达广场说明可能是遇到了无法排出的事故或者遇到了非法绑架和拘捕。不管遇到什么样地打压,本人将坚持非暴力主义。”
    
    尽管孙文广老人没有去成天安门广场悼念六四,但他的公开行动本身就是最好悼念。
    
    六四活着
    
    近年来,每逢六四祭日的记者采访,大都要问到“遗忘六四”的问题。
    
    是的,经过独裁政权长达十七年的暴力压制、利益收买和谎言灌输,似乎,所有通向六四道路都被封闭,所有为死者而流的眼泪都被监控,所有献给亡灵的鲜花都被跟踪,所有六四的记忆都被清洗,所有的墓碑仍是空白,……然而,浦志强律师、孙文广教授的行动和中共警方对两人的围堵都证明:
    
    六四活着!
    
    以亡灵的不瞑之目,以幸存者的记忆之血,以抗争者的公开之勇。
    
    以刽子手的恐惧,以独裁者的压制,以中共政权的谎言。
    
    民间的悼念需要以行动的勇气来表达,而官权的恐惧必须由恐怖的统治来安抚。
    
    我很惭愧,只用文章而没有行动来祭奠六四。但我还要把十三周年的几行祭诗献给敢于行动的浦志强律师和孙文广教授:
    
    六四,一座坟墓
    
    一座永不瞑目的坟墓
    
    
    
    在遗忘和恐怖之下
    
    这个日子被埋葬
    
    在记忆和勇气之中
    
    这个日子永远活着
    
    被刺刀砍下的手指
    
    被子弹穿透的头颅
    
    被坦克碾碎的身躯
    
    被围追堵截的悼念
    
    是不死的石头
    
    而石头,可以呐喊
    
    是让墓地长青的野草
    
    而野草,可以飞翔
    
    刺进心脏正中的针尖
    
    用泣血换取记忆的雪亮
    
    
    六四,一座坟墓
    
    一座让尸体保存生命的坟墓
    
    2006年6月4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美国政府高度关注首宗「六四」赔偿案,北京加强打击异见。
  • “六四”祭日十七周年宣言
  • 六四檔案可望在12年後解密
  • 中国官方开列“六四责任”名单排名
  • 电影《颐和园》涉六四内容遭北京封杀(图)
  • 六四将至 中国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新一代网上发现六四/夏侯云
  • 六四万岁 八九母亲唐得英和她的英雄儿女(图)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曾宁
  • 当年参加过镇压的军人谈“六四”/张行乡
  • 袁红冰:六四悲情
  • 六四祭:以共产邪恶为耻,以拒绝暴力为荣/万生(图)
  • 陈奎德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 林泉:六四十七年续祭
  • 给罪行打上印记:六四十七年的活祭
  • 纪念“六四”/水镜
  • 陈维健:“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 “六四” 哀思/吕易
  •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 “六四”纪念日的困惑/幻影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
  • 林泉:《六四》十七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